《虎頭狗尾》第十八章即使神仙也羨煞及《虎頭狗尾》最新章節在線閱讀
讀者小說網
讀者小說網 穿越小說 重生小說 歷史小說 軍事小說 官場小說 架空小說 玄幻小說 武俠小說 仙俠小說 都市小說 言情小說 校園小說 網游小說 競技小說
小說排行榜 推理小說 同人小說 經典名著 耽美小說 科幻小說 綜合其它 熱門小說 總裁小說 靈異小說 鄉村小說 短篇文學 重返洪荒 官道無疆 全本小說
九星天辰訣 我欲封天 小姨多春 完美世界 罪惡之城 官路紅顏 雄霸蠻荒 蒼穹龍騎 孽亂村醫 絕世武神 神武八荒 主宰之王 女人如煙 帝御山河 一世之尊
讀者小說網 > 武俠小說 > 虎頭狗尾  作者:松柏生 書號:49041  時間:2019/11/22  字數:14831 
上一章   第十八章 即使神仙也羨煞    下一章 ( 沒有了 )
  翌上午,譚盼盼吩咐小盼送了兩瓶“強身散”返家之后,便開始暗暗的估算何時會有生意上門。

  那知,上門的是一群窮困患者,大鳳及大釵邊贈藥及銀子邊耐心的向他們解說服用之法。

  貧民越來越多,有些是專門來領取賞銀,并以五折價轉手售出“理咳散”準備過個“好年冬”

  不久,便有人憤憤不平的前來檢舉此事,聞湘淡然一笑,道句:“天理昭昭,各憑良心!”吩咐續發藥及銀子。

  門外的兩條長龍有增無減,店中之藥盒及銀子卻有減無增,聞湘諸人卻仍然含笑趕工著。

  黃昏時分,店中所有的藥盒全被領光了,筐中只剩下數十兩銀子了,門外至今尚有兩三百人哩!

  聞湘吩咐譚盼盼到銀莊搬來一千兩銀子,發給那些貧民每人三兩銀子,待他們明以銀子來換藥。

  人群在半個時辰之后,全部散光了。

  聞湘含笑招呼眾人凈手,正用膳之際,突見門外來了一群衣著體面之人,聞湘心中有數了。

  他立即與譚盼盼出門相

  果然不錯,那些人皆是富有人家的管家,只見他們低聲道出購“強身散”便付出銀票。

  同時諸女欣然將那些“強身散”交給他們了。

  那些人一批接著一批,不到半個時辰,擺在柜上的五百瓶“強身散”居然只剩下一百五十余瓶了。

  哇!他們一下子就收入三萬四干多兩銀子,而且至少賺了二萬兩銀子,于是,她們愉快的用膳了。

  膳后,田師父四人各獲贈五兩銀子,范志遠和那些徒弟們各獲贈一兩銀子,然后欣然離去。

  “哇!大侍,你的功勞不小哩!”

  “不,這全賴盼姐的大力幫忙!”

  “不敢當!”

  “湘,強身丸一服下即有反應,若連服三次,效果更宏,那你今后不必擔心無法救濟貧民了。”

  “真的呀!太啦!”

  “可惜,理咳散的藥材快用光了,否則,一定可以讓不少的人節,理咳散三字也會更響亮哩!”

  譚盼盼忙道:“大侍,你放心,田師父向鎮江所購來的藥材即將可在近內送達此地!”

  “太好啦!”

  眾人拭凈嘴角之后,立即登車返莊。

  聞湘在浴后,立即去找大侍。

  大侍心知他的來意,立即羞赧的投入他的懷中。

  “大侍,我瞧你著肚子忙這忙那,好心疼喔!”

  “湘,我深諳技黃,我會珍重的。”

  “大侍,方便陪我嗎?”

  她輕嗯一聲,立即替他寬衣。

  不久,兩人亦的在榻上‮撫愛‬及互訴情衷。

  好一陣子之后,她自動將‮身下‬一,他立即“策馬入林”

  他輕柔的進出著。

  她柔情萬千的敘述衷情及輕輕合著。

  一直過了好一陣子,她輕吁一口氣,緩緩的伸直雙腿,他自動“連扣扳機”開始致贈“紀念品”了。

  這‮夜一‬,她甜蜜極了。

  日子在甜蜜及忙碌之中飛逝著“強身散”的銷路越來越佳,上門免費領藥及銀子的人越來越少了。

  聞湘一見藥鋪的生意已經穩定,便配合大侍另外配制各種大眾需要的藥丸,藥膏及藥散了。

  他們一直忙到除夕上午,一見藥柜中擺了甚多的現貨之后,各發給田師父諸人一份重禮,準備過年了。

  那知,天狗妃卻在吃年夜飯之時,提議要在大年初一到初六期間,在字畫店展開“現場作畫”

  譚盼盼雖然暗中贊成,可是卻心疼她們有孕,因此,一直不敢吭聲,倒是老阿媽卻一口贊成了。

  她的理由很簡單,調劑身心。

  她的條件很簡單,每人每天只準晝六幅。

  她們正在欣然聊天之際,倏見家仆帶來聞偉及余曉君,眾人喜出望外的,立即請他們入座。

  聞偉起身行過禮道:“大哥,我有一事須與你私下談。”

  “這…直談無妨!”

  “可是,她…她…”

  “你有孔家母女的消息啦?”

  “是的!”

  “太好啦!快說,她們在何處?”

  “百泉莊。”

  “哇!你再說一遍!”

  “百泉莊,我是帶曉君去參觀一下之際,正好發現孔夫人由大門行出,我們一路跟蹤,才發現她是下山購物。

  我們跟回莊內,果然發現孔姑娘也在里面,而且…而且…”說著,立即忌諱的望向天狗妃諸人。

  “哇!阿偉,你干嘛吐吐的?”

  “我…”

  天狗妃問道:“她是不是有喜啦!”

  “啊…是…是的…”

  “湘,恭喜你,咱們明晨出發返莊吧!”

  “好,阿偉,謝謝你們,她們沒有發現你們吧?”

  “沒有,大哥,我們先以快騎趕去監視她們,好嗎?”

  “好點子,余爺爺呢?”

  “他一直住在米老那兒呀!他們沒來找你們嗎?”

  “沒有,他們可能看我們正在忙碌,不便打擾吧!”

  “大哥,我在沿途之中聽見不少人在傳述你救濟貧民及感化一名賭鬼,搗毀賭場之事,真的嗎?”

  “前面兩件是真的,后面那件卻是宋大人以官方力量完成的。”

  “大哥,我以你為榮,我們該走啦!”

  “何必那么急呢?明早再動身吧!你受得了,余姑娘不一定受得了哩!聽話,歇會吧!”

  “好吧!”

  老阿媽含笑道:“我跟你們一起去吧!”

  “哇!這…”“阿湘,咱們接了孔家母女之后,順便到衡山掃墓,如何?”

  “好吧!不過,你承受得住嗎?”

  “猴因仔,我現在天天爬山,你懂嗎?”

  “真的呀?”

  “你可以去問親家(指柴榮)呀!他們天天陪我哩!”

  “好吧!那就早點歇息吧!”

  百泉莊,黃昏時分的百泉莊,它在鋪了皓皓白雪之后,經落余暉一照,倍增一種瑩潔的高貴之氣氛。

  以聞湘及天狗妃為領隊的兩排人平穩的出現在莊內半里遠處,天狗妃適望見莊院,立即停頓片刻。

  被三釵輕扶的老阿媽忙道:“到了嗎?”

  “快了,共剩半里遠了,走吧!”

  兩排人立即繼續前行。

  他們自從獲悉孔怡芳及其母的下落之后,大年初一一大早便由三、四、五、六釵分別駕著一部馬車率眾出發。

  他們先繞到譚府拜年及告知行蹤之后,便由諸女輪駕車,迫不及待的馳向百泉莊來了哩!

  若非忌諱有老阿媽及天狗妃四位孕婦在車上,以她們的欣喜及緊張,一定會夜趕路的。

  盡管如此,他們仍在初四下午抵達山下,為了避免驚動孔家母女,他們便棄車從步行軍上山。

  此時,他們已經又前行二十余丈,只見紅影一閃,余曉君已經羞赧的自一塊石后出來行禮道:“阿媽,大哥,諸位大嫂,你們來啦?”

  老阿媽忙問道:“阿君,阿芬她們母女尚在嗎?”

  “在,正在誦經哩!”

  “什么?她們出家了?”

  “不…不是,她們并沒有出家,她們只是在房中早晚誦經而已。”

  “還好,嚇了我一大跳,阿偉呢?”

  “他下山去買東西!”

  “好,咱們走吧!”

  “阿媽,路很滑,我扶你。”

  “很好!”兩人便低聲寒喧而去。

  聞湘一聽孔家母女尚在房中,心中一安,臉上剛浮出笑容,立即聽見天狗妃傳音道:“湘,偉弟他們合體了哩!”

  “哇!你怎會知道呢?”

  “瞧她的柳眉疏斜,眼角含,錯不了啦!”

  “哇!你可真細心哩!”

  “去你的,你待會自行進去吧!”

  “好吧!不過,你們可要在四周攔著。”

  “會啦!湘,一見面之后,別說廢話,喚聲“芳”立即吻住她,她若再有異議,便帶她上榻,知道嗎?”

  “她有孕了哩!”

  “安啦!你忘了我比她早懷孕嗎?我能,她也能呀!”

  “這…妥嗎?”

  “安啦!她們選擇此地住下,便是打算等候你,不過,一見面之后,難免會嚕嗦,所以,你也別說廢話。”

  “倩,你真聰明。”

  “討厭,少拍馬,你占盡便宜啦!”

  “倩,謝謝你!”

  “討厭,記住,別拖太久,老阿媽急看要見她哩!”

  “遵命,我會施功速戰速決的。”

  “這才像話,到了,待我瞧瞧陣式有何變化?”

  聞湘立即牽著她掠上墻頭。

  她向逐漸黝暗的院中瞧了一陣子道:“沒變,湘,進去吧!”

  聞湘將‮子身‬一彈,輕靈的閃入陣中。

  不久,他已經抵達廳前,立聽一陣陣木魚聲音自右側客房中傳出,他將‮子身‬一晃,立即閃到窗外。

  只見一身白縷的孔怡芬及一身青縷的孔氏肅容跪在一張桌前,桌上擺著一個木魚及一個銅罄,此時正被孔氏敲得哇哇叫。

  壁上空無一物,顯然她們在誦心中之佛懺悔矣!

  聞湘從側面瞧見孔怡芬,只見她仍然那么的冷,他立即想起她那副人的體來了哩!

  尤其,她那桃源勝地四周的茂密森林,更是令他記億清晰,他的心兒不由自主的掀起一陣波濤了。

  沒多久,只見孔怡芳在銅罄輕敲一下,二人恭敬的膜拜三下之后,便聽孔氏起身道:“用膳吧!”

  “娘,我的心兒今晚怎么一直不寧呢?”

  “啊!會不會是肚中的孩子不對啦!”

  “沒有,它很好,我只是心慌而已!”

  “你先出去院中走一走,定定神吧!”

  孔怡芳略一頷首,立即啟門離房。

  聞湘欣喜的暗道一句:“天助我也!”立即飄向大廳。

  他閃入大廳之后,立即聽見一陣步聲接近大廳,他悄然的飄向轉角處之后,立即屏息以待。

  剎那間,孔怡芳月推門后低頭步出,聞湘立即柔聲喚句:“芳!”

  她嚇得‮子身‬一震,整個怔住了!

  聞湘卻踏前三步,雙臂一圈,立即摟住她。

  她低啊一聲,雙手推。

  他卻將臉一低,立即封住她的櫻

  她連推三次之后,就不再推了。

  相反的,她隨著他的舐,居然摟住他的虎背。

  哇!越摟越緊了哩!

  倏聽一陣步聲自客房傳來,聞湘輕輕的一抱她的部,足尖一彈,兩人立即朝對面那條拱門飄去。

  兩三下之后,聞湘便摟她入房了。

  她輕輕一掙,移開櫻道:“你…你怎么來了?”

  他再度對上她的櫻,同時解開她的鈕扣。

  她忙伸手按住他的怪掌。

  他倏地將雙移到她那雪白、光滑的粉頸輕輕的吻著。

  “別…別這樣!”

  他卻不管三七二十一的解開她的鈕扣,然后,拆開她的中衣,立聽她輕聲道:“別這樣,求求你!”

  他存心耍賴,置若未問的繼續剝開她的中衣,赫見那對雪白的玉,欣喜萬分的躍動而出。

  他不客氣的著。

  他輕柔的撫著。

  “別…這樣…我…已有…孕…”

  他立即抬頭道:“我知道,我會小心的!”

  說看,再度及撫著雙了。

  她張口言,可是,略一猶豫之后,立即閉上雙,立見她的神色一片酡紅,鳳眼逐漸的浮現淚光。

  她期待這一刻已久,想不到居然美夢成真,她能不喜極而泣嗎?

  不久,她突覺一陣涼意,神智方醒,她便發現自己不知在何時已經全身赤,而他正在迅速的寬衣解帶哩!

  她羞得自動上榻以綿被覆身了。

  沒多久,他已經鉆入被中,立見他輕撫她的腹部,柔聲問道:“芳,你何苦如此‮磨折‬自己呢?”

  “我…孔家愧對武林,我無顏見人!”

  “芳,別自責如此深,那批番僧早就有意入犯中原,即使你們不去邀他們,他們遲早也會進來作怪!”

  “可是,那批番僧摧殘太多的婦人、少女,‮殺屠‬太多的幫派及無辜生靈,孔家莊豈能卸責任呢?”

  “芳,那是爹及大哥的主意,我相信娘和你絕對沒有同意,對嗎?”

  “你…你肯接納我?”

  “不錯,你可知道我托了多少人找你們嗎?”

  她道句:“我…”倏地淚下如雨!

  他柔聲喚句:“芳!”立即輕那些淚珠。

  他的溫柔立即令她感動得淚涌如泉。

  “芳,別這樣子!”

  說著,以肘撐起上半身“香菇頭”輕輕的鉆向“桃源”中。

  她的體一顫,立即自動張開粉腿。

  不久,香菇頭順利的過關了。

  他輕柔的動了。

  她羞赧的拭去淚水,不敢面對他了。

  那份羞態令他瞧得心兒一,立即將“香菇頭”向深處一頂,準備要好好的“鉆探”一下“原油”

  那知,這回仍和上次一般“香菇頭”根本頂不到什么,他在不服氣及不信之余,立即耐著子徐徐活動著。

  此時,孔夭人已經和老阿媽諸女坐在第二棟舍大廳中,立見她歉然道:“愚母女擅占貴莊,倘祈海涵!”

  天狗妃身為主人,立即脆聲道:“親家母太客氣了!”

  孔夫人驚喜的道:“你…你為何如此稱呼呢?”

  “親家母,外子不是已在雁和芳姐合體了嗎?”

  “這…確有此事,不過,當時是被那群番僧所的呀!”

  “事實勝過一切,外子及晚輩們在這段期間,不時的托人尋訪你們的行蹤,所幸上天垂憐,終于讓咱們重逢了。”

  “我好慚愧,孔家愧對武林及天下蒼生矣!”

  “番僧早有染指中原之意,親家母,你別自責太深,何況,此事并非你和芳姐所能阻撓,對嗎?”

  “唉!我該如何說呢?”

  老阿媽突然道:“親家母,你相信命嗎?”

  “我相信,我自從嫁入孔家莊之后,由于與他的個性不合,因此,一直生活得很痛苦,若非為了一子一女,早已輕生。

  我獲悉他附和小犬的建議,決心要以重金禮聘番僧協助復仇之后,曾經和小女聯袂向他勸阻。

  結果,我挨揍,小女挨關閉,因此,在他們父子遇害之后,我不惜散盡家財,只求能找處地方了此殘生。

  奈何,小女居然懷了聞大俠之種,加上聞大俠音信渺茫,于是,我們決定在此地為他留下一個后代。”

  說著,雙目不由一

  老阿媽淚眼娑娑的道:“命,這全是命啦!沒關系,咱們皆是先苦后甘的命,今后不必發愁矣!”

  說著,立即敘述聞湘的身世。

  三釵諸女見狀,立即赴廚房炊膳。

  且說聞湘持之有恒的努力動一個時辰之后,由于一直碰不到“岸”他不甘心的繼續動著。

  何況,他由孔怡芳那低沉的“喔啊!”聲音及輕扭不已的體知道她已經逐漸嘗到甜頭,他豈忍心“臨陣逃”呢?

  于是,他邊邊欣賞她那人的體了。

  又過了盞茶時間之后,倏聽她連啊數聲,體在一陣劇顫之后,纖掌突然緊搪住聞湘的雙臂。

  接著,‮身下‬開始劇烈的動著。

  一團軟綿綿的物品立即不停的頂著“香菇頭”

  聞湘好似中了“特仔尾”般驚喜萬分,他情不自的立即揮動大軍猛烈的頂著。

  立聽她“啊…”連叫了。

  她那叫聲似警世鐘聲,立即使他悚然一醒。

  他立即緊急剎車按兵不動了!

  那知,她卻叫聲:“不!”同時猛‮身下‬。

  哇!他這下子可就進退兩難啦!

  倏見她將粉腿一弓,立即拚命的動‮身下‬,他不由暗叫道:“哇!她怎么突然會這樣子呢?”

  他稍一思忖,立即頂緊深處,準備斯磨。

  倏覺一團力自那團物體中傳來,他剛打個哆嗦,她立即“啊!”一聲,立即不停的左右扭擺部。

  哇!這是怎么回事,根本不是天狗妃她所施展的功呀!聞湘忙口氣,開始旋轉‮身下‬。

  一波波的力源源不絕的出現了!

  那團物體緊緊的包住“香菇頭”了。

  他發現“香菇頭”好似被濃膠粘住,根本轉不動,而且,那些力使他頻頻想要“”哩!

  他駭得急忙望向她。

  她正‮渴饑‬的望向他,‮身下‬扭擺更疾。

  他知道她也是情非得已,絕對沒有盜取功力之意思,于是,他倏地一催功力“香菇頭”立即‮硬堅‬如鋼。

  他向外一,立即全身而退。

  她“唔啊!”一叫,軟綿綿的躺在榻上了。

  一股股灰白物體汩汩出來。

  他忙搭上她的腕脈默察著。

  立聽她羞赧的道:“我…沒事。”

  “當真?”

  “嗯!”“對不起,是我不好。”

  “我…抱歉!”

  說著,立即扯被覆身。

  他將她摟入懷中道:“芳,聽我說一句話,好嗎?”

  “請說!”

  “為自己而活,別管他人之褒貶,我,還有其他的姐妹們竭誠的你和娘,跟咱們一起生活!”

  “我…何德何能!”

  說著,淚水倏地再涌而出。

  他立即輕柔的替她拭淚,道:“芳,我們入房已將近兩個時辰,我柑信娘和阿媽她們一定聊得很愉快,咱們出去吧!”

  “什么?她們全來了?”

  “不錯,若連阿媽計算在內,計有三十人哩!你可知道她們在獲悉你們的行蹤之后,是如何欣喜嗎?”

  “我可以想像出來,是誰找到我們母女的?”

  “舍弟聞偉。”

  “你還有弟弟呀?”

  “是的,個中曲折,我另行告知,不過,我可以把他的外號告訴你,那就是“天狗吠”記得他嗎?”

  “啊!原來是他呀!他竟是令弟呀!”

  “芳,你該改口了吧?”

  “我…是!”他哈哈一笑,親了她一下,道:“芳,別介意,我是和你鬧著玩的,來,準備去和大家見見面吧!”說著,立即捧她起身。

  她羞赧的掙開‮子身‬,立即拿起衣服進入盥洗室。

  聞糊瞄了被褥上的穢跡,立即邊穿衣衫邊回想方才的奇異情景,他不由得眉開眼笑了哩!

  大約過了半個盞茶時間,孔怡芳羞赧的出來了,他立即豎起拇指道:“哇!芳,你真美呀!”

  她的雙頰一紅,低頭道:“我配不上你!”

  “哇!又來啦!該罰!”

  說著,飛快的在她的右腮親了一下。

  她羞喜得立即低頭離房。

  他跟著她離房之后,一見廳中無人,他便陪她步入陣中,立聽她低聲道:“這些陣式布得真妙哩!”

  “不錯!這些是倩她們二十七人的心血結晶,不過,你們也不賴,居然進得來哩!

  ”

  “我曾對陣法下過一番苦功。”

  “原來如此!”

  突聽一陣熱烈的掌聲,二人抬頭一瞧,立即發現老阿媽她們三十幾人站在廳口含笑鼓掌不已!

  孔怡芳羞赧的立即低下頭。

  聞湘立即含笑喚句:“娘!”然后跪在孔夫人的面前。

  “起來,快起來!”

  “是!”孔怡芳正下跪,阿媽立即叫道:“別如此,阿盼,快扶住她。”

  譚盼盼立即上前扶住孔怡芳道:“芳姐,你好,我是揚州譚盼盼!”

  “盼姐,你好!”天狗妃諸女立即一一上前和她打招呼。老阿媽笑嘻嘻的牽著孔夫人及聞湘入廳坐下之后,道:“阿湘…親家母不同意為你們辦婚禮,怎么辦?”

  “這…娘,你是否顧慮會遭天下的異議?”

  “這是主因,另外,你不是已經和譚姑娘才成婚不久嗎?在我的想法中,不宜再拜一次堂呀!”

  “這…阿媽,有理哩!”

  “可是,這不是太委屈阿芳嗎?”

  “阿媽,我也沒有和倩她們二十七人拜堂呀!阿媽,那只是一種儀式,其目的在將此事告訴別人,咱們何必理那么多呢?”

  “好吧!我知道你也很為難啦!來,鍋中尚有一些菜肴,你趁熱吃吧!阿芳,你們來吃東西吧!”

  孔怡芳立即被天狗妃及譚盼盼牽了過來。

  三釵及四釵立即替她們端妥菜飯。

  “哇!你們全圍在此地,我怎么吃得下呢?倩,難得大伙兒能夠大團圓,安排一下吧!”

  天狗妃會意的道:“二侍,你們去準備“琴瑟和鳴”吧!”

  二侍諸女立即含笑離去。

  聞湘挾了一塊魚放入孔怡芳的碗中道:“芳,放開心吃吧!都是自己人啦!”說看,他逕行津津有味的取用菜肴。

  沒多久,二侍諸女取來各式各樣的樂器,只見大侍上前略一指揮,縷縷祥和的樂聲立即飄揚出來。

  天狗妃坐在老阿媽的身邊輕聲解釋樂境及含意。

  大鳳及大釵亦含笑為孔夫人解說著。

  盞茶時間之后,二釵至十二釵等十一人放下樂器開始在廳中輕歌曼舞,天狗妃及大鳳、大釵亦隨聲和唱。

  聞湘邊欣賞邊用餐,更不時的催促孔怡芳用餐。

  不久,一曲既罷,立見大侍低喝一聲:“天女散花!”樂聲倏轉悠揚,二釵等十一人亦媳媳曼舞著。

  聞湘聽得悠然神往,不由自主的喝聲:“好吧!”

  天狗妃媚眼一轉,立即有了新點子,只見她走到聞湘的身旁道:“湘,咱們跳一段

  ,助助興吧!”

  “哇!愛說笑,你別糗我啦!”

  “來啦!你身為男主人,難得今天所有的妾全部大團圓,你怎么可以說是不跳的呢?”

  “哇!我不會跳啦!”

  “很簡單啦!似這種慢節拍最容易跳啦!來吧!”說著,立即牽著他的右掌向上一提!

  “哇!我就好好的出一次糗吧!”

  說著,立即和她起立。

  只見她按照“布魯斯”步子輕輕移動雙腳,及晃動著‮子身‬,道:“湘,是不是很簡單呢?”

  “哇好玩的哩!”

  他跟著移腿身了。

  “對,把上身放輕松些,那情形好似在踏“凌波步”般,對,湘,你跳得不賴哩!

  ”

  二釵諸女見狀,便紛紛圍在他的四周施展著各種轉身的花招,樂得聞湘也開始跟著旋轉不已了!

  大鳳及大釵見狀,亦加入舞池了。

  盞茶時間之后,只見天狗妃上前牽起老阿媽來,樂得老阿媽她呵呵連笑的跟著她們晃動不已。

  不久,大鳳、大釵、二釵分別走到孔氏母女及柴琴的身前遨請她們共舞,喜得她們紛紛起身晃動‮子身‬。

  樂音仍然裊裊的飄揚著,舞池中的氣氛越來越熱烈,尤其老阿媽更是鋒頭最健,她跳得樂不可支了!

  聞湘諸人依序伴她共舞,樂得她呵呵笑個不停。

  聞湘來到孔怡芳的面前,將她摟入懷中低聲道:“芳,眼前此景,若讓世人瞧見,一定會大肆批評,封嗎?”

  “嗯!”“所以,咱們何必為別人而活呢?咱們何必在乎別人的閑言閑語呢?”

  “湘,謝謝你的鼓勵。”

  突聽老阿媽“喔”了一聲,停足捶道:“老羅!跳不動了。”

  二侍及三侍忙上前替她松筋活血。

  聞湘諸人又跳了一陣子之后,才返坐談笑!

  大約又過了半個時辰,他們才回房清理房間及歇息。

  翌一大早,她們便來到后院準備祭拜,卻見天狗妃母親茍娟的墳前擺著一株尚為凋謝的梅花。

  “哇!娘,這株梅花是你送的嗎?”

  “不是,我是在五天前之早晨發現的,當時,三個墳前之香中各著三支香,依香之長度判斷,來人是在卯寅之來上香的。”

  “現場可否留下痕跡?”

  “沒有!”

  聞湘的耳中立即飄來天狗妃的傳音道:“是爹!”

  聞湘的心中一顫,立即默默的將紙錢擺妥。

  天狗妃引燃清香之后,眾人各接過一支香,剛整齊的站在坎前,便見大侍等二十六人徐徐的下跪。

  天狗妃咽聲道:“娘,你瞧見了嗎?眼前這一切及這株梅花夠令你安慰了吧?你安息吧!”

  說著,立即將香入爐中。

  大侍等二十六人則分別將八支香于小甜及姥姥墳前爐中,再收妥聞湘諸人之香入茍娟爐中。

  聞湘及掌合什肅然道:“娘、姥姥、小甜,若無你們的犧牲,我豈有今的成就,從今以后,我會全力照顧她們的。”

  接著,恭敬的行了三跪九叩大禮。

  不久,眾人將紙錢焚化之后,立即進入密室。

  盞茶時間之后,二鳳她們將她三個分別裝著珍寶、靈藥及銀票的箱子分別放入三部馬車中。

  二侍她們則將車蓬中的那兩部馬車略事整理,便套上健騎,平穩的馳出大門外。

  天狗妃感激的道:“芳姐,多虧你們照料這些健騎,否則,它們在存量食完之后,非死不可!”

  “倩姐,我們抵達此地之時,它們的確已經奄奄一息,經過喂以靈藥及飼料之后,終于恢復過來了。”

  “芳姐,謝謝你,唉!今一別,不知何時方能重返此地?”

  聞湘應道:“此地頗適宜避寒,今年秋冬之,咱們就帶著小寶寶們回來此地避寒吧!”

  諸女羞喜的點頭贊成!

  不久,六部馬車平穩的馳往衡山了。

  由于孔氏母女已經找到,他們沿途遍覽名勝古跡,因此,一直到元宵節那天上午他們才抵達衡山派。

  馬車剛停妥,立即聽見雄偉的大門內傳出一陣鞭炮聲,聞湘諸人驚喜的紛紛下車來看看。

  倏聽一聲歡呼:“阿媽,大哥,諸位大嫂,你們可來啦!快來瞧瞧到底有那些人來瞧你們啦!”

  聲音未歇,聞偉及余曉君已經上前行禮。

  聞湘諸人還禮之后,立即跟著聞偉二人入內。

  只見衡山派之人分別站在通道兩側,聞湘甫踏入大門,立見他們拱手喝道:“恭聞大俠。”

  閑湘拱手還禮道:“大家好!”他前行三步之后,立見一批人自遠處廳中步出,為手之人赫然是無凡大師,接下去是丐幫幫主歐濟誠。

  片刻之間,八大門派掌門人已經凝立在廳前。

  孔怡芳及其母緊張的低頭而行。

  大侍諸人不由也暗自緊張。

  因為,她們認為八位掌門人今要和孔家母女算賬呀!

  聞湘及天狗妃卻含笑扶著阿媽朝前行去。

  終于,他們登上三十六級石階來到廳前了,立見無凡大師諸人行禮道:“聞施主全安!”

  “謝謝!大家好,阿偉!”

  站在他身后的聞偉立即應道:“大哥,有何吩咐?”

  “你方才所說之人就是八位前輩嗎?”

  “正是!”“好,該來的總算來了,歐幫主,你一向得高望重,家岳母及內人目前在此,請您老說句話。”

  歐濟誠‮頭搖‬道:“老化子不配,大師,請!”

  無凡大師宣聲佛號,問道:“聞施主可愿入廳再談?”

  “抱歉,晚輩一向急,請大師明示。”

  “阿彌陀佛,貧僧承譚長老告知,諸位已去會合孔天人及孔姑娘,而且即將來此地祭拜聞大俠。

  貧僧了斷此件公案,便約七位掌門人于五天前抵達此地,經過一番商議,獲致一項結論。”

  他說至此,倏地住口!

  孔氏母女立即‮子身‬一晃。

  聞湘肅然一一掃視著八位掌門人。

  “阿彌陀佛,八大門派決定不降罪于孔夫人及孔姑娘!”

  孔氏母女喜極而泣,相擁大哭!

  天狗妃諸女忙上前道賀。

  聞湘正道:“各位掌門人此舉,必有卓見,可否明示。”

  老阿媽忙拉著他的衣袖道:“阿湘,別扯那么多啦!”

  歐濟誠忙宏聲道:“老化子來解說吧!江湖同道大部份皆知孔莊主及孔少莊主稍傲,孔夫人及孔姑娘甚為賢淑。

  雁事了之后,敝幫弟子先后分別走訪貴莊十四名高手,他們皆一致告知孔夫人及孔姑娘并不贊成引進番僧。

  甚至孔夫人及孔姑娘還因為此事遭受責罰,因此,這段公案與孔夫人及孔姑娘無關。”

  “哇!佩服!足證諸位的確是真正在維護武林正義,公理及和平,晚輩特申敬意哩!”

  說著,恭敬的一揖行禮!

  無凡大師諸人忙還禮!

  衡山掌門年育青欣然道:“賢侄可以入廳了吧?”

  “謝謝!諸位請!”

  眾人經過一番禮讓之后,便依序就坐。

  只聽無凡大師含笑道:“聞施主,你們在揚州之義行委實令人佩服,貧僧諸人可否略效薄綿之力。”

  “謝謝!目前暫不需要,他若有所需,定當求援。”

  “貧僧期待這一能夠早來臨!”

  “謝謝!”

  他們經過一番交談之后,便朝后院行去。

  沾了聞湘之光,八大門派掌門人亦前往上香,聞湘跪在雙親墳前,想起他們的悲慘遭遇,立即雙目一

  天狗妃一見無凡大師明明站在自己的附近,為了維護他的‮份身‬及少林的尊譽,她卻無意相認。

  她頓時又想起母親她們的悲慘遭遇,于是,她趴伏在地上放聲大哭,慌得二侍她們忙相扶相勸不已!

  無凡大師心中一痛,表面上卻默然以對。

  聞湘悄悄瞥了無凡大師一眼,一見天狗妃已經被扶起,他便恭敬約三跪九叩后,才扶起老阿媽。

  返廳之后,眾人依序入桌取用素齋。

  膳后,聞湘取出一個錦盒遞向年育青道:“師叔,區區心意,敬祈代轉貴派罹難人員家屬。”

  “這…何必如此客氣呢?”

  “師叔,這是我的一番心意,請收下!”

  “好,我代表他們向你致謝,他有暇,別忘了多回來瞧瞧大家。”

  “會的!我們會在每年清明而回來掃墓的,師叔,我們告辭了!”

  “好,沿途珍重!”

  “師叔及大家珍重,各位前輩后會有期!”

  盞茶時間之后,六部馬車平穩的下山了,立聽孔怡芳道:“湘,我和娘該如何向你致謝呢?”

  “哇!我不敢沾光,是貴莊那十四名弟兄美言之致!”

  “不,他們若非看在你的份上,豈肯費心查證呢?”

  “好!我接受你的謝意,行了吧?你會作畫嗎?”

  “略諳一二!”

  “哇!好極了,倩,你又多了一個好幫手啦!”

  “討厭,你越來越俗氣啦!”

  “為什么呢?”

  “一天到晚想賺錢,俗透了,你安啦!車上那箱銀票及珠寶夠咱們吃喝享受十輩子啦!”

  “哇!冤枉喔!我是不甘心那些字畫賣不出去呀!”

  “你想不想突破此局?”

  “想呀!我的女諸葛,早些指點津吧!”

  “你親自作畫,再現身說法,保證會搶購一空!”

  “哇!愛說笑,我不是這塊料啦!”

  “黑白講,你還記得你在百泉莊翩翩起舞之事吧!”

  “咳…這…”“你呀!是一位萬能天才啦!只要你肯用心學,不出一個月,我保證你可以成為一位丹青國手!”

  “哇!有夠臭,別糗我啦!”

  “你敢不敢和我打賭?”

  “這…先談談賭注吧!”

  “你若輸了,負責洗布,如何?”

  “這…好似不大妥吧?”

  “哼!大男人主意。”

  “哇!下人會笑啦!賭別種吧!”

  “不,我就中意這種。”

  柴琴忙道:“我來“花”我支持倩妹。”

  “哇!琴,你也懂花呀?”

  “哼!你別門里瞧人,把人看扁啦!賭不賭?”

  “這…”譚盼盼含笑道:“我也次花吧!”

  “哇!你支持誰呢?”

  “倩姐!”

  “天呀!你們欺人太甚嘛!芳,你呢?”

  “我和琴姐一樣。”

  “哇!完啦!完啦!男人呀!你好命苦喔!”

  四女不由噗嗤一笑。

  只聽天狗妃道:“你別裝啦!你穩勝算啦!”

  “為什么?”

  “你可以故意假裝學不來呀!”

  “哇!我的人格共值洗那些布嗎?”

  “格格!好,好!你很清高,賭不賭?”

  “好,賭就賭,誰怕誰,我不相信沒有男人洗過布。”

  “格格!瞧你說得多悲壯,好似已經輸了哩!”

  “哇!四比一,我能贏嗎?”

  “格格!你可以去爭取大侍她們的同情票呀!她們一共有二十六票哩!你若爭取到手,不就大局底定嗎?”

  “哇!我才不會那么傻哩!”

  “為什么?”

  “她們是你的死,我若去找她們,一定會變成三十比一,那真的是丟盔棄甲,一敗涂地。”

  天狗妃啐聲:“去你的!”粉拳立即捶向他的右肩。

  聞湘“哎唷!”一叫,順勢向車廂外飛去。

  只見他在馬背上面輕輕的一沾,‮子身‬立即向上出三丈余丈高,立聽他振聲喝道:“聞湘萬歲!”

  那宏亮的聲音立即在衡山到處回著。
( ← ) 上一章   虎頭狗尾   下一章 ( 沒有了 )
武林現場秀風神幫胭脂游龍道遙快槍手鴨霸王雙龍艷鳳千面情狼神仙老虎狗玉壺舂(新)紅粉陷阱金戈不敗怪童鬧乾坤玉壺舂獨步香塵豆腐大俠忍者龜情海索魂浪情小俠霸王十五妻小旋風豺狼虎咽天才贏家
讀者小說網為您提供由松柏生最新創作的免費武俠小說《虎頭狗尾》第十八章 即使神仙也羨煞及虎頭狗尾最新章節第十八章 即使神仙也羨煞在線閱讀,《虎頭狗尾(完結)》在線免費全文閱讀,更多好看類似虎頭狗尾的免費武俠小說,請關注讀者小說網(www.mhhhpg.tw)
辽宁11选5玩法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