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遙快槍手》第十八章萬教自動皆臣服及《道遙快槍手》最新章節在線閱讀
讀者小說網
讀者小說網 穿越小說 重生小說 歷史小說 軍事小說 官場小說 架空小說 玄幻小說 武俠小說 仙俠小說 都市小說 言情小說 校園小說 網游小說 競技小說
小說排行榜 推理小說 同人小說 經典名著 耽美小說 科幻小說 綜合其它 熱門小說 總裁小說 靈異小說 鄉村小說 短篇文學 重返洪荒 官道無疆 全本小說
九星天辰訣 我欲封天 小姨多春 完美世界 罪惡之城 官路紅顏 雄霸蠻荒 蒼穹龍騎 孽亂村醫 絕世武神 神武八荒 主宰之王 女人如煙 帝御山河 一世之尊
讀者小說網 > 武俠小說 > 道遙快槍手  作者:松柏生 書號:49037  時間:2019/11/22  字數:16614 
上一章   第十八章 萬教自動皆臣服    下一章 ( 沒有了 )
  陳皮掠到馬車旁,吩咐兩名大漢抬下一個木箱,箱蓋一打開,立即冒出一股濃厚的‮腥血‬及腐臭味道。

  只見箱內裝著一大堆略見腐壞的首級,每具首級皆是神色猙獰,分明死得十分的不甘心,陳皮認得其中數人,立即沉聲道:“看樣子‘凌云幫’諸人已經全部遇害了,把其余的木箱抬下來吧!”

  兩位大漢應聲:“是!”就上車。

  那知,剛走了兩步,立即無力的倒在地上,只聽一人顫聲道:“小心,木箱有毒!”

  陳皮見狀,沉聲道:“大叔,你的身上有否解藥?”

  丁威應聲:“有!”立即走到近前,各將一粒藥丸入那兩名大漢的口中。

  那知,那二人依然無力的僵臥在地。

  丐幫幫主見多識廣,匆匆的察看那兩名大漢的神色及木箱之后,沉聲道:“酥骨散,好卑鄙的手段。”

  說完,束手無策的站在一旁。

  陳皮神色一冷,躍上車廂,搬下了六個木箱,迅速的打開之后,只見每箱裝了一大堆的首級,不由恨恨的怒嘯著。

  群豪擔心他中毒,皆緊張的瞧著他。

  陳皮發過心中的怒火,一見到車廂中另有一張血紅大柬,他冷哼一聲,右手一抬,立將那大柬入手中。

  那是一張用鮮血浸染過的血柬,柬上寫了數排黑字,陳皮沉聲念道:“凌云幫毀滅飛燕幫一百另九人,盡殲三百四十八人聊充利息,落之前血洗風云幫總舵,犬不留,西藏布拉寺一百另八名圣僧。”

  陳皮念完之后,放聲狂笑著。

  笑聲響徹云霄,令群豪聞之心凜。

  兩匹健騎怒嘶聲中,拔足奔。

  陳皮扯住車轅,任憑那兩匹健騎如何的掙扎,仍難移動半分。

  群豪對于陳皮的不畏劇毒及充沛內力,暗暗敬駭不已。

  好半晌之后,陳皮收住笑聲,沉聲道:“取火來!”

  說完,迅速的將那些木箱放回車蓬內。

  片刻之后,一名大漢將一支火把交給陳皮。

  陳皮將馬車推到大門前的斜坡旁,高舉手把,朗聲道:“鳳云幫的弟子們,你們英靈不遠,等著瞧在下替你們復仇吧!”

  說列未了,語音已咽。

  只聽他喃喃自語道:“弟兄們,別了!”

  說完,放走那兩匹健騎,將馬車點燃!

  半晌之后,空氣之中立即彌漫著一股尸臭。

  陳皮雙掌一震,立即將馬車朝坡外一推!

  一團火球迅疾飄落而去。

  好半晌之后,陳皮拭去淚水,走到僵臥在地上的那兩名大漢面前,只見他以指劃破腕脈,鮮血立即迸而出。

  他將鮮血滴入那兩名大漢的口中半晌,立見他們已能掙動。

  陳皮止血之后,沉聲道:“你們先下去休息吧!”

  那兩名大漢感激的跪在地叩謝之后方始離去。

  群豪及風云幫幫眾一見陳皮舍血救人,暗暗感動不已。

  陳皮朝元一大師諸人拱手道:“各位前輩想必已經知道飛燕幫與西藏布拉宮一百另八名和尚即將來此之事,為了避免牽連各大門派,請…”

  元一大師朗聲道:“陳施主,請恕老衲無禮截斷你的話題,西藏布拉宮之高手曾于百年前入侵中原。”

  “彼等此次重入中原,分明另有野心,今如果讓他們得逞,勢必倍增他們的氣焰,因此,老衲諸人無法坐視。”

  陳皮猶豫的道:“可是,酥骨散之毒甚劇…”

  魯天威朗聲道:“陳少俠,你放心,中了酥骨散雖然不易化解,不過,只要事先服過解毒藥丸,屆時屏息閃避,自可無礙。”

  說完,自懷中取出一個磁瓶。

  陳皮感激的道:“感激各位的盛意相助,請入廳商討對策吧!”  酉初時分,太陽已逐漸西斜,秋風蕭瑟,倍增一分秋意。

  陳皮一身青衣勁服,盤坐在院中,屠龍匕已出鞘,橫置在陳皮的膝前寸余,在夕陽余暉中隱泛青光,殺氣騰騰!

  十一位掌門人盤坐在陳皮的身后,人人寧神運功。

  諸海,丁威,魅娘及姚淑珍四人盤坐在廳前,神情一片肅然。

  至于功力較差的珠珠,金瑩瑩及兩百余名幫來為了避免受傷,分別隱于第一棟舍之房內及廳中。

  以十六名當今武林白道人士之精英,對付百余名番僧,勝負未卜。

  突聽一陣急驟的馬啼聲自遠處傳來,群豪舒口氣,緩緩的睜開雙目,齊皆凝視著大門口,蹄聲越來越近了!

  厲嘯聲音突然響起了。

  盞茶時間之后,一身黑衫的郭義銘手持寶劍,瞪著布血絲的雙眼,率領一百另八名手持鑌鐵禪杖的紅衣和尚走了進來。

  剎那間,即以扇形面對群豪。

  郭義銘乍見十一位掌門人及幫主皆在場,立即神色一變,慌忙朝右側的那位老僧低聲細語著。

  那位老僧正是五行靈僧之首徒元大師,只見他迅速的朝十一位掌門人及幫主掃了一眼,立即仰首厲笑著。

  其余諸僧亦隨聲厲笑著。

  一股甚為凜冽的氣勁,立即襲向群豪。

  陳皮緩緩的站起身,張口朝郭義銘喝道:“住口!”

  那聲暴喝貫注陳皮的氣勁,郭義銘只覺心神一陣絞疼,忍不住張口吐出一口鮮血,‮子身‬搖搖墜。

  群僧見狀,駭得立即煞住笑聲,齊皆瞧著陳皮。

  郭義銘口氣穩住翻騰不已的氣血,喝道:“你是誰?”

  陳皮若無其事的以屠龍匕削著指甲,沉聲道:“姓郭的,你的豬眼如果末瞎的話,應該還記得這把屠龍匕吧?”

  郭義銘神色大變,駭道:“你是簡浩龍嗎?”

  “哼!少幫主豈肯接見你這個只會在女人的底打鉆,私通番僧為禍中原的無之徒!”

  “住口,你是誰?”

  “大爺行不敢姓,坐不改名,姓陳單名皮。”

  “陳皮,無名小卒!”

  “哈哈,小卒立大功,姓郭的,敝幫的那些遇難弟兄們在對你們捂手了,你快點準備上路吧!”

  說完,‮子身‬疾,右手一揮,丈余長寒光疾削向郭義銘及數名紅農和尚的頸項,嚇得他們慌忙閃避。

  元大師厲喝一聲:“上!”立即一杖砸向陳皮。

  其余諸僧以十二人為一組迅即攻向群豪。

  群豪未待他們布好陣勢,早巳絕招盡出了。

  尤其魅娘及姚淑珍雙掌連揮,一蓬蓬見血封喉的毒針迅即向群僧,盞茶時間即已倒了十余人。

  諸海右手連揚“懺情指法”全力施展,也迅速的擊死八人。

  元一大師連使甚耗功力的少林絕學“百步神拳”每擊斃一人,口中必念聲“阿彌陀佛”剎那間已擊斃五人。

  各大門派的掌門人及幫主心知今之戰攸關武林興衰,人人盡展絕招,毫不憐惜的大開殺戒。 

  陳皮仗著一身湛的內功,揮動削金切玉的屠龍匕,寒芒揮掃之間,十招不到,立即將元大師打入阿鼻地獄。

  群僧見狀大駭,連揮“酥骨散”

  陳皮趁隙左掌右匕,如虎入羊群,所向披靡的來回沖殺,不到半個時辰,即已被他殺死五十余人。

  現場之中,只剩下十二名四名逃竄的番僧及郭義銘。

  各大門派掌門人分散在四周,默默的看著陳皮追殺著那十三人。

  陳皮受刺太深,出手毫不留情,盞茶時間之后,已經將那十二名番僧擊斃,冷冷的瞧著郭義銘。

  郭義銘跪伏在地,連連叩首求饒道:“大俠饒命!大俠饒命!只要你肯放了在下,這些銀票全部送給你!”

  說完,自懷中,間掏出了一大疊銀票,放在地上。

  “哼!你自盡吧!”

  “我…我與你拚啦!”

  說完,疾撲向陳皮。

  陳皮冷哼一聲,閃身揮匕。

  寒光一閃,立見郭義銘活生生的被攔削斷,跑出三步之后,上身往后一倒,‮身下‬續跑了二步才倒下。

  元一大師及武當,峨嵋瞧得閉目誦經不已! 

  一場生死戰卻在一個時辰之內迅速的結束,陳皮將屠龍匕歸鞘之后,仰天喃喃自語道:“希望今后不必再啟用這柄寶匕了!”

  說完,招呼群豪入廳休息。

  二百余名幫眾在火把的照耀之下迅速的清理尸體。  翌一大早,陳皮率領眾人列隊含笑送十一位掌門人及幫主離去之后,正返廳之際,突聽一聲:“幫主,請留步!”

  他怔了一下,立即轉身一瞧。

  只見那兩百余人在一位青衣中年人指揮之下迅速的排列在陳皮的身前,齊喝一聲:“參見幫主!”立即行起三跪九叩大禮。

  諸海、姚淑珍、魅娘、丁威夫婦、珠珠及金瑩璧見狀,急忙加入行列中,隨著眾人對陳皮行起參見大禮。

  陳皮急忙掠移開,口中喝道:“哇!你們別這樣嘛!”

  那位中年人站起身,朗聲道:“幫主不但仁義配天,武功配地,更痛殲番僧,折服各大門派掌門人,屬下愿誓死追隨!”

  眾人紛紛喝道:“屬下愿誓死追隨!”

  陳皮尷尬的道:“幫主,你把我說得太神了,我承擔不起啦!”

  諸海呵呵笑道:“幫主,為了本幫的聲譽,為了繼續照顧那些窮人,你就勉為其難的擔任幫主吧!”

  丁威也含笑道:“幫主,一國不可一無君,一幫不可一無主,各大門派的掌門人皆對你推崇備至,你就接受大家的敬意。”

  眾人立即紛紛表達支持之心意。

  連魅娘也脆聲道:“幫主,古人有云:‘順民者昌,逆民者亡’,你也瞧得出大家都是出自肺腑的支持你,你就接受吧!”

  陳皮苦笑道:“好吧!你們如果不怕我‘出糗’讓你們難為情,我就硬著頭皮干一干啦!”

  眾人‮奮興‬的歡呼不已。

  過了半晌之后,只聽丁威‮奮興‬的道:“啟稟幫主,可否早將你就任之喜訊告訴各分堂的弟兄們呢?”

  “好吧!順便告訴他們我會去拜訪他們的!”

  魅娘隨聲道:“啟稟幫主,可否立即向‘武林大同盟’報備你就任幫主之事!”

  “哇!這…丑媳婦遲早要見公婆,好吧!大伙兒下去休息吧!”

  眾人又歡呼一陣子之后,才回到各人的工作崗位。

  陳皮剛回到房間,魅娘,姚淑珍,珠珠及金瑩瑩立即含笑走了進來,只見她們斂衽脆聲道:“參見幫主。”

  陳皮怔了一下,叫道:“哇!大姐,你們在干什么呢?”

  魅娘脆聲道:“啟稟幫主,小女子想加入貴幫,是否呢?”

  “哇!酸氣沖天,你們既然已經‘啟稟幫主’了,本座能夠不嗎?下回別如此多禮,知道嗎?”

  說完,故意一扳臉孔。

  魅娘格格笑道:“喲!小兄弟,你有幫主之架勢的嘛!”

  陳皮輕咳一聲,含笑不語!

  四女立即格格笑個不已。

  陳皮見狀,含笑召來玫瑰及百合低語數句,二女立即含笑離去。

  魅娘脆聲道:“小兄弟,你要請客呀?”

  “哇!大姐,你真是小兄弟肚中的蛔蟲…”

  說至此,一見諸女無端的臉紅,略一沉思立即發現自己的語病,尷尬的輕咳一聲之后,立即又說道:“大姐,三位妹子,這陣子一直兵荒馬,忙得一塌糊涂,難得今清靜下來,咱們每人總該好好的聚一聚啦!”

  魅娘格格笑道:“應該,應該!今天是你登基的大喜日子,按理說,應該遍告天下,好好的慶賀一番哩!”

  姚淑珍含笑接道:“皮哥,你今登上幫主的寶座,明年的七月一必然順理成章的登上‘武林大同盟盟主’寶座,的確應該好好的慶賀一番!”

  金瑩瑩也脆聲道:“皮哥,你昨天黃昏大開殺戒的情景,簡直把十一位掌門人及幫主嚇住了哩!”

  珠珠也含笑道:“是呀!他們一直低頭念經哩!”

  魅娘又道:“格格,我起先以為那批番僧有如何了不起哩,在小兄弟的攻擊下,簡直似扯朽拉枯,輕松愉快嘛!”

  姚淑珍脆聲道:“大姐,并非那批番僧不行,而是皮哥的武功已經到了出神入化,意念一動即可殺人的境界哩!”

  金瑩瑩含笑道:“不錯,郭義銘那家伙被他一吼,就受傷吐血哩!”

  珠珠格格一笑,道:“這就叫做‘河東獅吼’吧?”

  陳皮一直含笑任她們歌功煩德,可是一聽到珠珠似乎有開始“吃豆腐”的味道,立即叫道:“哇!我又不是你們,怎可形容成‘河東獅吼’呢?”

  金瑩瑩頑皮的道:“那就應該是‘河西虎吼’了吧?”

  姚淑珍脆聲道:“好像應該‘河南龍’哩!”

  “哇!河南有龍呀?”

  魅娘脆聲道:“有呀!我及珍妹有接觸過哩!”

  說至此,改為傳音道:“小兄弟,那條龍,又又長又燙,把大姐及珍妹得死去活來,妙不可言哩!”

  說完,格格連笑!

  陳皮乍聽如此骨的形容,不由臉紅不已!

  姚淑珍三人見狀,不由大惑!

  魅娘附在她的耳邊低聲道:“珍妹,姐姐把他那‘話兒’比喻成‘龍’,你瞧他窘成那個樣子哩!”

  說完,得意的格格笑著。

  姚淑珍啐了一聲,也格格的笑了起來。

  陳皮見狀,略一思忖,霍地抱起姚淑珍朝玫瑰及百合的房內掠去。

  姚淑珍又羞又怔,忙掙扎道:“皮哥,你…你要做什么呢?”

  “哇!是非總因多開口,龍要咬人啦!哇!美人一笑,足以傾國傾城,我今天可要試看看!”

  說完,將房門一關,立即開始替她寬衣解帶。

  姚淑珍羞道:“皮哥,別慌,別這樣子嘛!她們還在外頭哩!”

  “哇!龍一發威,必定大小通吃,羞什么?”

  說完,迅速的剝光了她的‮子身‬。

  姚淑珍羞答答的走到窗前關妥窗戶,放下布幔之后,回頭一見陳皮已經光了‮子身‬,那條“龍”正在向她點頭“打招呼”!

  她不由羞得垂下了頭。

  陳皮雙目似火瞧著她那人的體,心中熱血一陣翻騰,立即上前摟住她,頭一偏,緊緊的吻住她的櫻

  姚淑珍‮子身‬一震,立即也熱情的著陳皮的雙

  兩人貪婪的著。

  那四條腿甚有默契的朝榻上行去。

  半晌,兩人緩緩的躺在榻上了!

  姚淑珍自動的將雙腿分了開來。

  陳皮貪婪的吻著她的右,那條“龍”一式“分波逐”緩緩的游進了姚淑珍那個津遍布的“桃源”內。

  半晌,即已頂到她的那團柔軟的心。

  姚淑珍被他頂得一陣酥酸,加上右被他得全身酸,情不自的開始動起來了,口中更是“嗯…”低著。

  那種急卻又怕被人聽見的神情令陳皮瞧得心兒一,立即撐起上半身,開始揮動條“龍”了。

  姚淑珍只覺酥酸稍減,心中一喜,立即開始合起來。

  房內立即傳出一陣急驟的“愛情響曲”

  珠珠及金瑩瑩聽見陳皮道出那句“龍咬人”之后,心知魅娘方才的傳音內容必然有關“‮女男‬之事”立即紅臉低頭。

  一顆心兒卻怦然跳個不已。

  此時一聽見房內隱隱傳出的急驟“愛情響曲”二人只覺全身一陣“怪怪的”全身也火熱起來了。

  魅娘見狀,微微一笑,立即朝房外行去。

  魅娘它自知不配與三女共侍陳皮,她只求陳皮偶爾能夠施舍一些“甘霖”因此,自動的悄然離去·

  金璧璧及珠珠見她離去,張口言,卻又忍了下來。

  兩人坐在椅上,耳聞姚淑珍那種竭力忍住的“嗯…”聲音,心中綺連連,誰也不敢瞧對方一眼。

  尤其珠珠曾經體會過那種死的快,此時,更加的難過不已,窘得她故作鎮靜的朝浴室內行去。

  她悄悄的取出紗巾拭去‮身下‬那股粘乎乎的津,暗罵魅娘害人不淺,慌忙以冷水拍拍額頭。

  金瑩瑩雖然災情較輕,可是也難過得令她坐不住了!

  她低著頭在房內來回徘徊著。

  姚淑珍那好似隨時會斷氣的急促“啊…”呻聲音好似一把巨錘,不住的敲擊著金瑩瑩的‮子身‬。

  她覺得全身逐漸的酥軟無力了!

  突聽陳皮低聲道:“瑩妹,請你進來一下!”

  金瑩瑩似遭雷擊“我!”了一聲,立即說不出話來。

  房內的“拍…”聲昔更加響亮了!

  那“滋…”的聲音更加人了!

  陳皮已經在護送她登上“仙境”了。

  姚淑珍不住全身的輕飄快,呻道:“哎…哎唷…我…哎唷…我…我…我…哎唷…美死我了…”

  她本來不好意思叫,可是,她得不能不叫。

  金瑩瑩聽得足下一踉蹌,差點摔跤。

  只聽陳皮又低聲道:“瑩妹…”

  金瑩瑩嬌顏一紅,立即朝那房門行去。

  她剛走到門口,突見房門一開,渾身赤的陳皮已經打開房門,嚇得她‮子身‬一顫,幾乎昏倒。

  陳皮將姚淑珍送上“仙境”之后,只覺全身沖動不已,為了避免傷害姚淑珍,他立即召集金瑩瑩。

  此時,一見到她那嬌羞的情景,心兒一,立即上前抱住她。

  金瑩瑩被他緊緊的一摟,只覺得一條硬梆梆的東西頂著自己的‮身下‬,令她又慌又悶,不知怎么辦?

  陳皮偏頭吻住她的櫻,立即開始起來。

  金瑩璧只覺天旋地轉,幾乎暈眩。

  她立即無力的依在陳皮的身上。 

  陳皮攔抱起它,朝剛剛自浴室探出頭的珠珠眨眨眼,關上房門之后,立將金瑩瑩放在百合的榻上。

  金瑩瑩羞澀的將‮子身‬轉向榻內,更緊緊的閉上雙目。

  陳皮瞄了姚淑珍一眼,只見她已以綿被蓋住‮子身‬,正柔情萬千的瞧著自己,他不由輕咳一聲。

  姚淑珍會意的將‮子身‬朝榻內一轉,立即閉且養神。

  陳皮伸出略見顫抖的雙手,一邊開始替金瑩瑩寬衣解帶,一邊低聲道:“瑩妹,請恕小兄無禮了!”

  金瑩瑩渾身輕顫,未置可否。

  半晌不到,一具雪白又成體立即呈現在陳皮的面前,瞧得他呼吸一促,立即開始她的右

  那右手更在她的左輕柔的撫著。

  一向守身似玉的金瑩瑩突遭這種火爆的沖,不但全身劇顫,更情不自的‮動扭‬起來了!

  陳皮悄悄的將那條“龍”移近“桃源口”一邊‮撫愛‬,一邊試探的在口“張頭搖腦”晃來晃去。

  金瑩瑩不住這種“要命的”‮逗挑‬,立即自動張腿將‮身下‬朝那條“龍”的“龍頭”了上去。

  一種撕裂的疼痛令她的‮子身‬一震,立即住后一縮。

  那知,經她這一縮,立即又是一陣裂疼。

  進也疼,退也疼,真是疼死她了!

  冷汗立即自她的額上了出來。

  她情不自低呼一聲:“哎唷!”

  陳皮慌得不敢越雷池一步。

  “龍頭”卡在口無法廝殺,蹩得他的心里一直發慌。

  突聽姚淑珍傳音道:“皮哥,吻她,‮撫愛‬她!”

  陳皮暗罵一聲:“土老包!”果真輕輕的湊近金瑩瑩的櫻,一面,一面在她的身上‮撫愛‬著。

  這一招果然有效。

  盞茶時間之后,金瑩瑩的焰已經淹沒裂痕,大開門戶將那條“龍”逐漸的邀請進入內了!

  隨著“龍身”的順利前進,陳皮暗暗的樂個不停! 

  終于“龍頭”順利的抵達那片溫柔,的“心”了,陳皮暗暗的松了一口氣,立即輕起來。

  雙不敢懈怠的含住她的右著。

  金瑩瑩只覺內的疼痛減輕不少,立即暗咬牙任憑心上人去蠢動,冷汗不知不覺的又出來了。

  陳皮在處女圣地“經營”半個時辰之后,只覺不但可以自由進出,金瑩瑩也自動搖扭起來,不由大喜。

  只見他吐口氣,撐起‮子身‬,立即逐漸加速梃動起來。

  金瑩瑩只覺疼痛全失,另有一種輕松的感覺向全身擴散著,心中一喜,立即放松肌及精神。

  眼梢立即掛起了意。

  陳皮見狀,立即發動猛烈的攻勢。

  姚淑珍躺在玫瑰的榻上,聽得全身“難受”立即匆匆的穿妥衣衫,朝陳皮微微一笑,逕自朝房外行去。

  金瑩瑩雖然緊閉雙目,卻聽見了姚淑珍的步聲及開門聲,心知她必然瞧見自己羞死人的模樣,不由羞得要命。

  陳皮苦盡甘來,拼命的沖著。

  她那細心立即遭列一陣密集的轟炸。

  不到半個時辰,她已經開始顫抖了!

  此次的顫抖乃是歪歪的顫抖,并非疼痛的顫抖。

  嬌聲及低沉的“喔…”聲音響著。

  不久,那低沉的“喔…”聲音已經轉為急促,而且還經常在中間穿了“啊!”“啊!”聲音。

  不久,又多出現“哎唷!”“哎唷!”聲音。

  內的顫動,使陳皮知道她已經差不多了,他立即緊頂住心,展開快速旋轉,存心要給她

  一股奇酥酸,麻的感覺使金瑩瑩情不自的“哎唷…”高呼起來,‮子身‬更是劇烈的哆嗦起來。

  陳皮一口氣旋轉兩百余下之后,只見她經不起全身的快連連,突然,一身抱著陳皮,張口在他的左肩上猛咬一口。

  劇疼之下,陳皮不由“哎唷”一叫。

  金瑩瑩得昏淘淘的,已經漸昏睡過去,根本未聽見陳皮的叫聲,好半晌,她才松口,躺在枕上昏睡了。

  陳皮一見她的牙中帶血,偏頭一瞧果見兩排清晰的齒印隱隱沁出鮮血,暗道:“哇!那有人會成這樣子的。”

  他輕柔的離開她的‮子身‬,立即看見斑斑血跡及穢物順著那個被“龍咬過”的大口,汩汩的了出來。

  他輕柔的替她蓋妥被子,穿妥衣靴之后,立即走了出來。

  只見珠珠已經鉆入被中,她的衣衫疊放在榻沿,他不由心兒一:“哇!好上路的阿珠珠喔!”

  心中一喜,邊走邊去衣衫。

  當他到達榻前之時,已經全身光溜溜了!

  原來,珠珠當了兩個時辰的“聽眾”聽得全身酥軟,中“波濤洶涌”在姚淑珍走入浴室之后,立即身上榻。

  此時,一聽心上人已經靠近身邊,羞得她立即緊閉雙目。

  陳皮一見她果然清潔溜溜的接自己,立即摟住地,低聲道:“珠珠,還是你最了解我!”說完,緊緊的吻住她的櫻

  珠珠迫不及待的先將口湊近“龍頭”用力一頂,將一條龍入之后,才熱情的反吻著他。

  陳皮只覺她的內比金瑩瑩方才的羊腸小道寬敞多了,而且甚為滑溜,立即開始動起來。

  珠珠也熟練的合著。

  陳皮詫道:“珠珠,你進步不少哩!”

  珠珠羞答答的道:“皮哥,你別笑人家嘛,人家是一邊自己想,一邊向娘請教的,你,你還滿意鳴?”

  陳皮用力一頂,笑道:“真滿意!”

  說完,展開大‮殺屠‬。

  珠珠立即被殺得灰頭上臉,措手不及。

  陳皮自從與珠珠春風一度之后,對于她內的“隱形殺手”一直念念不忘,因此,立即全力‮刺沖‬著。

  珠珠在當聽眾之時,原本全身酥酸無力,此時經過一番“大掃除”立覺全身是勁,因此,立即用力的動著。

  “拍…”聲吾清脆的響了起來。

  姚淑珍洗凈‮子身‬,穿妥衣衫剛打開浴室的門,一發現珠珠那猛烈的合情景,立即暗暗咋舌不已。

  她悄悄的站在一旁欣賞著。

  當她的目光落在陳皮肩上的齒痕及血跡之時,不由一怔。

  陳皮連三百余下之后,只覺氣息逐漸急促,全身的汗漸豎,心知自己已經快要“貨”了,不由暗喜。

  他哈哈一笑立即全力著。

  他剛猛頂十余下,立即觸到一團軟綿綿的東西,心中一喜,口叫道:“哇!寶貝,你終于來了吧!”

  他立即剎住,緊緊的頂著那團心。

  姚淑珍站在一旁觀戰,一見陳皮怪異行動及言語,不由一怔。

  及至一見陳皮開始疾速旋轉起來,她立即又打了一個哆嗦,心中暗忖道:“好‮魂銷‬的招式,真要命!”

  只見她悄悄的又走入浴室了。

  珠珠經過陳皮旋轉百余下之后,熱淚盈眶的呻道:“皮…哥…我…我…美死…我了…哎…哎唷…”

  哎唷聲中,心不住的動著。

  陳皮只覺背脊一酸,悶哼一聲,叫聲:“死我了!”立即伏在她的身上。

  兩人不住的哆嗦著。

  不住的混合著。

  好半晌之后,兩人才平靜下來。

  陳皮摟著珠珠,貼在她的耳邊柔聲道:“珠珠,美死我了!”

  珠珠如癡如醉的道:“皮哥,我…我不能…沒有你!”

  陳皮輕輕的在她的上親了一口,柔聲道:“珠珠,咱們自幼青梅竹馬,如今又結為連理,小兄誓必與你長相偕老。”

  “喔!皮哥,我愛你!”

  兩人立即又緊吻著。 

  突聽房門口傳來魅娘脆聲道:“開飯了!”

  陳皮及珠珠含羞相視一笑,立即坐起‮子身‬。

  姚淑珍自浴室中走了出來,只見她朝陳皮及珠珠微微一笑,示意她們走進浴室之后,逕自去開門。

  陳皮二人拿著衣靴,好似小偷一般的匆勿奔入浴室。

  魅娘走入房內,一瞧榻上的汗水及穢物,咋舌道:“乖乖,珍妹,他一口氣連闖三關呀?”

  姚淑珍聞聲羞澀的點點頭,低聲道:“他越來越強了!”

  “咦?金姑娘呢?”

  姚淑珍紅著臉打開房門,立即將被自己穢物所污染的被褥完全拉了下來,匆匆在榻旁“師妹,你不要緊吧!”

  “還好,他很體貼,在小妹身之后,立即找瑩姐來幫忙。”

  魅娘悄悄的掀開被子瞧了數眼,嘆道:“他實在太神勇了,居然令你們舒服成這個模樣!”

  說完,倒出兩粒清香藥丸就入金瑩瑩的口中。

  她突然發現金瑩瑩的牙齒染有血跡,立即詫道:“師妹,她是怎么玩的?怎么牙齒會染有血跡呢?”

  姚淑珍立即想起陳皮左肩的齒痕及血跡,立即低聲道:“師姐,皮哥的左肩有齒痕及血跡,原來是她咬的。”

  魎娘嘆道:“好神勇,居然令她成這個樣子!”

  說話之中,將藥丸渡入金瑩瑩的口中。

  半晌之后,金瑩瑩長嘆一口氣“喔”了一聲,睜開那對美目,一見到魅娘二人,立即羞澀的道:“大姐,珍姐!”

  說完,就起身。

  魅娘立即按住她,柔聲道:“別動,免得扯疼傷口!”

  金瑩瑩果覺‮身下‬一陣裂疼,悶哼一聲之后,道句:“謝謝!”

  姚淑珍含笑道:“瑩姐,這是首次破瓜的現象,只要休息一陣子,就沒事了!”

  金瑩瑩嬌顏一紅,立即點頭道:“珍姐,謝謝你!”

  “瑩姐,你太客氣了,你休息一下吧!”

  說完,與魅痕相偕離去。

  兩人剛走出房門,立即看見陳皮及珠珠已經容光煥發,恩愛的坐在桌旁細語,玫瑰及百合正在擺設菜肴。

  魅娘立即脆聲道:“喲!好一對俊男‮女美‬,你儂我儂,羨煞人矣!”

  珠珠立即羞答答的垂首站在一旁。

  陳皮卻哈哈笑道:“大姐,你方才溜到那兒去了?”

  “格格,大姐肖蛇,最怕‘龍咬’了,當然要躲得遠一點啦!小兄弟,你越來越兇悍了哩!”

  “咳咳,那兒的話,小弟不敢當。”

  “格格,不敢當,真的嗎?”

  說完,傳音道:“小兄弟,你把璧妹服侍得美上加美,難怪會狠狠的咬你一口,作為紀念哩!”

  說完,格格連笑不已!

  陳皮紅著臉苦笑不已!

  姚淑珍怕他太窘,立即隨聲道:“吃飯啦!”

  魅娘格格笑道:“兩餐并作一餐,經濟實惠的,不過,長久下去,恐怕‮子身‬會受不了哩!可要多保重啊!”說完,又格格笑個不停。

  陳皮一見天色果然已是申初時分,尷尬的咳了一聲之后,立即埋頭猛吃!  時光飛逝,一晃即已過了三個月。

  在各大門派及金財神銀樓的協助之下和風云幫三十家分堂干部全力以赴之下,各地分堂所經營的小吃店,酒樓或客棧皆生意興隆。起初,多少還有別人捧場的質,可是,由于物美價廉,服務親切,使酒客們賓至如歸,幾乎從清早就忙到夜晚。

  那些被收容的老弱婦孺,并不吃閑飯,人人自動幫忙,視工作為運動,將店內外環境打掃得清潔溜溜的!

  餐具,菜肴也是超乎衛生要求。

  最難得的是那些風云幫幫眾及婢女們,她們如今已是以行善為樂了!

  因為,人前人后皆有人在贊美他們,他們不必再過著罪惡,惶恐的日子了,他們終于體會出“人本善”的真諦及樂趣了。

  最令陳皮‮奮興‬的是京中第一名廚馬三率領他的家人毅然拋棄“易牙居”的高薪,義務替風云幫京城分堂掌廚。

  一個月之后,結賬下來居然創造一千余兩銀子的盈余了。

  為了此事,鳳云幫再度轟動武林了!

  第二件令陳皮樂歪的是,經過他的努力耕耘之下,姚淑珍,金瑩瑩,珠珠,玫瑰,百合及丁香六女分別懷孕了!

  經過與金賓飛鴿傳信會商的結果,決定在十二月十六福德正神千秋那天完成陳皮娶納妾大喜。

  如今距離大喜日子只剩一周了,陳皮一大早即與諸海,丁威巡視著里里外外的環境及搭在各院中的布蓬。

  只聽諸海呵呵笑道:“真是人多好干活,到處充喜氣洋洋,想不到我諸海一大把年紀了,尚能目睹這種盛況。”

  說完,呵呵笑個不停。

  陳皮含笑道:“這陣子大伙兒真夠忙的啦!為了我一人的婚禮,如此的勞動大家,一想起來,心就不安哩!”

  丁威笑道:“皮兒,他們全是自動自發在搶著干活哩!大叔有時候在懷疑年紀輕輕的你,怎么能夠使大家皆對你心悅誠服哩!”

  陳皮忙道:“海爺爺,爹(他已經改口),他們完全是看在你們的面子上,才如此的支持我哩!我實在夠幸運!”

  “呵呵,好小子,你別往海爺爺的臉上貼金,如果你是一個扶不起的阿斗,海爺爺就是軟硬兼施,也沒有人皆支持你哩!”

  說完,三人哈哈大笑。

  就在這時,突聽門口傳來一陣馬車停車聲音,只見在大門口停了三輛馬車,接著躍下了三十余人。

  男‮女男‬女,居然還有兩三歲的小孩子哩! 

  陳皮眼尖,立即發現來人之中,居然全是他幼時的玩伴,立即揚嗓叫道:“哇!肥龍,愛困,阿良,阿忠,你們來了!”

  說完,朝大門口馳去。

  那些人乍聽陳皮的叫聲,立即叫道:“參見幫主!”

  說完,立即跪伏在大門口·

  “哇!肥龍,你們快點起來,否則,我要揍人了!”

  “謝幫主!”

  來人起來之后,陳皮‮奮興‬的上前與他們一一握手,口中一直叫道:“哇!好久沒有見到你們了,走!走!到廳里去坐。”

  他們剛走到大廳,立即看見珠珠,姚淑珍及金瑩瑩含笑走了過來,慌忙拱手道:“參見三位夫人。”

  珠珠‮奮興‬的請他們起來之后,一一與他們打著招呼。肥龍諸人乍見姚淑珍三女的絕姿容,不由瞧怔了!

  只聽艾昆嘆道:“幫主,想不到咱們幾人一起斗‘大將軍’,到了如今,你卻名揚四海,貴為幫主,而我們卻…”

  阿良立即叫道:“艾昆,幫主從小就樣樣此我們高一等,到現在當然就更比我們高明了,幫主,你說對不對?”

  “哇!阿良,你的口才越來越好了,珠珠,難得老朋友全部到齊,吩咐廚房多燒幾樣大家愛吃的菜。”

  “珍妹,瑩妹,他們一直住在本幫的倪家堡,今聯袂來此,待會兒麻煩你們去準備一些見面禮!”

  三女含笑道:“是!”突聽阿忠笑道:“幫主,我們此次專程來參加你們的大喜,特別準備一份小禮物,請你稍等一下!”

  說完,和肥龍,艾昆,阿良跑了出去。

  盞茶時間之后,只見他們四人抬著一個長型大木箱走進廳來,瞧他們吃力的模樣,分明箱內之物甚為沉重。

  陳皮打開木箱,掀去紅巾,不由叫道:“哇!好雄偉的…大將軍”珠珠,珍妹,瑩妹,你們快瞧!”

  說完,以右掌托起一只由楠木雕而成三尺寬,二尺高,通體泛黑,栩栩如生,雄偉虎悍的大蟋蟀。

  三女瞧得雙目發亮,頻頻伸手‮摸撫‬著。

  阿忠笑道:“幫主,咱們自小一直斗‘大將軍’,可是屬下諸人從來沒有贏過一次,所以特地送您這個紀念品,祝你永遠勝利。”

  陳皮哈哈笑道:“哇!好一個永遠勝利。”

  珠珠含笑道:“阿忠,你們真是有心人,我們會永遠記住這份感情的。”

  眾人立即不分尊卑的敘童年趣事。  第三天晌午時分,兩輛華麗馬車帶來了金賓,金果夫婦,金實以及微服而來的禮部戈大人。

  他奉旨送來皇上勒賜的“萬家生佛”金匾。

  在鞭炮聲中,那面金匾高懸于大廳的正位。

  陳皮含笑和戈大人及金賓,金果,金實聚,那溫文儒雅的風采令戈大人暗自傾倒贊許不已。

  金瑩瑩三女則與金夫人,丁大娘在房中聚著。

  戈大人與陳皮敘半個時辰之后,自懷中取出一個牛皮紙袋,含笑道:“陳幫主,圣上對你之善舉深感欣慰。”

  “圣上除了頒詔通令全國各縣衙采行貴幫慈善方式以外,另外恩賜三十處官有招待所供貴幫進一步擴展善舉之需。”

  “這些地狀皆已辦妥,貴幫的名義,貴幫可以隨時接管使用!”說完,將那個牛皮紙袋交給陳皮。

  陳皮長跪在地,恭恭敬敬的接過牛皮紙袋,正道:“在下仰體圣上德意,誓必妥為運用,俾收容更多的孤苦之人!”

  金賓俟陳皮起來之后,呵呵笑道:“皮兒,圣上恩賜的這三十處招待所,不但各占萬坪以上,而且皆與各分堂相距不遠。”

  “各處招待所設備齊全,至少可以容納上千人,如果將花木水榭移走,至少可以再容納三、四千人,呵呵,夠你忙的吧!”

  陳皮含笑道:“爺爺,皮兒其實并不忙,因為每個分堂皆已能自力更生,只要按照這個制度實施下去,不會有什么問題的。”

  金果含笑道:“皮兒,上回拍賣那些珠寶,由于出標者皆知你在行善,因此自動提高了價碼。”

  “經過結算,居然凈賺一百二十幾萬兩黃金,經過大內同意之后,另外提撥二十幾萬兩,湊成一百五十萬兩黃金。”

  “這筆黃金決定由你來擴建各處招待所,以及救濟貧苦之人。”說完,取出一張銀票交給陳皮。

  陳皮忙道:“爹,還是暫時寄放在銀樓吧!爺爺,爹,實哥,感謝你們在精神上及物質上的全力支援…”

  就在這時,突聽大門侍衛奔進來報告道:“啟稟幫主,各大門派掌門人,幫主,各地豪杰,以及本幫各分堂代表前來祝賀。”

  “啊!快列隊相。”

  說完,朝戈大人及金賓三人道過歉,立即了出去。

  只見兩位清癯老僧抬著一面“武林盟主”金匾在前頭。十位掌門人及丐幫、排幫幫主面帶微笑走在后頭,另有兩、三百人神采奕奕的江湖人物及六十名青衫人殿后。

  陳皮乍見那面“武林盟主”金匾不由一怔!

  少林派掌門人元一大師越前合什行禮道:“阿彌陀佛,陳幫主,請恕老衲諸人故意帶給你一份驚喜。

  “經過各位掌門人及幫主會商結果,決定提前將這面象征榮耀及責任的金匾以及盟主金令提前請你接管。”

  說完,恭敬的自懷中掏出一個錦盒,將象征著武林至尊榮耀可以指揮各大幫派的盟主金牌遞向陳皮。

  陳皮怔了一下,忙道:“諸位前輩,在下年青識淺,不…”

  突聽一聲呵呵長笑,灰影一閃,奔雷丐己站在陳皮的身前。

  陳皮忙拱手道:“老前輩,你好!”奔雷丐呵呵笑道:“各位,這個有史以來最可愛的小伙子,姓陳,單名皮,陳皮就是他,在老化子的心目中,他就是天皇老子。”

  “因為,他出身平凡,卻得天獨厚的迭有奇遇,老化子曾經在輕功,掌法和他對過手,結果一敗涂地。”

  “這個小伙子奇跡般的消滅了當今武林的兩大惡瘤風云幫及飛燕幫,這份成就,就是‘武林大同盟’也辦不到。”

  “最難得的是,這個小伙子竟令風云幫胎換骨,從大壞蛋變成大善人,如今已經收容了三千余名孤苦無依之人。”

  “這種慈悲的襟,老化子自嘆不如,因此,老化子竭誠擁戴他擔任下一屆‘武林大同盟’的新任盟主。”

  說完,朗喝一聲:“參見盟主!”立即跪了下云。

  陳皮叫了:“哇!不行啦!”立即上前架住他!

  可是元一大師諸人及那三百余人已經齊喝一聲:“參見盟主!”

  然后恭恭敬敬的行起三跪九叩大禮。

  陳皮慌忙跪伏在地,頻頻叩首不已。

  奔雷丐呵呵一笑,上前攙起他,含笑說道:“盟主,再過三天你就要當新郎倌了,瞧你叩得額頭發紅了!”

  說完,伸出右掌輕他的額頭。

  好半晌,奔雷丐才退了開去。

  陳皮示意丁威率領那兩位清癯老僧入廳懸掛那個“武林盟主”金匾之后,恭恭敬敬的接過那面金令。

  只見他右手高舉金令,朗聲道:“皇天后土共鑒,陳皮身負重托擔任‘武林大同盟’盟主,誓必恪遵職責,如違誓言,神人共棄!”

  群豪及風云幫幫眾聞言,熱烈的鼓掌不已。

  好半晌,只聽奔雷丐吼道:“各位,盟主備了不少的美酒佳肴,咱們干脆從今天開始接連飲到他的大喜之,好不好?”

  立即有人附合道:“贊成,盟主今就職,應該連續慶祝三天,接下去又是他的大喜之,更應該好好的慶祝一番,走!干杯去!”

  “走呀!干杯去啰!”

  現場立即洋溢無盡的歡笑聲音。

  ——全書完——
( ← ) 上一章   道遙快槍手   下一章 ( 沒有了 )
鴨霸王雙龍艷鳳千面情狼神仙老虎狗玉壺舂(新)紅粉陷阱金戈不敗怪童鬧乾坤玉壺舂獨步香塵豆腐大俠忍者龜情海索魂浪情小俠霸王十五妻小旋風豺狼虎咽天才贏家落劍吟妙絕天下虎過山岡江湖傻小子
讀者小說網為您提供由松柏生最新創作的免費武俠小說《道遙快槍手》第十八章 萬教自動皆臣服及道遙快槍手最新章節第十八章 萬教自動皆臣服在線閱讀,《道遙快槍手(完結)》在線免費全文閱讀,更多好看類似道遙快槍手的免費武俠小說,請關注讀者小說網(www.mhhhpg.tw)
辽宁11选5玩法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