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面情狼》第一八章金光閃閃美少年及《千面情狼》最新章節在線閱讀
讀者小說網
讀者小說網 穿越小說 重生小說 歷史小說 軍事小說 官場小說 架空小說 玄幻小說 武俠小說 仙俠小說 都市小說 言情小說 校園小說 網游小說 競技小說
小說排行榜 推理小說 同人小說 經典名著 耽美小說 科幻小說 綜合其它 熱門小說 總裁小說 靈異小說 鄉村小說 短篇文學 重返洪荒 官道無疆 全本小說
九星天辰訣 我欲封天 小姨多春 完美世界 罪惡之城 官路紅顏 雄霸蠻荒 蒼穹龍騎 孽亂村醫 絕世武神 神武八荒 主宰之王 女人如煙 帝御山河 一世之尊
讀者小說網 > 武俠小說 > 千面情狼  作者:松柏生 書號:49034  時間:2019/11/22  字數:17981 
上一章   第一八章 金光閃閃美少年    下一章 ( 沒有了 )
  朝陽乍現東方,好一個黎明卻被鐵騎幫總舵傳出的三聲厲嘯破壞掉,數百名幫眾嚇得各就各位不敢吭聲。

  那三聲厲嘯乃是出自符二之口,只見他坐在大位上,好似一頭擇人而噬的野獸般獰視著跪伏在冷芳珍尸旁的石世杰。

  嬌嬌及麗麗分坐在左右兩側首位,表面上一片肅容,心中卻暗暗的欣喜冷芳珍一死,自己又有晉升副幫主的指望了。

  突見符二‮子身‬一飄,逕掠向冷芳珍的尸旁。

  石世杰駭得忙叩頭叫道:“幫主饒命!”

  符二喝聲:“沒用的家伙!”右足一抬,朝石世杰的右肩一踢,將他踢出三尺之外,然后,蹲在冷芳珍的尸旁,仔細的檢視著。

  石世杰被踢得半邊‮子身‬發麻,卻仍掙扎起身跪伏在地。

  符二檢視半晌之后,那張瞼兒立即罩上寒霜。

  原來,冷芳珍的死樣,實在令符二太受不了啦!那種集足,舒及駭懼于臉上的模樣,可見,她一定是死于歪歪之中。

  尤其“桃源勝地”門戶大張的模樣,更是令符二氣得渾身發抖,好半晌之后,才沉聲道句:“來人啊!”一聲宏亮的“是!”之后,站在大廳外的兩名大漢已經大步入內,躬身拱手喝道:“參見幫主,請吩咐!”

  “將這人抬去喂狗!”

  “是!”兩名大漢抬著尸體離去之后,符二重又歸座,沉聲道:“石香主!”

  “屬下在!”

  “那小子還在不在鏢局中?”

  “稟幫主,屬下在將尸體送來此地之時,曾下令弟兄們全力撲殺,至于他是否尚在鏢局中,卻無法肯定!”

  “嘿嘿!據你推斷,他會不會還在鏢局呢?”

  “這…應該已經離去了。”

  “離去?是在屠盡本幫的弟兄之后離去,還是逃去?”

  “這…應該是屬于前者!”

  “嘿嘿!那小子可真行哩!居然讓威震江湖的‘飛天蝙蝠’挾翅而逃!”

  “這…幫主請恕罪!”

  “恕罪?石香主,本幫幫律,臨陣逃如何處罰?”

  “刀分尸!”

  符二“嘿嘿”連笑,獰視著石世杰不語。

  嬌嬌立即起身道:“稟幫主,石香主雖有怯敵之心,卻亦有急于送回冷副座尸體之意念,可否著其戴罪立功?”

  “嘿嘿!嬌堂主,你不覺得你有包庇屬下之嫌嗎?”

  “稟幫主,屬下知罪,不過,本幫正值用人之際,石香主已往亦對本幫立有微勞,可否著其率人前往撲殺那小子。”

  “這…”倏聽麗麗冷哼一聲,道:“稟幫主,兩軍對敵,首要在于士氣,石香主既有怯敵之念,豈能再令他率人殺敵呢?”

  石世杰忙叩頭道:“稟幫主,請賜屬下一條生機,屬下誓必身先士卒,粉身碎骨亦在所不惜。”

  嬌嬌忙道:“稟幫主,可否準屬下前往督戰。”

  麗麗忙道:“稟幫主,可否讓敝堂弟子擔任此一工作。”

  “嗯!好!石香主,念在你已往為本幫立下汗馬功勞的份上,本座再給你一次機會,麗堂主,此事交給你了!”

  “多謝幫主饒命之恩,屬下定會全力以赴!”

  麗麗突又說道:“稟幫主,那小子武功甚高,可否恩賜每位弟兄一具‘追魂針’,俾集中全力予以撲殺!”“好!你就帶一百名弟子去吧!”

  “是!”半個時辰之后,麗麗率領石世杰及一百名高手浩浩的馳到半路,一見二十余名黑衣大漢狼狽奔來,她立即止住‮子身‬。

  石世杰忙躬身行禮道:“稟堂主,他們是敝堂弟子!”

  “哼!他們可真命大?”

  說話之間,那二十余人已掠到近前,拱手道:“參見堂主!”

  “嗯!那小子怎么啦?”

  那二十余人互愿一眼,立即由一名中年人恭聲道:“那小子尚在鏢局中,屬下諸人系突破各派高手之包圍來此的!”

  “什么?各派高手也來了!”

  “不錯!大約有兩百余人!”

  “好!石香主,你指揮他們去消滅各派高手,牛尚志,裘必達,你們二人跟本座潛入鏢局對付那小子!”

  說完,逕自率領兩名大漢疾掠而去。

  石世杰低聲吩咐一陣子,百余人立即分成十批疾掠向鐵安鏢局。

  蕭石竹在鐵安鏢局調息之際,突聽廳后遠處傳來輕細的衣袂破空聲音,他立即緩綏的將真氣收回“氣海

  那聲音越來越近,不過,倏地繞向右側,蕭石竹立即緩緩的出金光劍,目光炯炯的盯著廳外。

  來人正是麗麗及那兩名大漢,當她們自廳前窗外偷望向廳內,一接觸到簫石竹那對火炬般的雙目,立即縮下腦瓜子。

  蕭石竹低嘻一聲,沉聲道:“出…來…”

  麗麗略一思忖,朝那兩名大漢作了個手勢,立即緩緩的走向大廳。

  她剛站在大廳,立即嗲呼一聲:“好人!”纖指朝前襟扣結一沾,立即緩緩的除去那排密密麻麻的衣扣。

  雙袖搖晃一下,一縷縷粉紅色煙裊裊的飄散出來。

  片刻之后,只見她的雙臂往外一分,一具成體立即呈現出來,只聽她“格格”一笑,立即邁向廳內。

  那套紅色勁裝亦飄落在地。

  那具成體隨著她的扭,不停的散發出人的威力,廳中亦已彌漫著粉紅色的煙霧了。

  簫石竹乍聞那聲“好人”一見到麗麗的一身紅衫,敵意立即消逝,不但立即將金光劍歸鞘,而且將它放在幾上。

  足尖一點,立即掠向麗麗。

  麗麗暗聚功力于雙掌,表面上卻仍風情萬種的走了過去。

  “拍!拍!”兩聲,蕭石竹的雙掌習慣性的抓住“圣母峰”

  麗麗嗲呼一聲:“好人,輕點嘛!”雙臂立即摟住他的虎背。

  就在這時,突聽遠處傳來一陣慘叫聲音,蕭石竹不由怔了一下。

  就這一怔之間,麗麗已制住他的麻,得意的格格長笑著。

  廳外那兩名大漢不由心中一喜。

  “格格!牛尚志,你們在廳外守著。”

  “是!”麗麗將蕭石竹放在地上,一掌封住他的功力之后,出那把金光閃閃的金光劍,得意的放聲大笑不已!

  遠處不時的傳出慘叫聲音,麗麗略一凝聽,立知‘迫魂針’正在發揮預期中的威力,她立即將金光劍歸鞘!

  只見她蹲在蕭石竹的身邊,迅速的剝光他的衣衫,立即開始把玩那把“劍”準備先樂一下再說!

  她實在太得意了,這一切實在太順利了!

  只見她輕車簡從的跨坐在蕭石竹的‮身下‬,立即開始玩起“呼拉圈”那“格格…”得意笑聲更加的清脆了!

  且說花自從離開蕭石竹之后,不到半個時辰,立即與恬恬三女會合,四人串通好“口供”之后,立即入城購馬馳回嘉興。

  她們四人尚未抵達鐵安鏢局,立即發現人字堂高手正和各大門派高手拚斗得難分難解,四女立即除去面具加入戰斗。

  拚斗之中,花一見石世杰剛劈飛一名武當道士,立即掠了過去,道句:“石香主,好功夫,堂主來了沒有?”

  石世杰匆匆的向四周一瞥,將她拉到墻角,低聲道:“冷副堂主被蕭石竹那小子死了,幫主令麗堂主率人來復仇!”

  “麗堂主人呢!”

  “她先去廳中找那小子了!”

  ‮心花‬中一震,忙道:“那小子武功高強,恐怕…”

  “嘿嘿!我方才偷瞧了一下,牛尚志及裘必達站在廳外,廳中不時的傳出麗堂主的笑聲,她正在樂著哩!”

  ‮心花‬中一震,忙道:“聽說那小子很門,我去瞧瞧!”

  “嘿嘿!孫悟空縱有七十二變,也逃不出如來佛的掌心,那小子這次死定了!”

  “不!很難說,我去瞧瞧!”

  說完,匆匆的掠入院中。

  她剛馳距牛尚志二人三丈外,立聽牛尚志沉聲道:“花香主,堂主正在廳中辦公,請你暫時止步吧!”

  “不!本座奉幫主重要口諭,必須面見麗堂主!”

  “這…”倏聽廳中傳出麗麗的略聲音道:“花香主,有事嗎?”

  花立即揚聲道:“稟堂主,冷副座遇害,章益強目前正在十余里外與本幫弟于拚斗,奉幫主口諭,請您率人前往支援!”

  “這…你稍候片刻!”

  一陣悉索穿衣聲音過后,麗麗已挾著蕭石竹掠出廳,只見她將他擲向牛尚志,同時將金光劍負于背后。

  倏聽“卡!卡!”兩聲,花朝牛,裘二人各出一蓬毒針,然后,斜掠上前抄住了蕭石竹。

  事出突然,牛裘二人立即中針倒地。

  麗麗叱聲:“人!”立即疾退而去。

  她剛退出十余丈,突聽一陣“卡…”聲響,三篷毒針面疾而來,嚇得麗麗忙揮掌同時朝后閃避。

  “卡!”聲音響個不停,一蓬蓬毒針疾向麗麗,她拚命的向后暴后,木無暇察看是那些人在暗中搞鬼。

  好不容易等到那些要命的“卡…”聲響結束及毒針未再出之后,她已被迫退到大廳前面了。

  目光一見遠處掠起的三道人影,她認出恬恬,立即厲吼一聲:“人!”‮子身‬迅速的朝前去。

  雙方距離三四十丈,當她追到后院之際,只見恬恬擲出兩把短匕之后,立即迅速的掠出圈外。

  麗麗取出金光劍揮開那兩把短匕,再度疾馳而去。

  倏聽第三進房中傳出一聲厲嗥,麗麗神色大變,顧不得追殺恬恬三女,立即疾馳入林中

  她剛隱妥‮子身‬,倏見蕭石竹似“天馬行空”般飛掠出墻外,雙目朝四周一陣張望,鼻翼立即一陣翕張!

  半晌之后,他立即撲向麗麗隱身之處。

  雙方相距四十余丈,麗麗想不出他為何能找到自己,急迫之下,她立即提聚功力于雙掌,準備一拚。

  方才,蕭石竹的道被花解開之后,剛欣喜的道聲:“…花…號…人…”立聽花催促道:“好人,后面,快去。”

  說完,她已疲累的靠在壁旁休息了。

  蕭石竹追出墻外,正在發愁找不到人之際,突見金影一閃,他在欣喜之下,當然要去搶回金光劍了。

  他剛撲入林,立聽一陣“卡…”輕響。

  他正在揮掌閃退之后,立即奪路而逃!

  那知,她剛奔出二十余丈,人影飄閃之中,恬恬三人已經現身阻擋,一陣掌勁旋滾之中,麗麗立即被退三步。

  只見她厲吼一聲:“人!”立即疾揮金光劍。

  左臂揮劈之中“追魂釘”不停的發著。

  兩聲悶哼之后,月眉及恬恬立即中針倒地。

  麗麗冷哼一聲,正再度攻擊之際,倏聽一聲厲嗥,一縷指風已經疾向她的背后,嚇得她慌忙向前掠去。

  “拍!”一聲,地上立即濺起一蓬碎土。

  她尚未站穩‮子身‬,蕭石竹的掌勁已疾涌而至,得她慌忙斜里側滾而出“轟…”聲,地上立即出現一個深

  她顧不得揮開濺而來的砂士,不停的向外滾動著。

  蕭石竹左掌狂劈,右手猛點,存心不讓她再混下去。

  “砰!”一聲,麗麗左掌結結實實的向一棵大樹,‮子身‬借反震之力疾速倒而出,險又險之的避開致命一擊。

  她甫落地,正彈身而起之際,倏聽“拍!”的一聲,玉秋已及時將一把短匕釘在她的腹間,疼得她“哎唷!”一叫。

  ‮子身‬立即隨聲墜地。

  “轟!”一聲爆響,只聽她慘叫一聲,腹之間已被劈中,鮮血朝外一,她立即應聲“隔”!

  玉秋松口氣,立即掏出藥丸及小磁石解救恬恬及月眉二人。

  蕭石竹奪回金光劍及劍鞘,關心的道:“恬…恬…月…眉…”

  玉眉含笑道:“沒事,你快去殺!”說完,朝前院一指!

  蕭石竹道聲:“號!”立即仗劍疾馳而去。

  此時,群豪巳經被毀去十之七,八,僅剩三十余人與七十余名黑衣大漢廝拚,情勢岑岑可危。

  石世杰諸人雖然己經將“追魂針”發完畢,可是,由于占了人數上的優勢,立即全力搶攻,準備鑿出“全壘打”

  倏聽一聲厲嗥,石世杰諸人心中一陣惴然,抬頭一見蕭石竹已經仗劍疾撲而來,不由自主的神色大變。

  石世杰只好硬著頭皮吼道:“圍住他,他…”

  說完,立即仗劍疾沖而去。

  一聲:“速霸啦!”厲吼之后,金芒一掃,石世杰立即身暴退,另外一名黑衣大漢卻“中了彈”被掃中了右肩。

  蕭石竹落地之后,似虎入羊群般掌劍齊施,大肆殺戮!

  “砰…”之中,他雖也中了數掌,不過,由于護身罡氣之妙用,他只踉蹌晃身,內腑卻是絲毫無損。

  那些黑衣大漢就不一樣了,無論是被金光劍掃到,或是被掌勁劈到,一律慘叫連連以及倒地翻滾。

  群豪見狀,立即退到一旁,一邊觀戰一邊攔截逃去之人。

  蕭石竹挨了揍,雖然只是皮之傷,卻已被起怒火,一陣陣“速霸啦”吼叫聲中,全身功力盡情發揮了。

  金色劍芒自劍尖疾吐出尺余長,揮掃之處,似拉枯扯朽般殺得石世杰諸人只有閃避一途,根本不敢妄想要還擊了。

  群豪見狀,趁機猛打落水狗,專門找那些被震飛出去的老兄動手,不到半個時辰,鐵騎幫這一方只剩下十余人了。

  蕭石竹殺得正過癮,好似鬼魅般追殺之中,只聽石世杰慘叫一聲,雙膝被劍芒一掃,立即“搬家”了。

  “轟…”一聲,他的腦瓜子立即被劈成粉碎,紅白之物飛揚之中,群豪瞧得心中一凜,立即偏首閉目不敢再瞧下去。

  那十二名黑衣大漢立即趁機疾沖而去。

  蕭石竹喝聲:“速霸啦!”立即揮劍追去。

  群豪紛紛劈掌攔截,甚至連暗器也出動了。

  不到盞茶時間,那十二人已經被擺平在地,蕭石竹“哈…哈…”一笑,喝聲:“速霸啦!”立即疾入院中。

  半晌之后,只見花掠到墻外,取出四個瓷瓶及四粒小磁石,交給一名中年道土,道:“道長,速用此藥救治傷者吧!”

  那名道士沉聲道:“你究竟是敵是友?”

  花含笑道:“道長后遇見天劍道長之時,自會得到答案,請您別拖延時間了!”說完,將它們放在地上逕自掠回院中。

  黃昏時分,各派掌門人率領四百余人浩浩的來到鐵安鏢局外,只聽丐幫幫主池浩天朗聲道:“弟子池浩天請師叔賜見!”

  蕭石竹及花四女正在廳中用膳,聞言之后,不由一怔!

  蕭石竹楞人楞福,渾然不知!

  花四女不敢相信輩份甚尊的丐幫幫主居然會尊稱蕭石竹為師叔,因此,不約而同的你望著我,我望著你!

  神簫丐與群豪等候盞茶時間之后,立即低聲道:“稟幫主,小師叔可能不習慣這個稱呼,可否由我以簫音一試。”

  “好吧!”

  神簫丐將簫湊近嘴旁,裊裊的吹出一陣子簫聲。

  果見人影一閃,蕭石竹已自廳中疾掠而出,神簫丐含笑將簫系在間,立即與池浩天拱手喚聲“師叔!”

  另外八十余名中年叫化立即跟著齊聲喝道:“參見師叔祖!”

  這宏亮的聲音,虔誠的神情,立即使群豪肅然起敬!

  蕭石竹掠到神簫丐及池浩天的身前“哈…哈…”一笑,立即拉著他們朗聲道:“你…們…號…進來…坐…”

  池浩天含笑道句:“謝謝!”立即招呼各派掌門人入內。

  花四人恭立在門口,只聽花脆聲道:“恭諸位掌門人!”

  少林古空大師宣聲佛號,道:“女施主義勇可嘉,貧僧佩服!”

  “掌門人繆贊了,請進!”

  入廳之后,眾人公推蕭石竹坐上主位之后,依序坐下。

  花四女站在蕭石竹的椅后,只聽花歉然道:“晚輩能力菲薄,致令百余名英雄喪命此地,甚感歉疚!”

  古空大師忙雙掌合什道:“阿彌陀佛!女施主太客氣了,貧僧已略悉今之事,若非女施主諸人,群雄勢必要悉數喪生于此。”

  花長吁一口氣,道:“鐵騎幫經此一役,不但折損二百余名高手,連副幫主及一名堂主亦已授首!”

  眾掌門人不由神色一喜。

  花含笑低聲補充道:“蕭公子不但毀去千面狐,而且已救醒章大俠,此事尚祈各位掌門人暫為保密!”

  眾掌門人欣喜的頻頻頷首不已!

  只聽花續道:“鐵騎幫目前只剩下一名幫主,一名堂主及兩百余名高手,正是諸位圍剿之良機,請諸位多加參考,晚輩告退!”

  說完,與恬恬三女就告退回避。

  倏聽古空大師慈聲道:“阿彌陀佛,請四位留在此地惠提寶貴意見。”

  “這…不大妥吧!”

  “阿彌陀佛!四位出污泥而不染,貧僧甚為敬佩,豈有懷疑之理。”

  其他各派掌門人亦紛紛出言慰留。

  花四女激動得雙目含淚,幾乎哭出聲來。

  突聽神簫丐含笑問道:“四位可有魔鬼殺手之消息?”

  此事乃是群豪最關心之事,因此,他們立即緊盯著她。

  花含笑道:“請諸位別擔心魔鬼殺手,他似乎與蕭公子有點關系哩!”接著,低聲將鎮江鐵塔前之事略述一遍!

  眾人聽得嘖嘖咋奇,頻頻望向蕭石竹。

  簫石竹“哈…哈…”一笑,道句:“義…父…義母…”立即豎起右手拇指含笑道句:“號…很…號…”

  古空大師宣聲:“阿彌陀佛!”道:“想不到蕭公子竟能感化魔鬼殺手,合該武林振興有望,天下蒼生有救!”

  眾人亦欣喜的互相道賀著。

  半晌之后,只聽花脆聲道:“諸位不妨以此處為據點,先探聽鐵騎幫的行動之后,再作圍剿的打算!”

  古空大師頷首道:“有理,鐵騎幫總舵的機關埋伏極多,叉有歹毒的‘追魂針’,本盟確需詳加計劃!”

  這一計劃,立即又等候了一個星期。

  因為,據前往探聽敵情之人回報,鐵騎幫一直石門緊鎖,四周埋伏全部啟動,根本無法接近一里內。

  這天一大早,群豪正在大廳會商對策之際,突見喬弘,天德大師及梅瑤萼三人聯袂抵達,立即恭入廳。

  蕭石竹喚聲:“娘!”立即緊緊的跟在梅瑤萼的身邊。

  梅瑤萼朝各派掌門人行過禮之后,立即含笑走向花四女。

  花四女緊張的斂衫一禮,齊聲道句:“參見梅女俠!”

  梅瑤萼一一上前牽起她們,同時柔聲喚道:“花兒,眉兒,秋兒,娘以你們為榮,快點起來吧!”

  花四女感動得雙目含淚,‮子身‬輕顫不已!

  梅瑤萼含笑道:“娘已由丐幫弟子傳來的消息之中,知道你們的偉大表現,咱們到別處聊聊吧!”

  說完,逕自走向廳外。

  她們五人離去之后,喬弘立即含笑道:“哇!黎明即將來臨,各位怎么還愁眉苦臉的呢?傻,有夠傻!”

  他的輩份高于現場諸人,訓得諸人訥訥無言!

  天德大師起身合什朝諸人一禮之后,歉然道:“阿彌陀佛!劣徒被心智,造了不少殺孽,貧僧愿接受懲罰!”

  古空大師肅然道:“阿彌陀佛!”章施主為伸張武林正義,不幸被受制,本盟豈能怪他,請大師勿將此事放在心中。

  各派掌門人亦紛紛表示諒解之意!

  天德大師感激萬分的道:“阿彌陀佛,多謝各位的海涵!”

  喬弘肅容道:“章大俠在神智恢復之后,當場就要自盡謝罪,經老化子與和尚勸了一天‮夜一‬之后,方始打消死念。”

  “今午,章大俠將與魔鬼殺手駕鶴進入鐵騎幫總舵與符二一決死戰,萬一事敗,他求仁得仁,死而無憾!”

  “若能僥幸成功,章大俠將剃度出家,以余生之年維護武林正義,老化子相信各位一定會成全他的!”

  說完,肅然盯著諸人。

  諸人肅然起敬,紛紛頷首不已。

  立聽池浩天問道:“師父,奪命一郎怎會與章大俠合作呢?”

  “哇!你可真會發問呀!對不起,不能說!”

  諸人不由一怔。

  突貝喬弘微微一笑,道:“老化子曾經答應奪命一郎夫婦不能說出他們的秘密,以免影響他們后半輩子的清靜日子。”

  一頓之后,只見他掏出一封厚甸甸的信柬,道:“不過,為了表揚他們的知過能改精神,老化子將事情經過寫了一份報告,你們輪瞧一瞧吧!老化子可要特別的聲明一點,老化于并沒有說喔!呵呵!小兄弟,來!”

  說完,牽著蕭石竹走了出去。

  那封信包括了奪命一郎的坎坷身世,與梅瑤萼的一段孽緣和他被蕭石竹以“梵唄大法”恢復神智的經過。

  諸人湊近瞧完之后,情不自的連連嘆息不已!

  只聽天德大師肅然道:“蕭公子實在是一位傳奇人物,若非有了他,當今武林已是鐵騎幫的天下了。”

  諸人深表同感的頷首不已。

  只聽古空大師肅然道:“阿彌陀佛!貪僧想提名蕭公子提前接掌本盟,不知各位有否異議?”

  華山掌門藍時義首先大聲附議。

  其他各派掌門人亦紛紛表示贊成。

  天德大師肅然道:“喬老施主曾當著梅女俠之面提過此事,梅女挾卻以蕭公子太過楞直予以婉拒此事。”

  古空大師忙道:“阿彌陀佛!以蕭施主的聰才智,加上梅女施主的豐富經驗,此事并不足慮!”

  天德大師肅然道:“阿彌陀佛!貧僧曾靜思鐵騎幫能夠肆江湖的主要原因,乃是本盟太過于自大之故。”

  “尤其各大門派之年青一輩,甚多仗藝凌人,不思進武功,動輒聚眾械斗,致使鐵騎幫有可趁之機。”

  “蕭施主年青識淺,又太過于楞直,諸位可以體諒他,年輕的一輩恐會不服他,反而不是武林之福!”

  古空大師立即肅容道:“阿彌陀佛,大師所言,句句鞭群入理,貧僧深有同感之余,亦深感歉疚!”

  “敝派此次清理那批叛徒之后,已飭令年輕一代弟子重入藏經閣苦修,但愿能再啟靈智,改變氣質!”

  天劍道長接道:“無量壽佛,鐵騎幫血洗武林,已令本盟所有之人痛加檢討,理當不會有人不服蕭施主。”

  其他各派的掌門人紛紛支持此項論點及保證所屬弟子,若有不服之人,一定會按派規予以嚴懲。

  天德大師欣慰的道:“貧僧能夠耳聞這席話,深信今后無論是誰出任武林盟主,一定可以順利的維護武林和平的。”

  古空大師宣聲佛號頷首道:“不錯,經此一劫,武林會有一番新氣象,不過,尚祈大師鼓勵蕭施主接掌盟主之職。”

  “這…貧僧…”

  倏聽廳外傳來呵呵一笑,只見喬弘牽著蕭石竹邊走入廳邊道:“哇!你們居然動起老化子小兄弟的腦筋啦!”

  諸人面上一臊,一時無法接腔!

  喬弘與蕭石竹入座之后,朗聲道:“老化子也掌過一任盟主職務,那是一件苦差事,大師,對不對?”

  古空大師忙頷首道:“正是!”“老化子及少林各有一大批弟子可供驅策,仍然累得要死,老化子這個小兄弟只有一人,怎么搞嗎!”

  諸人立即低頭不語。

  “哇!老化子知道各位皆是憂心武林大事,才會打破前例要支持小兄弟出任盟主,因此,老化子想了一個好點子…”

  說至此,倏然住口盯著諸人。

  諸人立即皆注視著他。

  喬弘微微一笑,道:“目前各派的年輕一代不乏根基不錯之人,只要各派提供十人,組成聯軍由小兄弟指揮,老化子就支持此事!”

  古空大師立即應道:“阿彌陀佛,老施主此案立意甚佳,貧僧愿意派出三十名弟子,以彌補其他各派不足之人數。”

  龍頭老大贊成了,其他諸人當然也支持了!

  “呵呵!好!只要鐵騎幫一滅,老化子就來籌劃此事!”

  鐵騎幫總舵,符二的豪華密室內,加過“夜班”的符二仍在呼呼睡,赤身體躺在他身邊的嬌嬌卻仔細的打量著那張豪華的軟榻。

  符二自從獲悉麗麗親自出征鐵安鏢局全軍覆沒以后,立即下令封住石門,啟動四周的機關埋伏。

  他要等柔柔及奪命一郎同來再決定反攻之事。

  古人有云:“黃連樹下,苦中作樂”符二在受刺之余,一天到晚躺在密室中,摟著嬌嬌縱情行樂。

  嬌嬌投其所好,將他服侍得“美”暗中卻在尋找控制‮藥炸‬之樞紐,以便在殺死符二之后,能夠放心的坐上幫主寶座。

  她明知樞紐在密室中,可是,她用盡心機尋找了五,六天,卻一直沒有著落,焦急之余,真想制住符二拷問一番。

  可是,她心知符二乖戾成,為了避免他走上同歸于盡之路,她只好耐看子,暗自摸索尋找。

  她正在想得出神之際,突覺一只怪爪探上右峰,她剛低呼一聲,立聽符二聲道:“寶貝,你在想什么?”

  “格格!人家正在想你昨夜那招‘回馬’,差點頂得人家酥骨‮魂銷‬,哎唷!別再撥人家了嘛!”

  說完,輕輕的一推那只怪爪。

  符二一笑,倏將怪爪一移,逕自侵入區,施展起“彈指神功”一陣子胡捻扣輕捏不已。

  “格格!不要嘛!人家受不了啦!”說話之中,雙掌一陣子推,有意無意的在重炮陣地輕推著。

  盞茶時間之后,符二再度“出炮”了。

  你攻我守,你守我攻,南北師對抗,一時炮聲隆隆,好不熱鬧。

  嬌嬌好似瘋狂般在那張軟榻上大肆活動著!

  當符二“喔…”連聲完貨之后,嬌嬌如釋重負的朝壁上那幅“虎嘯中原”的大刺繡靠去。

  符二神色大變,急忙將她拉入懷中。

  他似知了機密,立即貪婪的‮摸撫‬著她的體。

  嬌嬌心中暗喜,立即也熱烈的溫存著。

  好半晌之后,兩人方始依依不舍的分開‮子身‬。

  嬌嬌打開木蓋,汲出溫水服侍他洗過“鴛鴦澡”之后,方始一扯墻旁的細繩,片刻之后,門外立即傳出一陣必剝敲門聲音。

  嬌嬌開啟密門,將門外的食盒提入房中,立即服侍符二用膳。

  符二一上桌,連干三杯酒之后,立即將右拳在桌上一拍,恨恨的道:“人,你如果敢下那筆財物,本座非活剝了你不可!”

  “幫主,柔護法沒有那么大的膽子啦!”

  “哼!那丫頭鬼得很,這些年來又一直在惠州,山高皇帝遠,目前本幫元氣大傷,她一定會另生異心的!”

  “幫主,咱們何不移到惠州去!”

  “本座正有此意,不過,在離此之前,必須毀去那個臭小子以及那批自命清高之人,方能吾心中之恨。”

  “可是,那小子門得很哩!”

  “哼!你放心,只要柔丫頭他們一回來,本座就約那小子及那批人來此決戰,屆時,轟轟聲中,嘿嘿嘿!”

  嬌嬌總算明由符二是要以奪命一郎為餌,趁機除去蕭石竹諸人,立即格格笑道:“好主意,幫主,您真高明!”

  “嘿嘿!屆時,咱倆共享富可敵國的財富,過著只羨鴛鴦不羨神仙的日子,不是逍遙的嗎?”

  嬌嬌貼上他的‮子身‬,撫媚的道:“幫主,謝謝您的恩寵,干杯!”

  符二得意的哈哈一笑,魔爪在她的脯一掏,立即干杯。

  在嬌嬌甜言語哄騙之下,符二喝得微薰,抓住她的衣襟,用力一撕,哈哈笑道:“寶貝,你是天下第一富婆啦!”

  說完,將頭栽在雙峰間貪婪的著。

  嬌嬌格格連笑,一邊微微掙扎,一邊替他寬衣解帶。

  半晌之后,炮聲再度響起了。

  一番狂風暴雨之后,符二呼呼入睡了。

  嬌嬌輕輕的拂過他的“黑甜”將他制昏之后,立即注視著壁上那副刺繡,這一注視,她不由失聲叫道:“原來如此!”

  只見那對虎目之中微微凸起兩處,她悄悄的掀起刺繡,立即發現在虎目之后,有兩個小圓紐。

  右圓紐之旁刻有一個“快”字,左圓紐之旁刻著一個“慢”字,嬌嬌顫抖著右手,放回刺繡之后,嘴角立即浮現冷笑。

  她立即一邊清洗‮子身‬,一邊思忖該如何進行下一步驟?

  突聽掛在榻右的銅鈴傳來一陣“叮當”聲音,嬌嬌立即凝視著銅鈴。

  銅鈴忽快忽慢的搖晃一陣子之后,終于停了下來。

  “哼!柔丫頭,你回來得正好!”只見她匆匆的擦凈‮子身‬,取出另外一套紅衫穿上身之后,立即輕搖符二,同時輕聲道:“幫主,柔柔他們來了!”

  符二瞿然一醒,問道:“真的嗎?”

  “屬下怎敢瞞騙幫主呢?”

  符二一笑,立即躍下榻。

  嬌嬌替他穿衣打扮妥之后,打開秘門,陪著他登上石級。

  半晌之后,二人已自議事廳之后走了出來,只見三名中年大漢恭敬的自座椅上起身拱手道:“參見幫主!”

  符二輕嗯一聲,聲道:“三位堂主請坐!”

  說完,大刺刺的坐在椅上。

  嬌嬌立即陪坐在左側那張空椅上。

  只見右側首座那位大漢恭聲道:“稟幫主,柔護法帶著他們二人回來了,目前正在廳外候傳!”

  符二神色一喜,口問道:“章益強也回來啦!”

  “是的!”

  “宣!”

  那名大漢立即朗聲道:“奉幫主口諭柔護法入廳晉見!”

  廳外立即傳來柔柔的脆聲道:“遵旨!”

  一陣輕脆的聲音過后,果見谷云峰及章益強神色木然,并肩跟在柔柔的身后,沉穩的步至大廳當中,方始停身。

  柔柔躬身一禮,道:“參見幫主!”

  “嗯!柔護法,請坐。”

  柔柔應聲:“是!”立即步向下首空位。

  倏聽符二沉聲道:“柔護法,你走錯地方了。”

  說完,指向他右側那張空椅。

  柔柔怔了一下,忙道:“稟幫主,屬下何德何能,怎可坐上那張椅子!”

  “嘿嘿!本座現在宣布你為本幫總護法!坐!”

  柔柔恭聲道句:“多謝幫主的提拔!”立即穩步行去。

  谷云峰及章益強不約而同的心中暗道:“天賜良機,符二,你真是自找死路!”立即木然的跟著她走了過去。

  柔柔剛坐下,谷云峰二人立即木然的站在她的椅后。

  “嘿嘿!總護法,你是如何找到章益強的?”

  “稟幫主,屬下今晨路過鎮江發現他與十余名丐幫弟子在廝拚,立即指揮魔鬼殺手與他聯手除去那十余人!”

  符二立即得意的哈哈大笑著!

  “嘿嘿,總護法,你方才返此之際,可有發現鐵安鏢局易主了?”

  “是的!大約有四,五百名對方好手聚集在該處。”

  “嘿嘿!全是一批不知死活的家伙,路堂主。”

  坐在右側首座上那名大僅立即起身應道:“屬下在!”

  “路堂主,你速派人赴鐵安鏢局吩咐那批家伙在黃昏之時到此一決死戰!”

  “是!”“靳堂主,堂主,吩咐弟兄們好好休息一番,準備晚間殲敵!”

  “是!”那三名堂主甫退出廳,突聽一陣尖厲的竹哨聲音自遠處疾傳而來,符二神色一變,喃喃自語道:“難道是他們攻來了!”

  他正低頭思忖之間,倏覺左肩井一疼,抬頭一見谷云峰的右掌已扣住自己的左肩,不由失聲的叫道:“柔丫頭,你搞什么鬼?”

  他的聲音方歇,立聽嬌嬌悶哼一聲,目光一瞥,立即發現章益強已經左掌抓住她的左肩,右掌貼住她的天靈,不由神色大變。

  柔柔格格一笑,道:“符二,很意外吧!”

  說完,右掌疾拍向符二的“氣海

  “叭!”的一聲,符二立即慘叫出聲。

  廳外立即涌入那三位堂主及二十余名大漢。

  谷云峰閃到符二身前,喝聲:“站住!”之后,右掌飛快的在符二的前大疾拍數掌,然后,一掌捏下他的下顎。

  那些大漢立即站在原地“欣賞”符二那種“求生不能,求死不得”全身肌顫抖.冷汗直的痛苦模樣。

  倏聽嬌嬌喝道:“柔柔,你知道此地埋有‮藥炸‬之事嗎?”

  “哼!毋須你提醒,符二自會吐出樞紐之所在的!”

  只見章益強冷哼一聲,雙手食中二指朝嬌嬌的雙肩一捏,疼得她立即叫道:“松手,我知道樞紐之所在,我說!”

  章益強立即將手一松。

  倏見渾身不斷顫抖的符二在一個大震之后,左腳使出全力朝椅柱一踹“軋!”的一聲,那三張座椅倏地朝地下陷入。

  章益強伸手疾抓,卻只抓到一撮嬌嬌的頭發。

  谷云峰伸手抓起由椅上疾躍而出的柔柔,由于下墮之速甚疾,他不但抓個空,而且立見三道鐵板封住了缺口。

  他急忙運聚全身的功力于雙掌,朝一道鐵板一劈。

  “轟!”一聲劇響,那道鐵板卻只凹下分余。

  一陣“刷…”輕響之中,自兩側壁間疾出一連串的強弩,所幸他倆二人功力不凡,立即躍落到廳‮央中‬上。

  那二十余人立即疾攻而上。

  谷云峰怒吼一聲,盡展“雷火霹靂掌”及施放“蛇頭蝎尾針”剎那間,立即放倒五名大漢,駭得他們慌忙向外逃去。

  谷云峰正再度撲向臺上,突聽章益強喝道:“谷兄,速退!”

  谷云峰剎住‮子身‬,道:“可是,柔妹她…”

  “谷兄,大嫂至今未出,可能已經陷入機關之中,小心符二會啟動‮藥炸‬!”

  “不…沒人能解開我的獨門制手法。”

  “谷兄,你別忘了還有嬌嬌那魔女。”

  “這…”“谷兄,你別忘了大嫂方才的吩咐。”

  “我…”

  章益強見他低頭沉思,立即彈出一縷指風,制住他的麻,將他朝手中一挾,疾掠出廳,躍上屋頂之后,立即仰首長嘯。

  一聲鶴唳之后,在半空中盤飛的大鶴疾而來。

  章益強甫掠上鶴背,立即聽見一陣震天爆炸巨響,大鶴嚇得更使出吃的力氣向高空疾而去。

  谷云峰長豪一聲:“柔妹…”立即偏頭暈倒。

  原來,符二啟動開關向下一沉,那三張椅子逕自降入符二的密室中,符二由于道受制,居然掉落在地上且即暈不醒。

  嬌嬌剛掠下椅,一見柔柔也掠起‮子身‬,她立即出一蓬毒針,同時掠上榻。

  只見柔柔詭異的飄身一閃,不但閃開那篷毒針,而且,在嬌嬌閃身之際,結結實實的在她的“志堂”劈了一掌。

  “砰!”一聲,嬌嬌立即摔落在榻上。

  柔柔顧不得查看嬌嬌的死活,立即尋找出路。

  嬌嬌連吐三口鮮血之后,艱困的爬到那副刺繡旁,只見她伸出顫抖不已的雙手,緩緩的移向那對虎目。

  當柔柔找到密門按紐之際,回頭一見嬌嬌正按向那對虎目,她直覺的意識到那對虎目必是‮藥炸‬的樞紐,不由魂飛魄散。

  只聽她尖叫一聲:“不要!”立即朝嬌嬌疾劈出一掌。

  “轟!”一聲,嬌嬌應掌而亡,不過,她的雙掌也重重的接上那對虎目“轟隆”一聲,密室立被炸碎。

  章益強在半空中目睹一道道的硝煙及殘肢斷臂沖天而起,在大駭之余,立即慶幸自己能夠及時身。

  大鶴在驚慌之下,奔命的振翅疾飛。

  冷氣拂面之下,谷云峰悠悠的醒轉過來,當他發現自已躺在神色木然的章益強之懷中時,立即坐起‮子身‬。

  “谷兄,你醒了!”

  谷云峰朝下一瞧,由于大鶴已經疾掠出甚遠,他根本沒有發現爆怍實況,急忙問道:“章兄,你有沒有發現內人?”

  章益強神色木然的道:“毀了,全毀了!”

  谷云峰神色一慘,再度厲嚎一聲:“柔妹!”

  大鶴受此一驚,疾速向下墜去。

  章益強見狀,神色大變,忙喝道:“谷兄,準備應變。”

  谷云峰喃喃自語道:“讓我摔死吧!”

  章益強知他所受刺太深,一時難以勸他,立即朝他的“黑甜”一拂。準備挾著他翻掠離開鶴背。

  所幸大鶴在距地面五十余丈處,倏地昂首展翅斜飛而出,經過一陣晃動之后,立即勉強停落在一處荒涼地帶。

  章益強挾著谷云峰掠下鶴背之后,立即解開他的道。

  谷云峰喚句:“柔妹!”醒來之后,一見自己置身于荒涼之處,立即問道:“章兄,此處是何地?”

  “好似大漠邊緣!”

  “大漠!哈哈,好一個大漠,昔年我污了梅姑娘,險些害她命喪大漠,想不到我今會來到大漠,真是報應!”

  “谷兄,別悲觀,咱們尚有大鶴可代步。”

  “可能嗎?你瞧它一直爬不起來!”

  “不礙事,它是驚駭過度,只要休息一陣子就可以恢復過來的!”說完,取出一個瓷瓶走向大鶴。

  只見他倒出三粒綠色藥丸入大鶴口中之后,轉身含笑道:“谷兄,不出一個時辰,它就可以復原了!”

  “唉!章兄,你今后有何計劃?”

  章益強肅容道:“家師已應允替小弟剃度,小弟為了彌補前過,決心以苦行僧方式,在有生之年維護武林正義。”

  谷云峰聽得肅然起敬道:“小弟可否有幸跟隨呢?”

  “這…谷兄,你忘了大嫂在途中所吩咐之事嗎?”

  谷云峰自懷中掏出一張紙,瞧了半晌之后,含淚道:“內人一定早有預感,所以才會將這份藏寶圖交給小弟。”

  “小弟打算將此圖交給竹兒,讓他濟助各大門派及這些年被小弟殺害死者之家屬及后人,以略贖罪過。”

  “谷兄,你這份視財物如糞土的精神,委實令人敬佩!”

  “章兄,你繆贊了,小弟愧不敢當!”

  倏聽“呱!”的一聲清響,那只大鶴已經站起‮子身‬。

  “章兄!你的靈藥可真管用哩!”

  “谷兄,咱們走吧,免得大伙兒擔心。”

  “章兄,你尚未答應讓小弟跟隨之事哩!”

  “這…可否由家師來決定此事?”

  “好吧!走!”

  一聲鶴唳之后,大鶴沖天飛起,迅即平穩的飛向中原。

  黃昏時分,大鶴馱著他們二人飛到了鐵安鏢局上空,只見燈火通亮,谷云峰輕輕一拍鶴首,道句:“下去吧!”

  大鶴長唳一聲,立即盤旋飛下。

  兩人剛躍落在鐵安鏢局大門外,立即聽見一陣如雷的掌聲,二人木立當場,雙眼已浮現淚光。

  一聲“義…父…”朗喝之后,蕭石竹已經緊緊的握著谷云峰的雙手,淚水竟然簌簌直

  谷云峰咽聲喚句:“竹兒!”立即將他抱入懷中。

  男兒有淚不輕彈,歷劫重生的谷云峰放聲大哭了!

  章益強頻頻擦淚,抑制不哭,偏偏那淚水好似水管破裂般不停的往外冒,他終于也捂臉暗泣了!

  堂堂的武林才子及令人聞名變的奪命一郎居然會當眾失態,在場四五百名群豪,立即為之一陣辛酸。

  突聽一聲暴吼:“哇!”眾人只覺雙耳生鳴,立即神智一清,循聲一瞧,立即發現是喬弘的杰作。

  喬弘神光炯炯的掃視眾人一眼,喝道:“谷云峰,卸去易容。”

  谷云峰‮子身‬一震,輕輕的推開蕭石竹,雙掌朝臉部一陣之后,立即現出那張又白晰,俊逸的面孔。

  喬弘立即又喝道:“各位,老化子替你們介紹一下,他就是被鐵騎幫去神智,殺死了你們親友的魔鬼殺手奪命一郎谷云峰。”

  群豪立即一陣動。

  各派掌門人立即朗聲喝叱派中高手肅靜。

  喬弘立即又喝道:“各位,他就是老化子的小兄弟蕭石竹的親生父親,也就是…各位最敬愛的一位女俠之未拜堂郎君。”

  眾人悄悄的瞄了木立在喬弘身邊的梅瑤萼一眼,立即低下頭。

  喬弘又喝道:“各位,請你們想一想,如果沒有蕭石竹,你們今還能站在此地嗎?如果沒有谷云峰及章益強冒死深入鐵騎幫總舵引爆‮藥炸‬,你們有辦法除去鐵騎幫嗎?你們還要計較谷云峰及章益強在失去神智之中所造成的血債嗎?”

  古空大師立即沉聲道:“少林愿意盡棄前隙!”

  華山掌門藍時義立即朗聲道:“在下代表華山支持古空大師的主張!”

  其余各派掌門人紛紛表示支持。

  群豪亦齊聲表示支持。

  “哇!好!你們既然上路,老化子當眾請教梅女俠,請問,你是否同意令郎接任武林盟主之職務。”

  梅瑤萼立即低頭不語。

  “哇,梅女俠,老化子的小兄弟的娘,老化子叫你‘伯母’吧!老化子快要說破嘴了,慈悲一下,點點頭吧!”

  “前輩,你別折煞晚輩,求求你!”

  “那就快點頭呀!”

  “男主外,女主內,請您去問竹兒之爹吧!”

  谷云峰臺聞言,‮子身‬立即一晃!

  喬弘神色一片驚喜,大吼道:“谷云峰!”

  “有!”

  “谷云峰,快點頭呀!”

  谷云峰又應聲:“有!”立即拚命的點頭。

  喬弘呵呵一笑,牽著羞郝低頭的梅瑤萼走向大門,同時朝蕭石竹傳音道:“小兄弟,把義父拉過來。”

  蕭石竹欣喜的點點頭,立即牽著驚喜萬分的谷云峰走進大門,群豪立即含笑鼓掌不已!

  谷云峰一握上梅瑤萼的柔夷,‮子身‬一震,喚聲:“萼妹…我…”雙膝一屈,竟然當眾跪了下去。

  “哇!‘懼內公會’又增加一名會員了。”

  群豪立即哄然一笑!

  —全書完—
( ← ) 上一章   千面情狼   下一章 ( 沒有了 )
神仙老虎狗玉壺舂(新)紅粉陷阱金戈不敗怪童鬧乾坤玉壺舂獨步香塵豆腐大俠忍者龜情海索魂浪情小俠霸王十五妻小旋風豺狼虎咽天才贏家落劍吟妙絕天下虎過山岡江湖傻小子飛天貓霹靂先鋒凌峰射雕
讀者小說網為您提供由松柏生最新創作的免費武俠小說《千面情狼》第一八章 金光閃閃美少年及千面情狼最新章節第一八章 金光閃閃美少年在線閱讀,《千面情狼(完結)》在線免費全文閱讀,更多好看類似千面情狼的免費武俠小說,請關注讀者小說網(www.mhhhpg.tw)
辽宁11选5玩法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