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壺舂(新)》第十八章攜伴美女返家門及《玉壺舂(新)》最新章節在線閱讀
讀者小說網
讀者小說網 穿越小說 重生小說 歷史小說 軍事小說 官場小說 架空小說 玄幻小說 武俠小說 仙俠小說 都市小說 言情小說 校園小說 網游小說 競技小說
小說排行榜 推理小說 同人小說 經典名著 耽美小說 科幻小說 綜合其它 熱門小說 總裁小說 靈異小說 鄉村小說 短篇文學 重返洪荒 官道無疆 全本小說
九星天辰訣 我欲封天 小姨多春 完美世界 罪惡之城 官路紅顏 雄霸蠻荒 蒼穹龍騎 孽亂村醫 絕世武神 神武八荒 主宰之王 女人如煙 帝御山河 一世之尊
讀者小說網 > 武俠小說 > 玉壺舂(新)  作者:松柏生 書號:49032  時間:2019/11/22  字數:15211 
上一章   第十八章 攜伴美女返家門    下一章 ( 沒有了 )
  一箱箱的金銀珠寶在群豪的搬運下,送上了馬車。

  亥初時分,一百一十三部馬車載金銀珠寶在群豪的押運下,浩浩地駛往桐柏山下。

  童官請人送走群豪之后,立即入廳。

  一直低頭坐在廳中的完婉羞齦地跟著月煞起身,紅粉判官立即含笑先行進去。

  童官一見賀理竹及血道人自動行向遠處,只有尷尬地入內。

  田怡華含笑道:“坐下來聊吧!”五人便據案而坐。

  田怡娟亦笑道:“大姐,請容小妹二人先致歉。”

  說著,紅粉判官兩人朝月煞行禮。

  “老妹子,怎么回事呀?”

  田怡華笑了笑,道:“玉壺開張那一天,果老前來捧場并與一女入房歇息,哪知,他卻取對方的功力。”

  “小妹二人聞訊之后,立即設法將他制住,當時本略加警戒,可是,他的內力經突襲,居然一片混亂。”

  月煞點頭道:“他一定太得意忘形,不能怪你們。”

  “不,小妹二人見狀之后,為了避免他后尋仇及浪費功力,便設法將他的功力轉注到小官的身上。”

  完婉恍然大悟地望向童官。

  童官訝然以對。

  月煞嘆了一口氣,道:“命,這是他的命,小官如今能夠除魔降妖,他在九泉之下,也該欣慰了!”

  “大姐,謝謝你的海涵!”

  田怡娟忙道:“小官,快謝謝人家呀!”

  童官忙行禮道謝。

  月煞含笑道:“緣,想不到老鬼在十年前便種下這段緣,很好!”童官感激地道:“晚輩的這身武學完全是果前輩所賜,承蒙前輩及完姑娘錯愛,晚輩定會妥善照顧完姑娘。”

  完婉立即臉通紅地低下頭。

  月煞呵呵笑道:“好,好,老身終于可以安心向道了。”

  “師父,你該讓孩兒略盡孝道呀!”

  “呵呵!難得你有這份孝心,老身就先陪你們去見見賀老吧!”

  “謝謝!謝謝!”

  田怡華二人立即上前道賀。

  童官窘喜地臉通紅,只好陪著傻笑。

  不久,田怡華含笑道:“小官,想不想回谷瞧瞧呀?”

  “好呀!不過,她們不是大部分出來了嗎?”

  “你看她們該出來,還是該留在谷中呢?”

  “出來吧!谷中太苦啦!”

  “可是,那兒單純的哩!”

  “姥姥,你沒發現她們每次要出谷或由谷中返回之后,總是情緒欠穩嗎?別再煎熬她們了吧!”

  “你那時才七歲,怎會注意到這種事呢?”

  “娘說的。”

  “好吧!我就帶她們出來吧!”

  “她們的食宿如何解決呢?”

  “她們就住在玉壺,生活問題由艾媚來解決。”

  “艾媚是誰?”

  “潼關首富費長亭的遺孀。”

  “啊!你們早做安排啦!”

  “不錯!她在這些年來暗中幫了玉壺不少的忙!”

  “姥姥,別去打擾她吧!反正莊中有巨款。”

  “不!那些不義之財該捐出去。”

  “姥姥,那些巨款是阿姨們及姐妹們辛苦賺來的錢,她們有權利留下一部分來維持生計。”

  “好吧!我就吩咐她們留一部分吧!”

  “謝謝!姥姥,你看家母會在哪兒隱修呢?”

  “可能在她與符建平以前隱居之地。”

  “姥姥,你知道地方嗎?”

  “當然知道,不過,你最好先讓她平靜一陣子!”

  “是!”“她是一位很堅毅的女人,她的感情很豐富,可是,她一直克制著、深藏著,這些年來,她活得太苦了!”

  “是的,姥姥,你們也辛苦的。”

  “不錯,為了應付那群牛鬼蛇神及兇狠的血狼幫,姥姥二人的確也擔過不少心,如今一解決,心兒反而空虛哩!”

  “姥姥,陪官兒在‘‮合六‬居’住一陣子,好嗎?”

  “這…姥姥打算先安頓那群丫頭哩!”

  “姥姥,她們的‮立獨‬皆很強,你們寫封信托丐幫送去,我相信她們會處理得很啦!”

  “這…”“姥姥,官兒即將為人父,官兒什么都不懂,你們來幫幫忙嘛!”

  “呵呵!這份撒嬌勁,哪似殺人不眨眼的紅面關公呢?”

  “姥姥,你答應啦?”

  “姥姥敢不答應嗎?”

  “太啦!二姥姥,你呢?”

  “二姥姥急著抱曾孫哩!呵呵!”

  童官又羞又喜,不由傻笑。

  倏見符碧環三女聯袂進來行禮,道:“請用些宵夜吧!”

  立見小津六女各端著香的佳肴行人。

  血道人及賀理竹亦含笑行人。

  眾人立即分成兩桌愉快地取用著。

  血道人突然問道:“小官,這些樓房將在明毀掉嗎?”

  “是的!”

  “太可惜了!何不交給貧道來收容一些貧民。”

  “這…晚輩已經答應明輝大師…”

  “呵呵!只要你同意,貧道不但會向他們要房子,而且還要錢,否則,貧道在此地喝西北風呀!”

  “前輩不是要清修了嗎?”

  “沒辦法,貧道天生的勞碌命。”

  “好吧!環,何不把那些仆婦留下來幫幫忙!”

  “好呀!反正她們也沒家可歸,我待會去和她們談談吧!”

  血道人呵呵笑道:“太好啦!貧道就把此地改為永樂莊,如何?”

  童官含笑道:“好名字,任何人一進入本莊,一定會永遠快樂。”

  “呵呵!你別只顧說風涼話,今后,你有空可要帶小來此地看看貧道這群老弱殘兵矣!”

  “哈哈!沒問題!”

  “當真?”

  “要不要勾勾指?”

  “勾就勾,來!”

  兩人果真似孩童般勾勾指。

  眾人不由燦然一笑。

  氣氛一輕松,他們立即敘著。

  良久之后,他們方始各挑房間歇息。

  由于符碧環姐妹尚留有符冠倫死亡的悲傷陰影,童宮不便去找她們,他便直接去找完婉。

  他輕敲房門,立見完婉羞赧地來開門。

  她已經放下如瀑布的烏溜溜秀發,此時,配上那副風眼、環鼻、櫻及白里透紅的膚,倍添秀

  童官一直不方便仔細地瞧她,此時一瞧,頓時一怔!

  在他的推測下,月煞之徒,應該有一股令人望而生畏的煞氣,至少也該有一股英氣,哪知,她卻是充著秀氣。

  完婉早有預感他今晚會來找她,所以,她一入房,立即梳妥秀發,而且將心情保持著心平氣和,溫婉賢淑。

  她此時乍見他的怔狀,不由暗自滿意。

  她輕聲道:“請坐!”立即轉身泡茶。

  童官坐在椅上瞧著她的纖指,心中不由一陣愛憐。

  不久,完婉端茶道:“請用茶!”立即隔幾而坐。

  童官輕啜一口香茗,道:“姥姥說,你當年在潭旁傷了我,又夜入房間替我上藥,可有此事?”

  她羞赧地點頭道:“我傷了你,越想越不安,才去看你。”

  “謝謝你,那藥真靈,隔天就結疤了哩!”

  “你不怪我嗎!”

  “我…我不該瞧見你沐浴!”

  “不,你急于趕時間提水,是我誤以為該處沒人,太胡來了!”

  童官吁了一口氣,道:“謝謝你,我想不到自己舍擁有令師伯的功力,怪不得我再怎么忙,也不會累哩!”

  “你是一個傳奇人物,可否談談你如何練成這身絕學的?”

  “這是奇遇加上爺爺的全心調教。”

  他便敘述他被“小白龍”咬過及練功的經過。

  完婉聽得目瞪口呆,許久之后,方始問道:“你能否再施展一次易容神技。”

  童官輕輕點頭,立即望著她。

  完婉不由羞赧地低下頭。

  “婉,抬頭瞧瞧吧!”

  “啊!你…你…”她一抬頭,便瞧見他已經化身為她。

  童官故意模仿她的聲音道:“婉,像你嗎?”

  “太…太神奇了!”

  童官微微一笑,功力暗催,立即恢復原貌。

  完婉不由嘆道:“真是嘆為觀止。”

  “婉,月水神功為何會克制金神功?”

  “能克,何況師父是元身,師伯已破身,他們若是結合,師伯的一身功力必會給師父。”

  “太妙了!”

  “師父所姥姥說,你是龍虎濟體,是嗎!”

  “是的!”

  “師父說,我除了…除了…”

  “怎樣?”

  她羞答答地道:“我除了你之外,恐怕會克任何的男人。”

  “真的呀?”

  “嗯!”“婉,謝謝你的欣賞,我一定不會讓你失望,不過,我已經私下及公開各成過一次親,恐怕會委屈你。”

  “我不會計較的。”

  “婉,咱們到后院請天地作證成親,如何?”

  她羞喜地點了點頭。

  兩人便推開窗掠到院中。

  兩人朝地上一跪,果真恭敬地拜天叩地及拜著。

  不久,兩人便含笑進房品茗聊起白天拼斗的情形。

  童官順口解說各派招式,不由聽得她如癡如醉。

  不知不覺之中,東方發白了,童官吁了一口氣吹熄紅燭道:“知詳情,且待下回分解,如何?”

  完婉微微一笑,立即進入浴室端來漱洗用品。

  童官欣然漱洗之后,便走出房。

  只見五部華麗馬車已經停在院中,仆婦正將大小箱子放人‮央中‬那部馬車,符碧環及符碧萍則在旁指揮著。

  不久,,小津等六名侍婢已經牽來十匹白馬套上車轅并檢視著。

  一切妥之后,她們方始步上臺階。

  童官上前道:“辛苦啦!”便陪她們入廳。

  不久,賀理竹、血道人、紅粉判官、月煞、完婉及郝梅先后入廳,六婢一擺妥早膳,他們便分成兩桌用膳。

  膳后,血道人欣然道:“貧道已和那些仆婦們聊過,他們皆愿意留在此地捧場,因此,貧道暫時不去‘‮合六‬居’啦!”

  童官含笑道:“明年春天可以來一趟吧?”

  “是不是去瞧令郎呀?”

  “唉!不是啦!早些來,以免咱們望穿秋水呀!”

  “呵呵!行,貧道會盡快趕去,行了吧?”

  “可別黃牛喔!”

  “貧道這輩子尚未改姓黃哩!”

  “哈哈,一言為定,咱們該走啦!”

  “好吧!送君千里終須一別,一路順風。”

  “珍重!”

  他們一步出大廳,便瞧見仆婦們已經在門前列隊,立聽符碧環咽聲道:“官,我想去見見她們!”

  “走,我陪你們去。”

  他便陪二女先行掠下臺階。

  他們一一與那些仆婦握手道別,童官一見她們姐妹淚兒汪汪,仆婦們則暗暗拭淚,他不由一陣心酸。

  好半晌之后,他欣然道:“沒有離別的辛酸,哪有重逢的喜悅呢?我們明年一定會返回此地,各位珍重!”

  仆婦們齊聲道:“姑爺及二位姑娘珍重。”

  童官二人便揮手上車。

  五部馬車在眾人送下平穩地馳出大門,童官替二女拭過淚水道:“人本善,她們已經變成良民了!”

  符碧萍道:“她們本就是善良之人,平一直默默做事,從無怨言,但愿她們會平安愉快。”

  “會的,薛前輩會照顧她們的。”

  “官,你昨晚一宿未眠,歇會吧!”

  “我不累,我曾有十五天不吃、不喝、不睡的記錄哩!”

  “是呀!你是如何撐過來的呢?而且還能抵抗圍攻呢?”

  “我的功力已經貫穿生死玄關,加上我的體質及內功路子特殊,所以,可以邊走邊運功,絲毫不覺得累哩!”

  “太神奇啦!官,談談‘‮合六‬居’的人及環境,好嗎?”

  “好呀!‮合六‬居位于京城西山名勝區,一向是爺爺隱居之處,平沒人造訪及擾,乃是世外桃源。”

  “‮合六‬居目前住著賀爺爺及家岳母,還有蓉妹及涵妹,另有一位呂姑娘,她是蓉妹舅舅之女,可能會成為你們的姐妹。”

  “她們皆很好客,我相信你們一定會和她們相處愉快,你們后若有任何事情,可以直接找我。”

  “謝謝,我一直很自慚身世。”

  “別如此,家母的際遇,你們完全知道,賀爺爺當年就是知道家母的遭遇,才決定栽培我化解這場浩劫。”

  “賀爺爺真不愧為陸地神仙。”

  “唉!我實在是天下最幸運的人。”

  “官,聽說你幼時甚為坎坷,是嗎?”

  “不錯,娘的遭遇,你們知道了吧?”

  “嗯!”“娘因為有那段遭遇,若非為了追查仇蹤,她絕對不會生下我,我一生下,她每見到我,恨意更加深一分。”

  “我自從懂事起,便要持雜役,每還必須背字句,年紀越大,身心的‮磨折‬也越大,唉!”

  “官,對不起!”

  “無妨,我自己身受其害,所以,我在‮殺屠‬之際,一直毫不留情,因為,我多宰一名壞人,不知會救多少好人。”

  “怪不得你出手的神情會那么駭人。”

  “唉!如今想來,我也太過份了。”

  “不,那些人的確該殺,我太了解他們的惡跡了。”

  “謝謝你的鼓勵。”

  倏聽符碧萍問道:“官,你是如何避過梅妹的攝魂眼呢?”

  “頭一次,若非家岳在遠處出聲暗中點醒,我便已經入殼,隨后,我一直牢記著童年情景,故能避過。”

  “原來如此,對了!你的易容術好妙喔!”

  童官道:“是嗎?”立即暗中催功。

  剎那間,他的容貌已經和她相似。

  “天…天呀!姐,你瞧見了吧?”

  “瞧見了,真是神乎其技,難怪會瞞過那么多人。”

  童官催功恢復原貌道:“這是賀爺爺在除去‘影’之后,從他身上取來的秘笈,實在太神妙了!”

  “實在太神奇了,怪不得你慷慨地捐出所有的財物,你后只要靠此技就不愁吃穿啦!”

  “哈哈,我才懶得拋頭臉哩!我另外暗藏一筆財富哩!”

  “真的呀?”

  “你們還記得千面郎君諸建嗎?”

  “記得,他是爺爺的關門弟子,他暗中替爺爺建了不少的大功,若非他慘死,他遲早會接任幫主哩!”

  “你們知道他藏了一筆財富嗎?”

  “不知道,想不到他另有私心。”

  “人不為己,天誅地滅,家岳在他垂死之時套出一份藏寶圖及一面龍佩,那批藏寶目前已在咱們的手中。”

  “真的呀!真是物各有主呀!”

  “家岳已經把那批財物捐出一半,其余的一半夠咱們吃喝數代,所以,我才會那么得慷慨大方哩!”

  “你真是老謀深算。”

  “我老了嗎?”

  “沒有啦!我失言啦!你是高瞻遠矚啦!”

  “這才差不多嘛!”

  她們已愉快地計劃往后的生活。

  晌午時分,他們一進入鎮甸,便有丐幫弟子恭及率領他們去用繕。

  童官諸人略一客套,便愉快地用膳。

  膳后,郝梅邀符家姐妹共搭一車,故意讓完婉和童官共搭一車,不由令他倆羞喜集哩!

  不久,童官開始敘述昨晚的“續集”

  她聽了好一陣子之后,突然放下車幔并羞赧的寬衣解帶,童官的心兒立即一陣了“百米‮刺沖‬”

  “婉!”

  ‘你還記得我以前你一下嗎?”

  “記得!它該是定情鞭吧?”

  “我…對不起!我太驕蠻啦!你當時一定很恨我吧?”

  “不錯!”

  “我…太過份啦!”

  “事過境遷,算啦!”

  “你當時為何不還手?”

  “我已習慣于被‮害迫‬!”

  “唉!好可憐喔!”

  “哈哈!先苦后甘,很好呀!別再提那些不愉快的事吧!”

  “嗯!謝謝你!”

  “婉,你是我的人啦?”

  “嗯!”“讓我見識你與眾不同之處吧?”

  她立即臉通紅!

  沒多久,好戲上場啦!

  不久,他們穿妥衣衫聯袂下車了。

  月煞望著愛徒的羞喜情形,她笑了!

  膳后,童官陪著眾人敘一陣子,方始與郝梅回房。

  郝梅不由佯嗔道:“人家的‮份身‬不同,你干嘛來找人家嘛!”

  “哇!你別把我瞧得那么啦!”

  “不是啦!三位姐姐要你陪呀!”

  “別急,我自有安排,我瞧你的胃口不佳,是不是不舒服?”

  “不是啦!是小家伙在作祟啦!大姥姥說,小家伙可能是小壯丁,你喜歡嗎?”

  “當然喜歡,不過,我希望她是一位似你這這么美的小公主。”

  “討厭,人家會死啦!”

  “天呀!你要氣死西施她們嗎?她們也比不上你美哩!”

  “討厭,少哄人家啦!”

  說歸說,她樂得雙眼發亮哩!

  這‮夜一‬兩人便情話綿綿地依偎歇息。

  翌上午,完婉一上車,童官便跟著上車。

  她知道他要干什么?

  她立即臉通紅。

  “婉,‮子身‬沒什么不適吧?”

  “還好!”“你果真與眾不同!”

  她立即臉紅似火。

  “我想再嘗嘗甜頭。”

  “我…”

  “好嗎?”

  “嗯!”她羞喜地寬衣啦!

  他‮奮興‬極啦!

  一切的一切全在不言中。

  兩人已經你依我依了!

  童官果真安排得甚為妥當,他在車上及夜晚皆有女人作陪,而且每次皆很愉快,真是樂透他了。

  這天中午,五部馬車終于接近宏偉的京城,賀理竹吁了一口氣,立即準備指揮車隊馳往‮合六‬居。

  卻見明輝大師等九位掌門人自城門后行出,而且迅速地列隊凝立,賀理竹急忙示意車隊停車。

  不用他通知,其余車上之人便已經下車。

  童官被推舉為領隊,迅即含笑去。

  立見九位掌門人聯袂行禮道:“少俠辛苦矣!”

  “不敢當,偏勞諸位前輩趕來此地,甚感惶恐。”

  “別客氣,老袖諸人得以在昨晚蒙賀老施主開示,甚感欣慰,諸派弟子誠心接,請入城吧!”

  “這…太不敢當啦!”

  “請!”

  童官請人跟著九位掌門人一踏入城門,便看見街道兩側各站著一排人,赫然是各派人員組成的聯軍。

  站在前面的人皆是六、七十歲的僧、道、尼、儒。丐、俗,他們那誠摯的神色,可見他們全是自愿而來。

  童官感動地立即上前,一一與他們握手致意。

  他原本以為只有這條街有人接,所以,他一直熱情地握手致意,哪知,他在接近轉角處,卻發現另有兩排人。

  他不由暗忖道:。“哇!來這么多人呀!”

  他邊走邊握手致意,哪知,各派前來接之人居然一直排到“‮合六‬居”大門口附近,看來,至少多達一萬人哩!

  童官為了一視同仁,便沿途一握手致意,當他由城內走到西山“‮合六‬居”之時,天色已近黃昏哩!

  卻見‮合六‬居大門口紅燭燈籠高懸,賀復陵、呂靜,大腹便便的賀詩蓉、賀詩涵及呂玉環含笑站在門口。

  童官立即心兒狂跳。

  他耐心地與最后一名丐幫弟子握手之后,立即快步行去。

  賀詩蓉喚聲:“官!”便按捺不住地奔來。

  呂靜急忙喊道:“蓉兒,小心,別摔了!”

  童官上前抱住她。

  她喚句:“官!”立即淚下如雨。

  “蓉,我回來了,我提前回來了。”

  “我知道?我早就知道了,我…嗚…嗚…”

  她居然喜極而泣了哩!

  童官邊替她拭淚邊道:“蓉,入內再聊,如何?”

  她點頭嗯了一聲,立即退去拭淚。

  童官上前抱著賀詩涵道:“涵,久違了!”

  “官,人家以你為傲。”

  “謝謝,我去見見爺爺吧!”

  “嗯!”童官一走到賀復陵的面前,立即下跪道:“爺爺,謝謝你的栽培。”

  “呵呵!縣你自己爭氣,爺爺不敢居功,起來招呼貴賓吧!”

  童官應聲是,立即起身。

  他又朝呂靜行過禮,方始轉身。

  賀復陵召來賀理竹低聲吩咐著。

  不久,賀理竹來到九位掌門人面前行禮道:“偏勞諸位前輩大駕光臨,家父已在城中各家客棧及酒樓備妥食宿,請!”

  群豪立即行禮退去。

  童官陪禮恭送。

  沒多久,群家已經欣然走光,賀復陵立即含笑道:“準備用膳吧!”

  “爺爺,請!”

  “對了,官兒,別忘了請御車的五位姑娘一并進來用膳。”

  “是!”小津五女易容為車夫,此時乍聞言,不由受寵若驚。

  童官上前招呼她們將馬車御入院中。

  倏聽一陣清脆的笑聲,他回頭一瞧,賀詩蓉姐妹已經各牽著符碧環及符碧萍,呂玉環則含笑牽著郝梅。

  完婉與呂靜也邊行邊含笑交談。

  那些脆笑正是由她們所發出,童官一望向她們,她們立即止住笑并以神秘的笑容望著他,他不由暗怔!

  立見賀理竹上前道:“官兒,第一進房舍就交給你們居住,那些財富則放入演武廳地下秘室,蓉兒她們知道如何出入秘室。”

  童官點點頭,立即引導小津五人將馬車御往后院。

  馬車剛在演武廳前停妥,賀詩蓉七女已經聯袂行來,立聽她含笑道:“再把馬車朝右駛些。”

  說著,她已經先行入廳。

  賀詩涵剛引導馬車停在右側臨窗處,立見窗下方出現一個斜道,賀詩涵含笑道:“官,你帶萍姐她們下去擺財物吧!”

  童官便帶著符碧萍二女掠入廳中。

  只見賀詩蓉已經含笑俏立在一道秘門人口,童官朝她打個招呼,帶著符碧萍二女掠入。

  他們沿著石階掠下之后,便瞧見一個近百坪的石室,而且室中至少已經擺著五個大木箱。

  倏聽賀詩涵脆聲道“官,你們到了嗎?”

  童官循聲一瞧,便瞧見右側壁上有一個大缺口,他立即應道:“行啦!”

  “接住!”

  “喇!”一聲,一個木箱已經滑入缺口中。

  童官順手一拉,它便輕飄飄地落在壁前:“官,妥了吧?”

  “妥了!盡管來。”

  一個個木箱果真一一滑入缺口中。

  童官以“大挪移手法”不疾不徐地將那些箱子堆在壁前,不久,便聽見賀詩涵道:“官,大功告成啦!”

  “好,我們馬上出去啦!”

  立聽符碧環道:“官,你的功力真是出神入化。”

  “小意思,好玩的哩!出夫吧!”

  他們一掠出秘室,便見賀詩蓉朝墻角輕踢一下,墻內外之入口便在一陣輕軋聲中迅速地合上。

  童官便和三女含笑朝外行去。

  他們一出廳,童官一見小津五女已經御車馳向車篷,他立即問道:“蘋,那五只箱中之物取自千面郎君吧?”

  “是的!爺爺原本要留下一半,因為藏寶大多,他便只拿了十分之一,不過,光是這些就夠咱們吃喝數代了。”

  “真的呀?千面郎君可真衰,他了老半天,結果卻留給別人享受,他若是死后有知,非吐血才怪!”

  “他尚有血可吐嗎?”

  “哈哈!當然沒有,對了,你們方才笑什么呀?”

  諸女不約而同地咯咯一笑。

  “哇!你們又在笑什么啦?”

  賀濤蓉含笑道:“涵妹,你是提議人,你說吧!”

  “好嘛!官,人家方才對你做了一個測驗。”

  “測驗?有嗎?”

  “姐妹們故意齊聲一笑,你若一直沒反應,那就表示不關心姐妹們,結果,你的表現令人滿意。”

  “哇!,餿點子,酸透了!”

  “討厭!隨便批評些什么嘛!”

  “哇!你即將當娘,怎可如此頑皮呢?”

  “討厭,人家不告訴你一件秘密啦”

  “秘密,啥秘密?”

  立聽賀詩蓉道:“妹,別天機。”

  “官,你聽見了吧?”

  “哇!蓉,你怎么也湊熱鬧啦?”

  “官,你先用膳再說,如何?”

  “好吧!我連餓兩餐,雙腳快發軟了哩!”

  立聽賀詩涵啐道:“活該,誰叫你要那么婆的一一和別人握手呢?害人家站得雙腳皆發麻哩!”

  “失禮啦!我不知道會有那么多人呀!”

  “哼!紅面關公威名天下,若非爺爺一再情商,人群一定會排到金鸞寶殿,連皇上老兒也要和你握手哩!”

  “哇!少糧我了!”

  “真的嘛!爺爺至少請兩三萬人改在酒樓或院中瞧你,你沒發現嗎?”

  “有呀!想不到會如此轟動哩!”

  “官,你真的曾經連續十來天沒吃、沒喝、沒睡地一直走,事后又殺了數千人,而你卻毫發無傷嗎?”

  “真的呀!”

  “你…為何如此待自己呢?”

  “包,愛現,沒辦法啦!”

  “討厭,說正經的嘛!”

  “梅,你說吧!”

  郝梅羞赧地道:“各位姐姐,官一出名之后,小妹奉命與姜石率人制伏官,所以,沿途中一直施展暗算。”

  “官越勇往直前,血狼幫的毒計越狠,可是,仍然被官一一地擊敗,無奈之下,血狼幫便展開封鎖政策。”

  “官尚未抵達城鎮,便早已經被封鎖,沿途之中又一再派人監視及示威,根本不讓官有歇息的機會。”

  賀詩涵忙問道:“官,你如何應付的呢?”

  “我以爺爺傳授的武功痛宰他們呀!”

  “你怎會有體力呢?”

  “你忘了我的怪異內功嗎?”

  “這…太冒險了,下回不許如此逞強。”

  “沒有機會啦!所有的壞蛋全部清潔溜溜啦!”

  “聽說你在血狼幫總舵宰了萬余人,是嗎?”

  “沒有那么多啦!大約只有六千余人啦!”

  “你…真恐怖!”

  “你怕我宰?”

  “討厭,胡扯些什么嘛!”

  童官一見已經快接近廳前,立即含笑而行。

  賀詩蓉跟在他的身邊而行,她在踏上廳前臺階之際,突然打個手勢自行停住。

  諸女全跟著停住。

  童官剛覺詫異,倏見廳中似乎坐著一對出家人,他在好奇之下,立即凝目瞧去。

  赫然是身披灰色袈裟的古維揚及解婉君。

  童官不敢相信地擦擦眼,凝神一瞧!

  天呀!果真是他們哩!

  只見古維揚坐在賀理竹的右側,他正默默地瞧著童官。

  解婉君則低頭坐在紅粉判官‮央中‬。

  童官全身倏震,口喚句:“娘!”

  紅粉判官諸人立即大喜。

  解婉君神色一震,頭兒垂得更低了!

  “砰”一聲,童官雙膝著地,邊喚娘邊爬去。

  淚水不由自主地籟籟直落…

  諸女見狀,立即自動跪在廳前。

  呂靜不忍心愛女著大肚子下跪,就上前扶起她們,倏聽賀理竹傳音道:“靜;坐下,蓉兒及涵兒沒事!”

  她立即忍了下來。

  紅粉判官雙目一,不由低頭拭淚。

  解婉君聽得心兒泛酸,卻咬牙忍了下來。

  童官跪在她的身前道:“娘,孩兒不孝,孩兒不該詐死勞你傷心,求你責罰孩兒,你別出家吧!”

  解婉君‮頭搖‬道:“我不配做你的娘。”

  “不,若非你的教誨,孩兒豈有今的成就,你就給孩兒略盡孝心的機會吧!”

  賀詩蓉已經跪行到童官的身前,立聽她咽聲道:“娘,不孝媳昨晚已多次求你,你就同意吧!”

  “你…‮子身‬不便…快起來吧!”

  “不孝媳跪行這剎那時間,豈能與娘茹苦含辛二十余年相比擬呢?你就應允不孝媳的請求吧!”

  解婉君扶起她道:“起來,先起來吧!”

  童官亦扶著賀詩涵起身。

  廳中早已添購十五張椅子,童官與諸女一入座,立聽坐在主位的賀復陵慈聲道:“婉君,老夫沒說錯吧?”

  解婉君咽聲道:“蒼天太厚愛我了,謝謝你!”

  “呵呵!一言為定了嗎?”

  “遵命!”

  “好,維揚,你呢?”

  古維揚窘迫地道:“晚輩身罪孽,理該終此余生,遍行天下,廣植福田,以稍贖前過。”

  “動機可嘉,方式卻有斟酌之必要,接著!”

  說著,拋去一個方盒。

  “這不是家師交給您的嗎?”

  “不錯,你瞧瞧吧!”

  古維揚一啟盒,立即全身一震。

  只見盒中有一束頭發,發梢之玉夾正是他昔年束發之物,看來這束頭發必是他昔年之物。

  發旁擺著一張紙,紙上書道:血仇萌殺機,孽眼造孽緣;

  恩仇雖已了,俗緣卻未斷;

  贖罪方式多,何必多固執;

  賀老會安排,謹遵莫遲疑。

  古維揚瞧得全身連顫,倏地捧著信紙走出廳外,恭敬地朝南行了三跪九叩大禮。

  接著,他返廳恭敬地跪在賀復陵身前道:“恭請開示!”

  賀復陵道:“阿彌陀佛!”倏地朝他的戒疤一陣輕撫,不久,那九個戒疤便已經消失。

  “婉君!”

  解婉君全身一震,立即上前跪下。

  賀復陵肅容道:“維揚因受佛魔眼之害,致傷害你,這些年來,他一直面壁悔過,卻苦無了緣之機。”

  “你赴峨嵋求收列,慧千雖然當面婉拒,卻托丐幫送來一函,你拿去瞧瞧吧!”

  說著,自袖中取出一函遞給她。

  她出信紙,立見:“賀老施主金安:前玉壺莊主解施主赴峨嵋皈依我佛,貧尼觀其俗緣未了,情緣待續,特囑其赴貴莊,尚祈費心開示,功德無量。

  慧千合什”

  她立即涔然低頭。

  賀復陵突然含笑問道:“婉君;你還記得咱們方才的約定吧!”

  “記得!咱們約定,小官一入廳,若先喚娘,我就任憑您安排,他若道出任何別的一句話,您就推介我赴峨嵋。”

  “結果呢?”

  “我…”

  “婉君,古人云:“謀事在人,成事在天’,若依你當年的情況,你會生下官兒嗎?任何人被‘小白龍’咬中,會活命嗎?”

  “小官何其幸運地降世,又何其幸運地自‘小白龍’嘴下幸活,結果完成你我不敢相信的偉業。”

  “你瞧瞧你的這些媳婦,她們皆是名門閨秀,或江湖俠女,如今卻神奇地跟了小官,這一切全是天意吧?”

  解婉君不由輕輕頷首。

  賀復陵欣然又道:“符冠倫毀了古家堡,符建平雖然化名替其父贖罪彌過,結果仍然壯志難酬含恨而歿。”

  “建平之死及你的遭遇,只是符冠倫罪孽報應之一,官兒毀了血狼幫及眾多黑道人物,正是上天懲罰彼輩。”

  “如今,你和維揚皆幸活一命,理該做些有意義之事,豈可遁入空門,你即使遁入空門,能心安嗎?”

  “這…”“聽吾一勸,先蓄發還俗,再配合維揚率領官兒及那群通居荒谷的女人,好好做些有意義的事吧!”

  “這…”田怡華接道:“君兒,師父雖然已經一大把年紀,卻仍然不服老地到處奔波,你怎可遁人空門呢?”

  田怡娟勸道:。“君兒,你不是坯有雄少壯志要提倡‮女男‬平等嗎?如今既有機會,你為何要舍棄呢?”

  “這…”月煞正道:“君兒,你還記得咱們在玉壺門前對視的情形嗎?你那堅毅的精神消失了嗎?”

  “我…”

  古維揚沉聲道:“你若介意我昔年過錯,我愿意聽候處分。”

  “不!我…我可否靜一靜?”

  說著,她捂臉奔出廳。

  賀復陵立即朝賀詩蓉及賀詩涵一使眼色。

  二女跟著出廳之后,只見她望著大門口,兩行清淚卻簌簌滴落,賀詩蓉立即取出紗巾喚句:“娘!”

  解婉君試淚道:“外面風大,你們快入廳吧!”

  “娘求你看在蓉兒及涵兒腹中孩子的份上,讓他們明年一降世,下會見不到他們的父親,好嗎”

  “官兒,他…”

  “娘,他一直不說話,雙拳卻握得更緊,雙眼一直木然不轉,娘,你最了解他了,求你給他一個盡孝的機會吧!”

  “你去叫他出來,我來說說他吧!”

  “娘,有效嗎?”

  ‘這…”賀詩涵接道:“娘,沒有一位女人比得上你能干,你何不繼續教導不孝媳們做些善事,讓世人對女人刮目相看呢?”

  “這…”“娘,不孝媳向你下跪啦!”

  “不!別如此!我…答應你們!”

  “真的?”

  “娘會騙你們嗎?”

  “官,你聽見了沒有?娘答應啦!”

  童官喜出望外地立即牽著古維揚走向廳外。

  解婉君望著古維揚,伸出左手。

  古維揚激動地亦伸出右掌握著。

  解婉君伸出右掌握著他的手臂問道:“你不返少林啦?”

  “除非你和我一起上嵩山。”

  “嵩山不收女客,更不收女徒。”

  “那,我就永遠不上少林。”

  廳中立即傳出一陣熱烈的掌聲。

  解婉君雙頰一熱,立即松手平掠向八角亭。

  童官忙低聲道:“爹,追呀!”

  古維揚尷尬地一笑,立即追去。

  漫天風雪頓化為無形!

  ——全書完——

  后記:望有此書足本的朋友對它進行校對補足,謝謝!
( ← ) 上一章   玉壺舂(新)   下一章 ( 沒有了 )
紅粉陷阱金戈不敗怪童鬧乾坤玉壺舂獨步香塵豆腐大俠忍者龜情海索魂浪情小俠霸王十五妻小旋風豺狼虎咽天才贏家落劍吟妙絕天下虎過山岡江湖傻小子飛天貓霹靂先鋒凌峰射雕豬哥打通關鴨霸頭
讀者小說網為您提供由松柏生最新創作的免費武俠小說《玉壺舂(新)》第十八章 攜伴美女返家門及玉壺舂(新)最新章節第十八章 攜伴美女返家門在線閱讀,《玉壺舂(新)(完結)》在線免費全文閱讀,更多好看類似玉壺舂(新)的免費武俠小說,請關注讀者小說網(www.mhhhpg.tw)
辽宁11选5玩法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