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壺舂》第十八章攜女經商樂淘淘及《玉壺舂》最新章節在線閱讀
讀者小說網
讀者小說網 穿越小說 重生小說 歷史小說 軍事小說 官場小說 架空小說 玄幻小說 武俠小說 仙俠小說 都市小說 言情小說 校園小說 網游小說 競技小說
小說排行榜 推理小說 同人小說 經典名著 耽美小說 科幻小說 綜合其它 熱門小說 總裁小說 靈異小說 鄉村小說 短篇文學 重返洪荒 官道無疆 全本小說
九星天辰訣 我欲封天 小姨多春 完美世界 罪惡之城 官路紅顏 雄霸蠻荒 蒼穹龍騎 孽亂村醫 絕世武神 神武八荒 主宰之王 女人如煙 帝御山河 一世之尊
讀者小說網 > 武俠小說 > 玉壺舂  作者:松柏生 書號:49028  時間:2019/11/21  字數:15336 
上一章   第十八章 攜女經商樂淘淘    下一章 ( 沒有了 )
  半個盞茶時間之后,一位相貌威猛,體態魁梧的黑衣老者森然入廳,陳勇三人立即入廳行禮道:“護法金安!”

  “免禮!有何要事?”

  “且容屬下密報!”

  他便捧著包袱上前低語著。

  鐵臂神君竺義沉聲道:“真有此事?”

  “屬下三人愿以性命作保!”

  竺義沉好一陣子,道:“此事需待教主返同之后親自處理,你們三人務必要保密,本座自會向教主建議獎勵你們!”

  “是!謝謝!”

  “下去吧!”

  “是!”陳勇三人一走,竺義便提著包袱行回房中。

  他剛推門而入,便發現眼一麻,接著,張開的口中便被入一團布。

  黑影一閃,韓竹已挾著他掠出窗外。

  在院中右側巡夜之黑衣人右手輕輕一揚,韓竹便挾著竺義疾掠向墻沿,再沿著墻沿掠向‘華園’。

  他一掠入園中,便見小珊低聲道:“交給妾處理吧!”

  “華呢?”

  “她去找飛狐客!”

  他朝竺義的死一戳,便將尸體拋給小珊。

  他貼墻掠入黑猴的房中,便見黑猴低聲道:“陳勇三人剛回房,要不要宰掉?”

  “當然要!如何動手呢?”

  “我來,你歇會吧!”

  他輕輕頷首道:“飛狐客馬上會嗝,你快升堂主了,恭喜呀!”

  “少來,我走啦!”

  韓竹便掠出窗外,再溜回啞巴房外。

  他一掠近窗外,便見窗扉緩緩移開,他立即傳音道:“謝啦!”

  “王爺客氣矣!”

  “哇!你會說話!”

  “王爺歇息吧!”

  說著,他又徐徐推上窗。

  韓竹去衣靴,立即坐在榻上調息。

  啞巴躺回榻上不久,便未見動靜。

  半個時辰之后,韓竹愉快的入眠了。

  翌一大早,殲情教便籠罩在緊張及撲朔離的氣氛中,到處可瞧見數人在低聲交談著。

  代理教主失蹤了!

  三位護法及兩位堂主也憑空消失了!

  韓竹暗自愉快的隨著眾人用膳之后,便被黑猴以派公差的名義帶著他及啞巴和六位黑衣人到處巡查著。

  韓竹知道他藉機讓他熟悉地形地物,所以,他仔細的瞧著及記著。

  晌午時分,他們返回用膳之后,便各自回房歇息。

  一個時辰后,啞巴帶他離房之后,便瞧見廳口已經站著上午那六人。

  他們入列不久,黑猴已經到達,眾人行禮后,立聽他沉聲道:“下午到外圍巡視,大家可要放機警些!”

  “是!”他們一掠出,先通過兩重關卡詢問后,便沿墻緩行。

  不久,黑猴走到韓竹身邊低聲道:“他們皆是丐幫弟兄,咱們可以放心的交談,你睡得還好吧?”

  “不大好!鄰房鼾聲如雷,腳丫子又臭,受不了!”

  “沒辦法!此地不是華園呀!昨晚那些護法及堂主是不是她宰掉的呀?”

  “是呀!”

  “她真是神通廣大,我對付那三個家伙,險些穿幫哩!”

  “你如何宰他們的呢?”

  “我是他們的副堂主,我找他們來詢問少林之役,再趁機以毒針宰掉他們,這叫做以子之矛攻子之盾。”

  “哇!高明!尸體如何處理呢?”

  “交給啞巴他們去處理,我最近皆安排他們巡夜,可以方便咱們行事哩!”

  “哇!黑猴,你高明得令人刮目相看哩!”

  “王爺,你胎換骨,判若兩人哩!”

  “哇!人變鬼呀?”

  “人變仙啦!你的武功太不可思議啦!”

  “那就別傷腦筋去想他吧!你帶我出來吹冷風呀?”

  “我在瞧‮藥炸‬位置是否移動過,引信是否堪用呀!”

  “查清楚了嗎?”

  “大部份皆堪用,只要派八個人朝院內外四周一引火,整個地面至少會翻一半,任天威實在有夠狠!”

  “不會炸到華園吧?”

  “不會!任天威和華園住處附近皆未埋‮藥炸‬,看來他們的房中一定有暗道可以逃逸!”

  “高呀!黑猴,你可要記住!‮藥炸‬一引燃,你們就趕到華園,小鼎她們會帶你們由暗道逃去。”

  “我記住了!王爺,少林二度遇劫,是不是你替他們擺平的?”

  “我在此地,湊得上熱鬧嗎?”

  “這…以少林的實力,在經過一次的損傷之后,絕對不可能逐敗第二批五千余人,除非,各派聯軍出擊,可是…”

  “哇!別傷腦筋啦!陳勇三人沒說錯!是小鐘替少林解危。”

  “天呀!你在兩‮夜一‬之間來返五臺及少室峰呀?”

  “還宰了一、二千人哩!”

  “你…你實在太可怕了!”

  “小意思!此地尚有多少人呀?”

  “六千余人,你想宰掉他們呀?”

  “我才懶得宰這些二的角色,何況,他們只要一宰光,任天威若逃之夭夭,如何找他呀?”

  “有理!”

  倏聽韓竹咦了一聲道:“哇!里面在什么呀?”

  “真的呀?”

  “打起來了!不少人在打哩!”

  “走!回去瞧瞧吧!”

  “直接掠進去吧!”

  黑猴略一張望,立即率先掠去。

  韓竹輕輕一掠,便掠過那個六丈高之石墻,他隨意一瞥,便瞥見院中有一大群黑衣人在打混仗!

  他關心的一瞥向華園,便瞧見任曉華含笑招手。

  他一落地,便傳音道:“黑猴,讓他們去狗咬狗,一嘴吧!”

  黑猴沉聲朝啞巴七人道:“你們先回房靜觀!”

  啞巴七人便悄然掠去。

  “黑猴,我去趟華園,這場戲可能是由她導演的!”

  “有此可能!我去秀一秀吧!”

  兩人立即各自掠去。

  韓竹一掠入華園,便瞧見小琳含笑低聲道:“大姐在房中候你!”

  他含笑道句:“小心些!”立即掠入房。

  房門早已敞開,他一入房,任曉華便似燕投懷般投入他的懷中,同時,自動獻上那兩片溫潤的櫻

  韓竹反手拴上房門,便熱吻著!

  良久,良久之后,她方始依偎在他的懷中道:“竹,你真是福星,你一來,整個情勢發展得太令人滿意啦!”

  “不!不!這全靠你宰掉那幾個老鬼之故。”

  “人家中午又宰掉六位護法哩!”

  “天呀!怎么沒聽見慘叫聲呢?”

  “他們原本已經被威迫利的服下毒物,人家由暗道進入他們的房中,稍稍一彈出藥粉,他們就昏不醒啦!”

  “哇!這么厲害呀!這些家伙可真悲哀呀!”

  “誰叫他們要貪財好呢!”

  “任天威利用財控制這批人,又使用毒鉗制這些人,我看他一定要在事成之后,宰掉這批人,對不對?”

  “他的確有這個念頭。”

  “對了,你沒中毒吧?”

  “沒有啦!人家以前一直傻乎乎的效忠,他犯不著下毒啦!”

  “對了!外面那群人怎會打起來呢?”

  “爭風吃醋呀!”

  “啥意思?”

  “本教原本有六、七百名少女輪陪他們,最近少女傷亡近半,加上今天人心惶惶,我便吩咐小鼎去導演這幕爭風吃醋。”

  “你存心要讓他們同歸于盡嗎?”

  “不錯!這批人雖然只是二角色,可是,若聯袂外出作案,一定會造成不少的事端,就在此地把他們解決掉吧!”

  “有理!”

  “反正現在群丑無首,堂主及護法級以上人物全部死去,他們一定要藉此發以往的不及仇隙!”

  “他們原本有仇呀?”

  “不錯!任天威為了避免手下聯手造反,他技巧的將他們分成殲、情二堂,而且逐步使他們因爭功諉過而產生矛盾!”

  “哇!太恐怖啦!這種人留不得!”

  “不錯!你可知道他為何要我選擇那兩粒藥嗎?”

  “他不能徇私呀!”

  “才不是哩!他早就想染指我,而且他也明白好勝的我一定會選擇催情丸,他還以為我會投入他的懷中哩!”

  “畜生!該死的畜生!”

  “別生氣嘛!人家不是因禍得福的投入你的懷中了嗎?”

  “華,我要凌遲這種畜生!”

  “好呀!就全權委托你啦!”

  “沒問題!包卿滿意!”

  她嫣然一笑,立即送上櫻

  他剛吻上櫻,她立即邊吻邊行向錦榻。

  他暗樂了!

  不過,他仍然擔心噪音會引起別人的注意哩!

  卻見她朝柱輕輕連拍,暗道入口便打開了,他不由驚喜的道:“華,咱們要打‘地底戰’呀!”

  她羞赧的道:“為了殺那些人,我在暗道中鋪了一套被褥,走吧!”

  “華,你令我愛煞矣!”

  說著,立即抱她掠人暗道中。

  不久,她指著左側岔路,他上且即掠去。

  前方不遠處,果見一套被褥及枕頭,他立即親了她一下,道:“華,你想步入仙境逍遙一下嗎?”

  “嗯!”衣衫迅速的被‘驅逐出境’了!

  烽火引燃了!

  暗道中洋溢著了!

  外面院中已經蔓延到一、二千人在拚斗,而且刀也派上用場,雙方的火氣越打越旺了!

  尤其在有人‘嗝’之后,殺機陡盛,傷亡人數直線上升了!

  貓不在家,老鼠果真在造反啦!

  一個時辰之后,至少已有五百人‘嗝’,在旁搽藥的人亦接近千人,可是,拚斗的人數亦高達二千余人。

  黑猴及丐幫弟子隔窗觀戰,心中說多樂就有多樂。

  暗道中的韓竹二人亦樂不可支,尤其任曉華正式嘗到甜果之后,若非擔心會引人注意,她真想‘杯酒高歌’哩!

  良久,良久之后,雨過云散,兩人又清話綿綿好一陣子之后,方始回房沐浴。

  兩人經過‘愛的洗禮’,沐浴之際,不再羞赧,尤其她在被他征服之后,更是柔情萬千的替他背著。

  “華,真要命!我…我又想了哩!”

  “這…讓小琳侍候你吧!”

  “算啦!沒事啦!”

  她一見旗桿果真已經‘降旗’,她又佩服又慚愧的道:“竹,你真強!我…我自慚,不如…請…原諒我!”

  他摟著她道:“別胡思想!我不會介意的!反正來方長,你們姐妹又兵多將廣,我遲早非垮不可!”

  “格格!人家才舍不得你垮哩!”

  “那就上榻歇會兒吧!”

  “不去外面瞧熱鬧啦!”

  “管他的!拚死一個,就少一個禍胎!”

  “不錯!歇會兒吧!”

  兩人便愉快的上榻歇息。

  天黑了,韓竹和任曉華愉快的起來漱洗之后,便走出房外。

  立見小鼎含笑道:“竹,大姐,請用膳吧!”

  “他們還在拚斗呀?”

  “散了!累得打不下去了!不過,已有二千三百二十一人死亡,重傷二千三百七十一人,其余之人則多數負傷!”

  “很好!尸體有清理吧?”

  “他們自動清理尸體及現場了,準備用膳吧!”

  “我還以為沒飯可吃哩!是小緣那批丫頭做的吧?”

  “是呀!她們吃得逍遙哩!大姐,如何打發她們呢?”

  “你的意思呢?”

  “這…她們之中,除了少數尚有羞心之外,其余大多數皆恬不知,其中又有不少人既貪心又狠毒哩!”

  “你要除去她們?”

  “是的!小妹打算下毒。”

  “這…不妥,竹,你建議黑猴下令除去她們這群紛之源吧!”

  “沒問題!不過,這兩派男人可能就打不起來羅!”

  “別擔心!這批少女可不好惹!他們要除去她們,可要付出不少的代價,咱們屆時再加以善后吧!”

  “任天威會不會溜掉呀?”

  “不會!他舍不得拋去那批藏寶!”

  “那批藏寶在何處?”

  她立即傳音道:“埋在華園前后院地下,入口位于假山及涼亭右側。”

  “很多嗎?”

  “富可敵國,尤其在前些日子之中,他更是向投靠的幫派大敲竹杠,足足的了不少的奇珍異寶。”

  “哇!真的是富可敵國呀!”

  “至少有蕭家財富的一百倍!”

  “真…真的呀?”

  “所以,我算準他會回來此地,只是不知他是明若回來,還是由暗道回來,所以,我一時拿不定對策。”

  “他是教主,會帶著湘西一仙走暗道嗎?太沒面子了吧?”

  “不一定!一定有人趁著今火拼之時逃去,他們若遇上任天威,一定會報告此地的情形,他便會另作打算。”

  “這…有可能的哩!”

  “我還是在入口處布毒吧!”

  “毒得了他嗎?”

  “他若疏忽,就會中毒,他即使沒有中毒,留在榻下的小琳也會察出異狀,屆時咱們就可以防護。”

  “好吧!我去找黑猴,你小心布毒吧!”

  “竹,小心些!”

  韓竹點點頭,便含笑離去。

  她走了不久,便瞧見多處樹倒枝折,甚至連墻壁及窗扉也是傷痕累累,可見那些家伙拚斗之烈!

  他走到大樓入口,便瞧見啞巴和一位黑衣人在門口值班,他朝啞巴點點頭,便直接行向黑猴的房中。

  他剛走近門口,正好有三位中年人自房中行出,他正在擔心不知道如何稱呼之際,立聽黑猴沉喝道:“易茂川,進來!”

  他應是,立即快步行去。

  “把門帶上!”

  “是!”兩人貼一肩坐下之后,黑猴立即低聲道:“方才那三人是情字堂的人,他們前來洽商和談及善后之事。”

  “你答應啦!”

  “沒有!我表示尚需征求弟兄們之同意。”

  “黑猴,答應他們!并邀他們除掉那些少女!” “我正有此意!那批女人必是禍胎,如何下手呢?”

  “驅狼虎呀!讓他們自相殘殺吧!”

  “這…那三人支持我暫時管理此處,若要動手,我躲不了哩!”

  “我替‘胡教主’護駕!”

  “少糗我啦!何時下手呢?”

  “越早越好!”“好!我去連絡那三人,今晚就動手吧!”

  兩人便聯袂離房。

  韓竹目送黑猴離去之后,立即回房歇息。

  亥初時分,冬風呼號,人們大部份皆已入眠,韓竹跟著黑猴緩緩的來到第七棟樓房的前面。

  立見那三位中年人自墻角起身揚臂。

  黑猴立即揚起右臂逕指前方。

  第六棟樓之每道窗中立即疾掠一群群的黑衣人,他們一落地,立即分別撲向第七棟樓之每道窗扉!

  倏聽廳中傳出一聲叱喝:“有人來襲呀!”

  樓面亦在此時傳來‘轟轟’窗扉震破聲。

  韓竹默瞧前院黑衣人劈破窗扉沖入房中廝拚之情形,他便低聲問道:“怎么沒馬仔的叫聲?”

  “她們心中有數,一定已有準備,不過,她們吃了不少之虧,今晚注定要進入鬼門關哩!”

  倏見三位黑衣人帶著慘叫聲捧出,接著便掠出九名勁裝少女,黑猴便低聲道:“他們擺出九宮劍陣啦!”

  “你得住嗎?”

  “可能會掛彩哩!”

  “我就耍耍劍吧!”

  “沒問題吧?”

  “一瞧便知!”

  說著,他已經去。

  那九名少女又砍倒六名黑衣人之后,一見韓竹持劍沖來,立即有人不屑的道:“做掉這只鬼!”

  九名少女‮子身‬一掠,便有三人先行掠至。

  韓竹扮豬吃老虎,他俟三女掠近之際,‮子身‬倏地加速掠去,手中之鋼劍劍尖更是疾幻出九朵劍花。

  ‘啊啊啊!’三聲慘叫,三位少女的眉心,人中及喉嚨已經各出一道血箭,‮子身‬亦摔倒在地上。

  另外六位少女見狀,立即煞住‮子身‬。

  韓竹加速前進,右手一振,那支鋼劍倏地斷成六塊疾向二名少女的上、中、下三路了!

  他的左手則曲指連彈出十二道指風。

  一陣慘叫之后,那六名少女已經嗝

  黑猴張口叫,卻警覺的立即住口。

  韓竹掠回他的身邊低聲道:“我在少林所宰的人,他們的武功至少比她們高出一半,她們怎么夠看呢?”

  “聞名不如見面,你真罩!”

  “黑猴,又有三名馬仔出來了,秀一下吧!”

  “相形見絀啦!何況我不便施展本身的武功呀!”

  立見六名大漢追上那三名少女便是一陣撲殺。

  “黑猴,看來這批馬仔今晚死定了,你又少了好幾百個老婆啦!”

  “別胡說!我沒沾過她們哩!”

  “緊張什么嘛!你難道已經有對象啦!”

  “嗯!家師已介紹一名遠房親戚之女子和我認識,此間事情結束之后,可能就會訂親了。”

  “哇!恭喜!恭喜!”

  “謝謝!屆時還要煩你參加哩!”

  “沒問題!我會帶著我的三位正室及五位侍妾,對了!可能還有三位小家伙參加,哈哈!

  你虧大啦!“

  “你不是只有二一妾嗎?若再加上任姑娘,也只有三一妾,何時多出四妾及三位小家伙呢?”

  “我收了四鳳!”

  “天呀!你的胃口不小哩!”

  “沒辦法!我太人啦!”

  “少臭啦!那三位小家伙呢?”

  “音懷了一個,小管懷了兩個呀!”

  “天呀!你真行哩!”

  “我苦追小管多年,豈可不努力播種呢?”

  “你真是充了傳奇!”

  “馬馬虎虎啦!”

  “王爺,你真的會來參加喜宴嗎?”

  “真的啦!咱們是死忠兼換帖的好兄弟呀!”

  “謝謝!你一參加,我就不邀請皇上啦!”

  “媽的!又在臭啦!”

  “咳!咳!在我的心目中,你比皇上還要偉大哩!家師若知道你肯赴宴,他不知會樂成什么模樣哩!”

  “我一定會赴宴!黑猴,你看任天威會在何時返同此地呀?”

  “最快是明天晚上,所以,我打算在明天中午前肅清此地!”

  “如何下手呢?”

  “無毒不丈夫,用毒!”

  “他們不會防備嗎?”

  “不會!”

  “要不要我替你押陣?”

  “當然…不要!我自己解決得了,你還是去歪歪吧!”

  “媽的!你也會胡扯啦!對了,啞巴他們呢?”

  “沒來!我得保存實力呀!”

  “哇!看來你在擁兵自重準備篡位哩!”

  “王爺,這五十余人夠你打個嚏嗎?”

  “媽的!好甜的嘴,你那位馬仔叫什么名字呢?”

  “馬宜鈴,風鈴的鈴!”

  “好名字!她的嗓音一定很甜吧!”

  “比不上任姑娘!”

  “黑白講!她的話聲一直冷冰冰哩!”

  “我…我曾在今天下午聽見她好似在地下一直喚著竹!”

  “哇!你…”“王爺,抱歉!我不是故意偷聽!是太湊巧啦!”

  “你知道那條暗道嗎?”

  “知道!王爺,你放心!我不是大嘴巴!”

  “謝啦!我該走啦!你得住吧?”

  “沒問題!宵愉快!”

  他低罵句:“死阿猴!”立即掠去。

  不久,他已經發現小鼎三女提劍分別站在華園大門口及兩側墻角,他便好奇的掠過去問道:“小鼎,發生了什么事?”

  “方才有二十名不知死活的家伙來犯,已經擺平了!”

  “華呢?”

  “正在調息。”

  “她為何要調息?”

  “方才布毒之際,不慎中了些毒,不過,目前已經無礙!”

  韓竹立即疾掠入房。

  任曉華正在榻上調息,她一見到韓竹的焦急神色,她便明白他已知道她中毒,她不由苦笑一聲。

  “華,毒素已經排出來了吧?”

  “是的!竹,我的功力好似減退了哩!”

  “會嗎?怎會呢?”

  “或許是我的玄元體被你破去之故吧?”

  “不!不會!我曾問過娘,娘說我的體質已經和合,絕對不會對你有礙,否則,我豈敢碰你?”

  “可是,我方才運功布到第三重毒粉之時,腹中突然一疼,毒素便趁隙攻入,實在太危險啦!”

  “怎會呢?你查過經脈了嗎?”

  “查過了!除了腹部悶外,別無不適之處。”

  “腹部悶?會不會…不可能呀!”

  “什么事?”

  “會不會有喜呢?”

  “不可能啦!咱們在一起才幾天呀!”

  “是呀!可是,我想不出什么原因呀!”

  “啊!啊!我…我…”

  “怎么啦?不舒服嗎?”

  她的雙頰一紅,‮頭搖‬道:“不是!人家想起九命怪婆說過的一句話,人家可能已經有喜啦!”

  “真的啦?”

  “嗯!我…我…”

  “華,別緊張!我不會負你!”

  “我不是緊張,我太高興了!”

  “華,你真的有喜啦!”

  “嗯!九命怪婆曾經與我切磋過武功及聊過,她說我不能輕易動情及獻身,否則,我會難以自拔!”

  “華,我不會負你!”

  “我相信!我至今終于相信她的話,我實在太…太愛你了!”

  說著,立即緊緊摟住他。

  他剛摟住她,她便獻上香吻!

  “竹,再讓我瘋一次吧!”

  “就在此地嗎?”

  “嗯!”“華,你夠人!”

  “竹,摟緊!再緊些!”

  沒多久,烽火再度點燃了!

  她瘋狂的獻身著!

  他卻擔心影響她及腹中之小生命,一直不敢‮刺沖‬哩!

  良久良久之后,一切平靜了!

  兩人卻仍在漾中‮撫愛‬著!

  晌午時分,第六、八楝樓中突然傳出一陣凄厲的慘叫,接著便是無數的慘叫聲及杯盤破碎聲。

  韓竹立即與任曉華四女疾掠而出。

  不久,他們瞧見黑猴正與五十二名丐幫弟子在撲殺近百名垂死掙扎之人,地上則有千余人在搐著。

  “王爺,速去前方瞧瞧!”

  韓竹五人迅即掠向第六楝樓房。

  倏聽一陣厲吼,五十余人已經撲來,韓竹喝了句:“王爺在此!”‘雷行九天’便已經疾劈而去。

  立即有六人被劈飛而去。

  其余之人嚇得立即掉頭急逃。

  韓竹哈哈一笑,立即追殺著。

  任曉華四人則掠入樓中瞧視現場。

  當她們再度掠出之時,韓竹已經含笑環臂而抱,任曉華便含笑道:“天下太平了,走吧!”

  “門口那些人要不要宰掉?”

  “他們可能是黑猴的人!”

  “有理!走吧!”

  他們掠同第八楝樓前,便瞧見黑猴諸人尚在圍攻三十余人,韓竹便哈哈笑道:“別作困獸之斗啦!否則,本王爺可要出手啦!”

  立即有兩人嚇得毒勢及傷勢并發而亡。

  黑猴為了秀一段,便全力撲著。

  “哈哈!這招不賴!加油!”

  那些人在毒、傷勢糾及對王爺的駭懼之下,招式更,斗志更失,沒多久,便被擺平啦!

  “王爺、夫人,謝啦!”

  “哈哈!小意思!門口那些人是你的手下嗎?”

  “不錯!你們歇會兒,善后之事交給我們吧!”

  “好吧!”

  日子迅速的過了三天,任天威卻未見返回,韓竹諸人正在暗急之際,一只信鴿卻帶來了喜訊。

  那只信鴿乃是黑猴放出去向幫主報佳音,想不到它卻帶來一張字條道:“瑤琴仙子華前輩將于午后押任天威返教!”

  哇!真是天大的喜訊呀!

  他們便吩咐備膳及在前廳等候著。

  晌午時分,韓竹剛聽見蹄聲,便聽見大門口傳來竹哨聲,他們五人便與黑猴諸人含笑疾掠而去。

  他們一掠到大門口,便瞧見八位叫化子跨騎護著一部華麗馬車疾馳而來,他們不由一陣‮奮興‬。

  倏聽黑猴咦了一聲,立即沉聲道:“恭長老!”

  說著,他已經單膝下跪及拱手過額。

  其余的叫化子及門口的八名大漢亦跟著下跪行禮。

  韓竹不由一怔!

  任曉華傳言道:“丐幫長老,黑猴之師何川謀竟會親自駕車,啊!他是我的伯祖哩!竹,咱們…”

  韓竹立即先行雙膝下跪。

  立見車夫喝道:“不可!不可!老化子承擔不起這份重禮呀!”

  車中立即飄出華脆聲道:“老弟,你忘了華華嗎?竹兒正是你的侄孫婿呀!他該行此大禮呀!”

  “這…”立聽任曉華咽聲道:“參見伯祖!”

  何川謀早已勒停馬車,立見他應道:“起來!快起來!讓老化子有始有終的了卻這份心愿吧!”

  眾人立即起身退到一旁。

  馬車一直馳入院中,何川謀方始掀簾道:“大姐,請!”

  “老弟,謝啦!”

  立見她托著雙眼暴瞪,臉怒容的任天威掠下馬車。

  韓竹便欣然道:“娘,謝謝你完成這份功德!”

  “格格!入廳再聊吧!老弟,請!”

  “大姐,請!”

  眾人入廳之后,華將任天威朝椅一放,淡然道:“任兄,你此時坐上此椅,心中有何感受?”

  說著,立即朝他的右肩一按!

  任天威全身一顫,倏地張口厲笑!

  那笑聲既沉又啞,好似一位染過重疾的老翁哩!

  好半晌之后,任天威望著華道:“你勝了!”

  “承讓!”

  “老夫可以問韓竹幾件事嗎?”

  “請!”

  “韓竹,你就是那位王爺嗎?”

  “正是!”“本教之人呢?”

  “全部在曹地府準備恭大駕了!”

  “人!是你做的好事!”

  任曉華冷冷的道:“畜生!你尚有臉面對我嗎?”

  “人!枉費老夫撫育你…”“住口!你還不是為了利用我及占有我!”

  “胡…胡說!”

  “哼!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

  “好!好!老夫認了!韓竹,清月真的死了嗎?”

  “是的!”

  “他一直隱在何處?”

  “鳳棲霞寺!”

  “真是百密一失,可惱!可恨!若非清月這個老牛鼻栽培你,老夫的霸業豈會毀于一旦呢?呃!”

  一口鮮血立即出。

  韓竹冷冷的道:“別污辱道長!”

  “住口!若非他的出現,老夫豈會失偶!老夫豈會走上這條路!”

  “住口!狗改不了吃屎!你遲早會作的!”

  “呃!呃!你不配批評老夫,呃!”

  “哼!你見秘笈起意,居然殺人夫婦,如今又想染指人家的女兒,你是人嗎?你配狂嗎?

  你說話呀?“

  任天威連吐三口血,全身劇抖的道:“虎落平被犬欺!你…呃!呃!”

  “吐吧!把你的齷齪吐光吧!”

  “住口!小…小子,你…你…呃…呃!”

  立見他重重的朝椅背連拍!

  黑猴冷冷的道:“椅下之引線已被拆去,你省省力氣吧!”

  “你…呃!呃!臭…小子…你瞞…得…好緊呀!”

  “老魔,這就是你的報應!”

  “老…老夫…呃…呃…呃…”倏見他用力朝桌上一磕,腦瓜子立即破裂。

  華肅容道:“任兄,平靜的去吧!若有來生,善自為之!”

  任天威雙目一閉,立即滑落在桌旁。

  韓竹噓了一口氣,問道:“娘,你怎么逮住這畜生呢?”

  “竹兒,人死不記錯!他一離開此地,黑猴便派人通知丐幫,丐幫邊通令弟子沿途監視,邊找你和我。”

  “你不是返鳳嗎?”

  “是的!我把小鐘安置在湖園之后,便趕往此地,湊巧的聽見兩名丐幫弟子在找你我,我便現身詢問何故。”

  “當我獲悉任天威離開此地之后,我便由他的路線研制他要去找湘西一仙,于是,我便連絡丐幫滇南分舵注意此事。”

  “當消息再度傳來之時,任天威已和湘西一仙及他的八名手下進入中原,而且正趕返此地,娘便打算在途中攔截他們。”

  “那知,湘西一仙及其手下竟然在昨晚利用蠱術及毒物殺任天威,打算占據他的教主寶座。”

  “經過一番拚斗之后,只剩下任天威負傷抵抗湘西一仙,我在他垂危之際,便和何老弟合力除去湘西一仙。”

  “湘西一仙一死,他施放于任天威體中之蠱亦作垂死掙扎,等我和何老弟替他放血施救后,他的功力已廢!”

  “哇!報應!大快人心!”

  “這就是惡人自有惡人磨!我在押他返同此地的途中,將你的遭遇及清月的犧牲告訴了他,所以,他才會向你求證!”

  “原來如此!娘,此地如何善后呢?”

  “我與他有過一段情,我來替他收尸,老弟,此地就煩貴幫善后啦!”

  “理該效勞,小弟可否請教一事?”

  “請說!”

  “華兒,聽說你已經與韓公子訂過情?”

  任曉華羞赧的應是。

  “很好!你能有如此美好的歸宿,我也放心了!”

  倏聽華叫道:“不行!我反對!”

  眾人便神色大變!

  “大姐,可否指點津?”

  “你喚我大姐,華華是你的侄孫女,我又是竹兒之義岳母,你不是比我大了一輩嗎?我要抗議!”

  “這…呵呵!呵呵!大姐,咱們江湖人流行‘各各的’,你仍然是我的大姐,救小弟一命的大姐呀!”

  “當真?”

  “大姐,請你念在小弟為你駕車數十里的苦勞上,別再刁難孩子們啦!”

  “這…行!不過,你必須依大姐一件事!”

  “請說!”

  “華華后所生之孩子,擇一子姓何,你必須替他筑基及傳授降龍十八掌,否則,大姐不肯點頭!”

  “多謝大姐為何家設想,只是,此掌不得外傳呀!”

  “那娃兒可以加入丐幫呀!”

  “這…入幫之事恐怕尚需征求韓公子之同意。”

  “竹兒,你有何異議?”

  “不敢!”

  “我就知道你不敢!老弟,丐幫弟子可以成親吧?”

  “可以呀!旺兒可能會在今年底請你們喝喜酒哩!”

  黑猴立即臉通紅!

  “好!好!大姐同意啦!”

  “謝謝!謝謝!華兒,還不快點叩謝!”

  “少來這套!你們聊吧!我去埋尸啦!”

  說著,立即掠去挾走任天威的尸體。

  任曉華羞赧的行禮道:“多謝伯祖!”

  “呵呵!別多禮!華兒,你對此地甚為了解,該如何善后呢?”

  “引爆‮藥炸‬毀去這個罪惡之處吧!”

  “好吧!”

  “伯祖,請稍候!”

  她立即朝韓竹傳音道:“竹,咱們出一部份珍寶,如何?”

  “統統出去吧!少沾‮腥血‬東西!”

  “好吧!”

  她立即朝何川謀道:“伯祖,此地另有一批藏寶,煩你們代為處理吧!”

  “功德無量!不過,你該留下一部分吧?”

  “不必了!別沾‮腥血‬物吧!”

  “好吧!我就捐助青城等派復興吧!”

  “伯祖,藏寶甚鉅,幾乎富可敵國哩!”

  “真的呀!此事該會同各派一并處理較妥!”

  “請伯祖作主吧!”

  倏聽華問道:“做什么主呀?”

  說著,她已經掠回原位。

  何川謀含笑道:“華兒捐出一批富可敵國之藏寶,她委請小弟作主,小弟打算會同各派處理,妥嗎?”

  “妥!華華,竹兒,你們真令人折服!”

  “不敢當!娘,可以用膳了吧?”

  “娘快餓扁啦!走吧!”

  “請!”

  韓竹及任曉華共坐一車,華獨坐一車,在小鼎三女輪駕車及丐幫弟子沿途護送下,順利的抵達湖園門口。

  簫德福夫婦及華梅三女、小鐘早已聞訊在門前接,馬車一停,韓竹便迫不及待的下車向蕭德福夫婦問安。

  接著,他一一抱過二一妾及替她們拭去‮奮興‬之淚。

  華梅含笑上前牽來任曉華,立即向簫音音介紹。

  她們早已接獲丐幫的飛鴿傳書通知,此時,蕭音音一見到任曉華的美及英姿,立即親熱的談著。

  韓竹含笑道:“爹娘,且容愚婿入廳里報一件喜訊吧!”

  “哈哈!好!好!請!”

  眾人便欣然人廳。

  入廳坐定之后,韓竹指著華道:“爹!娘!她就是梅之義母及恩師,亦是那位救世老人,請恕先前隱瞞之罪!”

  “哈哈!別客氣!爹早就覺得她的眼神頗!”

  華含笑道:“打擾!”

  “別客氣!”

  韓竹含笑道:“爹!娘!華有幾件薄禮,請笑納!”

  “這…太客氣啦!”

  韓竹略一頷首,立見小鐘四女各捧長盒自廳口行入。

  小鐘及小鼎各獻給蕭德福夫婦一個長盒,立即退到任曉華的身后。

  韓竹含笑道:“瞧瞧吧!”

  四人好奇的掀蓋一瞧,廳中倏地一陣耀亮!

  金縷衣!

  玉佩衫!

  香鉆冠!

  翠碧瑤琴!

  蕭德福夫婦頗為識貨,他們明白這四件寶貝之價值遠逾蕭家的全部財富,他們不由對韓竹心服口服了!

  眾人便嘖嘖道奇的欣賞不已!

  本書就到此圓結局吧!

  (全書完)
( ← ) 上一章   玉壺舂   下一章 ( 沒有了 )
獨步香塵豆腐大俠忍者龜情海索魂浪情小俠霸王十五妻小旋風豺狼虎咽天才贏家落劍吟妙絕天下虎過山岡江湖傻小子飛天貓霹靂先鋒凌峰射雕豬哥打通關鴨霸頭雙峰奇譚濁世魔童花仔王虎子驕娃
讀者小說網為您提供由松柏生最新創作的免費武俠小說《玉壺舂》第十八章 攜女經商樂淘淘及玉壺舂最新章節第十八章 攜女經商樂淘淘在線閱讀,《玉壺舂(完結)》在線免費全文閱讀,更多好看類似玉壺舂的免費武俠小說,請關注讀者小說網(www.mhhhpg.tw)
辽宁11选5玩法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