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步香塵》第十八章有種你來及《獨步香塵》最新章節在線閱讀
讀者小說網
讀者小說網 穿越小說 重生小說 歷史小說 軍事小說 官場小說 架空小說 玄幻小說 武俠小說 仙俠小說 都市小說 言情小說 校園小說 網游小說 競技小說
小說排行榜 推理小說 同人小說 經典名著 耽美小說 科幻小說 綜合其它 熱門小說 總裁小說 靈異小說 鄉村小說 短篇文學 重返洪荒 官道無疆 全本小說
九星天辰訣 我欲封天 小姨多春 完美世界 罪惡之城 官路紅顏 雄霸蠻荒 蒼穹龍騎 孽亂村醫 絕世武神 神武八荒 主宰之王 女人如煙 帝御山河 一世之尊
讀者小說網 > 武俠小說 > 獨步香塵  作者:松柏生 書號:49027  時間:2019/11/21  字數:14676 
上一章   第十八章 有種你來    下一章 ( 沒有了 )
  晌午時分,群豪在武當派用膳,費慕鵬在盛情難卻之下,與十位掌門人坐在首桌邊用膳邊聽他們的奉承。

  哇!什么前無古人,后無來者,青年才俊…一大筐恭維字眼不由令他的全身“母皮”暗跳不已!費常虹六女在鄰席目睹他的尷尬神情,不由暗笑!好不容易熬到散席,費慕鵬以為可以松口氣了,卻聽清宏道長含笑起身,道:“請各位移駕敝派議事廳吧!”說完,先行轉身離去。

  費慕鵬朝六女作個苦笑神情,立即跟著行去。

  他已陪著十位掌門人坐在幽雅的廳中,立聽清宏道長道:“貧道有一件重要之事,需征求各位的同意。”

  群豪似乎已經知道他要說何事,立即含笑不語。

  清宏道長續道:“當今武林經過這些年來的紛爭及昨夜一役,已經元氣大傷,這一切全是貧道無能。

  “為了及早整頓武林及恢復各派的元氣,貧道打算把武林大會簡化為此時之聚會,不知諸位有何卓見?”

  凈心大師立即點頭道:“貧僧贊成!”

  清宏道長又道:“費少俠之武功及人品,各位已經有目共睹,貧道打算推舉他繼任武林盟主,不知各位有否異議?”

  凈心大師諸人立即一致贊成:費慕鵬紅著臉道:“在下年輕識淺,恐怕會辜負諸位前輩的厚望,因此,懇請諸位前輩收回成命。”

  清宏道長‮頭搖‬,道:“少俠,您別推辭了,貧道相信各派高手在目睹你的武功及奮勇犧牲精神,一定會鼎力支持的!”

  “這…”“少俠,盟主之職甚為艱巨,貧道原本不該如此勉強你,不過,為了武林安危及天下蒼生,請你惠予答應。”

  “這…這…”清宏道長正道:“少俠,目前整頓武林之最佳時機,你又最有資格擔任整頓工作者,你不妨放手施為!”

  “可是,我如此年輕…又默默無聞!”

  “對事不對人!當初締盟之時,各派早就簽妥十二條共同約章,任何幫派或各人萬一誤蹈,盟主有權予以處分!”說完,立即轉身自柜中取出一個長形錦盒。

  鐵盒一開,各派掌門人倏然起立。

  費慕鵬跟著起身一瞧,立即發現盒中擺著一本小冊子及一支小旗。

  清宏道長打開小冊子,道:“少俠,你瞧瞧這十二條約章吧!想起來慚愧,各大門派在這些年來即已違反不得私斗之規章了。”

  費慕鵬瞧了一陣子之后,點頭道:“哇!訂得齊全的哩!不過,處罰規則訂得太嚴了,難怪道長會不忍執行!”

  “唉!貧道太優柔寡斷了!太辜負這面令旗了!”說完,緩緩地開那面三角令旗。

  那令旗乃是一面三角形綢布,布上正面繡著武林盟主四個金字及一條栩栩如生的騰云金龍。

  背面則畫著斑斑血字,乃是當初締盟十位掌門人之血書。

  清宏道長收妥令旗及小冊子,道:“少俠,貧道打算當著各派高手將此份盟主信物移交給你,請移駕吧!”

  眾人立即含笑跟了過去。

  他們剛走到三清宮殿前,立即發現群豪及武當派弟子已經聚集在清理干凈的寬敞廣場之中。

  清宏道長朝他道:“請!立即與他并肩站在殿前臺階上面,其余的九位掌門人立即站在各派之前面。

  費常虹六女則與南宮義站在一起含笑瞧著他。

  他畢竟尚是一個大孩子,面對此種正式的大場合,不由得尷尬萬分!清宏道長朝眾人逐一掃視之后,倏地取出令旗一揚,綢布隨風輕飄,那條金龍冉冉飛,群豪立即拱手喝道:“參見盟主!”

  “免禮!請聽本盟主最后一道命令!”

  群豪立即瞧著他。

  清宏道長寡聲道:“本盟主方才與九位掌門人會商決議恭請費慕鵬少俠繼任盟主,誰有異議,請盡早提出來!”

  群豪立即默默地盯著費慕鵬。

  “好!既然各位毫無異議,貧道就將令旗交給費少俠,請各位今后服從他的指揮,違者按規章議處。”說完,收旗人盒,再以雙手遞給費慕鵬,然后,掠到武當派弟子身前。

  費慕鵬正在尷尬之際,群豪已經宏聲行禮道:“參見盟主!”

  “哇…這…免禮,免客氣!”說完,雙頰已經火燙!十位掌門人立即一一上前道賀。

  南宮義率領六女站在他的身旁陪著他向群豪致謝一陣子之后,突見一只信鴿疾飛而來。

  一名丐幫弟子揚臂撮異嘯數聲,那只信鴿立即飛人他的手中,立見他自鴿腳取出一個小竹管遞給丐幫幫主。

  丐幫幫主打開一瞧,立即欣喜地上前,道:“盟主,捷報,恭喜你啦!”

  費慕鵬匆匆一瞥,朗聲念道:“盡殲萬紫幫及血手高手,樹倒湖猻散,血堡已經付之一炬!”

  群豪立即歡呼出聲!費慕鵬與十位掌門人商議一陣子之后,決議先請各派回去整頓,俟他決定居住何處之后再通知十位掌門人。

  于是,眾人在殷殷珍重聲中告別了。

  費慕鵬及六女在丐幫安排之下,搭乘一輛密篷雙騎馬車快馬加鞭地朝金陵方向疾趕而去。

  費常虹含笑道:“鵬,恭喜你出任盟主!”

  “哇!不好玩!別扭的哩!琪,你的傷勢怎樣了?”

  沈琪含笑道:“好多了,不過,可能要休息三、四天哩!”

  南宮菁菁含笑問道:“肋骨有沒有斷?”

  “沒有!不過,受創較重!”

  “只要肋骨沒斷,不出半個時辰即可復原,鵬,把萬年寒劍借給我使用一陣子。”

  費慕鵬啊了一聲,立即想起她曾以它替南宮義打通道之事,于是,欣喜地取出萬年寒劍遞給她。

  “琪妹,請寬衣吧!”

  沈琪立即羞赧地褪去外衣。

  南宮菁菁以劍光將傷口藥粉剔凈之后,含笑道:“琪妹,你先運功,非經我吩咐,暫勿停止!”

  沈琪立即氣閉眼調息。

  片刻之后,南宮菁菁以劍身在沈琪的全身大逐一貼附,然后來回地在傷口附近緩緩地移動著。

  費慕鵬諸人在旁目睹沈琪右肋傷處之紅腫逐漸消褪,不由暗贊萬年寒劍之奇妙功效!不久,她傷處紅腫已經完全消失了,南宮菁菁將它放在沈琪的手中,低聲道:“琪妹,置于氣海繼續調息吧!”

  沈琪點點頭,將它置于臍下,默默地運功調息。

  ***翌黃昏時分,馬車抵達金陵神騎幫聯絡站了,他們七人一下車,徐詩芳三人已經含笑相

  費慕鵬剛看見院中站了百余名身裹紗布之各派高手,立見他們躬身行禮,道:“參見盟主!”

  “哇!不敢當!請免禮,免得又扯裂傷口。”

  “是!”他一見他們尚站在原地,立即關心地道:“各位負傷在身,早點回去休息吧!”說完,立即率領九女進入廳中。

  徐詩芳三女帶著他們進入小喬的房中,他們立即發現她已經恢復女貌,神色灰敗地躺在榻上休息。

  費慕鵬忙上前問道:“娘,你怎么啦?”

  小喬苦笑道:“中了兩劍,三掌,又連續拼斗,導致失血過多,力乏昏倒,現在已經好多了!”

  “娘,孩兒助你恢復些元氣吧!”

  “別浪費真氣!”

  “哇!沒關系啦!不勝正,你來吧!”

  南宮菁菁手持萬年寒劍,柔聲道:“娘,它可以活血導氣及神凝筋脈,你只要提氣固·守丹田即可!”說完,朝費慕鵬一瞥。

  費慕鵬諸人立即離去,不過,徐詩芳及倪琴卻留下扶住小喬,方便南宮菁菁施治。

  沈葳葳帶著他們進入客房,立即看見裘景揚夫婦神色灰敗地躺在榻上休息。

  他們二人一睜眼,費含煙立即出笑容。

  費常虹三人忙跪在榻前。

  “起來!別這樣子!”

  費常虹附在她的耳邊低語一陣子之后,三女立即扶起他們二人靠坐在榻壁,立聽費含煙激動地道:“鵬,鵬兒,他…他…”

  過度欣喜之下,她居然說不出話來。

  費常虹含笑道:“爹,十大門派掌門人已經敦請你們的賢婿出任武林盟主,你瞧瞧盟主令旗吧!”

  費慕鵬立即自懷中取出錦盒遞了過去。

  裘景揚二人一見令旗,立即欣喜地雙眼浮現淚光。

  突然聽見有腳步聲傳來,眾人回頭一見是皇甫靖,剛轉身行禮,立聽他哈哈笑道:“好鵬兒,果然了不起!”

  話未說完,立即湊上前去打量令旗,同時又道:“不錯!它正是至高榮譽的武林盟主令旗!哈哈!”說完,立即坐在椅上。

  眾人分別在榻沿及椅上坐定之后,皇甫靖又道:“玄武湖一役多虧親家及親家母幫忙,否則非全軍覆沒不可!”

  裘景揚苦笑道:“愚夫婦錯估血堡會有伏兵,導致大伙兒傷之甚重,至今心中難安哩!”

  “哈哈!你們不是傷得更重嗎?若非喬幫主及你們拼命地阻擋,大伙兒至少要多傷亡四五十人哩!”

  費慕鵬一見他們自動地攀起親來,心中一喜,立即問道:“爹,談談玄武湖一役吧!”

  “好!這是我今生遇見的最慘烈拼斗,雙方剛列陣,親家及親家母立將萬紫幫副幫主及四名頂尖高手擺平。

  “接下來就是大拼斗,大混戰,一直拼了一個半時辰,我方原本已經勝利在望,卻沖來了二百余名血堡高手。

  “血堡武功果然凌厲,所幸親家、親家母及喬幫主住那十名頂尖高手,才暫時穩住局面。”

  “不過,在過了半個時辰之后,情況立即告急,我這兩處劍傷及一處掌傷,就是在那時留下來的。

  “正在危急之時,神騎幫及丐幫弟兄們突然采取同歸于盡的招數,由兩三人與一名血堡高手血拼。

  “哈哈!這招果然有效,連那些尼姑、道士及和尚也用上了,雖然傷亡慘重,卻宰光了那批人哩!”

  費慕鵬聽得熱血沸騰,握拳道:“我一定不容許這些家伙繼續在武林之中耀武揚威!”

  “哈哈!夠魄力!你放心!經過這次‘大掃除’之后,沒有人敢再出來耀武揚威了,談談武當山之役吧!”

  費慕鵬立即扼要地將武當一役說了出來。

  皇甫靖驚喜地道:“不簡單!我看如來圣童這老鬼一定死得莫名其妙也十分不甘心哩!”

  裘景揚點點頭,道:“不錯!若非鵬兒及令嬡出其不意地下手,當今武林恐怕無人奈何得了他哩!”

  ***三之后,群豪相繼恢復不少的功力,費慕鵬設宴招待他們之后,含笑道:“各位,告訴你們一件秘密!”說完,含笑朝坐在身邊的小喬點點頭。

  小喬立即含笑起身,同時卸去臉上之易容。

  群豪及神騎幫近百名好手下乍見她不但是女兒身,而且美若天仙,不由為之一怔!“各位,她正是家母,一個很偉大的女,不過,她已經決定退隱,幫主一職由我接任,可有人反對?”

  神騎幫好手立即起身鼓掌表示!“哇!銘謝支持!請坐!”

  眾人坐下之后,費慕鵬又道:“我打算仍把此地作為神騎幫聯絡站,另外在玄武湖畔購地搭建神騎幫總舵…”

  丐幫幫主田忠煌起身道:“此事可否由本幫代理?”

  “哈哈!行!你們出力,我出錢,謝啦!”

  “多謝盟主賞臉!”

  “哈哈!我甚為好客,記住多蓋些客房!”

  “是!”“各位繼續在此地療養,我必須先回一趟揚州哩!”

  說走就走,在丐幫弟兄沿途供應馬車接運之下,他們終于在正月二十六中午返回揚州了。

  三輛馬車剛在倪家大門外停妥,立見阮氏跑到費慕鵬的身前,低聲道:“小鵬,有人找你,已經等了一天‮夜一‬啦!”

  “哇!是誰呀?”

  “不知道!是個白白凈凈的小伙子哩!另有十二名老先生跟隨哩!”

  “他目前在何處?”

  “在你的書房中,他一來到此地,除了吃、喝、就一直待在書房中,我聽小湘說他一直在看你的畫哩!”

  “好!我去瞧瞧他!”說完,立即帶著九位愛及小喬朝后面行去。

  倪順及倪虎則興致地向阮氏敘述金陵之行情況。

  他們九人剛走近竹林,立即看見一位青袍老者在竹林中散步,那人一轉身,立即含笑掠了過來。

  肩未晃,衣未揚,一掠即達三丈余遠,這份湛的輕功立即引起費慕鵬諸人的注目。

  那人停在他面前六尺遠處,含笑道:“老夫程柏仰,請問少俠是否為新任武林盟主費少俠?”

  “正是在下,請問老先生有何指教?”

  “敝上仰慕少俠之畫技,專程來訪,請恕冒昧之罪!”

  “老先生太客氣了,請!”說完,立即跟他行去。他們繞過老屋院中之后,立即看見那些婢女脆呼:“主人,夫人,您們回來了?”同時欣然出

  費慕鵬含笑朝她們點點頭,朝程柏仰道:“老先生,請人內一敘吧!”

  “不!老夫不便入內,請!”

  費慕鵬疑道:“那…老先生你在何處膳宿?”

  “宿于四周林中,膳食方面惠蒙她們供應!”

  “哇!那待會一起用膳吧!”

  “別客氣!請少俠先與敝上見面再說吧!”說話之間,倏見一位身著寶藍綢袍,俊逸脫俗,身材瘦削拔,年約雙十的青年已經走了出來。

  他瞧了眾人一眼,含笑拱手道:“在下趙慕秋,久仰公子的畫,才冒昧造訪及擅自居住,尚祈海涵!”

  “趙兄客氣了,請人廳再敘吧!”

  入廳之后,費慕鵬先介紹九位愛,才問道:“小弟一向名不見經傳,越兄為何會獲悉我小名及住處呢?”

  趙慕秋含笑自袋中取出一封信,朗聲道:“小弟蒙阮大人推介,特來求教,推介函在此,請惠閱!”

  費慕鵬接下后,正拆閱之時,突聞信中飄出一縷幽香,不由暗忖道:“這不是…”

  他立即朝她一瞥。

  她卻坦然含笑道:“費兄,有何不妥嗎?”

  那潔白整齊的貝齒立即又使他一怔!他輕咳一聲道句:“沒事!”立即拆閱。

  鵬兒:好友之子幕秋君素好繪畫,他在偶然目睹你之大作后,頓生求教之意,吾特書此函,望汝多費心指教。

  阮文明敬筆他唔了一聲,剛啟口,突覺有異,立即輕咦一聲!“費兄,有何不妥嗎?”

  他將信遞還給對方,道:“趙兄,小弟可否請教一個問題!”

  趙慕秋將信收下,含笑道:“請說!”

  “此封信真的是敝大舅所寫的嗎?”

  “這…小弟不清楚,因為,此信乃是阮大人交給家父的。”

  費慕鵬正告知這封信乃是阮文昌之筆跡時,倏聽耳邊傳來一股蒼勁傳音道:“鵬兒,別揭破內情!”

  他略一思忖,突然想起傳音之人乃是叔公皇甫仲賜,不由忖道:“哇!叔公怎會趕來此地呢?姓趙的是何來歷呢?”

  倏聽趙慕秋詫問道:“費兄,你方才為何會對那封信起疑呢?”

  “哇!小弟只是覺得敝大舅為何那么客氣呢?”

  “阮大人一向溫文儒雅,對任何人皆很客氣呀!”

  “唔!恕小弟只與他相處數,相知甚淺矣!”

  “費兄,小弟渴盼能夠及早恭聆教益,可否立即賜教?”

  “這…此時已近用膳時間…”

  “小弟不餓,請吧!”

  費慕鵬不由怔道:“哇!此人好大的架子,好似在指使下人哩!”他立即望向九位愛及小喬。

  小喬悄悄地傳音道:“鵬兒,對方是女兒身,別胡來!”

  他似遭雷劈,立即傻眼了!哇!怪不得那封信會有處子幽香!哇!怪不得明明是二舅之字跡,卻故意寫上大舅之姓名,二舅分明在暗示對方的‮份身‬嘛!哇!叔公是密探副統領,卻吩咐我別再問下去,看來這個“馬仔”的來頭一定不小哩!倏聽小喬又傳音道:“鵬兒,她已上樓了,快去吧!”

  他了一口氣,立即起身行去。

  他在行走之際,清晰地聽見樓上輕細的腳步聲,立即忖道:“哇!這個‘幼齒仔’之功力不弱哩!”

  他立即決定要莊敬自強及處變不驚。

  不過,當他進入書房發現對方已經站在畫架后面作畫之時,他仍然不住一怔!對方卻含笑繼續作畫。

  他走到畫架旁一見對方正在勾劃輪廊,而且自己赫然變成“模特兒”立即默默地瞧著。

  那穩健的筆法及細膩的勾挑使他暗暗心折,尤其那對隱含威儀的鳳眼在張合之間,更是令他傾服。

  他就站在對方的旁邊瞧著對方作畫。

  對方似乎也很喜歡他這樣子,于是,立即繼續專心作畫,在半個時辰之后,終于完成了素描。

  “哇!好才華!太真了!”

  趙慕秋放下畫筆,‮頭搖‬道:“不!我仍然覺得有某處不妥,可是,卻偏又不知道出自何處?”

  費慕鵬指著畫中人之嘴角及雙眼,道:“趙兄,你是不是覺得小弟應該冷傲些,才符合你的理想呢?”

  趙慕秋的雙眼異采一閃,瞧了他一眼之后,點頭道:“不錯!武林盟主何等的崇高及尊貴,不宜太隨和,否則,難以統御三教九。”

  “哇!請恕我直言!我原本無意要出任武林盟主,因為,我出身微薄,不但年輕才疏學淺,而且沒有群眾基礎。

  “不過,目前武林元氣大傷,若再紛爭下去,一定會滅絕,所以我暫時出來穩定一下這個局面。

  “我只希望他們在幫派中恢復元氣及培育下一代,我并不希望領導他們做些其他的事情。”

  “我自愿當個跑腿員、服務員,因此,我必須很隨和,不宜高高在上,請原諒我的這一番直言!”

  “你真是最特殊的武林盟主,居然放棄盟主的大權,你不怕他們認為你太可欺嗎?”

  “不會!他們皆是歷劫幸存者,絕對不會有此種念頭,如果有人敢如此的話,我會好好的和他聊聊的!”

  “聊聊?如何聊?”

  “先軟后硬,我一向不惹事,不怕事!”

  “喔!看來我還錯估你哩!”

  “你客氣了!趙兄,你的才氣橫溢,不過,稍嫌纖柔,這幾條線段就有這種現象,對嗎?”

  他佩服地道:“不錯,小弟早就有此感覺,雖然想改進,可是,卻無法克服,你是否可指點一二?”

  “沒必要!真的沒此必要,你不妨讓這份纖柔秀氣盡情地發揮,效果一定會令你滿意的!”

  他立即企盼地凝視問道:“真的嗎?”

  “馬上試試看吧!請!”說完,立即帶著他走到另外一個畫架旁。

  趙慕秋卻走到窗旁默默地遙望著那片竹林。

  費慕鵬怔了一怔,深深地瞧了他一陣子之后,拿起畫筆迅速地開始作畫,不到半盞茶時間,立即完成草圖。

  他又深深地瞧了一陣子,立即全神作畫。

  好半晌之后,趙慕秋徐徐地吁了一口氣,偏頭一見費慕鵬正在作畫,他立即好奇地走了過去。

  當他看見畫中人之際,倏地神色一變!原來畫中人之相貌與他頗為相似,不過,卻是秀發垂肩、一身白色衫裙,正在一座華宅院中舞劍。

  他警覺地氣穩住情緒,含笑道:“費兄,你的畫技令人心折矣!”

  費慕鵬輕輕地‮頭搖‬道:“全憑意會揣測,出入太大矣!”

  “費兄,你的話中有話,莫非…”

  “越兄你別誤會!小弟別無他意!”說完,就撕下畫紙。

  趙慕秋急忙道:“住手!”同時按住他的右掌。

  雙掌甫接觸,趙慕秋倏地全身輕震,縮手退到一旁。

  費慕鵬將畫筆朝架上一擱,立即轉身望向窗外。

  趙慕秋默默地望著那副畫。

  好半晌之后,他小心翼翼地卸下那副畫,然后開始作畫。

  他畫得很柔!很緩!很專心!不久,費慕鵬轉身走了過來,他朝畫紙一瞧,立即‮子身‬一震,口道:“好美!好柔喔!”

  趙慕秋齒一笑,繼續作畫!費慕鵬站在一旁欣賞,偶爾提出自己的觀點,他立即含笑修改,直到黃昏時分,方始擱筆。

  一幅天仙‮女美‬閨中琴彩畫栩栩如生地完成了,趙慕秋瞧了好一陣子,道:“這幅畫真的是我的作品嗎?”

  “不錯!集真善美于一身的佳作!能否…”

  話未說完,倏然住口!他知道這幅畫的主角就是趙慕秋自己,他沖動地想要一睹趙慕秋的廬山真面目,不過,旋又克制住了!趙慕秋似乎明白他的心意,全身一顫之后,低頭蚊聲問道:“你…你知道我是女兒身了嗎?”

  “我…我…對不起!”

  她的羞態反而使他暗感不妙,慌忙出聲道歉。

  她卻低聲道:“用膳吧!”立即低頭離去。

  他又朝那副畫瞧了一陣子方始離去。

  他步人大廳,立即看見小喬及九女已經陪著趙慕秋坐妥,在趙慕秋與費常虹中間主位則空了出來。

  他擠出笑容朝她們點點頭,立即在主位上坐下。

  九位婢女立即在旁侍候。

  原本該嘻笑連連的晚宴,由于多了一位神秘的趙慕秋立即顯得文文靜靜的,最覺別扭的人莫過于費慕鵬了。

  因此,在婢女送上水梨,他吃了一片之后,立即起身含笑道:“請慢用!在下失陪了!”同時朝房中行去。

  他先洗個痛快的熱水澡,然后,站在窗旁望著黝暗的窗外,卻是腦子的問號。

  這些問號全繞著趙慕秋打轉,他忍了又忍,過了一個多時辰,終于又默默地朝書房行去了。

  他剛開門,立即看見趙慕秋雙眼灼灼地站在畫架旁盯著自己,那炙熱的眼光,立即使他內心一顫!他立即低聲道:“對不起!”就關上門。

  卻聽一聲清脆的“等一下!”他不由一陣暈眩!哇!好清脆的少女音喔!一陣幽香剛撲鼻,趙慕秋已經飄到他的眼前,而且以炙熱的目光一眨也不眨地瞧著他。

  他被瞧得陣陣暈眩,心兒狂顫,不知該如何應對?好半晌,趙慕秋的雙掌在臉上一陣輕,取下一張易容薄膜摘下那頂軟帽之后,頭秀發及亦嗔亦喜面孔立即出現在他的眼前,不由令他瞧得全身一晃,好似被兜心揍了一記雄渾掌力。

  她卻羞赧地低聲道:“原諒我瞞了你!”

  “哇!沒…沒關系!孤男寡女不宜同處一室,我…”

  “不!先聽我把話說完吧!我是當今皇上的長孫女宜蘋公主,我是從阮文明處獲悉你的消息。

  “我很欣賞你的畫,因此特來瞧瞧!想不到果真是百聞不如一見,你的才華委實令我傾折!”

  “哇!雕蟲小技,貽笑行家矣!”

  “你太客氣了!午后作畫期間令我感受良多,你可否再為我繪幅畫供作永遠的留念?”

  “這…公…公主午后那幅畫已是佳作,在下不敢再班門斧!”

  “不!旁觀者清,勞個駕吧!”說完,徑自走到那柜前取出那把古琴。

  她將古琴朝桌上一擱,稍一調弦,立即鳳眼炙熱地望著他撥出一串悠揚、輕快的音符。

  他緩緩地走到畫架前,聆聽好一陣子的琴音之后,拿起畫筆似快刀斬麻般迅速地移動著。

  不到盞茶時間,一副‮女美‬奏琴圖已經出現于畫紙中,他剛退后一步,她已經迫不及待地掠了過去。

  “天呀!太完美!太傳神了!我…我…”

  激動之中,她倏地轉身投入他的懷中。

  他好似被一枚百噸‮藥炸‬炸中般,‮子身‬一晃“砰”一聲,結結實實地仰摔在地上。

  他剛張口叫,雙卻已經被她的櫻封住,面對這種“突襲”他醉茫茫了!他昏沉沉了!他只知道緊摟著她,貪婪地著她,而且由櫻逐漸地蔓延到她那張嬌顏的每一寸肌膚!緣乎?孽乎?他全都甩了!出身于至尊深宮,一向眼高于頂的她乍見文武全才、貌逾潘安的他,立即如癡如醉了!方才那些音符已經訴盡她的愛慕之意了!他的雙沿著她的嬌顏進入粉頸,然后又侵襲向雪白如脂的酥,兩顆心兒狂跳不已了!一不作,二不休,他開始替她“解除裝備”了!她在‮奮興‬及緊張之中,全身連顫,藕臂卻緊摟著他那結實的‮子身‬,雙眼更炙熱地盯著他。

  他不停地‮撫愛‬,著她的體,直至將她剝得全身“清潔溜溜”之后,才抱她進入屏風后面的錦榻上。

  芳徑未曾緣客掃,蓬門今始為君開,一陣‮辣火‬辣撕裂般疼痛立即使她的神智一醒。

  他卻在此時再度開始封住她的櫻及攀越雙峰,雙重刺之下,她整個地豁出去了。

  她任由他如何擺布了!他也不負她之厚望,在熱情的‮撫愛‬之中,替她除去“破瓜”

  之不適,開始帶她進入“仙境”

  他如識途老馬般帶她飛翔于飄渺仙境之中,直到她淚面,香汗淋漓,才停了下來。

  她羞赧地瞥了他一眼,立即依偎在他的懷中。

  他拿起枕旁之巾輕柔地替她拭去汗水及淚水之后,將被覆身,摟著她慢慢地進入夢鄉。

  一個時辰之后,他輕輕地制住她的“黑甜”起身著衣之后,立即默默地朝樓下大廳行去。

  他剛入廳,費常虹九女立即起身低聲道:“恭喜!”

  他臉通紅問道:“娘呢?”

  費常虹含笑道:“在前面廳中與荊大人會談。”

  “哇!這個漏子不小哩!她是公主哩!”

  “你呀!膽包天斬首示眾!株連九族啦!”

  “哇!別唬我啦!”

  “早知今,何必當初,可憐葳妹腹中那無辜嬰兒要跟著完蛋,你呀!這回穩死啦!”

  “哇!黑白講!我不信!小琴,你說實話!”

  倪琴窘紅著臉道:“我…我不知道!”

  “哇!你騙人,快說實話!”

  倪琴望望諸女,苦笑一聲,立即低下頭。

  費常虹低啐一聲,道:“別欺侮人啦!解鈴仍需系鈴人,只要她肯跟你,那就天下太平啦!”說完,咯咯連笑不已!費慕鵬道:“好呀!你敢逗我,看我如何收拾你!”上前拉住她的纖,又朝雪一搭,抱起她匆匆地掠去。

  諸女不由脆聲低笑著。

  費慕鵬抱她人房之后,手一伸立即在她的雙峰揩油,逗得她咯咯連笑,邊掙扎邊寬衣解帶。

  沒隔多久,兩人便光溜溜地上榻了。

  她翻身上馬闖入“區”之后,低聲問道:“鵬,公主玩起來會不會比較過癮些呢?”

  “哇!不好玩?太緊張了?”

  “咯咯!不好玩!太緊張了!”

  “咯咯!我聽她的咽喉聲音,好似很樂哩!”

  “哇!當然樂啦!你們這些老將都樂不思蜀,她能不樂嗎?”

  “她…到后來好似…很哩!”

  “哇!那是情不自啦!你當初還不是一樣,對了,婷和薇怎么沒有進來和你聯手作戰呢?”

  “咯咯!你享受不到這種妙味啦!”

  “哇!啥米意思?”

  “她們有喜啦?”

  “天呀!是真的呀?”“當然是真的啦!珠妹及琴妹及芳妹也湊熱鬧哩!”

  “哇!真..真的嗎?”

  “是呀!娘已經鑒定過啦!”

  “哇!好輝煌的成果呀!虹,你該加油啦!你是大姐哩!”

  “討厭!人家已經夠緊張的啦,別再害人家更緊張嘛!”

  “好!好!我不說!”

  “鵬!她美不美呀?”

  “美!不過尚遜你一籌!”

  “討厭,別逗人家白高興啦!”

  “哇!天地良心!我不相信有人會比地獄雙嬌美麗!”

  “胡扯!珠妹就不遜于人家!”

  “不錯!她是不遜,不過并沒有超越呀!所以,你還是天下最美麗的女人,尤其這份嫵媚…”說完,在她的雙峰輕輕地握著。

  她又問道:“鵬,告訴我,咱們十人之中,哪個人最能帶給你妙趣?”

  “哇!各具千秋啦!”

  “說一下嘛!”

  “你!”

  “討厭!又在逗人家啦!”

  “哇!真的啦!既美麗,又熱情,誰擋得住呀!”

  “討厭!你就擋得住,而且擋得人家…哎唷…好酸喔!”

  說完,好似“瘧疾”發作般哆嗦著。

  “虹,你今晚怎么如此罩不住呀?”

  “人家好想你,一下子全耗光了嘛!”

  “哇!會有這種事情呀?那我該再去找誰呢?”

  “去找菁妹吧!琪妹好似尚未痊愈哩!”

  “虹,我送你一程吧!”說完,‮子身‬一翻,讓她美得冒泡,樂得發透,瘋狠地‮動扭‬及吶喊了!好不容易將她轟垮之后,他倏地一陣哆嗦,立見她欣喜地道:“鵬,你怎會…”

  他親了她一下,道:“虹,我已能收發由心了!”

  “哇!這…這么…呀…”

  “哇!你怎么也會套用我的口頭禪啦?”

  “咯咯這叫…夫唱…婦隨嘛…“哈哈!有意思!”

  兩人彼此‮撫愛‬一陣子之后,費常虹催道:“鵬,回去陪她吧!畢竟她一向處尊養優,別欺負她嘛!”

  “再讓我多摟摟你嘛!”

  “鵬,明早她起來之后;你帶她到客房來,我會替她準備盥洗及新衫,免得她不習慣哩!”

  “虹,你真是設想周到哩!”

  “準叫人家是大姐嘛!”

  ***午后的陽光分外得柔和,趙慕秋伸個懶,鳳眼一睜,一發現置身于陌生之處,她先是一怔!繼而,她馬上想起昨夜之事,她倏地向左右兩側張望,然后,一,打算起身下榻。

  ‮身下‬那陣裂疼立即使她皺眉躺回榻上。

  片刻之后,她緩緩地起身下榻之后,她立即為自己的渾身赤感到陣陣羞澀及難為情!尤其,當她瞧見被褥上之斑斑落紅及穢跡之后,她更是羞喜得臉通紅及一陣臊熱。

  倏見榻柱貼著一張紙條,上面寫著一行拔有勁之字跡道:“秋,浴室中有香湯及新衣,鵬。”

  她心兒一甜,步人榻旁之小房,果然看見一桶熱水及疊妥之干凈中衣及白袍。

  她關上木門,羞澀地沖洗‮子身‬之后,一出門,立即看見榻前桌上擺著一個小砂鍋及一張字條。

  “愛,就是把它吃光光!”

  她打開鍋蓋,立即發現里面擺著一碗又熱又香,自己最喜歡吃的蓮子羹,她的心兒又是一甜!她果真努力地把它吃個光,然后走出屏風外。

  她立即發現費慕鵬正在含笑作畫,她正羞赧之際,他已經柔聲道:“秋,過來瞧瞧!”

  她趨前一瞧,立即鳳眼一亮,道:“好美喔!我不配!”

  他牽著她走到榻前鏡旁,柔聲:“秋,瞧仔細些!配不配呢?”

  說完輕輕地將她摟人懷中。

  她羞喜地立即低頭依偎在他的懷中。

  他摟著她坐在榻沿,柔聲道:“秋,恕我昨夜褻瀆了你!”

  “鵬,別如此說,跟我人京一趟,好嗎?”

  “理該如此!何時動身呢?”

  “由你安排吧!”

  “好!咱們先去見見娘及虹她們吧!”

  “我…我好…尷尬!”

  “秋!沒啥難為情的!都是自己人嘛!”說完,輕輕地摟著她站了起來。

  他們步人大廳之后,立即看見小喬及費常虹諸女和十二位老人,正在品茗敘,他立即輕咳一聲。

  那十二位老人忙起身行禮,道:“卑職參見公主!”

  趙慕秋羞澀地低聲道:“諸位別多禮,請坐!”

  小喬含笑牽她坐在身邊,道:“公主…”

  趙慕秋低頭道:“娘,請直呼秋兒之名吧!”

  “好!秋兒,荊大人已經向我提及你出京之原因及經過,我先欣喜能夠締結這段良緣。

  “這是費家之榮幸,亦是武林同道之光榮,不過,鵬兒不諳宮中禮儀,你可要多加幫忙。”

  “秋兒知道!皇甫副統領(指皇甫明珠之叔公皇甫仲賜)和二位阮大人亦會指點的。”

  “很好!此外,鵬兒目前已是武林盟主,必須經常在外奔波,因此,無法在京城定居!請代向皇上稟呈。”

  “秋兒知道。”

  “好!虹兒,你們姐妹們好好地去聊聊吧!”

  費常虹九女及趙慕秋立即起身行禮,然后步向竹林。

  小喬含笑道:“鵬兒,荊大人他們十二人奉命護送秋兒來到此地,你該好好地表達謝意!”

  費慕鵬立即起身一一行禮。

  大內密探統領荊紹璋立即含笑道:“卑職有一件事必須向駙馬直言,請多加海涵!”

  那聲“駙馬”立即令費慕鵬臉通紅地道:“請說!”

  “皇上遠在京城卻一直心懸天下蒼生福祉及武林動,駙馬身為武林盟主,可要替皇上分擔憂勞。”

  “請指示!”

  “宏揚武學,除魔衛道!”

  “多謝指點!我會全力以赴的!”

  “卑職出身于點蒼,欣睹武林出現駙馬這顆彗星,甚盼你仰禮天心及皇上圣意,造福武林及黎民。”

  “我會全力以赴的!”

  荊紹璋立即欣慰地點了點頭。

  皇甫仲賜輕咳一聲,道:“稟駙馬,卑職有私事請示!”

  “叔公,別這樣子,請吩咐吧!”

  “咳!皇甫世家如今只剩下令岳一人,他已經不再續弦,因此,延續皇甫煙火之事可能要落在珠兒的身上了。”

  “叔公,請明言!”

  “欣聞珠兒已經有喜!可否在她后分娩第二名男嬰之時,過繼給皇甫世家以繼承皇甫世家之煙火?”

  “理該如此!”

  “謝謝!謝謝!”

  “叔公,你太客氣了!”

  “鵬兒,你打算何時人京?”

  “叔公,您說呢?”

  “皇上一定正在心懸公主此行之結果,因此,如果時間許可的話,最好早一點入京!”

  小喬立即含笑道:“鵬兒,明早動身吧!”

  “好吧!”

  “好!你陪荊大人他們好好地聊聊,我去吩咐小湘她們多做幾道佳肴,今晚好好地慶賀一下吧!”說完,朝荊紹璋諸人頷頷首徑行離去。廳中立即洋溢著歡樂喜氣。
( ← ) 上一章   獨步香塵   下一章 ( 沒有了 )
豆腐大俠忍者龜情海索魂浪情小俠霸王十五妻小旋風豺狼虎咽天才贏家落劍吟妙絕天下虎過山岡江湖傻小子飛天貓霹靂先鋒凌峰射雕豬哥打通關鴨霸頭雙峰奇譚濁世魔童花仔王虎子驕娃棍王巴大亨
讀者小說網為您提供由松柏生最新創作的免費武俠小說《獨步香塵》第十八章 有種你來及獨步香塵最新章節第十八章 有種你來在線閱讀,《獨步香塵(完結)》在線免費全文閱讀,更多好看類似獨步香塵的免費武俠小說,請關注讀者小說網(www.mhhhpg.tw)
辽宁11选5玩法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