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腐大俠》第十八章各路馬仔齊效命及《豆腐大俠》最新章節在線閱讀
讀者小說網
讀者小說網 穿越小說 重生小說 歷史小說 軍事小說 官場小說 架空小說 玄幻小說 武俠小說 仙俠小說 都市小說 言情小說 校園小說 網游小說 競技小說
小說排行榜 推理小說 同人小說 經典名著 耽美小說 科幻小說 綜合其它 熱門小說 總裁小說 靈異小說 鄉村小說 短篇文學 重返洪荒 官道無疆 全本小說
九星天辰訣 我欲封天 小姨多春 完美世界 罪惡之城 官路紅顏 雄霸蠻荒 蒼穹龍騎 孽亂村醫 絕世武神 神武八荒 主宰之王 女人如煙 帝御山河 一世之尊
讀者小說網 > 武俠小說 > 豆腐大俠  作者:松柏生 書號:49026  時間:2019/11/21  字數:13586 
上一章   第十八章 各路馬仔齊效命    下一章 ( 沒有了 )
  辰初時分,勞叔便和公主一身便服的行到不二館,他們逐家瞧看酒樓及藥鋪,所到之處皆是造成轟動。歡呼聲更是一波高過一波。

  足足過了一個時辰,他們方始行遍二十七家店面,立見黃統領匆匆前來道:“卑職恭駙馬和公主。”勞叔含笑道:“別勞動大家,我們自己入宮。”

  黃統領立即應是離去。

  不久,勞叔二人已行近府衙,公主欣喜的道:“朝文武百官曾奇怪你為何獨資蓋府衙及這些房舍。”“沒有國,那有家呢?”

  “你真令人佩服!”

  “累嗎?”

  “不累,愉快的哩!”

  游、雷二人立即出來禮。

  勞叔含笑道:“沒事,我們入大內回客。”

  “是!恭送駙馬及公主。”

  “請!”

  勞叔二人前行近朝陽門,硬見那位老太監前下跪道:“奴才恭駙馬及公主,銘謝駙馬救命大恩。”“免禮!昨夜睡得吧?”

  “是的!今晨一起身,精神大振哩!”

  “吃齋了吧?”

  “是的!亦吃了一粒‘不二九’。”

  “很好,請!”

  “奴才帶路。”

  進入朝陽門之后,老太監邊走邊介紹沿途之宮殿,良久之后,他們方始見到慈安宮前站了不少人。老太監含笑道:“駙馬神技通天,各處之人昏前來請教,而且也有八名太醫前來增長見識哩!”公主道:“附馬今是來作客呀!”

  勞叔道:“無妨,咱付多住幾天吧!”

  公主便欣喜的點頭。

  不久,宮前那些年青‮女男‬含笑和公主招呼著,公主亦大方的一一介紹他們和勞叔相識,雙方皆以禮相見。入官之后,便見院中桌椅已坐了上百名‮女男‬,宮中主座更是坐看太后,圣上及兩位皇后,殿下諸人則陪坐一旁。努叔和公主立即下跪行禮。

  太后喜道:“坐!來,坐這兒!”

  勞叔二人立即陪坐在太后身旁。

  太后道:“駙馬先用膳,你待會有得忙哩!”

  “樂于效勞。”

  不久,三百名內侍已端來精致的菜肴,勞叔按照宮禮輕嚼細咽,準備要長期抗戰到底一個時辰之后,終于散席,立見太后這:“駙馬,可以開始了吧?”

  勞叔應句遵音,便朝外行去。

  立見一位七旬上下之高大老者在兩名中年人扶提之下起身。

  公主忙道:“駙馬,他最國舅,國舅功正朝廷哩!”

  “請坐!國舅以前多次出征吧?”

  “咳!果然有兩下子!”

  “國舅負過傷,又受風寒侵體,迄目已累積貴體,致使國勇四肢難伸,口更以有萬斤石住。”“高明呀!高明,有救嗎?”

  “為了替天下蒼生向國富致敬,在下愿一試,請入內寬衣,并請備金針及十二粒‘不二丸’!”兩名中年人立即扶國舅向內行去。

  內侍亦快步入內準備。

  勞叔朝一位官服老嫗道:“您是否銷走動,便氣,而且經常頭暈目眩!偏偏又每夜盜汗?”“啊!準!就是這些毛病,有救嗎?”

  “有!不過,仍需針炙及服下十二拉‘不二丸’,請!”

  二位侍女立即扶老嫗向內行去。

  勞叔朝眾人一瞥,指看一名紅光面之中年人道:“您調養過度,舉步甚艱,可能登不上二樓吧?”“高明,正是此癥,有救否!”

  “有,不過,麻煩的,你瞧!”

  說看,他上前拉起對方之手,立即以指尖招破對方之右手食指,立見又黑又濁之血緩緩的溢出。勞叔捐破自己指尖,立見鮮血出。

  勞叔道:“貴體因過度服補,血已濁黑,若是不慎摔跤,恐怕無法再行動,盼你多加小心。”“是!是!我曾在十年前摔過一次,三年后,始能走動哩!”

  “貴體必須先服藥高血及長期持齋,運動。”

  “是!”“勞叔走到桌旁,立即開出藥方,道:“服藥之初,必會腹及搐,千萬別緊張,宜運服七帖。”“是!是!”“請!”

  立即有兩位青年持藥方扶走中年人。

  勞叔朝一名老者道:“貴體也甚麻煩。”

  說著,他立即上前切脈。

  不久,勞叔含笑道:“請氣端坐,盡量閉住氣。”

  老者依言而為,勞級立即迅速拍按他的道,不久,他一催功,老者“呃哇!”一聲,已出一口黑痰。勞叔取巾接痰,道:“奇腥無比,莫非你以前曾撞過部?”

  “高明,四十一年前,曾于校場競技時負傷。”

  “淤處已化,惟須調養。”

  說看,他已迅速開妥藥方。

  勞叔道:“各位大多數只知服藥及食補,卻缺少運動,致使老化之‮子身‬引起不適,待會再和各位研究。”說著,他已含笑入廳。

  太后含笑道:“辛苦啦!”

  “理該效勞!”

  公主立即帶勞叔向內行去。

  不久,勞叔已入客房,只見國舅已赤膊被扶坐在椅上,勞叔含笑道句:“先服藥!”便上前檢視金針。這些金針省甚精細,不久,勞叔已迅速出針。

  接著,他邊施功推拿邊道:“準備金盆接嘔吐物。”

  一名中年人立即端起水盆。

  勞叔一催功,國舅不但一直嘔吐,全身亦發抖不已,汗水更是迅速透頭發及他的子勞叔道句:“免驚!”立即迅速出掌。

  “叭…”聲中,每支金針皆溢出汗珠,一臉沉悶的異臭味道更是不停的由‮孔針‬中向外飄出。不久,勞叔邊收針邊道:“備六大杯水,喝完之后,立即如廁及以熱水裕身,事后再服十二粒‘不二丸’。”三人立即恭聲應是。

  勞叔收妥金針道:“在下于前廳恭候國舅親自來見。”

  “謝謝!”

  勞叔一離房,公主便指向對面之房。

  勞叔一入房,立見老嫗只穿中衣坐在椅上,他上前拿起金針邊刺入老嫗道邊道:一貫體待會將會酸疼,請忍耐。”“是!”沒多久,老嫗已經微微發抖。

  勞叔公道:“接下來將會嘔吐,請備金盆。”

  說看,他的雙掌遙拍向她的道。

  呃哇聲中,老嫗田嘔吐邊叫痹。

  她那‮子身‬更是哆嗉的冒汗不已。

  勞叔行功不久,地方始不再叫疼。

  勞叔收針道:“備熱水浴身,另服十二植‘不二丸’吧!”

  說著,他已收針離房。

  公主佩服的低聲道:“哥真是妙手回。”

  “這兒的人吃太多,卻缺少運動,全部得了‘富貴病’。”

  公主苦笑不已!。

  不久,勞叔步入院中,迅速的切脈及行功推拿著。

  一個時辰之后,國舅及老嫗換上干凈衣衫欣喜的入廳向圣上行過禮,方始向勞叔行禮道謝著。眾人不由嘖嘖稱奇。

  勞叔含笑道:“二位餓了吧?”

  二人立即點頭。

  “二位趁機多走動一下,必可排出更多之雜物,請隨行之人備水及沿途替他們拭汗吧!”

  “是!是!”“別忘了回來享用太后賜宴喔!”

  眾人不由會心一笑。

  不久,他們已在四人陪侍下,朝外行去。

  晌午時分,勞叔已診治三十七人,他一見國舅二人已經返回,他立即含笑道:“咱們別讓國舅二人餓昏頭,稍歇吧!”內侍立即招呼眾人拭手面準備用膳。

  國舅卻奔到勞叔面前行禮道:“感恩不盡!”

  “不敢當!二位自今干起,請按方服藥。”

  說看,他迅速的開妥兩付藥方。

  太后慈聲道:“駙馬用膳吧!”

  勞叔立即入廳就座。

  太后慈聲道:“駙馬可否多煉制些‘不二丸’?”

  “遵旨,膳后請派人赴堡先取回三千粒吧!”

  “很好,這些人皆是本朝的精英,你救了他們,又慨獻不二丸,哀冢今后會天天帶他們散步。”一上上之廣,多運動,酌量補具,必司延壽口”

  “你多吃些,別太拘謹!”

  “遵旨!”

  膳后,太后沒歇息,眾人亦好奇的在場瞧看勞叔大顯神通,直到黃昏時分,院中之人皆滿意的行禮著。勞叔大功告成的起身,立見國舅送來紅包道:“附馬請笑納!”

  “不妥,且讓在下略盡心意。”

  太后慈聲道:“駙馬收下吧!”

  “遵旨!”

  不久,他已收下一百多個紅包,公主帶看侍女上前,便包妥紅包。

  太后道:“駙馬今夜留此,明辰陪哀家散步吧!”

  “遵旨!”

  不久,眾人欣然用膳。

  膳后,太后吩咐公主陪勞叔出去走走,兩人便行向花苑。

  一入花苑,勞救口道:“好一個人間仙境。”

  兩人便時走時停的賞花。

  他們一直逛到亥初,方始返官歇息。

  翌寅初時分,他便被遠處之輕細步聲及穿衣聲吵醒,他稍聽不久,便知道已經有一、二百人在遠處等候。“哇!他們一定要陪太后健行哩!”

  他立即輕吻公主的櫻

  公主一醒來,他立即低聲道:“已經有不少人等若要陪太后散步,你累不累?你若累,你就歇息吧!”“我要去活動一下呀!”

  勞叔著衣步入屏風前,便見侍女已擺妥漱洗水及早膳,他漱洗之后,立即打開門窗及步入花園。陣陣花香頓使他心曠神怡!

  內侍匆匆來往,他們行禮之時,勞叔皆揮手示意噤聲及含笑頷首,他們亦受寵若驚的頷首離去。不久,內侍前來行禮低聲道:“駙馬請用膳!”

  勞叔便欣然入房。

  他一見公主已穿上便服,另有一股秀麗,他立即含笑入座。

  “珠妹,你真美。”

  “我來不及仔細化妝,你別取笑!”

  “自然就是美!嗯!”“謝謝!”

  兩人便愉快的用膳。

  膳后,兩人便出廳,立見三、四百人紛紛行禮看。

  勞叔忙行禮道:“大家好,咦?國舅,您也來了!”

  “當然,吾昨晚一覺到寅初,謝謝!”

  “恭喜!可見國舅的底子厚,昨夜服藥了吧?”

  “服過了,對了,可以服不二丸?”

  “可以呀!不妨于三餐后,各服一位。”

  “好!謝謝!”

  其余之人立即把握機會前來敘述昨夜之反應,勞叔亦邊切脈邊愉快的逐一解說看。

  不久,太后和二位內侍含笑出來,眾人行過禮,太后便含笑道:“你們可真會掌握時間,饒了駙馬吧!”勞叔含笑道:“大家皆有起,可喜可賀!”

  太后道:“哀家看你今后可得不時返宮一住,否則,這群人一定會嘀咕得哀家耳清靜不了!”“遵旨!”

  “走吧!”

  太后便牽看勞叔及公主前行。

  沿途之中,她愉快的敘述大內盛況。

  他們逛了一個多時辰之后,方始返宮,勞叔一見眾人皆在拭汗及著,他立即含笑道:“恭喜各位!”眾人道過謝,方始離去。

  太后笑道:“這群孩子可真聽駙馬的話哩!”

  “健康要緊呀!太后‮子身‬進步得令人驚訝!”

  “不錯!哀家亦覺得至少年青三十歲哩!”

  “恭喜!太后宜持續運動及服用’不二丸‘,最重要的是,常保赤子心!”

  “哀家明白,附馬用過午膳,再走吧!”

  “遵旨!”

  大后欣然入內浴身更衣,勞叔則仍在花園賞花。

  此時的成都史家莊大門前,正好有兩名中年人抵達,她們正是夢羽及要仙,立見夢羽遞信道:“在下面呈莊主。”門房道句:“請稍候!”立即入內通報。

  夢羽二人便默默觀察著。

  她們于昨晚戌初時分趕到成都,便與賀明會面。

  她們一聽史天炎居然吐血,不由更確定自己的判斷。

  沒多久,她們已經跟人廳中,立見神色深沉的史天炎擠出笑容道:“聽說二位送來小婿之函,請問二位是…”夢仙一見到史天炎之雙眼,便望向他的全身。

  夢羽仔細瞧了不久,便沉聲道:“吾二人姓何,名叨夢羽及夢仙,今專程來訪及遞送勞堡主之信。”說看,她已遞出私函。

  史天炎雙目寒光一閃而逝,他瞧過二女,立即接住信及拆閱。

  不久,他將信放在幾上,沉聲道:“二位有阿指教?”

  夢羽沉聲道:“你我心知肚明!”

  “我不明白!”

  夢仙朝廳外一瞥,傳音道:“會主,久違啦!”

  史天炎全身一震,雙眼已現寒芒。

  夢仙傳音道:“會主,勞叔要我們來證實你的‮份身‬及轉告一句話,只要你安份守已,他不會揭發你,你自己看著辦吧!”史天炎神光連閃,互手亦徐徐松開。

  夢仙傳音道:“勞叔肯放過你,我們卻要和你算賬!”

  史天炎臉色一沉,傳音道:“你以為吾垮定啦?”

  夢仙神色一冷,傅音道:“你還能怎樣,聽著,你玩我們姐妹十次,將煉功雜質入我們體中,你贈一百萬兩來。”“你…你胡說什么?”

  “哼!叔哥早就知道你在練什么功啦?你昨天一吐血,功力將散,你看開些,拿財保命吧!否則,你身敗名裂啦!”“哼!你有何證據?”

  “你是如何害盟兄的?”

  “胡說!”

  “人證尚在!”

  “胡說!”

  “你別死鴨子嘴硬,我只要到漢那五家客棧走一趟,你昔年光股之景況一定會很精彩的。”“你…”“少廢話,拿銀票來,你在這些年撈了不少,咱姐妹也該喝些湯。”

  “你們不會藉此張揚吧?”

  “你不會取出別人的銀票呀?”

  史天炎神色一寒,便轉身入內。

  夢羽傳音道:“當心他在銀票上抹毒!”

  “安啦!他不會如此傻。”

  不久,史夭炎將一疊銀票拋向桌上,傳音道:“走吧!”

  “記住!你若敢搞鬼,你必身敗名裂。”

  說看,她以絲巾包妥銀票,便向外行去。

  史天炎咬得牙齒吱吱響,卻無可奈何。

  他更嘔啦!

  他一返回房,立即捂嘴連咳,不久,他只覺手中一,他朝掌心一瞧,赫然瞧見柒了一手的血。他駭得全身一顫,險些摔倒。

  倏聽一陣步聲,他捂嘴回頭一瞧,便見其持巾行來她那雙眼浮現淚光!他的心兒不由一陣搐。她咽聲喚句:“老爺!”立即遞來巾。

  他似挨了一掌,立即又一陣咳嗽。

  他以巾捂嘴咳了不久,便見巾上已染了大半條的血,他顫聲喚句:“天呀!”便踉蹌的扶坐在榻沿。婦人轉身拭淚,強擠笑容道:“老爺歇會兒吧!”

  “我…我…菁,我對不起你。”

  史天炎喚出她的名字!婦人不由神色一陣激動。

  她咽聲喚句:“哥!”立即摟著他。

  激動之下,他又一陣嘔吐,婦人忙輕拍他的背部及以巾拭血道:“哥,別激動,不會有事,不會有事的!”“菁,你不知道,我…死定啦!”

  “區區吐血,不會致死。”

  “你不懂,我…我偷練‘移筋轉髓大法’。”

  婦人顫聲呼句:“什么?”便四肢一軟。

  史天炎急摟住她,可是,鮮血又沖口而出。

  史天炎倒入榻中,立即咳個不止。

  婦人扶起他道:“哥,咱們去找小叔,他或許能救你。”

  “不!我寧死…”

  “哥,你叫我怎么辦?”

  “龍見及虎兒會服侍你。”

  “不!我受不了那種日子,哥,我求你讓我送你去見小叔。”

  “菁,別枉費心神,吾練此功,最忌吐血,血一吐,內功必散,我活不了一個對時了…菁…我…”話未說完,他又吐血啦!

  淚水亦溢出來啦!

  “哥!當真回天乏術嗎?”

  “是的,菁,把我葬在后院。”

  “哥,別說啦,我該怎么辦呢?”

  “菁,我對不起你。”

  激動之中,他又連連吐血。

  他那臉色亦漸轉臘黃。

  大約又過了一個時辰,史天炎已漸昏,只聽他喃哺道:“錯啦!我錯啦!菁!散吾財,你去和小云住在一起吧!”“不!我另有打算。”

  “也好,若有來世,我定贖罪。”

  “別如此說,我喚孩子進來送你,好嗎?”

  “先幫我更衣。”

  “妊!你要穿那套黃袍嗎?”

  “不!我沒那個命,隨便挑一件吧!”

  不久,婦人忍悲替他掙身及換上新衫,立見他那失神的雙目溢淚,道:“菁,我來生做牛做馬相報。”“哥,別如此說,我去喚孩子來。”

  說著,她立即拭淚離房。

  沒多久,兩名青年已低頭入內,兩人朝榻前一跪,婦人立即這:“老爺,孩子來啦!你吩咐事情吧!”“龍兒…虎兒…”

  二位青年立即齊聲喊爹。

  “爹瞧不見你們年底之大喜啦!”

  二位青年減句:“爹!”淚水不由溢出。

  史天炎道:“爹要你們投效小叔。”

  “是!”“百內成親。”

  “是!”“莊務由龍兒做主,爾二人必須孝養娘。”

  “是!”“菁,我對不起你!”

  “老爺則如此說,這一切全是緣。”

  “緣,好一個緣,菁,將烏家莊之產業給小包。”

  “妾亦作此打算。”

  “很好,漢等七處之產業也給小叔。”

  “好!”“菁,我…我要寫封信給小叔。”

  “好!龍兒,虎兄,扶爹!”

  史龍及史虎立即將史天炎扶靠于桌旁。

  婦人鋪妥紙,史天炎顫抖的手寫了艮久,方始在紙上寫出一個“錯”宇,接著,他朝紙上口血。頭一偏,他立即氣絕。一聲“哥…尖叫之后,婦人已淚下跪。

  史龍及史虎扶史天炎上榻之后,立即下跪。

  柏叟夫婦召集莊中人,立即跪在廳前。

  良久之后,婦人持函出廳,她咽聲道:“莊主不幸逝世!本莊自此刻起投效勞家堡!請管老送出此函。”枯叟起身接函道:“夫人節哀!”

  說看,他已匆匆離去。

  婦人立即有條不紊的吩咐眾人辦后事及通知未過門之兩房媳婦,眾人迅即分工行事著了此時已近黃昏,烏鴉呱呱飛叫,倍添哀意。

  此時的勞叔正在大忙特忙,他原本陪太后用過午膳,便準備返堡,那知,文武百官一退朝,便來見他。他只好答他們診治著。

  一張張藥方送走一張張感激又欣喜之臉。

  天黑了,勞叔也送走最后一人,立見公主瑞茗前來道:“哥,辛苦了,太后吩咐你用膳哩!”勞叔喝口茶!便一起人廳。

  只見太后及圣上,大殿下,二位皇后含笑坐在桌旁,勞叔及公主行過禮,兩人便聯袂入座準備用膳。太后含笑道:“駙馬辛苦啦!”

  “不敢當,樂于效勞。”

  “堡中可能有事,你們膳后就走吧!”

  “遵旨!”

  “常空回來陪陪哀冢。”

  “遵旨!”

  圣上道:“下回返官,得陪朕奕棋。”

  “遵旨!”

  公主脆聲道:“爺爺奕道通天,駙馬有福啦!”

  皇上不由呵呵一笑。

  太后道:“駙馬何不先奕一盤棋?”

  “遵旨!”

  她實在舍不得勞叔離去,所以立即又出爾反爾。

  經此一來,大家用膳的速度亦加快不少。

  膳后,圣上吩咐勞叔陪他登上閣樓,他目往夕陽道:“朕似夕陽似朝陽,今后多偏勞駙馬。”

  “遵旨!”

  “駙馬昨二給大內帶來朝氣及和諧,今后,附馬宜多空返宮陪侍太后及會會群豪。”

  “遵旨!”

  “駙馬今后若發現官方有何缺失,可隨時糾正及建議。”

  “遵旨!”

  兩人又聊了不久,方始進入書房奕棋。

  圣上持黑子先攻,他連下二十子之后,勞救便肅容下子。

  勞叔本著‘準輸不準贏,又要輸得漂亮’之原則奕棋,他一見里上棋力浩瀚宏觀,立即戒慎的攻守著。這盤棋一直下到子初時分,娶上方始收手道:“駙馬果真天縱奇才及懷磊落,此盤棋該是駙馬勝。”“不敢,圣上似登泰山指揮千軍萬馬及睥睨天下!”

  “呵呵!呵呵!”

  公主點過棋面道:“爺爺勝半子。”

  “呵呵!高手,駙馬才是真正的高手。”

  “不敢當,金龍方才若擺尾,局面立變矣!”

  “呵呵!龍擺尾,頭卻無力矣。”

  “不敢!不敢!”

  “夜已深,他再奕吧!”

  說著,他已起身向太后行禮。

  勞叔送走圣上,又向太后行禮,兩人便含笑行出。

  “妹,你真的帶走這些紅包呀?”

  “當然,他們每人不在乎這三、四千兩銀子,可是,這六、七十萬兩銀子供哥設立支堡或濟貧哩!”“好一位財政部長,”

  “太后方才詢問我是否已動用那張銀票,她老人家一再催人家明天要多填一些數目,她多疼你呀!”“我明白,不過,我不打算動用它,留作紀念吧!”

  “這…填個五百萬兩吧!”

  “這…太多了,不妥!”

  “太后還吩咐我填六百萬兩哩!”

  “太多了!”

  “不管啦!我明若不辦妥此事,太后會罵我哩!”

  “好吧!”

  兩人踏看寧靜深夜步出朝陽門不久,勞叔便瞧見洪天連站任遠處,他立即緊張的忖道:“莫非出事啦?”“珠妹,洪爺爺在等咱們哩!”

  “真的呀!走!”

  兩人快步前行不久,洪天連已掠來道:“史天炎死了!”

  “哇!會真?誰殺了他?”

  “氣極吐血而死,瞧!”

  說著,他已遞出三張字條。

  第一張是賀明敘述史天失吐血之經過。

  第二張是賀明確定史天炎已死及附上史天災之之函。

  勞叔便專心瞧著第三張字條。

  “小叔:外子于申末遽逝,臨終前囑咐一些事,你若有空,陪小云回來一趟,你是仁善之士,你一定會回來吧?”

  署名者是“費曉菁”三字。

  洪天連道:“據質明于戌中時分面報,烏親家今晨以兩百萬兩只出全部產業給史家,史家決定轉送給你。“史天炎將葬于莊內之后院,另外將贈送七處產業給你,史家莊亦將加入本堡,此外,百內,史龍二人將成親?”

  勞叔問道:“這些消息得自管老嗎?J“正是!你要南下否?J“要,我和小云今在即啟程,麻煩爺爺應用十三鷹之汗血馬。”

  “好,我即刻去安排!”

  說著,他立即掠去。

  公主問道:“哥要連夜南下嗎?”

  “不錯,小云之父于今天下午暴斃。”

  “你會不會太累?”

  r不會,我可以在車中歇息。”

  “何時返回呢?”

  “不一定,我會托丐幫和堡內保持聯絡,我帶你一程吧!”說若,他捧起她,立即疾速掠去。不久,他已瞧見大鷹和另外五人跨騎站于車旁,七鷹則站在車旁,他放下公主,洪天遠便道:“小云已經在車內。”勞叔道:“保持聯絡,偏勞爺爺費心招呼堡務。”

  “放心,不會有事的,請!”

  勞叔一上車,七鷹立即駕車出發。

  史滌云咽聲喚句:“哥…”立即靠人他的懷中。

  勞叔柔聲道:“節哀,你有喜哩!”

  “哥,爹怎會暴斃呢?”

  “我也不清楚,你歇會兒,路途甚遠哩!”

  “我合不上眼。”

  勞叔便摟她靠坐在車內。

  “哥,德明吩咐二人趕制出兩套素服,你不介意吧!”

  “理該如此,抵達成都再穿吧!”

  “嗯!”“小云,你睡一下吧!”

  說者,他已按上她的“黑甜

  她嗯了一聲,便被地扶睡在錦被上。

  勞叔瞧過包袱內的兩套素服及草靴,方始沉思。

  他想不到史天炎會如此早逝,他心中不由一陣空虛。

  良久之后,他掀開車簾,便坐在七鷹身旁道:“辛苦啦!”

  “屬下話效勞。”

  “你們怎能得到這種千里名駒呢?”

  “屬下請人于去年春天購自天山回族。”

  勞叔點點頭,便注視臥車之兩匹白馬,不久,地點頭道:“果真不愧千里名駒,若無意外,辰已之,將可抵達史家莊。”

  “是的!洪幫主已因令各地弟子協調清道及開啟城門,所以,若沒人攔截,辰末前,便可抵達史家莊。”“果真疾逾閃電,更難得的是既技公平穩。”

  “是的!它們的體能正處于顛峰狀態,大家再過半個時辰,它們一活開血氣,速度可再提高一成。”“太神奇了,天山那兒尚有汗血馬否?”

  “有!尚有一百三十余匹哩!”

  “我打算買一百匹汗血馬供各支堡使用。”

  “堡主英明,各支堡必可靈活行事,屬下與馬主頗,必可以較便宜之價格購得這一百匹汗血馬。”“好!改就偏勞你們!”

  “夜風強勁!請堡主入內歇息。”

  “無妨,我喜歡這種飆車的滋味。”

  七鷹一振鞭,馬車更加速離去。

  沿途之中,每逢經過一座城鎮,必有三四名丐幫弟子高舉火把,站于路側致敬,勞叔亦起身揮手致意。天剛亮,馬車已經沖進成都城,立聽一陣陣刺耳的竹哨及喊叫聲道:“駙馬到!讓路!讓路!”只見軍士及衙役在原本已經“戒嚴”之街道吶喊。

  城民亦好奇的房內或店內瞧駙馬的真面目。

  勞叔起身拱手揚聲道:“勞叔向各位鄉親致歉及向各位差爺,軍士及丐幫兄弟們致謝,你們辛苦啦!”城民們乍聞響聲,馬車已過。

  軍士們及衙役們暢談勞叔與公主成親之經過。

  勞叔卻往此時接近家堡,立見枯叟夫婦、賀明及二千余名丐幫高手恭敬的列隊站在遠處。勞叔早已在半個時辰拍醒史滌云道及換妥素服。

  馬車一停,史滌云悲嚎道:“爹…”立即下車趴爬而去。

  勞叔一屈膝,亦緩緩爬去。

  枯叟老淚連滴的道:“好孩子,小叔,你真是好孩子。”

  立見史天炎之匆匆前來扶起史滌云道:“小云,你‮子身‬有喜,當心些!起來!起來!”

  史滌云喚聲:“娘!”母女立即抱頭痛哭。

  枯叟請起勞叔道:“小叔,你來得正是時候,莊主正要入殮,你先上香,再贍仰最后一面吧!”“是!”今叔夫婦一入廳,立見廳中已擺妥大紅棺木,棺蓋已置于一旁,史天炎的尸體則停放在靈堂之后方。勞叔夫婦一入內,史滌云立即下跪大哭!

  倏見史天炎的慘白臉孔七孔溢血,柏叟夫婦、史天炎之及雙子為之大駭,因為,史天炎從生前已吐甚多的血哩!婦人扶起史滌書,上前喃喃自語道:“老爺,一了百了,你別惦記,妾會照你的遺囑行事。”可是,史夭炎的七孔仍然任溢血。

  枯叟皺眉道:“小叔!你說句話吧?”

  勞叔上前叩跪之后,起身沉聲道:“恩仇了了,煙消云散!”

  哇!可真玄,史天炎的七孔不再溢血啦!

  婦人取巾拭血之后,咽聲道:“龍兒、虎兄,入殮吧!”

  史龍及史虎便抬尸入棺。

  柏叟覆妥相蓋,立即上釘。

  廳中立即一陣哭嚎聲。

  柏叟釘妥棺,沉聲道:“節哀!”

  婦人立即拭淚扶起史滌云。

  婦人取出一個大包袱,道:“賢婿,包袱內乃是烏家莊全部產業,以及漢等七處產業之地狀及讓渡書,你收下吧!”“是!”“本莊辦妥喪事后,必加入勞冢堡。”

  “是!”“方才已擇妥,二十一天后葬于后院。”

  “需要堡中人前來協助否?”

  “別驚動大家,此外,百內,龍兒及虎兒將與龐、林二府之千金成親,請你多帶一些人來觀禮。”“是!”“你連夜趕路,歇會吧!”

  “謝謝岳母,小婿可否說一件事?”

  “請!”

  “小婿有意于全國設立五個支堡,本莊可否做為西南支堡,管轄西南地區,支堡主則由龍哥來擔任。”“龍兒,你作主吧!”

  史龍行禮道:“遵命!”

  “謝謝!賀分航主。“賀明立即入內行禮道:“恭請堡主指示。”

  “本堡西南安堡正式成立,龍哥拒任支堡主,速函請本堡西南一帶之弟兄來此地報到,至遲不得超過七天。”費明立即應是停去。

  勞叔將包袱遞給姑叟道:“煩管老將烏家莊的全部產業挑出,一律撥西南支堡管理運用。”“是!”史龍立即行禮道:“銘謝堡主支持!”

  “龍哥別客氣!”

  倏見十二位官服人員匆匆奔來,勞叔出廳道:“驚動各位,歉甚,”

  那十二人立即下跪道:“叩見駙馬局。”

  “免禮,請起!”

  “遵命!”

  那十二人一起身,立即自我介紹。

  勞叔道:“太后及圣上殷盼吾于全國設立五大支堡,協助官方保國衛民,西南支堡已于方才成立,今后請各位多協助。”“遵命!”

  勞叔立即喚來史龍道:“史公子便是支堡主,請多協助。”

  “遵命!”

  “烏冢莊之全部產業已并入西南安堡,請多協助。”

  “遵命!”

  “不便多耽擱,請!”

  “下官告退!”

  十二人行過禮,立即聯袂離去。

  不久,柏叟帶勞叔到一旁道:“令尊和令堂之遺骨是否要移入堡中?”

  “謝謝!我來處理吧!”

  “我為了預防別人掘墳,曾設了陣式及機關,由我擇處理吧!”

  “謝謝!偏勞!”

  “小叔,咱夫婦可否留在你的身邊。”

  “這…方便嗎?”

  “方便,我會俟機提出此事,百出一,我就北上。”

  “!”

  倏見三名老尼率領三百余名年紀不一的女尼列隊行來。

  勞叔一上前,三名老厄已率眾行禮。

  勞叔忙還禮道:“銘謝各位師太,請!”

  群尼人廳列妥隊,立即問訊行禮!

  接看,她們莊嚴的誦經。

  勞叔默步行向亭中,他耳聽經聲,一想起史天炎耍盡心機,如今卻落成這付下場,他不由一嘆。立見柏叟取來包袱道:“夫人方才入二百萬兩銀票,她說這是你該得到的,你務必要收下。”勞叔道句:“好吧!”便收下包袱。

  枯叟道:“小叔,別因此事而‮意失‬,你如今已是恩仇了了,今后正是抒展抱負,立下萬世基業之良機。”勞叔長吁一口氣,立即望向遠處。

  不久,他泛出笑容啦!

  (全書完)
( ← ) 上一章   豆腐大俠   下一章 ( 沒有了 )
忍者龜情海索魂浪情小俠霸王十五妻小旋風豺狼虎咽天才贏家落劍吟妙絕天下虎過山岡江湖傻小子飛天貓霹靂先鋒凌峰射雕豬哥打通關鴨霸頭雙峰奇譚濁世魔童花仔王虎子驕娃棍王巴大亨雙龍抱
讀者小說網為您提供由松柏生最新創作的免費武俠小說《豆腐大俠》第十八章 各路馬仔齊效命及豆腐大俠最新章節第十八章 各路馬仔齊效命在線閱讀,《豆腐大俠(完結)》在線免費全文閱讀,更多好看類似豆腐大俠的免費武俠小說,請關注讀者小說網(www.mhhhpg.tw)
辽宁11选5玩法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