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龜》第十八章一家有女萬家求及《忍者龜》最新章節在線閱讀
讀者小說網
讀者小說網 穿越小說 重生小說 歷史小說 軍事小說 官場小說 架空小說 玄幻小說 武俠小說 仙俠小說 都市小說 言情小說 校園小說 網游小說 競技小說
小說排行榜 推理小說 同人小說 經典名著 耽美小說 科幻小說 綜合其它 熱門小說 總裁小說 靈異小說 鄉村小說 短篇文學 重返洪荒 官道無疆 全本小說
九星天辰訣 我欲封天 小姨多春 完美世界 罪惡之城 官路紅顏 雄霸蠻荒 蒼穹龍騎 孽亂村醫 絕世武神 神武八荒 主宰之王 女人如煙 帝御山河 一世之尊
讀者小說網 > 武俠小說 > 忍者龜  作者:松柏生 書號:49025  時間:2019/11/21  字數:15834 
上一章   第十八章 一家有女萬家求    下一章 ( 沒有了 )
  好半晌之后,他咳了一聲,問道:“公主,可否請問你二個問題?”

  “請說!”

  “你為何知道子之資料?”

  “大內有一本“奇學秘技”其中有一段記載子之事跡。”

  “公主既博學又強記,公主師承何人?”

  “峨嵋天師太。”

  “啊!峨嵋上代掌門原來在大內呀?”

  “非也!她目前在峨嵋清修,不過,她曾應邀入宮授我武學。”

  “原來如此!公主知道泰山大會之事嗎?”

  “聽五皇叔提過,據說九大門派沒把握克制伍向義,可有此事?”

  “的確!”

  “你要赴會嗎?”

  “要!因此,可否將吉期延后?”

  “左相方才在殿中提及此事,皇上末置可否,不過,形勢演變至此,皇上可能會同意?”

  “尚祈多加美言。”

  “我會的,我可否前往見識?”

  “!不過,不能不顧及‮全安‬問題。”

  “我有自保之能力。”

  “可是,皇上會同意嗎?”

  “我會請太后幫忙說情!”

  “太后真是一位慈祥的長者。”

  “不錯!她的仁慈、智慧一直被大內眾人公認,曾有不少人因為她的傷難行而嘆息,想不到你卻治愈她的傷勢。”

  “太后的底子好,經得起功力之,若換了別人,可就麻煩哩!”

  “你耗了不少的功力,要不要歇一會?”

  “謝謝!我不累!”

  兩人越聊越投機,尤其在聊到武功之后,兩人一聊得起勁,偶爾也起來比手劃腳,請對方多加指教一番。

  跟在遠處的何公公瞧到此時,立即回去向太后及皇上報佳音。

  晌午時分,公主剛施過降魔掌法中的‘佛光普照’,任哲歸邊贊邊作補充,卻見何公公在遠處道:“稟公主,午膳時間將屆!”

  公主抬頭一瞧,立即脆聲道:“本宮馬上啟駕!”

  何公公道句:“是!”立即欣然離去。

  公主雙頰一紅,羞喜的道:“時間過得真快,請!”

  “請!”

  兩人便一前一后的行去。

  不久,兩人踏入瓊苑閣,公主不由怔得低下頭。

  任哲歸一見廳中擺了一、二十張圓桌,桌旁坐著老、中、小一大群人,他暗叫一聲:“哇!”立即停在她的身后。

  卻見何公公快步上前行禮道:“公主、任俠士,請入座!”

  說著,立即在前引導。

  任哲歸跟著他朝前行,一直走到‮央中‬那張圓桌之后,立即看見太后坐在主位,皇上和一位福泰、端莊婦人陪坐在她的右側。

  太后的左側空著兩張空椅,此外另有六位錦服老者陪坐在側。

  立見公主羞赧的頷首道:“芝雅參見太后、皇父、皇母及六位皇叔!”

  說著,低頭羞赧的福了一福!

  任哲歸見狀,就下跪!

  太后立即吩咐道:“別多禮!入座吧!”

  “遵旨!”

  公主朝二親王的身旁一坐,任哲歸只好坐在太后的身邊。

  太后含笑起身道:“哀家好久沒有如此高興了,這一切全是任俠士所帶來的!”

  說著,立即含笑望著他。

  任哲歸當場起身朝眾人作個環揖。

  太后含笑道:“各位諒必皆知道今聚宴之用意,皇兒!”

  皇上立即起身道:“朕鄭重宣布,芝雅公主決定婚配任哲歸俠士,吉期及地點另外擇定!”

  眾人立即起身致賀。

  公主只好羞赧的起身致謝。

  好半晌之后,五王爺接道:“在座之人至少有一半沒瞧見駙馬今在殿中之精彩表演,可否請駙馬再一手?”

  那群青少年及小娃娃立即鼓掌叫好!

  任哲歸立即行禮道“恭請王爺點題!”

  “呵呵!好!”“我就獻丑啦!”

  “請移駕吧!”

  說著,立即朝廳外行去。

  任哲歸跟著他走到閣前回橋上方,立見他指著那株參天古松道:“娃兒們最喜歡看人飛,你上去采幾粒松子下來吧!”

  “遵旨!”

  他一見一名六、七歲大的男子瞪著那對大眼睛望向任哲歸,同時快奔而來,他不由含笑望著男孩。

  “你是那府的小王爺呀?”

  “五王爺是虎兒之爺爺!”

  “唔!你名叫虎兒呀?我是任哲歸,你好!”“你好!你真的會飛呀?”

  “咱們一起來試試看,好嗎?”

  “好呀!不過,我不會飛哩!”

  “來!我托你上去,你采松子,如何?”

  “好呀!”

  任哲歸立即走到虎兒的身邊托起他的部問道:“怕嗎?”

  “不怕!很有趣哩!”

  “好!你別動喔!”

  說著,右足尖一彈,‮子身‬立即冉冉向上去。

  虎兒左張右望,既驚又喜!

  太后諸人站在廓下目睹此種神技,不由目瞪口呆。

  公主卻臉‮奮興‬及欣慰。

  任哲歸托著虎兒到松樹頂端之后,邊望向四周邊道:“虎兒,好玩嗎?”

  “好好玩喔!房子變得好小喔!”

  “你采幾粒松子,咱們再去采梅花,好嗎?”

  “好呀!不過,你飛得過去嗎?”

  “行!”

  說著,‮子身‬一挪,立即向下一飄。

  他朝枝椏間一站,立即扶著虎兒走近松子。

  虎兒‮奮興‬的采了十余粒松子,又將它們放入袋中之后,欣然道:“咱們去采梅花吧!”

  “好呀!”

  說著,立即托著虎兒斜掠而下。

  不久,他停在遠處那株老梅的枝椏間,虎兒將小手一抬,立即欣然采梅。

  不久,他托著虎兒落回詹前,眾人立即鼓掌不已!

  虎兒奔到太后的身前跪下,高舉著梅花及松子道“虎兒好高興喔!”

  “呵呵!你怕不怕呀?”

  “不怕!”

  “要不要再玩呢?”

  “可以嗎?”

  “你去問問爺爺吧!”

  說著,各拿起一粒松子及一朵梅花。

  虎兒尚未跑到五王爺的身前,五王爺已經欣然道:“駙馬就再一手‘白飛升’在空中多飄一陣子吧!”

  “遵旨!虎兒,來!”

  虎兒一跑過來,他立即抱著虎兒朝前行。

  不久,他徐徐盤坐在回橋上面道句:“虎兒,你慢慢欣賞吧!”

  ‮子身‬立即原式不變的似白云般的向空中飄去。

  太后瞧得目瞪口呆,好半晌之后,才問道:“芝雅,你會這招嗎?”

  “不會!他是空前的第一高手!”

  “難得的是他仍保有赤子天,芝雅,放心的將你托付給他了!”

  她羞得好似頭兒有千斤重般根本抬起頭來。

  卻聽虎兒在半空中拍掌叫道:“虎兒瞧見山海關啦!”

  她抬頭一瞧,立即發現任哲歸盤著雙腿在六十余丈高處徐徐回動‮子身‬,虎兒伸著小手邊指邊叫不已!

  任哲歸在上空盤移三圈之后,方始落回原地。

  虎兒卻突然下跪道:“駙馬姑丈,你教我飛,好嗎?”

  任哲歸怔了一下,立即望向五王爺。

  五王爺呵呵一笑,上前道:“要學飛必須先用功認字,是嗎?”

  任哲歸點頭道:“是呀!我也是認了好多的字,才會飛哩!”

  “好!虎兒從今天起不貪玩了!虎兒要認好多好多的字,駙馬姑丈,屆時,你一定要教我飛喔!”

  “好!”“打勾勾!”

  “行!”

  兩人將小指一勾,姆指一打印,虎兒立即‮奮興‬的跑向其母。

  五王爺呵呵一笑,道:“駙馬,入內用膳吧!”

  “謝謝!請!”

  任哲歸似凱旋英雄般入座之后,皇上立即欣然道:“駙馬!”

  “父…父皇!”

  “呵呵!好!好!各位盡興吧!”

  這是最憋扭的一餐,他雖然面對佳肴,卻必須跟隨太后,皇上她們這些老人家一起取用佳肴,怎能盡興呢?

  好不容易耗了將近半個時辰,太后、皇上及六位親王等老一輩走了,他剛松口氣,卻只一聲:“駙馬,請坐。”

  他剛偏頭一瞧見出聲招呼者是位青年時,公主的雙已經連連輕顫,分明正在向對方傳音。

  對方怔了一怔,立即望向任哲歸。

  不久,對方含笑點點頭,立即離去。

  沒多久,廳中只剩下公主、任哲歸和正在收拾餐具的內侍,立聽公主低聲問道:“你今晚是否要赴莊相府?”

  “是的!”

  “你先歇會兒,我在申初時陪你去吧!”

  “謝謝!”

  公主喚來一名內侍稍作吩咐,那名內侍立即帶著任哲歸離去。

  未申之,任哲歸調過息正在閱書,突見內侍入內行禮道:“稟駙馬,轎已備妥,請您準備啟駕赴莊相府。”

  那聲“稟駙馬”及恭敬的態度,窘得他立即點頭道:“謝謝!”

  他將書歸柜,立即朝外行去。

  兩名轎夫立即哈行禮道:“參見駙馬!”

  “免禮!偏勞二位!”

  首次乘轎的他在軟綿綿的墊上,后背一靠,不由飄飄然。

  兩名轎夫平穩的扛轎來到公主所居住的‘玉寧宮’外,立見兩名轎夫已經打著一頂官轎自內行出。

  兩頂官轎便平穩的朝前行去。

  任哲歸觀看沿途之宏偉建筑物及行禮之軍士,立即想起自己早上的惶恐緊張心情,不由暗自‮頭搖‬苦笑。

  申初時分,兩頂轎剛接近莊相府,立聽遠處有人驚訝的道:“公主也來了!快去稟報相爺。”

  “是!”不久,官轎已經在莊相爺大門口停下,任哲歸一見伍貫一夫婦陪著右相莊正義夫婦站在門口,慌忙下轎行禮。

  莊正義四人含笑略一回禮,見公主下轎行來,立即上前去行禮。

  公主含笑道句:“叨擾!”立即頷首還禮。

  二老側身肅容,公主道聲:“請!”立即停在任哲歸的身邊。

  二老會意的立即朝前行去。

  任哲歸一見公主刻意的穿上合身宮裝,他與她并肩而行,心中不由欣喜及一陣陣的自慚形穢。

  他一踏入廳門,立即發現伍雪燕六女和二對清秀中年夫婦站在椅前,他的心兒不由充著得意及‮奮興‬。

  那對中年夫婦剛躬身,公主立即阻止道:“請別多禮,請坐!”

  說著,她逕自走到伍雪燕的身旁空位坐下。

  任哲歸經過伍貫一之示意,立即坐在他的身邊。

  莊正義朝主位一坐,恭敬的道:“今聚餐,惠蒙公主駕臨,微臣感激不盡,不知公主有否指示?”

  “莊相太客氣矣!我今純粹作陪客!”

  “是!太后請安吧!”

  “精神愉快,‮體身‬健康,下午曾在后花園賞花一個多時辰。”

  “吾朝大幸!可喜可賀!這一切全是任俠士之功勞!”

  “莊相,煩您改口!”

  “什么?難道圣上已經同意!”

  公主立即羞赧的低下頭。

  伍貫一欣然望向任哲歸,他尚未啟齒,任哲歸便紅著臉道:“皇上已在今午宴上宣布此事,吉期及地點另定!”

  唐菁諸人欣喜的互視著。

  伍貫一及莊正義卻面向廳外遙揖,只聽莊正義道:“吾皇大喜,吾國大慶,可喜可賀!真是喜從天降呀!”

  公主羞喜得臉兒垂得更低了!

  任哲歸則含笑望著唐菁六女。

  不久,莊正義含笑道:“公主、駙馬,請入座吧!”

  眾人立即欣然行向偏廳。

  不久,眾人依序入座,愉快的開始用膳。

  膳后,任哲歸陪著左右相爺聊天,公主則謙虛的向唐菁六女敘述任哲歸午后所表現的特技。

  唐著六人的天仙容貌及氣質皆不比公主遜,因此,公主不得不收起驕貴、威菱,反而謙和的陪她們聊天。

  一直到亥中深夜時分,任哲歸方始和公主搭轎返回內宮。

  翌一大早,虎兒便和五王爺來邀他過府拜訪,他在盛情難卻之下,便由公主陪著往五王爺府拜訪。

  五王爺府上下竭誠這位來自江湖,最平易近人的駙馬,一直到亥初時分,才送他們二人返宮。

  此例一開,別的王爺好似排妥‘輪值表’般逐邀請任哲歸往訪,他便又過了愉快的五天。

  這上午,他難得的單獨和公主在御花園賞花,卻見何公公上前行禮道:“稟駙馬,左相爺有事找你。”

  “謝謝!他在何處?”

  “入口處,請隨奴婢來吧?”

  任哲歸朝公主略一頷首,便跟著何公公離去。

  不久,果見伍貫一在御花園入口處涼亭中,他立即上前行禮道:“爹,瞧您的氣凝重,出事了?”

  “丐幫傳來消息,童天齊要見你!”

  “真的呀?他在何處?”

  “我吩咐丐幫的人帶他到西山別莊中候你,他說你若不去見他,不但是你,全江湖亦永無天。”

  “真的呀?好!我去見他。”

  “燕兒她們六人已經趕赴別莊,你直接過去吧!”

  “是!”“我走了,你盡早過去吧!”

  “是!恭送爹!”

  “別多禮!我走了!”

  左相一去,任哲歸立即走回公主的身前道:“公主,你認識金剛手童天齊這個人嗎?他要見我?”

  “我聽過!此人忽正忽,你可要當心!”

  “公主,此時距泰山大會會期已不遠,我打算順道去與丐幫、恒山、飛獅門之人連絡一下,你是否要同往?”

  “好呀!父皇已同意我暗你前往哩!”

  “太好了!你回去準備一下吧!”

  “父皇要我保密,因此,我必須易容為男人及和你同轎前往哩!”

  說著,羞赧的低頭朝前行去。

  “公主,我待會去接你吧!”

  “我來接你較妥!”

  “好吧!”

  二人一走到入口處、立即分道行去。

  任哲歸回去暗整衣衫、行李,便坐在廳中椅上調息。

  大約過了半個時辰,突見兩頂轎子進來,轎一停,太后和一位青年書生分別自轎中出來。

  他立即上前行禮道:“太后金安!”

  “別多禮!好好的照顧她,事成之后,吩咐泰山縣衙先傳回捷報,俾宮中盡早籌辦你們的喜事。”

  “是!謝謝太后的關心!”

  “你們趁早走吧!沿途小心!”

  “是!太后珍重!”

  他朝她一行禮,立即步向另外一頂轎子。

  公主見狀,立即先行入轎。

  他跟著上轎之后,一見她羞赧的坐在左側,他立即朝右坐下。

  立聽轎夫問道:“稟駙馬,是否前往伍相爺府?”

  “不!通往西山別院!”

  “是!”任哲歸和公主剛抵達西山別院大門口,立見相府總管杜天威上前掀簾恭聲道:“恭駙馬!”

  “總管別多禮,姑娘她們皆來了吧?”

  “是的!她們皆在廳中,請!”

  任哲歸和公主一踏入廳口,果見唐菁六女坐在左側椅上,坐在右側首位的老者正是那位童天齊。

  不過,此時的他不但臉色灰敗,而且右臂齊肩而折,毫無先前之狂傲及冷峻人的氣概!

  任哲歸怔了一怔,公主卻自動步到第七張空椅坐下,同時低聲朝公孫環頷首道:“環…環姐,你好!”那聲‘環姐’不由令公孫環驚喜的道:“你好!”任哲歸朝主位一坐,道:“前輩,你找我嗎?”

  童天齊點頭道:“不錯!你想知道白骨幫的近況嗎?”

  “請明示!”

  “伍向義已被完玉環盡功力而亡,完玉環在一招之內毀了老夫的右臂,這份功力夠驚人吧?”

  “的確驚人!”

  “你別擔心她,她目前時而清醒,時而瘋狂,以你的武功足以對付她!”

  “她為何會時而瘋狂?”

  “你記得完且旦取狄衛疆功力之瘋狂情形嗎?”

  “記得!啊!難道與此事有關?”

  “不錯!完且旦的功力全部被伍向義走,完玉環又了伍向義的功力,當然也會受影響,不過,她因功力深厚,尚能克制一半。”

  “多謝指點!”

  “老夫自承待你太過分,特以小孫女略作補償!接住!”

  說著,立即將臉通紅昏靠在椅上的童娟娟拋來。

  任哲歸道句:“不可!”

  立即以掌力將她推阻在身前尺余外。

  “遲了!老夫知道你一定會推拒,所以已經在半個時辰前她服下媚藥,你若不救她,她只有死路一條了!”

  只見他的‮子身‬一顫,嘴角立即溢出鮮血。

  任哲歸‘啊!’了一聲,道句:“菁妹!”立即將童娟娟揮向唐菁,然后直接上前扶住童天齊。

  只聽他模糊不清的道:“完玉環派三名妖女盡那三十二名老怪之功力,你必須多留心那三女。”

  “我知道!你別說話,我…”

  “遲了!我真該…死!替我…好好…照顧…娟娟…”

  鮮血一,他立即偏頭氣絕。

  只見唐菁抱著童娟娟過來道:“歸哥,她不能再拖了!”

  “好吧!你們先讓死者為安吧!”

  說著,立即抱著童娟娟匆匆的離去。

  入房之后,他將她朝榻上一放,立即去她的衣衫。

  不久,一具凹凸分明,全身微淌汗珠的體已經呈現在他的眼前,他稍一苦笑,立即匆匆的寬衣解帶。

  對他而言,一寸光一寸金,他必須盡早救醒童娟娟,然后再與諸女好好的商量行動計劃。

  不到半個盞茶時間,那團在哆嗦了,他的心中一喜,又催功剎那,然后收功輕柔的頂著。

  她的體卻不停的哆嗦著。

  她呻懷陣子之后,突然徐徐睜眼,他立即喚道:“娟妹!”

  “嗯!你!你果然…爺爺呢?”

  “娟妹,恕我無法推拒爺爺的安排!”

  “你也喚爺爺!”

  “是的!娟妹!”

  “你不計較他先前的所作所為嗎?”

  “不計較!何況是我先得罪爺爺呢?”

  “你果然是個奇男子,我…我好慚愧!”

  “娟妹,請別如此說,咱們出去吧!”

  說著,立即起身。

  她羞赧的掙起‮子身‬,雖覺腹下刺疼,心中卻充著欣喜。

  他拿著衣衫進入榻旁布簾后穿妥之后,一出來,立即看見她正在穿著衣裙,他便步向窗扉。

  他又等了片刻,方始看見她羞赧的步來,他含笑道句:“走吧!”

  立即打開房門出去。

  入廳之后,只見完美獨自坐在廳中,立聽她欣喜的喚句:“娟姐!”及上前親熱的拉著童娟娟的柔荑。

  童娟娟不由羞赧的低下頭。

  “娟姐,你堅強些,爺爺已經嚼舌自盡了!”

  “啊!爺爺,你好狠心喔!你果真走上這條路了,爺爺!

  說話之中,淚水立即簌簌直

  任哲歸上前勸道:“娟妹,別傷心!菁妹她們正在安置爺爺的遺體,咱們一起過去瞧瞧吧!”

  完美便帶著他們朝后行去。

  只見哈碧六女正在墳上堆土,唐菁正以掌力在削拂一塊大石。

  童娟娟悲呼一聲:“爺爺!”立即掠了過去。

  她掠到墳前,立即趴地痛哭。

  任哲歸輕聲一嘆,立即上前協助拂平大石。

  不久,他在唐菁示意之下在大石上面以指力刻道:“先考祖童公諱天齊佳城。”

  左下方則刻著“孝孫婿任哲歸”及“孝孫女童娟娟”

  他上前扶起童娟娟道:“娟妹,人死不能復生,先替爺爺立碑,再入廳研商如何為爺爺復仇吧!”

  童娟娟拭去涕淚,立即與他扶碑置于事先留妥之坑中。

  唐菁仔細的妥土,又扶著墓向地下一按,道:“行啦!”

  童娟娟立即盈盈下跪道:“多謝各位姐姐的幫忙。”

  唐菁上前扶起她道:“娟姐,別如此客氣,咱們上香吧!”

  杜總管立即將燃妥之線香交給諸女。

  任哲歸和八女朝墳前一跪,恭敬的默禱片刻,便上前香。

  不久,他們直接進入偏廳用膳,立聽童娟娟自動的道:“小妹是和爺爺于三天前自動進入白骨幫。

  “爺爺曾與完玉環有一段情,可是,完玉環被靜心師太及雪山師太劈墜崖下,爺爺以為她已死,便在數年后另娶。”

  “因此,完玉環一直對爺爺不諒解,前天晚上,一直被‘失心丸’制住心神的伍向義突然清醒,當場劈死了近百人。”

  “完玉環在制住他之后,立即挑選三名妖女不分夜的盡三十二名老者的功力,以免再發生類似事件。”

  “她在盡伍向義的功力之后,突然沖出房外,一抓住在廳口戒備的一名大漢,立即在當場…‘那個’”

  “她連找三個大漢之后,神智方始一清,她立即回房調息,可是,不到兩個時辰,她便又出來找大漢。”

  任哲歸點頭道:“這一定是狄衛疆的功力在作祟!”

  完美接道:“歸哥,完玉環已經不足為慮,倒是那三名妖女才可怕,娟姐,那三人的功力到了何等境界了。”

  “不知道!她們三人一直單獨在密室中練功。”

  完美神色凝重的道:“那些妖女皆被完玉環及完旦旦訓練得寡廉鮮,若讓她們練成絕技,必然又會出現三個完玉環。”

  “哇!她們會練什么絕技呀!”

  “天魔攫魂!她們以前所施的合擊掌陣只是天魔攫魂的入門功夫,此番功力一增,必會修練這種頂尖功夫。”

  “需要多少的修煉時間呢?”

  “她們早就熟悉招式,以前因為欠缺功力無法施展,此時功力一夠,不需七便可以產生相當大的威力。”

  “七!哇!正好趕得上泰山大會哩!”

  “不錯!歸哥,目前全看你啦!”

  “我罩得住嗎?”

  “可以,你的那招‘兩界’正好可以制住“天魔攫魂”不過,你必須狠下心及加快速度,否則,必會被她們的合擊所困。”

  “好!娟妹,天魔幫目前約有多少人?”

  “七千二百多人,不過,據爺爺暗中觀察所知,白骨幫高手雖然被毒藥所制,卻伺機要反擊。”

  公孫環點頭道:“歸哥,我該出面號召他們了!”

  “這…風險太大了吧?”

  “菁姐可以暗中助我通過暗道潛入幫中,自然可以解決此事!”

  “這…我陪你去吧!”

  “不!你在明處吸引他們的注意力吧!”

  “好!你們小心些!”

  哈碧含笑道:“歸哥,你別擔心丐幫、恒山及飛獅門已經聯手要對付白骨幫,咱們的四周隨時有人在保護哩!”

  “真的呀!太偏勞大家啦!”

  “歸哥,時間尚很充裕,咱們可以在此地暫留三天,你就專心參練那招‘兩界’吧!”

  “好!菁妹,你要不要學這招‘兩界’去護身呢?”

  唐菁‮頭搖‬道:“謝謝!這是你的秘密武器,你留著對付她們吧!環姐可以由暗道出入該幫,不會有啥危險的!”

  “好!你們就多保重吧!”

  膳后,唐菁及公孫環入房去易容,任哲歸則和諸女來到院道:“你們先瞧清楚,待會再和我拆幾招吧!”

  說著,左掌直立似刀,右掌則平垂不動。

  突見他將左掌直削而出,然后迅速的翻腕向外劈,右掌則迅速的向左、右、中三個方向各劈出一掌。

  完美含笑道:“各位姐姐,此招之威力在于左掌起手那一削及右掌向中之那一擊,你們不妨多加揣摩一番!”

  哈碧含笑道:“歸哥,我以‘龍歸大海’試試看吧!”

  說著,‮子身‬一彈,雙臂問孫一分,‮子身‬在半空中一旋,雙學一并,十指箕張,指風嘶嘶的飛來。

  任哲歸左掌一削、一振,立即震散那十縷指風,右掌一揚,‮子身‬一滑,已經閃電般扣住她的右肩。

  他順手托住她的腹部,放她落地道:“你的雙掌怎么不分開攻擊呢?”

  “我來不及變招呀!”

  倏聽華明芝叱聲:“接招!”立即直抓向他的背心。

  他旋身一翻右掌格向她的右爪,左掌一拾,立即扣住她那伸來的左掌。

  她不由苦笑道:“歸哥,你太高明了!”

  倏見伍雪燕朝公主一使眼色,兩人立即分從左右攻去。

  任哲歸的左掌朝伍雪燕削及一振,右掌飛快的朝她劈出三掌,然后,又飛快的滑身抓向公主。

  公主剛閃身變招,倏見他抓來,立即揚掌招架及戮指攻。

  倏覺雙腕一麻,已經被他扣個正著,她不由雙頰一熱。

  伍雪燕閃身避過那三掌,一見公主被他扣住,立即朝他的右脅間飛快的劈過去兩記掌力。

  任哲歸屈指連彈,不但彈散那兩記掌力,而且滑身出掌,立見伍雪燕悶哼一聲,捂著右眼連退。

  完美忙扶住她“燕姐,沒事吧?”

  “還好!他并沒有吐實功力!”

  任哲歸剛哈哈一笑,倏見一道藍影自廳中彈出,兩記潛勁更似鬼魅般掃向任哲歸的背部。

  任哲歸道聲:“來得好!”立即旋身劈掌。

  ‘轟轟!’兩聲,他的‮子身‬不由一晃。

  藍影向外一翻,落地之后,立即再度撲來。

  只見他的雙臂一劃,近百道掌影立即卷來。

  任哲歸揚旋劈,立聽一陣‘卜…’連響。

  藍影落地之后,欣然道:“歸哥,你果然高明!”

  “菁妹,祝你一路順風!”

  唐菁徽微一笑,朝眾人略一揮手,立即與公孫環掠去。

  四天后,任哲歸與公主等六女共乘一部馬車在二十名丐幫高手護衛之下,浩浩的朝泰山出發。

  沿途之食宿皆由丐幫所一手包辦,他們七人由于交流,感情更融洽了!

  這天上午,他們剛膳畢準備出發,倏見飛獅門總護法‘千里神偷’夏泰和一名中年叫化進來。

  雙方見過禮之后,立聽夏泰含笑道:“駙馬出馬果真不凡,白骨幫在昨晚于初互拼到寅中討分,至少死了三千人哩!”

  “哇!真的呀!菁妹她們成功啦!”

  “不錯!二位夫人目前正趕往泰山矣!”

  ”完玉環沒受傷吧!”

  “沒有!她和那十八名少女至少宰了近千人哩!真可恨!”

  “哇!如此厲害呀!對了!九大門派的人皆出發了吧?”

  “早已抵達泰山了!完玉瓊諸人準備在今午出發哩!”

  “好!咱們在半路攔截她們!”

  “沒此必要!上泰山再說吧!”

  “是!夏老,一起走吧!”

  “我先走,我尚需連絡一些事哩!告辭!”

  “珍重!”

  上車之后,任哲歸諸人不由為唐菁二女的成功而高興著。

  第三天中午,他們終于抵達泰安縣城,他們剛走入泰安客棧后院,赫見唐菁、公孫環陪九位掌門人站在廳口接。

  雙方行禮入廳之后,任哲歸硬被推上主位,窘得他臉通紅的道:“在下實在不配坐上此位呀!”

  少林掌門悟松大師含笑道:“駙馬文武雙全,乃是完玉環之克星,理該坐此上位!”

  說著,立即含笑望著公主。

  哈倫呵呵一笑道:“歸兒,你尚未出手,白骨幫便窩里反,真是好預兆,明之戰,一定不成問題!”

  “爺爺,這全是菁妹及環妹之功勞呀!”

  “呵呵,這全是你領導有方呀!”

  “不敢當!爺爺,完玉環到了沒有?”

  “到了!她率領那十八位妖女及二千余人早在昨晚就上山了!”

  “怎么只有二千余呢?”

  “樹倒猢猻散,眾叛親離呀!那二千余人至少有一千會伺機下手,她說不定無法出席明天的大會哩!”

  “但愿如此!咱們有派人看守現場吧!”

  “早就布置得密不透風,她們無搞鬼啦!”

  “太好啦!”

  “歸兒,讓爺爺瞧瞧公主的真面目吧!”

  任哲歸立即含笑望向公主。

  公主羞赧的卸下面具之后,立即朝九位掌門人行禮。

  “呵呵!果真是人中麟鳳,公主,老夫去喝喜酒嗎?”

  “之至!更諸位前輩入京!”

  眾人立即欣然點頭。

  眾人又敘一陣子,便各自回房休息。

  翌上午,眾人剛準備用膳,立見華金甲入廳行禮道:“大哥,自山道入口到現場沿途‮共中‬掛著二千余具尸體。”

  “哇!死者是白骨幫高手嗎?”

  “是的!”

  “夠狠!爺爺,怎么辦?”

  “呵呵!她既然已經豁出去,咱們就成全她吧!走!”

  眾人立即聯袂行去。

  他們一踏入山道,果見兩旁樹上各吊著一具尸體,公孫權不由咬牙切齒的道:“他們是被毒斃的!”

  眾人立即肅然上山。

  已中時分,他們已經抵達觀峰前,只見平臺南北兩側,已經各搭著一座木臺,臺上各搭著布篷。

  他們進入南側篷中坐定之后,近千名各派聯軍立即護位四周。

  不到盞茶時間,倏聽半山傳來一聲厲嘯,功力較低者不由心驚膽顫,下意識的按著身上的兵刃。

  不久,只見三位少女披著紅色透紅紗縷跡近半的掠在北面臺上,眾出家人立即閉目暗暗念經。

  任哲歸一見那三女落人臺上之際,不但沒發出聲響,而且紗縷也未欣動半下,他不由暗凜她們的駭人功力。

  不久,六名半少女在前開道,四名少女扛著一頂華轎健步如飛的掠來,另有五位少女則在后護衛。

  華轎一停,立見一位嫵媚、豐腴的中年女人全身赤的自轎中行出,任哲歸立即一皺雙眉避開目光。

  那婦人正是完玉環,只見她格格一疾,‮子身‬一滑,立即和那三位少女俏立在‮央中‬那塊比賽臺‮央中‬。

  “格格!靜心,你認得我嗎?”

  “阿彌陀佛!女施主歷劫余生,理該覓地隱修,豈可啟殺孽呢?”

  “住口!上來!咱們先算算帳吧!”靜心師太宣句佛號,立即掠去。

  “格格!很好!靜心,你自己選擇吧!你是要和我單打獨斗,還是要試試她們三人的‘天魔攫魂’呢?”

  “冤有頭,債有主。貧尼就與你動手吧!”

  “好!你若能接我三招,往事一筆勾銷!”

  說著,立即閃身出掌。

  靜心一揮拂塵,候覺馬尾倒震,她心知對方已經練成護身罷氣,她慌忙旋身揮動拂塵護住前

  完玉環倏將‮子身‬一彈,疾速的在靜心師太的四周旋了三圈之后,雙掌一振,立聽靜心師太悶哼倒地。

  完玉環踏住她的心口,立即格格笑道:“忍者,出來吧!”

  說著,立即將靜心師太朝后踢去。

  一名少女立即接住靜心師太,并且取出一粒紅色藥丸放在她的嘴里。

  任哲歸咬牙落在完玉環的身前道:“魔女,你要做什么?”

  “格格!你真行!當世的八大‮女美‬皆落入你的手中,我今天倒要見識見識你究竟行到何種程度,寬衣吧!”

  “我…我…”

  “寬衣吧!你難道想瞧瞧靜心服下媚藥后之丑態?”

  “你…太狠了吧!”

  她格格一笑,立即張腿仰躺在他的身前道:“當今世上只有你是我的勁敵,你難道對自己沒有信心?”

  “我不屑與你…”“格格!由不得你!識相些吧!”

  “好!我依你!不過,你必須放了師太!”

  “放心!你一投入我的懷抱,靜心立即可以離去!”

  他一哆嗦,立即光‮子身‬。

  那少女果真解開靜心師太的道退去。

  靜心師太低聲宣佛,默默掠回南面。

  任哲歸心中一寬,立即疾催功力。

  ‘紅香菇’立即似灌足氣般膨著。

  她的神色一變,立即催動全身的功力。

  兩人的臉色迅即一片紫紅。

  兩人對峙半個時辰之后,突聽她‘格格…’連笑,‮身下‬立即瘋狂的頂,雙掌更是疾抓向他的雙肩。

  ‘叭!叭!’兩聲,她剛抓住他的雙肩,倏覺十指疼痛折,她剛低哼一聲,心口已被他戮了一指。

  ‘呃!’一聲,她立即連三口鮮血。他趁機一催功力,她立即哆嗦連連的道:“殺!殺!”任哲歸只覺全身的功力飛快的膨著,他急忙又在她的‘膻中’劈了一掌,然后飛快的彈起‮子身‬。

  ‘啊!’一聲,完玉環猛著鮮血。

  那三名少女‮子身‬一彈,立即撲來。

  六道如山掌力更是先行卷至。

  任哲歸將‮子身‬一閃,提足全身的功力,一口氣使出十八記‘兩界’疾卷向那三名少女。

  ‘轟…’聲中,那三名少女邊吐血邊退。

  另外的十五名少女立即疾撲而來。

  任哲歸只覺全身氣機疾涌,越劈越順手,立即毫不停頓的朝那三位恰查某猛劈狠捶著。

  終于,三聲慘叫之后,那三名少女殘肢斷臂的被劈陷入‮硬堅‬的石壁中,鮮血似泉水般七孔疾涌著。

  那十五名少女見狀,立即疾速發毒針。

  那知,那些毒針剛接近任哲歸‮子身‬三寸遠之時,便好似碰上鐵壁般向外彈回,駭得她們不敢再發毒針。

  任哲歸趁機疾撲而去。

  那些少女立即自發間抓出‘失心丸’及‘媚藥’擲去。

  立聽唐菁喝道:“別劈破它們!大家速退!”

  任哲歸將‮子身‬一彈,立即掠向半空中。

  諸女見狀,立即繼續發毒針及媚藥。

  任哲歸似長了般在半空中翻折閃躲一陣子之后,突見唐菁及公孫環的雙臂連揚,一篷篷細針亦疾而去。

  那十五名少女的攻勢迅即受阻。

  任哲歸趁機落地之后,立即出手連連。

  那三名少女剛聯手攻來,立即被他劈退。

  另外六名少女立即隨后攻來。

  任哲歸剛劈退那六名少女,另外六名少女已經布妥合擊掌陣疾速的從左右兩側疾攻而來。

  任哲歸連攻十八掌才將她們六人劈退,另外九人立即以三人為一組,并分配天地人三才陣式疾攻而來。

  任哲歸長嘯一聲,‮子身‬在原地一陣疾旋,雙掌一陣疾揮,立即似有千支手臂在發掌般朝外疾劈。

  慘叫聲中,立即有四名少女翻飛出去。

  不過,立即又有四名少女疾速的補位及攻擊。

  現場立即‘轟隆’連響及慘叫連連。

  唐菁一見任哲歸至少中了三十余掌,她明知他已經是金鋼不壞之身,卻不由自主的握拳緊張不已!

  倏聽任哲歸又長嘯一聲,‮子身‬旋轉更疾了,掌力也更雄渾及密集了!

  ‘轟隆’聲中,一條條人影疾迅的倒飛而出。

  慘叫聲中,每位少女在落地之后,立即倒地吐血。

  任哲歸卻一發不可收拾的繼續旋身發掌。

  一陣密集的爆響之后,那十八名少女及完玉環全部粉身碎骨了。

  兩側高臺也全部垮了!

  任哲歸收掌之后,剛一怔,華明芝已經拿著一套襦衫掠到他的身前迅速的替他穿上。

  不久,九位掌門人聯袂上前行禮致敬及道謝。

  任哲歸哈哈一笑道:“行啦!大家上京城去吧!”

  哈倫呵呵一笑道:“對!難得遇上皇上請客,不醉不歸!”

  眾人不由一陣莞爾!

  連午后的冬也放出溫暖的光芒照耀著眾人。

  [全書完]
( ← ) 上一章   忍者龜   下一章 ( 沒有了 )
情海索魂浪情小俠霸王十五妻小旋風豺狼虎咽天才贏家落劍吟妙絕天下虎過山岡江湖傻小子飛天貓霹靂先鋒凌峰射雕豬哥打通關鴨霸頭雙峰奇譚濁世魔童花仔王虎子驕娃棍王巴大亨雙龍抱群英爭雄
讀者小說網為您提供由松柏生最新創作的免費武俠小說《忍者龜》第十八章 一家有女萬家求及忍者龜最新章節第十八章 一家有女萬家求在線閱讀,《忍者龜(完結)》在線免費全文閱讀,更多好看類似忍者龜的免費武俠小說,請關注讀者小說網(www.mhhhpg.tw)
辽宁11选5玩法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