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海索魂》第十八章名山美女及《情海索魂》最新章節在線閱讀
讀者小說網
讀者小說網 穿越小說 重生小說 歷史小說 軍事小說 官場小說 架空小說 玄幻小說 武俠小說 仙俠小說 都市小說 言情小說 校園小說 網游小說 競技小說
小說排行榜 推理小說 同人小說 經典名著 耽美小說 科幻小說 綜合其它 熱門小說 總裁小說 靈異小說 鄉村小說 短篇文學 重返洪荒 官道無疆 全本小說
九星天辰訣 我欲封天 小姨多春 完美世界 罪惡之城 官路紅顏 雄霸蠻荒 蒼穹龍騎 孽亂村醫 絕世武神 神武八荒 主宰之王 女人如煙 帝御山河 一世之尊
讀者小說網 > 武俠小說 > 情海索魂  作者:松柏生 書號:49024  時間:2019/11/21  字數:15800 
上一章   第十八章 名山美女    下一章 ( 沒有了 )
  艾坤一見布竹諸人皆取藥服下,踉蹌行到谷口附近盤膝調息,他知道他們果真已經中毒。

  倏聽小碧叫道:“純純好燙喔!”

  艾坤一低頭,立即看見錢純純全身汗下如雨,氣如牛,那對盡赤的鳳眼更是一眨也不眨地盯著艾坤。

  她那檀口半啟,呼吸連之際,口沫不停地滴落,此情此景,根本沒有半絲淑女風度,真是慘不忍睹!

  倏聽千手少爺爬向艾坤,道:“救她!請救她!”

  “好!我救她,前輩別碰及地上之毒物!”

  喬小茵咯咯笑道:“錢財,你的威風何在?你的如山財富何用?你的良心永遠不安,你無法安度晚年啦!”

  “住口!魔女,你不得好死!”

  “咯咯!你們已是姑的掌中物,知道嗎?”

  “你…你…”“咯咯!好好欣賞你那寶貝女兒的態吧!”

  說著,立即掠向布竹。

  艾坤喝道:“站住!”立即朝她劈出一掌。

  她咯咯一笑,右掌一揮“砰!”的一聲,她順勢斜掠回兩位掌門身上,同時咯咯笑道:“小子,你留些力氣對付小妞吧!”

  “你別我向你下手。”

  “咯咯!請呀!你不是很罩嗎?來呀!”

  說著,立即抖、扭‮身下‬。

  哇

  夠

  夠

  艾坤冷哼一聲,上前挾起千手少爺疾掠向布竹諸人。

  他將千手少爺朝布竹身旁一放,立聽喬小茵咯咯笑道:“小子,快下手呀!小妞快熬不住了,透啦!”

  艾坤冷冷一哼!

  沉聲道:“小碧,啄她。”

  小碧立即斜飛而出。

  艾坤朝錢純純的下裳一拉,立即拉破那淋淋的下裳。

  一股津迅即自她的褻溢出,他略一皺眉,便以指尖劃破褻、掀起自己的儒衫下擺。

  為了方便應變,他撕破自己的內,掏出“小坤”

  接著,他一摟錢純純,立即頂向她那處女

  哪知,他連頂三下,居然頂不進去,他暗暗一怔,立即以“小坤”的“和尚頭”在口附近磨擦著。

  不久,她發現她那“桃源勝地”

  居然只是一線細,并不似一般正常女子般有個小口,他不由一怔!

  他伸手一摸,果真摸到一條約有半寸寬、二寸長的小線,他頓時怔道:“哇!這哪能玩呢?”

  喬小茵咯咯笑道:“小子,遇上困難啦?”

  “沒你的事,你最好趁早自盡,否則…哼!”“咯咯!你以為姓布的他們能解毒嗎?哼!他們今晚若能解毒,我就當場自盡,他們若不能解毒呢?”

  “我自會幫他們解毒。”

  “咯咯!你有這能耐嗎?快干活吧!小妞全身發顫,快熬不住啦!

  她若熬不住,武林中就會出現一位人的花癡啦!”

  她再度咯咯連笑啦!

  艾坤豈會不知錢純純已經全身輕顫不已,不過,他一再頂之下,根本頂不進那條細線呀!

  哇

  怎會有這種怪人呢?

  倏聽千手少爺道:“點她的‘促’。”

  哇

  “促”乃是氣神之總樞紐,豈可點呢?

  艾坤立即望向千手少爺。

  “錯不了!

  以一成功力點點看吧!”

  艾坤立即輕輕地點向錢純純的“促

  她的‮子身‬一顫,叫道:“要…我要呀…要…”

  那一條細線赫然一裂“小坤”的“和尚頭”頓時沽上邊,他不由驚喜得全身頓了一頓!

  立聽千手少爺道:“再點,連點下去。”

  艾坤連點三下“小坤”的“和尚頭”順利地進去了,一股燠熱的津迅即沖入“和尚頭”的小嘴中。

  艾坤不由全身一暢!

  他立即順勢向前疾頂。

  一聲脆響之后“和尚頭”頓時碰到一團熱乎乎、細柔柔的,一股‮大巨‬的力頓使他的全身疾顫。

  立聽千手少爺道:“氣凝神!”

  不用他吩咐,艾坤上已經氣催功對抗,可是,那股力有增無減,而且壁開始收縮,縮得他意頻頻!

  他咬牙猛催動功力。

  千手少爺雙眼暴瞪,緊張得手心皆冒汗珠。

  因為,他知道愛女天生獨特的“玄鳳體”即使沒有媚藥的催中的深處亦會自動產生‮大巨‬的力。

  那股力必須在取男人的予以融合之后,方會逐漸地消褪,一直到分娩生子,才會恢復常態。

  艾坤此時若,由于她的媚毒未出,中那股力會持續不絕,一直到將他的完全干,才會停止。

  所以,他才會頻頻出聲提醒艾坤。

  沒多久,艾坤的全身已經散發出白霧,因為,他已經使出吃的力氣,運足功力地對抗那股力。

  喬小茵驚喜得立即笑道:“天助我也,天助我也!”

  她立即掠向艾坤。

  站在谷口的丐幫幫主見狀,立即喝聲:“接招!”

  股雄渾的掌力便隨著他的前撲之勢卷向喬小茵。

  喬小茵冷哼一聲,學自艾坤的那三式立即劈出。

  吳泰斗忌諱彌散于谷中的各種毒物,一直屏息施展那甚耗功力的“降龍十八掌”對拆著,沒多久,他便覺得后力不繼。

  所幸,另有十余名和尚及女尼沖過去救他們的掌門人,喬小茵匆匆地掠回‮子身‬搏殺著那群人。

  慘叫聲中,六人已經先后死去,不過,一批批的敢死隊緊跟而入,不到盞茶時間,他們已經救出兩位掌門人。

  不過,現場中卻又增添了三十六條冤魂。

  布竹諸人吃力地起身,蹣跚離谷了。

  艾坤的全身已被白霧罩住,他全神催功對抗著那股力。

  喬小茵一見人質已失,怒火萬丈地痛下殺手,谷中群豪雖然以死相拼,卻敵不住她的招及毒煙而先后倒地。

  吳泰斗再度沖入谷中和喬小茵廝拼著。

  群豪一退出谷外,立即急促息及猛服靈藥。

  沒多久,吳泰斗悶哼一聲,踉蹌連退,立即又有二十余人撲入谷中,全力地圍攻喬小茵。

  布竹喝道:“喬小茵,你不愿收手嗎?”

  “不錯!除非…”

  “怎樣?”

  “你寬衣人谷吧!”

  “無!休想!”

  “咯咯!你們就等著我收拾吧!”

  倏聽錢純純尖叫一聲,全身立即劇頗。

  千手少爺驚喜地道:“加油!好小子,加油呀!”

  “啊…啊…啊…哎…啊…”錢純純尖叫連連了!

  她劇顫不已了!

  千手少爺欣喜得雙眼浮出淚光。

  布竹及應蘭亦暗暗地松了口氣。

  可是,群豪在喬小茵的‮殺屠‬之下,傷亡人數一直在增加,連吳泰斗亦已感到力不從心了!

  足足地又過了盞茶時間,群豪只剩下六十令人在分批攔阻喬小茵,而喬小茵卻只距離艾坤二人二十八丈遠。

  千手少爺諸人再度緊張了。

  可是,他們心有余而力不足,目前連起身也覺得困難,更別提上前助陣,他們不由暗覺悲哀矣!

  此時的艾坤卻是快樂及痛苦集,‮奮興‬及焦慮混雜不堪。

  因為“小坤”已經好似被擠成一片“扁豆”“和尚頭”正被那中深處那團動不已地猛、狠咬著。

  那滋味既疼又,不知如何形容。

  尤其表純純每叫一聲,那團便劇烈地動著,那種徹骨的酥酸,經常令他幾乎要梳。

  緊張及‮奮興‬之中,他的額上現出汗珠了!

  他咬牙催功猛拼著!

  他的雙腿開始顫抖了!

  千手少爺諸人駭然變了!

  錢純純卻仍然不停地叫著。

  那體更烈地顫著。汗水簌簌直滴著。遠處的慘叫聲不停地叫著。

  鮮血到處灑著。

  終于,只剩下吳泰斗及六名中年人在勉強支撐,喬小茵雖然亦有多處負傷,卻仍然兇狠地‮殺屠‬著。

  就在此時,一道人影悄悄地彎弓身行來。

  她正是佯昏的潘云,她一直靜觀戰局,同時悄悄地“匍匐前進”

  一直在半空中突擊的小碧見狀,不由一怔!

  它立即飛近艾坤二人附近,準備防止意外!

  喬小茵正急著要除去眼前這些人,以便制住艾坤及布竹諸人,所以,她根本不知道煞星正在接近。

  只見她厲喝一聲,雙掌全力疾劈,頓時又有兩人“嗝”不過,她的右脅間亦挨了一劍。

  她形若厲鬼地撲殺著。

  沒多久,又有一人被她劈死,她順勢一蹬右腳疾撲向吳泰斗,雙掌一并,準備一舉宰掉吳泰斗。

  吳泰斗厲吼一聲,拼著中毒,口氣聚集全部功力劈去。

  “轟!”的一聲,他立即似車輪般滾翻而去。

  喬小茵被掌力震得向外飛去。

  潘云一見她朝自己方向飛來,倏地抓起一把銅劍,彈身疾而去,銅劍更是疾戳而出了。

  “噗!”的一聲!

  鋼劍直透喬小茵的“桃源”而入,劇疼之下,她慘叫一聲,不敢相信地回頭一瞧。

  “是你!”

  “不錯!”

  潘云將劍把一旋,銅劍立即在喬小茵的體中一旋,劇疼之下,她慘叫一聲,‮子身‬倏地一扭及一撲。

  “叭!”的一聲,劍身硬被她扭斷。

  “砰!”的一聲,潘云被她扣住右臂,撞倒在地上。

  播云雙掌朝她的頸項一掐,連叫道:“叫你死,叫你死!”

  “…人……婢……貨…”

  右掌一揚,硬生生地抓中潘云的心口。

  潘云慘叫一聲,道:“好,我…夠本啦…你視我為…搖…錢樹…百般…我…賣…我…今晚…能與你…同歸…于盡…夠本啦…”

  喬小茵喝道:“

  人…”五指一緊,迅即抓入她的心口。

  潘云慘叫一聲,十指頓時一緊。

  喬小茵“呃!”

  的一聲,舌頭頓時吐出。

  潘云呼呼地拾起斷劍,立即割下喬小茵的首級。

  “砰!”的一聲,她立即摔倒在地上。

  立聽布竹叫道:“這位姑娘,解藥在何處?”

  “石…

  石后…‮央中‬…凹處。”

  “呃!”的一聲,她頓時氣絕。

  布竹嘆道:“多虧了她!”

  “竹哥!她為何要如此做?”

  “喬小茵多行不義的惡報吧!”

  “或許吧!坤兒撐得住嗎!”

  “我…也沒把握!”

  倏聽小碧飛到千手少爺身前叫道:“主人,小碧可以啄純純的…

  什么嗎?”

  千手少爺欣喜地道:“老夫怎么忘了你呢?快去啄純純的‘促’,就是艾…坤方才所戳之處,你知道嗎?”

  “我知道!”

  “小心些,別太用力!”

  小碧點點頭,立即飛來。

  那知,它瞄準一陣子,正啄去,卻被艾坤所催出來的功力震得尖叫一聲,立即縮首了。

  “主人,啄不進去呀!”

  “這…算啦!”

  布竹喝道:“小碧,去石后‮央中‬凹處找解藥。”

  千手少爺叫道:“對!小碧,快去!”

  小碧振翅一飛,迅即飛落在石后,只見它那對小眼睛瞧了一陣子,立即瞧見‮央中‬有一個凹處。

  “主人,凹處沒藥呀!”

  “在四處啄啄看,或許另有機關。”

  “好!”一陣“奪奪…”

  連響之后,小碧便聽見一聲輕“呀!”立見凹處下方現出一個尺余見方的凹

  它探首一瞧,便瞧見一個手掌大小的錦袋,它便銜著錦袋飛來。

  千手少爺打開錦袋,便發現里面八個大小不一的瓷瓶,而且瓶上皆貼有紙簽,他不由‮奮興‬地道:“好小碧!”

  他迅速地服下一粒解藥,迅即將藥瓶交給布竹。

  接著了拿起一個藥瓶,拋給一名中年人,道:“連救三位掌門人。”

  沒多久,他們四人便吁氣起身,布竹一見少林、峨媚掌門及吳幫主皆咬牙調息,立即道:“三位前輩,請!”

  神行書生及千手少爺便跟著他各掠到一人身后,協助他們調息。

  應蘭朝怔立在一旁的兩名中年人道:“偏勞二位去搜尋有否生還者,并協助他們穩住傷勢!”

  那兩人迅即拿著錦袋離去。

  應蘭朝小碧道:“小碧,你去點蒼叫他們一起來清理現場。”

  小碧應聲好,立即飛去。

  不多久,倏聽錢純純尖叫一聲:“啊!”立即劇顫不已!艾坤頓覺她那中一松,一股“貨兒”疾而出。

  他劇烈一顫,雙腿不由一軟。

  應蘭上前托住錢純純的背部,扶著他們倒在地上。

  “娘!”

  “坤兒,你做得很好,放松,盡量放松,難為你了!”

  說著,立即離去。

  艾坤只覺她那中忽緊忽松地動一陣子之后,方始停止,他得倦意一生,立即閉上雙眼。

  沒多久,兩人居然呼呼大睡了。

  朝陽亦在此時伴著北風照入谷中,沒多久,谷中那些煙霧便被卷得逐漸淡薄,應蘭不由長吐一口濁氣。

  她望著谷中及谷口附近的如山尸體,不由一陣子感嘆。

  不久,千手少爺吁口氣,起身道:“小女沒事了吧?”

  “是的!”

  應蘭默默地上前抱起潘云的尸體,立聽布竹喝道:“蘭妹,小心有毒!”

  她剛住手,立見艾坤爬起身,道:“喬小茵呢?”

  立見錢純純悶哼一聲,吃力地撐起‮子身‬。

  應蘭忙下自己的外袍罩住錢純純的‮子身‬,道:“姑娘,你‮子身‬不適,先隨我到一旁去上藥吧?”

  錢純純羞赧地應聲是,立即跟她離去。

  布竹問道:“坤兒,你不要緊吧!”

  “我…還好!”千手少爺深深一揖,道:“謝謝你救了純純一命。”

  “前輩客氣矣!喬小茵呢?”

  “被斷頭了,腦瓜子在那兒哩!”

  “啊!是誰下的手?”

  千手少爺朝潘云一指,道:“是她!”

  “啊…潘云,你…你…”“方才真虧了她,否則,咱們皆沒命了。”

  艾坤‮子身‬一震,倏地喚聲:“潘云!”

  掠了過去。

  他一抱起尸體,立即掉淚道:“潘云,你為我而死,你是為我而死呀!我艾坤怎么對得起你呢?潘云!”

  倏見兩鮮血自潘云的鼻孔出,接著,她的眼角,雙耳及口中亦開始溢出鮮血,而且溢個不停。

  神行書生沉聲道:“姑娘,你安息吧!”

  說著,立即深深一揖!

  艾坤乍見潘云七孔溢血,不由一怔!

  千手少爺及布竹先后上前一揖,接著,吳泰斗等三位掌門人亦神色肅然地上前行禮。

  應蘭及錢純純見狀,亦上前行禮。

  千手少爺一見尸體仍在七孔溢血,立即肅容道:“艾…艾坤,她為你而死,你為何不收她為或侍妾呢?”

  “是,潘云,艾坤今一返家,立即立你牌位,認你為,你安息吧!”

  哇

  可真玄哩!

  潘云的七孔頓時不再溢血。

  倏聽小碧叫道:“來了,他們全來了!”

  “唰!”的一聲,它已經掠落在錢純純的右肩上。

  艾坤剛一怔,應蘭含笑道:“是我請小碧去叫他們來清理現場的。”

  “原來如此,不過,這些尸體如此多,而且皆染上了毒,他們稍一不慎,便會中毒,該妥善處理哩!”

  吳泰斗肅容道:“火化為宜,二位掌門人有何異議?”

  “阿彌陀佛!

  老衲敬表同意!”

  “阿彌陀佛!貧尼贊成!”

  吳泰斗道:“謝謝!有勞艾掌門將尸體運人谷中集中焚化,其余諸人則取衣衫引燃,以供艾掌門焚化尸體。”

  倏聽布柔喚道:“坤哥,你沒事吧?”

  “是的!柔妹,你們別過來,此地遍是毒物,井川,你們下上衣集中擲入谷中,以供引燃尸體。”

  “是!”布竹諸人立即揮掌將谷口的尸體掃入谷中。

  井川諸人迅即下上衣擲到尸體上。

  布竹引燃火摺子,道:“火勢一燃,毒煙頓會飄出,咱們必須離開此谷,坤兒,一切就交給你處理啦!”

  “是!”沒多久,群豪退到遠處揮來尸體,艾坤好似“轉運站”般將一團團的尸體掃入谷中圈中,雙眼不由浮現淚光。

  這些尸體原本是頗具“知名度”之人,卻在昨戰役中慘死,艾坤感嘆之余,難免會掉下淚來…

  尤其他想起那位為他而死的潘云,他更是淚下如雨。

  足足過了兩個多時辰,那些尸體方始處理完畢。

  立見布竹諸人各把兩團大雪拋入火中,沒多久,谷中便遍灑森森白骨,一種難以形容的感覺頓時填眾人的心口。

  只聽布竹道:“請各位先赴點蒼稍歇吧!”

  眾人輕輕頷首,立即掠去。

  布柔諸女一見艾坤雙眼紅腫,不由也難過萬分。

  她們已由應蘭口中知道潘云為艾坤慘死之事,她們當然體會得出他的心情,一時也不知如何安慰他。

  二月初二,民間的“頭牙”家家戶戶一大早就去菜市場采購祭品,準備一過午時,就好好地祭拜一番。

  大理、下關及上關的市場卻稀稀落落,小貓兩三只而已。

  因為,人們都跑到點蒼振去啦!

  他們皆是去瞧點蒼派掌門人艾坤的成親大典。

  他們皆準備“大加菜”一番啦!

  因為,在十天前,千手少爺錢財請點蒼振的人對外宣布,他為了慶祝小女純純嫁給艾掌門,決定大請客。

  他要從點蒼派大門口一直擺臺子擺到城中,而且席開三天,人一湊就開動,沒吃完的東西就包回家去吃。

  消息一傳出,頓時襲動這三個城市。

  因此,一大早,就有不少人前來瞧熱鬧!

  下關城那條巨龍在天亮時分,就開始舞動著。

  井川等一百四十人全部換上新衫,里里外外地招呼著賀客。

  神行書生擔任“總招待”他那朗的笑聲更是一太早就響個不停,一直到晌午時分,仍然是嘹亮無比。

  各派掌門人在昨晚就抵達點蒼派,此時正由吳泰斗這個證婚人陪著坐在大廳與賀客們敘著。

  大廳中掛著喜幛及彩帶,那對一人高的龍風紅燭熊熊燃燒著,焰火更是時而“嗶剝”

  唱著。

  午時一到,廳中一片肅靜。院中之吉祥賀龍亦已歇息。

  成千上萬的賀客們各自站在座位旁含笑面對大廳而立。

  倏聽神行書生振聲吼喝道:“吉時到,奏樂!”

  悠揚的樂聲立即自廳口那三十六人手中揚出。

  “鳴炮!”震耳爆竹聲音熱烈地響著。

  一身新衣服的關宏遠、阿火師、布竹、應蘭及石月華(何依音之母)各牽一個小家伙含笑自樓上步入廳中。

  五個小家伙各穿一身新衫,他們那靈秀的模樣頓時使廳中諸人雙目一亮,紛紛含笑暗暗點頭不已。

  他們朝廳外臺階前走了一圈,才帶著如雷的掌聲人廳。

  不久,一身禮服的艾坤出來了,只見他持彩帶,先后牽著董飄雪、布纖、布柔、何依音、何依月、常難及錢純純入廳。

  另有兩位婢女打扮的清秀少女殿后行出,只見左側那名少女手持一把黑傘遮著右側少女的全身。

  右側少女雙手捧著一個牌位,手牽著紅彩帶,神情肅穆地殿后而行,她手中之牌位正是潘云的牌位。

  艾坤一走出大廳,院中立即歡呼道:“恭賀掌門大喜。”

  遠處諸人便隨著歡呼不已!

  艾坤含笑略一頓首,方始轉身人廳。

  他們入廳站妥之后,廳外之歡呼聲音仍是久久不歇,一直到神行書生含笑出廳高舉雙手,院中方始逐漸安靜下來。

  神行書生人廳,喝道:“點蒼派三十六代掌門艾坤與董飄雪、布纖、布柔、何依音、何依月、常難、錢純純七位姑娘及義女潘云成親大典。”

  他接著喝道:“典禮開始!”

  廳外立即又傳來一陣密集爆竹聲音。

  “請吳幫主致詞!”

  吳泰斗朝各撅掌門人及艾坤諸人點過頭,立即走出廳外。

  他含笑環視院中眾人一陣子,含笑道:“老花于今年已是七十又六,至今共計主持及參加兩千余場成親大典。”

  “唯有今天最令老花子欣喜及覺得榮幸,因為,今天的新郎是武林有史以來最年輕,武功最好,福份最厚的大俠士。”

  “因為,今天的新娘們皆是武林最美麗、最賢慧的姑娘,因為,今天的賀客最多,而且最為真誠、熱烈地祝福他們。”

  “所以,老花子希望你們今天不醉不歸,老花子希望你們今后多協助這些新人,使他們能為大家多做些有益之事,謝謝大家。”

  眾人立即報以熱烈的掌聲。

  吳泰斗一返位,神行書生接道:“請布大俠致詞。”

  布竹朝廳中諸人行禮后,走到廳前行禮,道:“各位貴賓,在下是嘉興布竹,或許有一些人會識得在下吧!”

  現場中立即有不少人喝道:“布大俠好!”“謝謝!今天的新郎艾掌門原本是一名‮兒孤‬,在下曾經撫養他十一、二年,后來,他歷經千辛萬苦自行練成這身絕技。”

  “艾掌門年輕有為,他的吃苦耐勞,堅忍奮斗精神,頗值吾人效法,在下在此恭祝各位貴賓‮體身‬健康,萬事如意。”

  眾人立即報以熱烈的掌聲。

  艾坤更是暗樂不已,因為,布竹這席話,不啻是公開向他道歉呀!

  只聽神行書生喝道:“主婚人就位!”

  “證婚人就位!”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夫拜!”

  “送入房!”

  艾坤諸人便在掌聲、喝彩聲、鑼鼓聲,爆竹聲中返房更衣。

  神行書生走到廳門口,道:“請各位貴賓入席,萬一沒有座位者,煩請直接進入城中任何一家酒樓、客棧用膳。”

  “自今起,連擺三天水席,一律免費招待,請大家盡興,不過,可別喝醉鬧事,否則,明后天的盛宴就無法享受啦!”

  眾人不由哄然大笑。

  神行書生道:“請!”

  立即返廳。

  井川諸人立即在院內、院外招呼眾人入席。

  半個時辰之后,一串爆竹連響,臨時設立在道路兩側的廚房工作人員,含笑送上佳肴,眾人立即含笑大加菜。

  大廳中的主桌坐著艾坤夫婦、各派掌門、知府大人等三十余位地方名

  以及女方的親屬,共計二百余人。

  尤其千手少爺的那些夫人及女兒更是占了近半數,一時蔚為奇觀。

  三道佳肴方過,艾坤便與七女走到廳前,只聽艾坤揚聲道:“請各位貴賓斟酒,愿這杯水酒祝各位貴賓永遠健康,干!”

  眾人立即哄然應道:“干!”

  雙方各盡一杯酒之后,遠處立即有人叫道:“艾掌門酒量通海,區區一杯酒怎會過癮呢?

  來一壇吧!”

  立即有不少人哄然附和著。

  艾坤含笑道:“行!艾某就喝一壇,不過,尚祈各位貴賓原諒艾某今尚需招待貴賓,所以,無暇多陪諸位。”

  “不過,明后兩天尚有水席,艾某絕對會陪諸位盡興,且讓艾某現在以一壇水酒恭祝各位萬事如意。”

  一位婢女便迅即拍開泥封,送來一壇酒。

  眾人便紛紛喝彩!

  艾坤手托酒壇,口兒一張,美酒便疾入他的口中。

  沒多久,壇口朝地,點滴不留矣!

  眾人馬上熱烈地鼓掌,喝彩著。艾坤哈哈一笑,道:“請各位貴賓盡興吧!”

  說著,便率諸女人廳。

  艾坤剛坐下,立見千手少爺的長子錢海舉杯來到艾坤身前,道:“妹婿,你樣樣皆行,樣樣令人佩服,敬你!”

  錢家那批人迅即各自舉杯起身望著艾坤。

  艾坤含笑道:“不敢當!”

  右手倏地朝墻角一招。

  一個五斤重的酒壇迅即飛入他的手中,他含笑拍開泥封,道:“親兄弟,明算賬,你們一起干杯,我喝完它,如何?”

  錢海哈哈一笑,道:“‘果真是‘阿沙力’!干!”

  “干!”

  沒多久,雙方滿意地回座。

  千手少爺及神行書生起身朝各派掌門一禮,立聽干手少爺道:“多謝各位不追究老夫二人糊里糊涂闖下之罪,敬各位!”

  吳泰斗代表大家道:“往事已矣!休提,來!咱們三人好好地喝幾杯吧!”

  “行!”

  布竹夫婦一起身,立見布竹歉然道:“在下督徒不力,致使兩位孽徒闖了不小的禍,尚祈諸位前輩恕罪!”

  吳泰斗道:“失言,該罰酒,過來,過來!”

  眾人不由哄然一笑!

  半個時辰之后,艾坤扶著阿火師起來,道:“各位貴賓,他姓蔡,單名火,乃是在下的義父,亦是一位最偉大的平凡人。”

  “他終生養蛇,種植藥草,培煉藥方,免費救助急難、貧困之傷者,且容咱們一致舉杯敬他,祝他老人家壽比南山。”

  眾人轟然喝彩,一致舉杯一飲而盡。

  阿火師感動地頻頻拭淚,連道:“謝謝!不敢當!”

  艾坤扶他坐下之后,牽起關宏遠,道:“他姓關,名叫宏遠,畢生在下關種花及賣花,而且他亦是一位樂善好施之人。”

  “去年底,他賣掉心愛的花圃,連同畢生積蓄一萬二千兩銀子完全捐給敝派,供敝派全力栽培下一代,義父,祝你好似松柏長。”

  眾人紛紛舉杯致敬。

  關宏遠咽聲道:“我好似看到園花苗突然全部綻放花朵,謝謝大家,謝謝大家。”

  吳泰斗接道:“關老弟,這句話深寓哲理,老花子感受頗深,敬你!”

  “謝謝!

  謝謝!”

  一番感情之后,甜點及水果皆上桌了,眾人又取用一陣子之后,艾坤與七女便在眾人的祝福之中返房。

  艾坤直接跟著錢純純入房,立見那只靈鳥站在幾上,幾上赫然擺著一個玉盤,盤中赫然放著兩粒全紅的果。

  只聽小碧叫道:“百年好合!”

  頓時飛出窗外。

  艾坤道:“好小碧!”

  便關上竄扉。

  錢純純羞赧地端起玉盤,道:“請用吧!”

  “謝謝!一起來吧!小碧真是有心人哩!”

  “嗯!怪不得我一直找不到它!”兩人便含笑取用果。

  “純純,咱們算是因果而結緣,是嗎?”

  “我…抱歉,我以前太驕傲自大了!”

  他輕握她的柔荑,道:“純純,別再提那種事,因為,當時咱們的立場不同,而且也欠缺了解,所以才會有那種誤會。”

  “坤…坤哥,你的度量真大,謝謝!”

  “不敢當,我的度量并沒有多大,不過,我因為遭到不少坎坷之事,所以,我比較會體諒別人一些。”

  “我該學習。”

  “你太客氣了,你的孝順行為才令人佩服哩!對了,你的那些兄姐難道沒有練武嗎?否則,上回怎沒前往營救爹呢?”

  “爹不準我們行走扛湖,我是按捺不住!才偷跑出來找他的。”

  “你平一定很得寵,否則,豈敢溜出來呢?”

  “我…是的,爹在我的身上投注甚多的心血,有些事兒,他也順著我,所幸,我上回出來并沒有引起他的不悅!”

  “爹提過受制之經過嗎?”

  “我上回離開此地返府途中,曾經提過,他和義父是被毒物及陣式所制,我若非是貫通生死玄關,一定無法在陣中撐那么久。”

  “提起此事,我就佩服你,若換成別人,即使有那么充沛的功力,也會被陣中之彩霧及毒煙嚇倒哩!”

  “是的,那陣式變化莫測,所幸我有你的功力及靈藥護身。再加上固守在一處,否則,早就成為陣中之魂!”

  她經過這陣子交談,羞赧及別扭之態已消,不但神色自然,而且雙眼不時脈脈含情地瞧著艾坤。

  艾坤瞧得心兒漾不已了!

  突聽她脆聲道:“坤哥,你瞧瞧此盒吧!”

  說著,立即自榻旁的那些嫁妝中取出一個一尺長兩尺寬的木盒。

  艾坤一啟盒,立即發現盒中排著六排嶄新的銀票,而且金額部份完全空白,分明是要由艾坤自由填空。

  “哇!這怎么行呢?”

  “坤哥,你收下吧!巧媳婦難為無米之炊,有了這些銀票,你就可以全心發展事業及調教弟子,是不是?”

  “這…是的,不過,令兄他們知道此事嗎?”

  “知道呀!這是爹當著他們的面交給我的,他們哪敢吭聲呢?何況,咱們也不會花,說不定這只不過是九牛一哩!”

  “爹的財寶到底有多少呀?”

  “我也不知道,除了珍寶及現銀之外,在京城、蘇杭、岳等地面還有好多家酒樓、客棧、銀莊,連我也不知道究竟有多少家店面哩!”

  “爹可真會理財哩!”

  “是的,爹當年自一批海盜手中獲得財富之后,便購置土地、店鋪及珍玩古物,這些年來,賺了數倍的利潤哩!”

  “真令人佩服!”

  “爹原本打算撥出幾家店面給咱們經營,我推掉啦!”

  “推得好,咱們別那么累,是不是!”“是的!”

  “純純!我能否請問你一件事?”

  “請說!”

  “你修練何種功夫?”

  “家傳武功呀!”

  “可是,你的…

  你的…”

  她的雙頰一紅,低頭道:“我明白,聽爹說,我天生‘玄鳳體’,乃是數百年來,數十萬人中才有一位。”

  “玄風體?啊!我記起來了,難怪,難怪!”

  她羞赧地全身火熱,頭兒亦抬不起來。

  “純純,我可否替你把把脈?”

  她輕嗯一聲,立即伸出右手。

  他仔細地把脈一陣子,含笑道:“來,純純,衣上榻躺妥。”

  他便羞赧地去新衫,不久,她只穿著一件繡有鴛鴦戲水的紅肚兜及褻上榻躺妥。

  她那人的半體頓時令他全身一熱!

  沒多久,他身上的衣物完全被“三振出局”了。

  他上前替她除去最后的“障礙物”便含笑坐在她的身旁。

  只見他伸手輕按她的“促”道:“純純,功聚丹田吧!”

  她羞赧地輕嗯一聲,立即閉上雙眼。

  他將功力徐徐輸出,然后張口吻住那片“一線天”

  她頓時全身一顫。

  他卻一邊輸功一邊著。

  她的體顫抖更劇了!

  一股股津溢出來了。

  他倏地朝“關元”一按,聚集在她那“氣海”的功力迅即向‮身下‬一沖,那“一線天”

  迅即一

  他順勢用力吹出一股氣,雙掌更是疾催功力。

  沒多久,好似“芝麻開門”般,一線天居然裂出一個圓,他慌忙起身將“小坤”頂入中。

  劇疼之下,她頓時間哼一聲。

  “純純,忍著些,打鐵趁熱呀!”

  “我…我明白,我該怎么做?”

  “什么也別做。”

  說著,‮身下‬按兵不動,雙掌卻分別輕撫她那對保養得宜、發育良好的雙,口兒更是來回地著。

  不到盞茶時間,她不由自主地輕扭體。

  中亦開始縮著。

  他一見中并不似上回般一直緊縮,他知道自己成功了,他不由自主地道:“純純,恭喜,咱們成功了!”

  “真…真的?”

  “嗯!”徹骨的酥頓時傳遍她的全身。

  她羞赧地扭搖了。

  那張嬌顏更加地酡紅了!

  他好似慈母在教孺兒走路般徐徐地旋轉著“小坤”

  雙手更是不停地在她的體游動著。

  那張嘴更是將那兩粒得變成“紫葡萄”

  又過了盞茶時間,她按不住地頂著,中之縮經她一陣頂,立即縮地更加劇烈。

  寶貝,真是罕有的寶貝。

  那滋味不亞于董飄雪施展功哩!

  不,那滋味更妙的,因為,自然就是美呀!

  他不由自主地加速旋轉“小坤”

  她更舒暢了!

  她頂得更烈了!

  她上回被艾坤催功出媚毒,事后只覺得一陣酥酸,根本沒有此時的這種舒暢、痛快的感覺呀!

  而且,她發現她頂得越猛,便越舒暢,而且絲毫沒有方才那種裂疼,她當然頂得更起勁了!

  她食髓知味地猛頂狠了。

  艾坤一見她已經進入“狀況”立即也揮戈疾頂。

  她不由自主地喔了一聲。

  徹骨的舒暢由不得她不叫呀!

  她這一叫,好似下達“沖鋒令”般,他全力沖鋒了!

  那猛烈的攻勢頓使她退卻著。她不知該如何招架了!“純純,頂呀!隨心所地頂呀!”

  “我…嗯…喔…”

  她自幼受過嚴格的管教及全心練武,故一時之間無法適應這種魚水之時的動作及言語。

  艾坤乃是沙場老將,他豈有不知之理呢?

  他全力‮刺沖‬著。

  雙眼熱情地盯著她。

  雙手更在雙上大肆活動著。

  又過了盞茶時間,她好似火山即將爆發了。

  她突然“啊!”了一聲,立即用力一頂。

  他樂得全力擊!

  徹骨的舒暢,頓使她再度出擊了!

  他順勢合著!

  她終于嘗到甜頭了!

  她找到竅門了!

  她頗有信心地猛頂狠了!

  “好!很好,就是這樣子!”

  他全力轟炸著!

  她頑強地還擊著。

  那條錦榻晃動連連了!

  又過了半個時辰,她不住全身的舒暢,口中“喔!喔!”連叫,‮身下‬更是瘋狂地頂著。

  香汗簌簌滴落著。

  錦榻不住“吱…呀!”

  叫著源源不絕的功力輸入,使她絲毫不覺得累。

  渾身的舒暢使她‮渴饑‬地發著。

  她熾熱地瞧著他。

  她要把自己的一切奉獻給他。

  他一見她比布柔諸女還要驍勇、熱情,他樂得心花朵朵開,他發動大軍全力地掃了!

  “純純,累不累?”

  “不…不累!”

  “好!很好!來!”

  那戰鼓聲音更清脆了!

  那舒暢更刻骨銘心了!

  又過了半個時辰,她倏地“啊!”了一聲,全身不由一顫!

  “純純,恭喜你,妙趣快來了,再沖!”

  “嗯!”汗水迅即透了她的秀發。

  他哈哈大笑地‮刺沖‬了!

  她“啊!”“喔!”連叫了!

  她恨不得能與他合而為一了。

  她顫抖更劇了!

  她叫得更響亮了!

  她的息更急促、濁了!

  中更似猛跳著“粘巴達”了!

  徹骨的酥酸使她啊了一聲。

  “貨兒”便疾而出。

  她喚聲:“坤哥!”立即自動送上香吻。

  兩人陶醉在情中了!

  (全書完)
( ← ) 上一章   情海索魂   下一章 ( 沒有了 )
浪情小俠霸王十五妻小旋風豺狼虎咽天才贏家落劍吟妙絕天下虎過山岡江湖傻小子飛天貓霹靂先鋒凌峰射雕豬哥打通關鴨霸頭雙峰奇譚濁世魔童花仔王虎子驕娃棍王巴大亨雙龍抱群英爭雄逍遙神劍手
讀者小說網為您提供由松柏生最新創作的免費武俠小說《情海索魂》第十八章 名山美女及情海索魂最新章節第十八章 名山美女在線閱讀,《情海索魂(完結)》在線免費全文閱讀,更多好看類似情海索魂的免費武俠小說,請關注讀者小說網(www.mhhhpg.tw)
辽宁11选5玩法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