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情小俠》第十章溫柔鄉中見真情全書完及《浪情小俠》最新章節在線閱讀
讀者小說網
讀者小說網 穿越小說 重生小說 歷史小說 軍事小說 官場小說 架空小說 玄幻小說 武俠小說 仙俠小說 都市小說 言情小說 校園小說 網游小說 競技小說
小說排行榜 推理小說 同人小說 經典名著 耽美小說 科幻小說 綜合其它 熱門小說 總裁小說 靈異小說 鄉村小說 短篇文學 重返洪荒 官道無疆 全本小說
九星天辰訣 我欲封天 小姨多春 完美世界 罪惡之城 官路紅顏 雄霸蠻荒 蒼穹龍騎 孽亂村醫 絕世武神 神武八荒 主宰之王 女人如煙 帝御山河 一世之尊
讀者小說網 > 武俠小說 > 浪情小俠  作者:松柏生 書號:49023  時間:2019/11/21  字數:22126 
上一章   第十章 溫柔鄉中見真情(全書完)    下一章 ( 沒有了 )
  此后三天中,秦寶勇都住在百毒羅煞的客院里,連吃喝之物也由婢仆們送來,百毒羅煞卻對外宣稱,他小子是在跟她修練一種獨門武功。

  其實,百毒羅煞只有心機,是想在這三天中,告訴秦寶勇有關黑狼門環境,重要人物之姓名及特征,武功及其習慣,甚至飲食等等,總之要他小子全部記住,到時不至于出破綻來。

  事情絕秘,這樣一來,就急壞了秦寶勇的五位大小“老婆”

  她們根本不相信秦寶勇在練什么功,反而覺得他小子由于那夜受了冷遇,就來“報仇”了。

  哈,麻辣塊塊的王老八,妞兒這下知道老公的厲害了吧,你們讓他小子守‮夜一‬活寡,他小子就讓你們守半年活寡,還天天夜里溜出去泡草野妞哩!

  五女難受之極,夜夜抱著枕頭做夢。

  乖乖隆個咚,抱著枕頭做夢照樣過干癟哩!誰稀罕死老公啊?

  哈,烏蛋,死說笑。

  可是,百毒羅煞明言再先,她們也不好硬著頭皮撞到客院去,向秦寶勇問個明白。

  直到第四天晚上,一條黑影倏忽掠人五女臨時住在一起的小院中,賊頭賊腦的閃人朱紫鳳的房間中。

  嗯?麻辣塊塊的王老八,是哪個賊花賊啊?膽包天哩!

  朱紫風正坐在油燈下,手托下巴,芳顏鮮紅,看樣子正在思

  哇哇哇!麻辣塊塊的王老八,來得早不如來得巧,死采花賊這下走了桃花運啦!說不定妞兒會主動“投懷送抱”哩!

  來人嘻嘻一失,立刻從后緊緊摟住朱紫鳳,口一張,就向她粉的后頸吻去。

  “啊,誰?”

  朱紫鳳駭一跳,回頭看去,不由又羞不惱,順手朝來人前捶去,嬌道:“死鬼,吭都不吭一聲,想嚇死人家啊?”

  乖乖隆個咚,看來是老相好來啦!

  來人正是秦寶勇,松開手,笑嘻嘻道:“大老婆,你們守了幾天活寡,一定想死本老公了吧?嘻嘻,本老公修練好武功,就第一個見你,可見最疼你這黃臉婆子哩!”

  “格格,壞家伙,你口里含著糖哩!”

  “哇哇,誰說我只會說好聽話啊?我就以實際行動做給你手哩!”

  說著居然飛快起衣來。

  朱紫鳳臉上飛起兩朵紅云,嬌羞道:“你,你干么這樣急啊?”

  秦寶勇干笑道:“嘻嘻,我不急,怎奈‘小弟弟’急,老催我,讓我奈何不得哩!”

  說著,也好衣,飛快替朱紫鳳“剝東西”了。

  哈,阿里巴巴死翹翹“小弟弟”不聽話,可以打聽話嘛,天天讓著它,只會“嬌生慣養”它哩!

  朱紫鳳含羞著將眼睛往下一掃,一見到他那昂然傲立的“小弟弟”全身倏然一熱,立即低頭寬衣解帶。

  哈,麻辣塊塊的王老八,女人都一樣,又想做婊子,又想立牌坊,連老婆都壞例外哩!

  秦寶勇一見她那勻稱的胭體,雪白的肌膚,全身熱血一陣沸騰,叫聲:“盼妹,你真美廣立即將他摟人懷中。

  兩具‮子身‬頂在一起,兩人均不由全身一抖。

  四片嘴也粘在一起了。

  四足卻合作無間的往上行去。_不久,兩人已經側躺在上了。

  不知不覺之中!”船兒人港“了。

  秦寶勇一邊輕緩”開船“,一邊將百毒羅煞所安排的事情,仔細敘述出來。

  朱紫鳳聞言面色一變,急道:”叉幫與黑狼門聯手的事情,我也是知情人之一,如此安排,你,你要多加小心哩!“

  秦寶勇愛憐的吻了她一下,道:”鳳姐,我會的!“”勇弟,真對不起,若非為了挽救黑狼門及湖幫,為了整個武林,你豈需深人虎,甘冒危險?我真不知該怎么感激你呢!“

  說完,情的熱吻著。

  哇哇哇!麻辣塊塊的王老八,這樣的”感謝“法,就是最好的感謝哩!

  兩人立即情的‮動扭‬著。

  朱紫鳳畢竟是處子之身,忽然一陣痛疼自‮身下‬來之際,她知道已完全的屬于他了,欣喜之余,淚水不由自主的了出來。

  秦寶勇立即”緊急剎車“,問道:”蘭妹,疼嗎?“”不,不會,沒關系!“

  說話之中,她竟生硬的動起來。

  哈,的娘老皮,死小子真是人頭豬腦,痛什么痛?不痛一下哪來的啊?這就叫”長難“受不如短痛哩!

  秦寶勇心中一陣感動,輕聲說名:”鳳姐,你實在令小弟愛憐哩!“

  說著!”馬達“一啟動,立即疾速轉動起來。

  一陣快倏然襲遍他全‮子身‬,只聽他小子也”哎晴“一叫,也開始顫抖起來,而且一發不可收拾。

  只可惜朱紫鳳是那種”短平快“的妞兒,不到半個時辰,便已上頂峰,喊爹叫娘了。

  陣陣帶起來的洶涌叫聲,立即驚動了住在院內的鄭圓圓四女,紛紛沖出房門。

  她們只道有狼鉆進來,見面后之,面色一變,齊聲喝道:”打狼啊,打狼啊…“

  奮力沖開朱紫紅的房門,撲上前便要動手。”哇哇!“

  秦寶勇立即赤身體跳出,瞪眼叫道:”什么狼?是本老動哩!你們一個個想反啦?“

  哈,王八蛋,死小子被老婆”抓“,有夠衰尾哩!

  四女氣憤他小子連躲三天,心中有氣,又齊聲嬌喝道:”不錯,你就是狼,該打!“

  頓時一涌而上,一陣陣粉拳捶上去,打得秦寶勇無處可躲,連喊救命。

  哈,阿里巴巴死翹翹,死小子真是衰透頂啦!

  鬧過之后,秦寶勇樓著五位嬌坐在沿上,開始細說起百毒羅煞的安排來,并稱己將隨百毒羅煞及朱紫鳳混入黑黑狼門之中。

  鄭圓圓秀盾一跳道:”這,這不是太危險了嗎?“”嘻嘻,沒事啦!本老公寶人有寶命,不會有事啦!再說有和鳳姐在暗中策應,吉人自有天相哩!“

  盧柳茵點頭道:”不錯,再加上勇弟的機智及武功,應該是不會有什么意外的!“

  朱紫鳳含笑道:”他機智嗎?連他自己都說自己是寶哩!“

  鄭圓圓失笑道:”正是哩!半夜傷腥,竟被老婆打,這樣的老公真夠蠢哩2“”哇哇l“秦寶勇瞪眼道:”本老公蠢嗎?本老公是心痛你們幾個老婆哩!“

  鄭圓圓起身道:”好,你不蠢,看看能不能躲過我們幾個再打一次?“

  其余四女也跟著站起,虎視眈眈,作勢打。”媽呀!“

  秦寶勇怪叫一聲,飛身掠出門外,叫道:”不得了啦!老婆勾結野漢子要謀害親夫啦…“”哈!哈!…“

  五女齊笑。

  笑聲中分別回房歇息。

  哇哇哇!麻辣塊塊的王老人,死小子怕老婆怕成這樣,今后肯定是(氣)管炎的命哩!

  哈,烏蛋,死說笑!

  翌一大早,百毒羅煞、秦寶勇及五女便趕到總舵大廳,當著面將計劃對鄭遠庭、姚如玉夫婦及盧永泰和湖幫一些高級人物說了一遍,鄭遠庭、盧永泰等甚表贊同,只是囑咐要小心行事,萬不得已時,秦寶勇可及時從黑狼門中逃出。

  接著,二十余名高手即躍人湖中,皇天不負苦心人,經過一個時辰的打撈,百毒羅煞那支龍頭鋼拐杖再度出世了。

  人夜,大地一片黝暗,總舵大廳中卻燭火通明,秦寶勇及五女與鄭遠庭夫婦、盧永泰、百毒羅煞等舉杯痛飲。

  這是離別之宴,秦寶勇及百毒羅煞、朱紫風將今夜由洪天鈞泛舟渡湖上岸,直奔黑狼門總舵,此去吉兇未未卜,眾人心中不由沉甸甸的。

  不過,鄭圓圓、盧柳茵四女不愿秦寶勇牽掛,因此,強顏歡笑,好不容易挨到席散之后,六人方始回房。

  秦寶勇雖然一向豪放豁達,可是,面對離別,她在一一摟抱過未來的愛之后,不住也心中一酸,聲音一啞了。

  突聽鄭圓圓咽聲道:”勇弟,請答應姐姐分娩之前,你一定要趕回來,好不好啊?“

  說著,不住掉下淚來。

  乖乖隆個咚,妞兒唯恐老公心花,借外出之際泡草野妞,被勾去魂,一去不回頭,使出絕招啦!

  秦寶勇摟著她,堅定的道:”圓姐,你放心啦!小弟在中秋之前,一定回君山,哪怕是海枯石爛,也會趕回哩!“

  說著,輕輕的替她拭去淚水。

  哇哇哇!麻辣塊塊的王老八,海枯石爛啦!人也早化成灰啦!死小子存心想借外出之機,跟野老婆私奔,一去不回頭哩!

  哈,王八蛋,死說笑哩!

  盧柳茵立即上前勸道:”圓妹,小妹略知相術,依勇弟的氣,看來,此行不但沒有見險,反而有喜事哩!“

  乖乖隆個咚,妞兒到底看出老公是頭小狼啦!注定又要桃花運哩!”哇哇,真的嗎?“”不錯,圓姐上回離君山之時,我就告訴她有驚無險,說不定尚有喜事臨門,如今不就是最好的證明嗎?“

  說著,側目向鄭圓圓、朱紫鳳膘去。

  二女立即羞澀的低下頭。

  她所說的”喜事“是一指未紫鳳身懷六甲,二是指朱紫鳳后來居上,做上了頭房。

  哇哇哇!的娘老皮,妞兒一語雙關,有夠厲害,今后肯定會贏得老公的寵愛!”篡班奪權“,讓別的姐妹天天守活寡,每天泡得老公嗚呼哀哉,云里霧哩呢!

  秦寶勇作賊心虛,立即叫道:”哇哇,我現在已有五個老婆啦!再加上受妹,總不至于再尋花問柳打野吧?你們放心啦!“

  哈,阿里巴巴死翹翹,死小子不打自招,麻煩大啦!”格格,誰說你會打野啦!你不要作賊心虛嘛,面相乃是觀氣,氣乃是由內形諸于外,與你這小豬哥容貌無關哩!格格,姐姐所說的喜事,正是指你與霆妹之間的事,勇弟,姐姐祝福你能事事稱心如意哩!“”哇哇,謝啦!茵姐,聽了你這席話,小弟好似吃了定心丸,來,趁著有時間,我趕快好好跟你吻別一下,省得出去以后做和尚,忍不住打野…嗯?哇哇!“

  忽覺說漏嘴,慌摟著盧柳茵長吻起來。

  一邊吻在一邊賊手摸。

  哈,王八蛋,死小子人頭豬腦,哪里都有問題,偏偏下沒問題,麻煩很大哩!”格格…“

  眾女齊聲笑。

  格格,格個哩!老公這樣,你們幾個妞兒怎么還笑得起來啊?是不是想趁老公”出差“之際,也爬墻偷兩個野漢子啊?

  哈,烏蛋,死說笑!

  等到吻逾五女之后,已是將近半個時辰了,六人立即含笑著走到大廳。

  秦寶勇立即上前與盧永泰及鄭遠庭夫婦道別。

  盧永泰曬笑道:”勇兒,你一生桃花運不淺,今后到外面可不要心花喲,不然我就會打股喲!“

  哇哇哇!麻辣塊塊的王老八,上梁不正下梁歪,神少爺變成小狼,都你是小子的”功勞“哩!

  秦寶勇面色一紅,尷尬道:”是,勇兒絕不心花哩!“

  鄭遠庭倒是正道:”勇兒,我代表本幫的弟兄向你致謙及致謝,祝你能夠馬到成功,凱旋歸來!“”嘻嘻,小婿會盡力而為的啦!“

  盞茶時間之后,一條梭形快舟在洪天鈞的功力催動之下,帶著秦寶勇、百毒羅煞及朱紫鳳,劃起一道長長的白狼,疾向浩瀚的湖去。一乖乖隆個咚,死小子終于擺”黃臉婆子“的糾啦!得解放啦!

  半月之后,一男二女便出現在烏山腳下。

  這三人正是趕來黑狼門總舵的秦寶勇、百毒羅煞及朱紫鳳。

  此刻,秦寶勇已經易容變成了另外一付模樣,但依然英俊瀟灑,光彩照人,一路引得無數女子的愛慕垂青。

  乖乖隆個咚,幸好死小子的幾個老婆聰明,臨行前要朱紫鳳狠狠盯著他小子,不然的話,他小子早就爬墻”上路“啦!

  只不過他小子非得易容不可,因為,黑狼門對他小子的‮實真‬面容已經了如指掌了。

  黑狼門的總舵正是烏山頂峰之上。

  半個時辰之后,秦寶勇跟著百毒羅煞及朱紫鳳祖孫倆剛走到半山,立即看見兩位衣白衫,襟繡黑狼的兩名俊俏青年各攙著兩名突,肥豐臂的妖燒女子從對方走來。

  哇哇哇!麻辣塊塊的王老八,有夠深灑,比勇少爺還快活哩!

  秦寶勇正在暗嘆之際,耳邊已傳來百毒羅煞的傳音道:”勇兒,那兩位青年乃是門中之人,那兩位少女卻好象是叉幫幫主阮金鈴的一對女兒顏嬌和顏美,最是會使用藥媚術,看來叉幫來得很快,已經上烏山來啦!你要小心哩!“

  兩名妖燒女子正是顏僑和顏美,眼見秦寶勇一付玉樹臨風的美男模樣,頓時眼一亮,似兩只中俄狽發現美食一般,雙目一直盯著秦寶勇,恨不得一口將他下。

  乖乖隆個步,一個巴掌拍不響,勇少爺若不是小狼,又怎么招來狽的媚眼啊?

  哈,烏蛋,死說笑!

  秦寶勇暗嘆道:”哇哇,你們這兩個三八妞兒真是瞎了狗眼啦!好的,本少爺守寡半月,正好找個機會發一番,順便修理你們呢!“

  哇哇哇!的娘老皮,死小子身邊不是有”大老婆“在嗎,守寡半個月,誰相信啊?誰相信誰白癡哩2正自思忖之際,百毒羅煞低道一聲,徑直朝前行去,秦寶勇冷哼一聲,看了兩女一眼,手挽朱紫鳳緊緊跟隨,足下行若水的走去。

  兩女頓時出一付妒意來,顏嬌望著朱紫鳳的背影,沖著兩名俊俏青年悻悻道:”這破鞋爛襪就是你們黑狼門總巡察朱紫鳳嗎?“”是呀!夠,夠冷吧?“”哼,什么,冷什么冷?本姑娘照樣要把她妞兒身邊那美男子抱過來哩!“”嘻嘻,大公主,你最好打消這個念頭,你沒有看見那付冷冰冰的模樣呀!不好惹哩!“

  顏美大是不服,冷哼道:”又什么不好惹的?大不了咱們比一比武功,諒來她兒的下武功和上‘武功’都不如咱姐妹倆哩!“

  哈,阿里巴巴死翹翹,妞兒醋壇翻翻,肯定是叉幫的”醋壇‘壇主哩!

  兩名青年頓時爆出一陣的笑聲,互相之間先來一陣摸摸捏捏,而后彼此相摟著向路邊樹林鉆去。

  乖乖隆個咚,狽很容易發喲!

  另一邊,秦寶勇及百毒羅煞、朱紫鳳邊走邊用傳音會商議對策及認識環境,大約過了一個時辰,終于來到山頂上的黑狼門的總舵。

  秦寶勇遠遠打量那十余排豪華房舍,暗忖道:“哇哇,在這個山頂上蓋這么多的房舍,可要花不少的銀子哩!”

  三人尚未抵達大門,門口兩名白衫大漢早已舉手行禮,一起躬身道:“參見羅煞及總巡察!”

  乖乖隆個咚,還有總巡察老公哩!怎么不行禮參見啊?得罪了總巡察老公,以后還想不想吃飯啊?

  百毒羅煞、朱紫鳳微微點了點頭,帶著秦寶勇揚長走人大門。

  只見一位身材瘦長,白面柳須,神色略顯整的中年錦服漢子已站在大廳門口。一見到百毒羅煞,馬上變得臉色出笑容了過來。

  雙方尚距六尺余,百毒羅煞便點頭道:“見過門主!”

  朱紫鳳、秦寶勇卻立即躬身下跪道:“參見門主!”

  這錦服中年人正是黑狼門門主方青云,只聽他哈哈聲一笑道:“師父,總巡察,辛苦你們啦…嗯?蝴蝶婆婆呢?”

  百毒羅煞臉色一沉,道:“隨青云那牛鼻子老道出家啦!”

  哇哇哇!麻辣塊塊的王老八,青云正是方青云的名字哩!老毒婆想拐著彎子罵人啊?

  方青云果然呆一呆,倏忽醒悟,忙道:“青云牛鼻子?師父可是指武當派的那位青云牛鼻子老道?”

  “不錯,若非有他從中作便,老身早就毀了秦寶勇那小子啦!”

  “師父,究竟是怎么回事?”

  “到廳里再談吧!”是是,請!“

  入廳坐定之后,百毒羅煞即將在君山的情形繞來繞去說了一遍,把責任全推給青云道長,說是他帶著蝴蝶婆婆乖船而去,使得自己大大分心,結果輸掉秦寶勇一招,含恨而歸。

  乖乖隆個咚,老百婆也會騙人哩!很奇怪哩!

  方青云居然深信不疑,當即安慰道:”師父,勝敗乃兵家常事,師父大可不必放在心上,只不過秦寶勇此人倒是令人懷疑。他小子小小年紀,怎么可能擁有一身如此驚世駭俗的武功啊?“

  說話間,居然有意無意膘了秦寶勇一眼。

  哇哇哇!麻辣塊塊的王老八,死老小子直感有夠靈敏,比狗鼻子還強哩!

  百毒羅煞心中微微一跳,卻故作淡然道:”門主,秦寶勇是洛神醫秦羽生的孫子,秦羽生不但于醫術、星相等旁門左道的方技,武功也深不可測,當年就連敗你派去察看情況的蝴蝶婆婆、宋長江及二十八妖,秦寶勇能有今成就,也不足為怪哩!“

  方青云甚覺有理,點頭道:”不錯,也只有秦羽生之孫能夠做到這一點…嗯?這位小兄弟是何人,怎么看上去面生啊?“

  說話時,眼睛盯在秦寶勇臉上。

  乖乖隆個咚,死老小子終于起疑心啦!來麻煩啦!就跟妞兒每月都會來”麻煩“一樣哩!

  哈,烏蛋,死說笑!

  百毒羅煞早已準備好,聞言老臉皺紋一舒,笑道:”嘻嘻,這就要問鳳丫頭啦!她在回途中的旅店里碰上這小帥哥,兩人一見鐘情,女心向外,我這做的也攔不住哩!“

  朱紫鳳立即推了她一下,佯作紅臉羞澀道:”,看你…嗯?人家不來了嘛!“

  哈,阿里巴巴死翹翹,妞兒很會演戲嘛,可惜早生了幾百年,不然一定會成會紅影星哩!

  秦寶勇連忙起身,再次跪身行禮道:”在下羅炳輝,乃嶺南幫幫主羅秋勝之孫,特此舉來參見門主!“”哦!“

  方青云素知嶺南幫也是武林大幫派之一,統轄整個南方,若是能借此過得其幫加盟,北有黑狼門、叉幫進攻,南有嶺南幫斷絕退路,湖幫必敗無疑,當即大喜過望,笑道:”原來是羅公子啊,果然是一表人才,跟鳳兒正好龍鳳相配哩!哈,方某久聞令尊大命,只可惜緣俚未得一見,今得見羅公子,也算三生有幸啦!請起,請起!“

  說著,起身親手相扶。

  乖乖隆個咚,死老小子一心想做武林霸主,利熏心,反而變成瞎眼啦!

  方青云喜不自,又回頭笑望百毒羅煞道:”師父,你先帶著羅公子及鳳兒先下去休息吧,人夜之后,本座在忠義堂擺宴替你們接風哩!“

  百毒羅煞隨口笑道:”嘻嘻,謝謝啦!“

  立即與秦寶勇、朱紫鳳走出大廳。

  出來后,百毒羅煞自行去臥室休息,秦寶勇、朱紫風為了避嫌,故意裝著一對如膠似膝的新婚夫,親親我我的走進朱紫鳳的臥房中。

  哪知,兩人剛坐下,立見房門口白影一閃,柳鎖眉的洪佩麗在一名女婢引導下走進房來。

  秦寶勇心頭一疼,暗道:”霆妹,苦了你啦!“

  心中這樣想著,卻端坐不動,任由朱紫風去招呼人。

  朱紫鳳起身含笑道:”雯妹!“

  立即握住她的手掌。

  方雯低聲問道:”鳳姐,這次在你看見到勇弟了嗎?“

  說著,也秦寶勇膘了一眼。

  秦寶勇看著她那微鼓的腹部,又驚又喜,又愛又伶。

  乖乖隆個略,死小子到外撒種,遍地柳,小心以后哪個野妞兒著大肚皮上門要撫養費,很不劃算哩!

  朱紫鳳笑道:”有,他比以前更俊,武功也更高啦!“”鳳姐,他真的成親了嗎?“”還沒有正式成親,但恐怕最近,大概用不了明年。他曾傳音告訴我,請我轉達他的情意,他對你的一片誠摯的愛心!“

  方雯雙目一亮,‮子身‬一顫,道:”唉。該不會是你在安慰我吧?“”雯妹,我怎么騙你呢?對啦!他還說讓你在排名上,做頭房呢!“

  方雯‮子身‬一震,淚水情不自汩汩直

  秦寶勇在一旁瞧得心中一陣劇疼,真想當場起身把自己的‮份身‬告訴他,可是一見到在場的那位婢女,終于忍了下來。

  好在朱紫鳳善解人意,立即取出紗布輕輕的替方雯拭淚,輕聲勸慰道:”雯妹,為了腹中之嬰兒,你別太傷心啊!“

  方雯也覺得自己感情太失控了,慌忙化啼為笑,望著秦寶勇,嬌媚道:”鳳姐,小妹聽說你已經有了一位如意郎君,是不是這一位啊?怎么不向小妹介紹一下啊?“

  哈,阿里巴巴死翹翹,你妞兒連老公的茅草有幾都知道,還介紹什么介紹啊?

  朱紫鳳立即紅臉將秦寶勇的假‮份身‬介紹了一番。

  秦寶勇也起身跟方雯見過,口中說說笑笑,內心卻激動不已,目中竟浮出少許淚跡。

  哇哇哇!麻辣塊塊的王老八,一水夫恩,死小子到底還留著一點情意,十分難得哩!

  方委驟見他小子眼神不對,呆一呆,慌忙回頭轉對朱紫道:”鳳姐,謝謝你,我走啦!“

  乖乖隆個步,妞兒看出死小子是個小狼啦!再不走,會有危險哩!

  哈,烏蛋,死說笑!

  秦寶勇愛憐的看著她隨朱紫風而去背影半晌,默默的走進浴室。

  等他小子出來之后,只見朱紫紅正跟一位體態豐的神情妖野中年美婦及顏嬌、顏美二女坐在沿上交談,當團一怔。

  朱紫鳳看見他,立即起身笑道:”輝哥,這位就是叉幫幫主阮金鈴阮夫人及兩位愛女老嬌姑娘和顏美姑娘,今上山時,咱哥還見過兩位顏姑姑哩!“

  阮金鈴無比,兩個女兒也不是好貨,立即齊向泰寶勇看來,暗中直飛媚眼。

  乖乖隆個咚,死小子果然桃花運連連,看樣子今夜又要做三次”新郎“啦!

  阮金鈴絲毫看不出是一方霸主的樣子,既然起身握住秦寶勇的手,嚷聲道:”我是阮玉玲,輝哥兒模樣真俊啊!“

  說話時,還輕輕捏了握秦寶勇的手掌,暗中‮逗挑‬。

  顏嬌、顏美也嬌滴滴道:”見過輝哥哩!“

  秦寶勇出一付的豬哥相,輕輕將手掌出,一手握住顏嬌。一手握作顏美的一雙手。”嘻嘻,兩位姑娘真水啊,比老母強多啦!“

  哈,麻辣塊塊的王老八,死小子想吃,把老婆貶得一錢不值哩!

  XXx阮金鈴就聽出他小子嫌自己太老,立即出忌恨的眼神來,暗中盤算著如何把秦寶勇到手。

  顏嬌、顏美卻笑不已。

  朱紫紅忍不住會意一笑,心中十分舒坦。

  四人重新坐定,顏嬌妙目一轉,膘向朱紫紅道:”風姐,可否談談那位秦少快的武功?“

  哇哇哇!麻辣塊塊的王老八,妞兒真是水性楊花,郎想偷吃眼前的小狼,又想偷吃另一個小狼哩不可測,秦少俠居然跟愚姐的姐姐惡斗半天半夜,你一著奇招勝出哩!”

  顏美聽雙目異采連閃,忍不住道:“鳳姐,聽說秦少快為人豪放,人品俊逸,風惆悅,不知傳聞誤否?”

  “不錯,若非如此,湖幫幫主也不會將其愛女、外甥女和兩位美婢嫁給他為妾,本門門主之千金曼姑娘也同樣不會以身相許哩!”

  顏嬌、顏美二女立即聽得心猿意馬,想人非非,臉上一陣漾。

  乖乖隆個呼,兩個妞兒大白天做夢,再發展下去很危險,有可能變花癡哩!

  阮金鈴有意試探的問道:’鳳姑娘,你是否對他秦少俠…嗯?“

  倏忽止言,側目膘視秦寶勇一眼。

  哇哇哇!娘老皮,老心不死,非得把勇少爺到手哩!

  朱紫鳳自然明白她的用心,回頭望著秦寶勇甜甜笑道:”我喜歡秦少俠,無奈輝哥已聞人我的心田,我總不能一事二夫吧?“

  阮金鈴嫉妒不已,卻佯作無般笑道:”格格,好,好,朱姑娘,難得你有眼力,嬌兒、美兒,娘尚有事,你們陪鳳姐隨便聊聊吧!“

  著著,含笑起身,徑直出門而去。

  二女知道老娘心有不甘,非要吃到秦寶勇這口童子不可,也大是嫉妒,懂聲嗲氣著秦寶勇,當著朱紫鳳的面,使出渾身解數,去勾引‮逗挑‬他小子。

  哇哇哇!麻辣塊塊的王老八,幸虧勇少爺老婆還在場,不然豈不是早已爬上,把肚皮都大啦?

  哈,阿里巴巴死翹翹,兩個小豬姐,有夠花癡哩!

  人夜,方青云大擺酒宴,正式替百毒羅煞、朱紫風及秦寶勇接風洗塵。

  黑狼門的高手悉數到齊,阮金鈴母女及叉幫的高手也應邀相陪。

  據說阮金鈴的丈夫本是一名武林高手,但無緣享福,英年夭折。

  乖乖隆個咚,是不是老婆太,每天夜里想來事,把老公活活泡死啦?很值得研究哩!

  令秦寶勇奇怪的是,湖幫叛賊左明遷竟沒面,按理說他小子不會投奔阮金鈴就會投奔方青云,怎么會無影無蹤呢?難道說,這里面有什么鬼不成?

  哇哇哇!麻辣塊塊的王老八,死小子天天擔心自己戴綠帽帽,有夠疑心,說不定左老鬼被哪個老相好臨時絆住啦!你小子拿著小石頭打天去啊?

  當然,左明遷跟他小子有殺父母之仇,不共載天,因而格外留意對方,也在情理之中。

  眾人酣飲暢談,一醉方休;直到半夜才散席。

  秦寶勇長吁一口氣,立即擁著朱紫鳳快步離去,象是逃避什么。

  只因顏嬌、顏麗二女趁著大家都有幾分醉意,時不時就勾腳掐臂,有時甚至直接摸向下,得他小子血脈亢奮!”小弟弟“也突然長大起來,而且一直不肯變小。

  哈,阿里巴巴死翹翹!”小弟弟“也長大得太快了嘛!”發育“過早,很不好哩!

  二女自是欣喜若狂,暗暗慶幸自己發現了一個”優良品種“,決定無論如何也要把秦寶勇到手。

  秦寶勇、朱紫風剛在房中坐定,卻聽見方雯已帶著婢女來敲門了。

  打開門,便發現方雯神色緊張,似乎十分不安。

  方雯讓婢女退出房門,低聲音道:”鳳姐,聽說湖幫總護法左明遷也帶著數十名手高上山啦!他是我爹的一顆重要棋子,唉。看來我爹是不到黃河心不死,非要獨霸武林,怎么勸也勸不聽哩!“

  秦寶勇驟聽此事,心中狂跳,忍不住猛地起身道:”左明遷那惡魔在哪里?“

  方霎一怔,不料他小子如此激動,眼見他神態兇狠,但卻出的目光卻似曾相識,不由心中一動,‮頭搖‬道:”左明遷一伙人十分隱秘,不輕易面,目下我也不知道他們在哪里,不過肯定在山上,今晚一個曾經侍候過他們的婢女告訴我,前天他們還在逍遙殿住過哩!“

  朱紫鳳情知秦寶勇報仇心切,當即暗遞一個眼色,示意他沉住氣,而后轉望方斐道:”既然如此,咱們這便去逍遙殿暗中察看一番,輝哥,你不熟悉地形,先暫時留在房里,待我和泰妹探察清楚情況后,再來告訴你吧!“

  秦寶勇也覺得自己太過激動了些,忙道:”鳳姐,我聽你的,你快跟雯姑娘去吧!“

  方要緊緊盯了秦寶勇一眼,方才跟隨朱紫鳳離去。

  乖乖隆個咚,妞兒并沒有跟老公上附。怎么就感覺出老公的”特征“啦?很值得研究哩!

  與此同時,三臺好戲即將演出。

  卻說方青云醉熏熏的返回房內,忽然一呆,只見頭坐著一個妖冶美、豐微骨的中年美婦,脯鼓囊囊,股肥翹翹,要多感就有多感。

  仔細一看,竟是阮金鈴。

  哇哇哇!麻辣塊塊的王老八,天上掉下一個”林姐姐“,老婆居然守不寡,主動爬墻偷野漢來啦!

  阮金鈴眼見方青云愣站著不動,媚眼一飛,噪聲道:”喲,大門主,奴家主動送上門,你怎么還站道不動啊?莫非虛有其表,該管用的地方不管用啊?“

  哈,阿里巴巴死翹翹,死老小子麻煩大啦!

  方青云紅臉道:”這,這…嗯?是啦!你也不用說笑,只因我是一門之主,你也是一幫之主,做出這等茍且之事來,只怕不太恰當吧?“”喲,恰什么恰當啊?門主、幫主又怎么啦!還不是一男人跟一個女人嘛,況且奴家跟上你,黑狼門、叉幫不就是一家人了嘛,奴家終究是女人,也想找個終身依靠哩!“

  哇哇哇!的娘老皮,果然不錯,就算是”女領導干部“,成天板著臉,一下班也照樣泡”秘書“哥哥哩!

  哈,王八蛋,死說笑!

  方青云聞言暗自冷笑道:”媽的,說什么終身依靠,似你這等娃,怎么把男人放在眼里?說穿啦!是想把黑狼門跟叉幫全控制在你自己手里呢,嘿嘿,方某也不怕你耍手段,只須暗運真氣,提防你突然下殺手就行啦!方某有泡不泡,豈不是變成白癡啦?“

  打定好主意,立即笑道:”嘻嘻,咱倆成為夫,你可別象個母老虎,把我管得死死的,男人偶爾偷偷腥,也很正常哩!不然麻煩就大啦!“”格格,貧嘴,你還有精力偷腥啊,只怕奴家一人都對付不了哩!格格,有本事就快上來啊!“

  兩人飛快下衣服,鉆入被中。

  方青云‮摸撫‬著她她玲球的曲體,光滑的皮膚,高的雙峰,情高漲,立即翻身上馬。

  阮金鈴本是婦,又心存不軌,因此,在盞茶時間之后,已是呻連連,顫抖不已了。

  方青云哈哈連笑,勁更足。

  阮金鈴好似支撐不住,居然開口求繞了。

  方青云想不到自己居然能征服天下第一婦,精神大振,又肆將近半個時辰!方始志得意的”貨“,就在這時,卻忽覺一絲熱氣自對方的”區“涌入”小弟弟“之內。

  他正自驚異之際,突聽阮金鈴呻一聲,雙臂緊緊的摟生他。‮子身‬‮動扭‬不已。

  方青云暗動一口氣,轉驚為喜。只道那絲熱氣乃是她在情之際所出之物,因此,立即得意是‮摸撫‬著她的膚體,同時笑不已。

  阮金鈴雖然尚末盡興,卻佯作舒之極,不停的‮動扭‬‮子身‬,并且伸手‮摸撫‬他的”小弟弟“,象是想再過一次痛一般。

  其實,那絲熱氣大有問題。

  哇哇哇!麻辣塊塊的王老八,問什么問題啊?石榴裙下死,做鬼也風哩!

  第二場戲也已開場。

  秦寶勇坐在房中,內心激動不已,擺在長幾上的香茗居然點滴未動。

  他小子一想起自己既可手刃血海仇人左明遷,心內就久久難以平靜,恨不得立即把仇敵劈個很粉身碎骨。

  不料半晌之后,房外突然傳來一陣輕微的衣袂破空聲。

  秦寶勇心中一動,連忙往上跳去,鉆人被中,佯作已然睡。

  房燈不能熄,以免驚動敵人。

  倏忽間,一陣紅煙飄自窗扇飄進房中。

  哇哇哇!麻辣塊塊的王老八,子午還魂香,老套哩!

  秦寶勇暗自冷笑,閉住呼吸,一動不動,單等著賊人來上勾。”咯咯!“

  隨著輕輕一聲響,窗外已掠人一人。

  秦寶勇裝死,卻暗凝功于掌。

  就在對方轉身關窗之際,他小在偷偷睜眼一看,見來人竟是顏嬌,不由暗笑道:”哇哇,原來是這只啊,看來今天很不走運,今后只能去間偷閻王爺了!“

  當即佯裝中毒狀,雙掌卻已聚集了全身的功力。”格格!“

  房中燈光未熄,顏嬌看得清清楚楚,朱紫鳳正好不在,不由大喜過望,笑道:”小寶貝啊,你真是個小寶貝,下‘小寶貝’大異掌人,超重量級,活該本姑娘嘗鮮哩!格格!“

  說著,快快下衣衫,著兩個大”包“,跳上,向被中鉆去,并且伸手去解對方衣衫。

  哈,阿里巴巴死翹翹,妞兒什么啊?小心把”包“下來,再也斗不上去哩!”砰砰!“”啊!“

  驟然間,只聽兩聲門掌聲,顏嬌慘叫一聲,頓時翻身掉下

  落地之后,掙扎三下,立即倒地氣絕。

  乖乖隆個咚,妞兒很不走運哩!白送豆腐吃,反倒送去一條命,泡得也實在太兇啦!

  哈,烏蛋,死說笑!

  秦寶勇不想留下殺人證據,當即跳起,扛著顏嬌的尸身飛掠而出。

  他小子果然不熟悉地形,想找個隱蔽地方把尸身野好,不料轉來轉去,竟轉到一座大院前。

  這樣大的院子,里面肯定有不少人。

  秦寶勇正想扛著尸身離去,卻驟然一驚,停下腳步。

  只見一條黑影”咧“一聲自墻外掠人院內,飛快消失。

  哇哇哇!的娘老皮,半夜爬墻,非即盜哩!

  秦寶勇一怔,暗忖:”嗯?左明遷就藏在山上,剛才那人鬼鬼祟祟的,放著大門不走,偏跳墻進院,正跟左明遷一伙人在山上的偷偷摸摸行蹤相似哩!“

  念頭轉過,也立即肩杠尸體掠人院內,卻見人影已失去,只得挨間挨戶去搜索。

  這一掠就引出了第三場好戲。

  經過右側第一間偏房時,猛聽房中有異聲,急忙剎住腳,隔門偷聽。

  只聽一男人冷哼道:”姓阮的,你怎么突然裝起正經來啦?我主動送上門,也要不要啊?“

  嗯?麻辣塊塊的王老八,姓阮的?莫不是阮金鈴那老婆啊?

  乖乖隆個咚,有夠奇怪,老婆連送上門的”肥“都不要,是不是太老啦!有些力不從心啦?

  秦寶勇精神一振,仔細聽著。”喲,看你說的,奴家今天不‮子身‬不適,來了月事,不能‘干活’哩!格格!“”,據我所知,你根本沒來月事,今晚還跟方青云泡了一回,哼,你是不是嫌我老啦!想換換口味啦?“

  哈,阿里巴巴死翹翹,方青云也夠老呢。關鍵人老”小弟弟“不老哩!”你…哼,你竟敢派人暗中跟蹤我?“”跟蹤你又怎么樣?媽的,你本來就是我的,你若敢跟上別的野漢子,我就把當年你勾引盧永泰不成,挾怒報復他,同我聯手,殺死薛道行,殺阮銀鈴之事統統說出來,叫你不得好事哩!“

  哇哇哇!的娘老皮,野漢子狗急改爬墻為跳墻啦!

  秦寶勇心中大震,念頭急轉:”房里的‮女男‬必是左明遷與阮金鈴,看來爺爺和鄭遠庭懷疑得不錯,當年我爹娘之死,正是他們一對狗‮女男‬聯手合為!“

  念頭轉過,目中立即出兩道懾人的寒光。

  只聽阮金鈴微怒道:”你說出來又怎么樣,死無對證,再加上盧永泰已失蹤多年,又怎么冒出來找我報仇?“”嘿嘿,那倒未必,你以為我真是為了你才背叛湖幫,暗中投靠黑狼門,意不軌的啊?老實說,我真正背叛湖幫的原因一是想整垮鄭遠庭,取而代之,二是據我暗中查知,盧永泰已經出現在君山,而且還引去了薛道行和阮銀鈴的孽子薛寶勇,也就天下少年武功第一高手秦寶勇!“”啊,秦寶勇就是那失蹤的孩子?這…這,這怎么可能啊?“”哼,信不信由你,你想一箭雙雕,既整垮鄭遠庭,又整垮方青云,就必須得跟我合作,嘿嘿,我現在就回去,你若回心轉意,半個時辰之后,便去找我!“

  話落,房門打開,一人怒氣沖沖走了出來。

  秦寶勇定眼細看,發現那人果然是血海仇人左明遷,頓時顧不得其余,立即扛著尸身尾隨而去。

  行至一片樹林時,他小子殺氣突涌,乍喝道:”左明遷,你的死期到啦!回頭看看我是誰?“

  左明遷渾身一顫,回過頭來,待看清楚對方,嚇怪叫一聲,轉身拚命就逃。

  秦寶勇武功遠勝于他,豈能讓他逃去,當即騰身掠上,飄數丈之遠,翻掌振腕,一道狂規般的掌風拍出。”啊!“

  左明遷慘叫一聲,連三口鮮血,腳步踉蹌,頹然倒地,氣絕而亡。

  哇哇哇!麻辣塊塊的王老八,死老小子還想等著老婆趕去泡員,先去遭地府泡閻王婆吧!

  一代惡魔,就如此結束了罪惡的一生。

  可以說,他死得很突然,但人命不值錢,說死就死誰湖料得到?更何況他罪該萬死,合當有此結局。

  秦寶勇把左明遷的死尸拖人樹林中,又丟下顏嬌的尸體,雙足跪下,仰頭望天,捂嘴大哭,泣聲低叫道:”爹,娘,孩兒報了你們的一半大仇啦!假以時,定可將兇手全部誅殺,你二老請放心在地下安息吧…“

  悲傷和仇恨,充溢著他的心間,他想到的只是報仇二字,幾乎已失去理智。

  乖乖隆個咚,死小子不要來喲,不然問題就大啦!

  翌清辰,朱紫鳳剛剛出門,就見一女婢敲門進來,斂枉行禮道:”羅公子,我家‮姐小‬想見見你,請你過去一趟哩!“

  秦寶勇只是經百毒羅煞告知過黑狼門一些重要人物特征及慣,記在心里,不至出差錯,卻對婢仆一類的下人毫無所知,又剛剛來山上,不認識更多的婢女,聞言當即一怔,茫然問道:”你家‮姐小‬是誰啊?“”嘻嘻,她就是門主的千金鄭圓圓啊!“

  秦寶勇頓時心中生起一股熱,暗忖:”是啦!圓姐跟我臉對臉,眼對眼的過了好幾天,怎么會不熟悉我的眼神啊?我就看她如今前后兩次上門,眼睛都盯著我,樣子怪怪的,她一定是認出我啦!“

  乖乖隆個啥,死小子有夠呆,臉對臉,眼對眼,肚皮磨肚皮,豈有瞞過方斐那對眼之理啊?

  念及此,他小子愈加激動,忙道:”好,我這就去…嗯?我們到哪里見面呢?總不可能在她的閨房中吧?“

  只因秦寶勇心中有疑慮,如果直接去方斐的臥室,就可能會暴‮實真‬‮份身‬,因為,目前他還是”羅炳輝“,朱紫鳳的”情人“。”嘻嘻,我家‮姐小‬哪好約你去閨房啊?是去山的水簾哩!“

  秦寶勇大喜過望,暗暗佩服方雯精明,含笑道:”在下初來貴門,尚不熟悉地形,就請姑娘帶路吧!“”格格,奴婢算什么姑娘啊,好,我領你去吧!“

  秦寶勇頓時興致跟著她離去,甚至忘了向朱紫鳳打聲招呼。哇哇哇!麻辣塊塊的王老八,還好死小子沒打招呼,這種事情打不得招呼哩!大老婆、二老婆之間很容易喝干醋哩!

  哈,烏蛋,死說笑!

  兩人行至山處,那女婢忽然伸手對方一道匹練般的瀑布,大聲道:”羅公子,你瞧那道瀑布后面似乎別有天哩!“

  秦寶勇順著她的指尖回頭一看,果見瀑布后面另有一個小口,正開口,忽覺側一疼,情知不對,順勢側倒在地,抬頭一望,神色大變。

  女婢迅速的點了他的”期門“之后,纖掌在臉上一抹,揭下一張人皮面具,出顏美那妖冶無比的容,聲笑聲:”格格,小乖乖,你也不能怪我喲,要怪就只能怪你那‘小弟弟’是超重量級香腸,人見人愛,我好不容易碰上,當然要吃一口啦!格格!“

  說著,挾起秦寶勇朝右側不遠處之山掠人。

  哇哇哇!的娘老皮,妞兒想嘗鮮,怕只怕下面裝不下那巨型”香腸“,要喊爹叫娘呢!

  秦寶勇內功超人,顏美點向他的右之指,只是令他小子稍稍的一麻,立即又氣血通暢,只不過”期門“乃是重,突然挨上一掌,想要以氣沖開,倒須稍稍花點功夫。

  于是,為了避免被她發現,他立即忍了下來。

  顏美掠人內三十余丈之后,一見已經到了盡頭,立即將他放下,格格一笑,便開始準備起來。

  秦寶勇暗罵一聲”三八妞兒“,立即開始運功沖

  乖乖隆個咚,死小子的”小弟弟“有‘汽”正好找個“口”漏“氣”妞兒還送上門來,很劃算嘛!

  顏美光衣服“包”晃“茅草”張開,面春風的向前撲來。

  就在此刻,秦寶勇恰好沖破“期門”倏忽一揮掌,暴叫一聲“三人妞兒”兩縷強勁的指風已向她的左右兩側。

  “砰!”顏美何曾提防,立即倒地。

  秦寶勇冷哼一聲,也不管她,掠出外,折下一把樹枝,迅速的在口繞行一周,布下一個陣式。

  他小子存心要“安安靜靜”的發一翻再說。

  哇哇哇!麻辣塊塊的王老八,死小子怎么不在口掛塊“請勿打擾矚的牌子啊,這樣省多了哩!

  哈,王八蛋,死說笑!

  秦寶勇掠回,眼見顏美意盎然,不僅不怕,反而大是一付的豬姐相,頓時火大起,上”’小弟弟“也高高撐起一張小傘。

  哈,麻辣塊塊的王老八,還沒下”雨“吧,要是提前下”雨“,感覺會很不哩!

  衣服一件件飛出,兩具白體立即摟抱在一起,在‮動扭‬,在翻滾。

  呻叫聲震得中嗡嗡作響,好一幅”宮圖“,活生香。

  早說了,秦寶勇心中只有一個念頭,就是報仇,已經根本忘了別的事情。

  此刻,他在發,對方也在發,高昂的叫聲經久不絕,久久旋繞。

  乖乖隆個咚,死小子很會享受嘛,殺人不用,反用下”冠(機關)“哩!

  哈,烏蛋,死說笑!

  兩人狠干兩個時辰,體力耗損甚劇,竟然相樓著安靜人睡,而且打起鼾了。

  哇哇哇!麻辣塊塊的王老八,死小子連泡六個老婆,個個都沒用,今在野妞兒身上才真正嘗到了甜頭,竟舍不得一下子殺死野妞兒,還想嘗一回哩!

  盞茶時間之后,倏見一條人影從陣勢上掠過,閃人內,從來人的體態看,依稀可辨出竟是叉幫幫主阮金鈴。

  嗯?麻辣塊塊的王,怪不得勇少爺的陣勢被破啦!天下間除了這老婆數人,誰能破得了啊?

  只見她小心翼翼的前行二十余丈之后,稍駐腳步,嘴角立即浮現出一絲獰笑,而后繼續前行近十丈,取出紅灰藥丸各一粒,用力一擲!”波波“兩聲,相繼擊中秦寶勇的右

  兩團紅霧立即罩住秦寶勇全身。

  一陣”哈瞅“連響之后,秦寶勇‮子身‬一震,頓時醒來,卻又立即覺察出有人在對自己下毒及制,索裝死不動,暗暗運功沖

  很快地,百皆順。他不由暗暗感激盧永泰昔日他以各種形勢在冰中練功之苦心。

  倏聽一陣陣輕細的步聲漸漸近,秦寶勇忍不住心中冷笑道:”堅哇,是母的哩!一定是阮金鈴守在那個要緊的出口處,才能知道顏美騙我,想如何才能使他逃脫!“

  不料念頭剛轉過,卻忽覺丹田一熱!”小弟弟“傲然昂立,令他小子暗暗叫苦不已。

  只因以氣沖不難,但若再加上毒,麻煩就大了。

  現在,他小子就出了麻煩,至少”小弟弟“不聽話了。

  哈,阿里巴巴死翹翹。死小子吃虧不小嘛!

  倏聽阮金鈴”格格“一笑,立即現身于秦寶勇的身前。

  秦寶勇雙目緊閉,伴作昏狀,卻暗中卻已將功力聚于雙掌。

  只聽阮金鈴笑不已道:”格格,死小子…嗯?晦氣,怎么能說死呢?格格,小乖乖啊,我今倒要看看你在壯男丹催之下,如何乖乖跟著干,一腳踢開朱紫鳳那傻丫頭哩!格格!“

  哈,王八蛋,哪里都可以死,唯獨‘哪里”不能死哩!

  阮金鈴得意的說完,取出一粒火紅藥丸蹲‮身下‬子。

  倏見秦寶勇陡睜雙眼,雙掌疾掃“砰砰”兩聲,立即扣在住她的際,驚得她大叫一聲,那粒藥丸也隨之墜地。

  秦寶勇順手一撈藥丸,喝叫一聲“你自己亨受吧”立即搬開開她的牙關,同時硬將兩粒藥丸人她的口中。

  藥丸人口即化,迅速人她的腹中。

  乖乖隆個咚,一百零八種酷刑,刑最酷,死小子有夠毒哩!

  阮金鈴不但沒有偷襲成功,反而巧成拙害了自己,在驚怒之中,只覺全身焰似,不由暗叫糟糕不已,奈何麻受制,下巴又被卸下,不能逃,而且也無法自盡,急得心如火焚,額上立即見汗。

  不久,理智已被焚化,只見她目光火紅,呼吸急促,全身不住的顫抖,象蛇一般的‮動扭‬起來。

  而在另一旁,顏美還睡得象小豬姐一般。

  哇哇哇!麻辣塊塊的王老八,母女倆共事一夫,看誰先生息啊!

  哈,烏蛋,死說笑!

  阮金鈴已經苦不堪言,地面四周淋一大片,看樣子,能夠“水”的地方皆已“水”了。

  秦寶勇懷復仇火焰,立即一掌拍去,解開她的道:只聽阮金鈴大吼一聲,跳起便一把樓住秦寶勇,媚藥全面發作,已令她理智盡失,只見她緊緊的摟住秦寶勇,不住的擺動‮身下‬。

  秦寶勇冷冷一笑,站著不動,合上前。

  阮金鈴似困之猛虎,摟住秦寶勇之后,立即猛頂扎撞,動作之猛烈,秦寶勇那“小弟弟”被頂得疼痛折,立即捏住她的眼,將目標對準之后,方始松開雙手。

  哇哇哇!的娘老皮,老婆真不行啦!“法”越來越差勁哩!

  她立即瘋狂的轟撞著。

  秦寶勇好似被海沖至頂峰,幾乎要窒息。

  內立即只剩下華巧仙急促的呼息及那美妙的“奇聲異響”盞茶時間之后,只聽她大叫一聲,好似過上“交通堵”般,沖速更猛。

  乖乖隆個呼,老婆拚老命啦!

  秦寶勇面色鐵青,存心想看她的丑態。

  墓地,阮金鈴不動了,雙眼緊閉,連聲叫道:“,哥啊,親哥哥啊,妹妹要死啦…”

  哈,阿里巴巴死翹翹,奴家今年一十八,十八十八一朵花哩!

  只不過此事也不能怪阮金鈴,其媚藥之兇狠,令任何人都會失心竅,不然的話,此事若傳人武林,誰會相信?堂堂的叉幫幫主,武林三大巨頭之一,怎會如此的瘋狂呢?

  阮金鈴雖是女之輩,但懷大志,十數年隱退江湖不出,就是等待機會,如今機會一出現,她不但想滅掉湖幫,同時也相滅掉黑狼門,讓自己一統江湖,坐上武林女皇的寶座。

  誰知人算不如天算,‮夜一‬之間,她賠上兩個女兒,自己也命在旦夕。

  突然間、阮金鈴睜開雙眼。緩緩醒來,目光迷茫,盯著秦玉寶頭響,渾身猛地一級,失聲道:“你,你的眼神象她,象她,天啊,你是銀鈴的兒子、我,我…”秦寶勇心若鐵石,面無表情道:“不錯,我姓秦,也姓薛,正是薛道行和阮銀鈴的兒子,你這殺人兇手,死期到啦!”

  哇哇哇!的娘老皮,死小子真瘋啦!居然如此整死姨娘,很成問題哩!“你你…”阮金鈴已是油盡燈枯,瀕死,忽然轉過頭去,手指地上,顫抖著道:“我,我活不了啦!只可惜,出師未捷身先,先年,長,長使英雄淚,淚沾,沾巾,一,一念之差,竟,竟至于此,我,我死不瞑目啊…嗯?啊,是啦!我忘了說啦!嬌兒、美兒都是你的表姐,你,你才萬留,留條活,活…”

  說話說完,倏忽從秦寶勇身上滑落,栽地氣絕而亡。

  秦寶勇陡聽“表姐”二字,‮子身‬猛地一震,回頭看去。

  此刻,顏美已不知何時醒來,手持一把匕首對著他。

  秦寶勇一怔,茫然望著她。

  顏美緩緩道:“本來,我想趁機偷殺你的,但我娘最后一句話讓我醒來,我們是表兄妹,我娘殺了你爹娘,你也害死了我爹娘,算是扯平啦!這山幽靜,算是我娘最好的歸宿,不要動她,我,走啦!”

  說著,把手中匕首一扔,雙眼失神,面無血,發絲散,轉身踉蹌著向跌跌撞撞走去,其狀凄清無比秦寶勇呆了片刻,突然大叫道:“表姐,我對不起你,我答應你,照顧你一輩子,直到老,永遠,永遠!”

  說著,飛身縱上,攔抱起顏美。

  顏美凄然一笑,任由他抱著疾掠而去。

  乖乖隆個咚,到底是表兄妹,表兄表妹好成親哩!

  哈,烏蛋,死說笑!

  待秦寶勇手挾顏美趕到山頂黑狼門總舵時,立即被眼前的情景驚呆。

  只見數百高手云集在一塊不足一畝見方的平地上,明顯分成三派,形成敵對之勢。

  奇怪的是,除了對面的一派外,另外兩派有大部分人都在地上打滾,一面打滾,還一面伸手猛抓下,似乎那“地方”奇燒痛之極,大汗淋漓,慘叫不絕,甚是令人恐怖。

  中間相隔地段,擺著兩具死尸。

  只有百毒羅煞、朱紫鳳及一些詩婢在跟對面一派人馬烈拚斗著,意在阻止他們上前下殺手。

  方斐身懷六甲,但也手持一柄青劍在后押陣,并時而朝腳下一人看去,面現異常焦急之

  細看時,她腳下那人竟是她老爹,黑狼門門主方青云,此刻也在滾抓不止,慘嚎連連。

  哇哇哇!麻辣塊塊的王老八,滾什么滾,抓什么抓,什么毛病啊?是不是花柳梅毒大感染啊?早知如此,平就少泡些草野妞哩!

  哈,阿里巴巴死翹翹,很值得研究哩!

  顏美不知發了什么神經,倏忽精神一振,自秦寶勇懷中掙開跳下,厲聲喝道:“所有的人都住手!”

  眾人聞言一呆,果然全都停下手來,回頭向她望去。

  乖乖隆個咯,妞兒莫不是悲憤過度,突然得了失心瘋啦?

  只見對面一派人馬中,奔出一錦衣老者道:“‮姐小‬,大‮姐小‬和湖幫叛減左明遷昨夜同時死于樹林中,我們懷疑是黑狼門故意所為,左明遷的人則懷疑是本幫勾結黑狼門所為,黑狼門又懷疑是本幫勾結左明遷的人所為,三方誰也說不清,只有動手啦…嗯?是啦!怎么沒看見幫主啊?”

  哈,麻辣塊塊的王老八,神少爺無意之中竟制造了一起冤假錯案哩!

  顏美陡聞姐姐也已死亡,淚水不住自雙目落下,半晌之后,卻伸手一拭淚水,面現堅定之神情,果敢道:“不用說啦!我娘已死,叉幫唯我是首,你們三派的恩恩怨怨我最清楚,若不是我娘、我姐及我…嗯?四處招引黑狼門高手和左明遷的人風,又怎么把’糜爛寸寸顛‘媚毒暗染過去?此刻,他們兩派人馬的大部分高手都已發作,自然會懷疑本幫啦!好啦!本‮姐小‬以代理幫主之‮份身‬,命令本幫所有人馬即刻離開烏山,趕回本幫總舵去,否則格殺無論!”“可是,雖說幫主已死,但不見尸體,依屬下之見,二‮姐小‬可否…”

  顏美面色陡變,喝叱道:“程二,本‮姐小‬的話你竟敢不信?想死嗎?”

  錦衣老者‮子身‬一顫,連忙躬身道:“是,程二道命!”

  說著,手一揚,立即帶著叉幫一派的高手飛掠而去,瞬間消失。

  顏美從懷中掏出數只小瓶,交給秦寶勇,沉聲道:“這是’糜爛寸寸顛‘的解藥,但僅可解毒,中毒者既使痊愈,一身功力也廢啦!”

  哇哇哇!的娘老皮,是不是下的“功力”也廢啦?看來麻煩不小哩!

  哈,烏蛋,死說笑!

  秦寶勇救人心急,立即拿著藥瓶去救人,百毒羅煞、方朱紫風等人也趕來幫忙,很快地,倒地翻滾抓搔之人便已盡皆服解藥,于昏昏沉沉中,酣睡過去,氣息平穩,料來大礙已除。

  方雯上前執住秦寶勇的手掌,含淚道:“勇弟,你的事情,羅煞和鳳姐都告訴我啦!真難為你一片苦心,化解武林危難,且,且還記得我…”

  說著,淚水已汩汩出。

  秦寶勇伸手替她拭淚,強笑道:“沒什么啦!我身為學武之人,就是要維護武林正義,做些有益于武林的事,只可惜你爹跟這些人的武功卻從此廢掉啦!”

  說著,將顏美所說之事又講了一遍。

  方雯先的面色一變,‮子身‬一顫,旋即恢復鎮定,搖‮頭搖‬,輕嘆道:“這樣也好,省得我爹還念念不忘稱霸武林,做武林皇帝的黃梁美夢,我只是擔心他原來得罪的人太多,今后會難以躲過仇家追殺哩!”“哇哇!”

  秦寶勇精神一振,慨然拍道:“此事你放一百個心好啦!本老公的老丈人已改歸正,誰膽敢動他一。本老公就讓他小子進閻王殿偷閻王婆哩!”“你…呸,真是油頭滑舌哩!”“哈!”

  說落,秦寶勇、百毒羅煞、朱紫鳳、方雯、就連悲傷的顏美也泛起了難得的笑容。

  中秋節很快來臨。

  這一天,經鄭遠庭、方青云、盧永泰、百毒羅煞及阮家一位老一輩叔伯協商,秦寶勇與七女的婚禮仍在湖幫總舵大廳舉行。

  大堂之上,高朋座,江湖各大門派的代表和三山五岳的好漢們全都趕來赴宴了,僧道俗尼俱全,蛇龍混雜,嗚呼哀哉,跟十幾年前幾乎沒什么變化。

  唯一的變化是由“集體婚禮”變成了“一郎七嬌”的奇異景觀。

  還有一點,只有新郎秦寶勇“孤軍奮戰”到處敬酒謝酒應酬,七位新娘仍然只了一下面。

  只因七位新娘出面時,突有兩名嬰兒哇哇大哭,吵著要喝,兩名嬰兒子,一名嬰兒干脆撒下一大片屎巴巴,臭氣熏天,得新娘大窘,紅著臉告辭一聲,慌慌張張抱著嬰兒逃去。

  一時間,笑聲震天。

  哈,阿里巴巴死翹翹,這年頭世道變啦!都時興先上熱,再人房,先大肚皮,再辦喜席哩!

  全書完
( ← ) 上一章   浪情小俠   下一章 ( 沒有了 )
霸王十五妻小旋風豺狼虎咽天才贏家落劍吟妙絕天下虎過山岡江湖傻小子飛天貓霹靂先鋒凌峰射雕豬哥打通關鴨霸頭雙峰奇譚濁世魔童花仔王虎子驕娃棍王巴大亨雙龍抱群英爭雄逍遙神劍手王對王
讀者小說網為您提供由松柏生最新創作的免費武俠小說《浪情小俠》第十章 溫柔鄉中見真情-及浪情小俠最新章節第十章 溫柔鄉中見真情-全書完在線閱讀,《浪情小俠(完結)》在線免費全文閱讀,更多好看類似浪情小俠的免費武俠小說,請關注讀者小說網(www.mhhhpg.tw)
辽宁11选5玩法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