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王十五妻》第十八章你樂我樂大家樂及《霸王十五妻》最新章節在線閱讀
讀者小說網
讀者小說網 穿越小說 重生小說 歷史小說 軍事小說 官場小說 架空小說 玄幻小說 武俠小說 仙俠小說 都市小說 言情小說 校園小說 網游小說 競技小說
小說排行榜 推理小說 同人小說 經典名著 耽美小說 科幻小說 綜合其它 熱門小說 總裁小說 靈異小說 鄉村小說 短篇文學 重返洪荒 官道無疆 全本小說
九星天辰訣 我欲封天 小姨多春 完美世界 罪惡之城 官路紅顏 雄霸蠻荒 蒼穹龍騎 孽亂村醫 絕世武神 神武八荒 主宰之王 女人如煙 帝御山河 一世之尊
讀者小說網 > 武俠小說 > 霸王十五妻  作者:松柏生 書號:49022  時間:2019/11/21  字數:10458 
上一章   第十八章 你樂我樂大家樂    下一章 ( 沒有了 )
  柴欣怡道:“典哥哥,我記得你說過丐幫將展開‘摧花專案’,而且也被柴桂松知道了,咱們可要想一個補救之道。”

  典兒想了一下,道:“我想去勞駝子處取回那瓶‘神仙散’,因為柴桂松既然知道此事,一定會有所防備的!“我看最好將那瓶藥由芙蓉暗中下手,將此處之人完全制住,以便丐幫之人暗中下手。”

  芙蓉殿主頷首道:“典哥哥考慮的很有道理,咱們之中,就以我比較有機會接近柴桂松,出手的機會較多一點!”

  典兒一把摟過蘭花殿主,朗聲向眾女道:“各位賢!距離大會期尚有十來天,大網既已擬妥,隨時可以討論細節,樂吧!”

  蘭花殿主心兒狂跳,玉首低垂,不言不語!

  芙蓉殿主笑道:“對!小別勝新婚,何況這些日子,大家都很辛苦,典哥哥存心要‘勞軍’,咱們就好好樂一樂吧!”

  卻見薔薇、百合、蓮花三位殿主以及狄碧瑤、柳紹香等人相視一眼,苦笑地攤攤手,聳聳肩,退開了三步。

  典兒惑然地道:“怎么回事?”

  芙蓉殿主低聲道:“‘生理期間’,不能行房。”

  “有這個規定?”

  “古老傳下來的格言,錯不了的!”

  “唉!真不巧,沒關系,下回補一次!”

  “呸!有夠臟!”

  “哈哈…”哈哈笑聲中,典兒摟緊蘭花殿主,一沉,立即‮動聳‬起來!

  柴欣怡卻將柳紹香五人拉到一側,低聲道:“各位姐姐,小妹有一招‘上秘招’想傳授給你們,有沒有興趣?”

  狄碧瑤低聲道:“真的呀?好啊!”百合殿主低聲道:“怡姐,是不是類似‘妖女神功’?”

  柴欣怡搖‮頭搖‬,低聲道:“絕對不是,我知道你們已經修練了那一類的功,我怎么敢班門斧呢?”

  柳紹香柔聲問道:“怡姐,莫非你要將‘風鳴九霄’神功轉授給我們?”

  柴欣怡頷首,笑道:“不錯!不止是你們五位,她們九位也包括在內,不過,她們現在‘忙著’,待會兒再學。”

  柳紹香神色激動地道:“怡姐,想不到你會將這種足以功參造化,青春永駐的神功傳授給我們,不知如何表達謝意。”

  狄碧瑤等人亦紛紛致謝!柴欣怡噓了一聲道:“告訴你們一個秘密,我曾將此神功運用到上,結果只稍遜典哥哥一籌,但功力卻進一籌。”

  “喔!有這種事!”

  “不錯,而且亦令典哥哥飄飄然的!”

  百合殿主笑道:“太啦!學會了這招,就不必被典哥哥搞得毫無招架之力了,你們看,蘭花、芙蓉、特丹三人已經垮了!”

  偏頭一瞧,果見她們三人面帶微笑,雙目半瞇,四肢攤開躺在地上,好一副舒服、爽快模樣,令她們看得心的!柴欣怡笑道:“典哥哥的功力時時刻刻在進,咱們如果不頭趕上,差距會益拉大,準備練吧!”

  “是!”不久,只見六尊冰清玉潔般的圣女,繞成一圈,瞑目盤坐著!典兒在這一段時間內過關斬將迅速地又擺平了五人,此時正摟著丁香殿主,笑道:“丁香,好酒沉甕底,來吧!”

  丁香殿主一扭,翻身坐在上頭,嘻嘻直笑道:“典哥哥,你連過了八關,辛苦的,我自己來吧!”

  典兒笑道:“丁香,都是自己人了,別客氣,要怎么就怎么!”

  不用典兒吩咐,丁香殿主早就左搖右晃,上沖下洗起來了!

  典兒雙手輕著那對玉,觸手溫滑,愛不釋手!

  他為了酬謝眾女此次隨他出生人死,打算在今晚平均降些‘甘霖’給她們九人,所以此時便不再施展‘’字訣!劈劈啪啪聲音密集響著。

  正瞇住眼睛在休息的其他八人,一聽那聲音,不由得張開美目,瞧了過來,典兒笑道:“各位賢請稍等一下,我有禮物要送給你們!”

  芙蓉殿主嬌聲道:“典哥哥,究竟是什么禮物,瞧你已經提了好幾次啦,是不是可以拿出來給我們看看!”

  典兒笑道:“這…叫我怎么拿呢?”

  芙蓉殿主佯叱道:“小氣鬼!”

  典兒急道:“哎呀!冤枉啦!禮物就在我的體內,怎么拿出來呢?”

  芙蓉殿主乍然悟出是什么禮物,嬌靨倏地一紅,低悴一聲,美目一合,一顆心兒怦然猛跳不已!

  她幻想著萬一今一炮而中,懷了典哥哥的孩子,多美妙!

  其他八人亦會過意來,紛紛閉上美目胡思想著!

  只聽丁香殿主悶哼一聲,‮子身‬一陣顫抖!

  典兒倏地翻過身,展開最后的‮刺沖‬!

  半晌之后,只見他‮子身‬一顫,速度減緩了下來。

  好似蜜蜂在采花一般,典兒一一注了一些在眾女體內。

  好半晌,兩人一動也不動,只是緊緊地摟著,芙蓉殿主將櫻湊近典兒耳旁低聲問道:“典哥哥,我如果有了孩子,你喜歡男的?還是女的?”

  典兒深感意外地問道:“有可能嗎?”

  “嗯!很有可能!”

  “那我比較喜歡女的,似你這么漂亮、冷靜、聰明!”

  芙蓉殿主紅著臉,低聲道:“典哥哥,我倒是喜歡男的,似你這么堅強、英俊、聰明、勇敢!”

  典兒輕輕地吻了她一下,立起‮子身‬,一見眾女皆躺在地上養神,亦不加以驚動,目光隨即望向柴欣怡等人。

  一見她們六人寶相莊嚴模樣,分明正在練上乘內功心法,只覺芙蓉殿主依在他‮子身‬右側,柔聲道:“典哥哥,怡姐她們在練功哩!”

  典兒頷首笑道:“別吵了她們,咱們去洗個澡吧!”

  兩人進入浴室中,正正經經地洗到中途,丁香殿主等人也面帶笑容地走了進來,典兒忙笑道:“等一下,客啦!”

  眾女不依地走了過來,拿起香皂在典兒的身上猛著:“哎喲!天壽啦!你們老公的皮會被你們破啦!”

  一直嘻笑了老半天之后,才光著‮子身‬走回廳中,卻見柴欣怡等人容光煥發地坐在桌旁品茗。

  典兒穿妥衣服之后,笑道:“怡妹!方才你們六人在練什么功夫呀?”

  柴欣怡笑道:“上秘招!”

  “哎呀!就是那一招呀!那…那我以后怎么混呢?”

  “典哥哥,你盡量傷腦筋吧!等一下我還要把這一招傳授給紹香姐她們九個人哩!嘻嘻!”

  “救命啊!”典兒佯呼一聲,立即奔了出去。

  眾女知道他要回去安排其他的事情,含笑瞧著他離去!

  ***

  隨著時光之消逝,萬花會上上下下心中皆是‮奮興‬不已,因為再過兩天,只要再過兩天“端午狂大會”便要舉行了!

  對于那些壯漢而言,更是雀躍三丈!因為論功行賞,只要表現優異的人,不但可以領取大筆慰勞金,更可以獲配一名如花似玉的美人。

  那些考選進來的“護花使者”更是人人渴望日子過快一點,因為,據說他們之中有六位幸運者可以與殿主一親芳澤。

  最高興的莫過于典兒等人了。

  據柴桂松傳來的密令,他將于大會當戌初之時與眾人會餐,屆時會先令丐幫之人送去酒菜。

  人算不如天算,柴桂松以為自己備妥酒菜,必可防止別人在酒菜之中搞鬼,殊不知唯一心腹芙蓉殿主已經投入典兒懷抱了!

  柴欣怡、柳紹香、狄碧瑤三人面罩紗中,率領著士一位殿主及“馬揚塵(典兒)”一一巡視環境內務及其他事宜。

  典兒走過那細窄谷道,重登臺上,想起昔日上臺應考之情景,心中不由得感慨萬千,喟然一嘆!

  柴欣怡笑道:“典哥哥,好端端的突然嘆了一口氣,是不是觸景生情,想起當初上來時候的情景?”

  典兒笑道:“人生際遇,變化莫測,想不到我吳憲典鴻運齊天,同蒙各位賢青睞,上天對我太厚愛了!”

  柴欣怡嬌聲道:“這正是先苦后甘,漸入佳境啊!”陡聽丁香殿主嬌聲道:“臺下席開二百桌,真不知丐幫之人如何準備酒菜?”

  芙蓉殿主笑道:“丁香姐,丐幫弟子天下,柴桂松有的是銀子,只要多準備幾艘船,還不是可以圓完成任務!”

  丁香殿主續問道:“去哪里找大師傅呢?”

  芙蓉殿主笑道:“柴桂松有的是銀子,必要時可以包下全岳城的酒樓,不就可以把這個問題解決了嗎?”

  丁香殿主嘆道:“柴桂松雄才大略,苦心經營多年,天幸出現了典哥哥,一一粉碎了他的爪牙,否則天下蒼生將永無寧了!”

  典兒笑道:“丁香,你別捧我了,若無你們大力相助,光憑我一個人根本無法動搖柴桂松的基業。”

  柴欣怡笑道:“別客氣啦!這一定全是天意!”

  典兒笑道:“提到天意,我可要說一段‘龍王爺的奇跡’給你們聽聽!”接著便將龍王廟擴建經過說了一遍!

  芙蓉殿主嘆道:“我曾見過那座廟,氣勢雄偉,美侖美奐,想不到其中還有這段‘大家樂奇跡’!”

  牡丹殿主笑道:“典哥哥,他們把你賽馬的情形及你的名字鏤在壁上,你不是可以萬古芳,永垂不朽了嗎?”

  典兒嘻皮笑臉地道:“永‘垂’不朽,我才不要哩,否則,我怎么對你們這些如花似玉的美嬌娘代呢?”

  “你…胡扯!”

  眾女不由連連低啐不已!

  ***

  隔天一大早寅末卯初時分百合殿外,馳來一名黑衣彪形大漢,只見他長跪在地,朗聲稟道:“前山巡山弟子胡宗庸有事稟報!”

  小合迅速現出身道:“何事稟報?”

  胡宗庸朗聲道:“外面有一艘船,船上載有二十四名大漢及巨竹,聲稱是來搭建戲臺及灶事間的。”

  小合沉聲道:“檢查過了嗎?”

  “檢查過了,沒有‮全安‬顧慮!”

  陡聽一縷清晰語音自內間悠揚傳出:“胡宗庸,先讓他們卸下器材,嚴密監視,搭建地點,靜候指示!”

  “是!”胡宗庸離去之后,百合殿主一身白衫出現在鑒別,道:“小合,在此地招呼一下,我去向會主稟報此事!”

  “是!”百合殿主馳進玫瑰殿,適逢柴欣怡正在用早點,立即趨前將方才胡宗庸稟報之事仔細地說了一遍。

  柴欣恰一面命小玫、小瑰去找典兒及芙蓉殿主,一面道:“這件事極可能是柴桂松在暗中搞的花樣!”

  百合殿主頷首道:“怡姐分析得有理,待會兒典哥哥及芙蓉姐來了,研商一個結論之后,我再去現場指揮吧!”

  只聽風聲颯然,典兒及芙蓉殿主先后抵達了玫瑰殿。

  細聽百合殿主說過詳情之后,芙蓉殿主取出一紙柬遞給典兒,道:“這是寅末時分收到的指令。”

  典兒瞧過之后,笑道:“京里敬親王為了增加大會光彩,特賜一場‘八仙祝壽’夜戲,正宗清華劇團負責演出!”

  柴欣怡笑道:“怪不得會有人來此搭臺,敢情柴桂松也要請大師傅來此掌廚,否則還搭灶間做什么?”

  典兒掏出瓷瓶笑道:“芙蓉!小花子這瓶藥果然靈光,昨晚我請他們十余名喝酒,又在酒中加了一點點藥,他們到現在還在睡哩!”

  芙蓉殿主接過瓶子道:“好!明天我只要暗中將這些藥摻進酒中,哪怕柴桂松功力通神,還不是照樣順手擒來!”

  典兒招過小玫,笑道:“小玫,你和小瑰去前山督導他們搭建戲臺及灶間,若有什么事,隨時回來報告!”

  小玫及小瑰走后,典兒沉聲道:“芙蓉的計劃有一個漏,咱們并沒有解藥,如果柴桂松賜酒,咱們喝不喝?”

  “這…”典兒繼續道:“這種藥霸道無比,一沾,人立即暈眩,不過,依我之見,還是要將藥摻進去,只要倒了那些爪牙,到時就和他硬拼啦!”

  柴欣怡正道:“典哥哥,時間越來越接近,為了預防萬一,我想自現在起每個時辰,分由兩位姐姐到前山指揮,行不行?”

  典兒頷首道:“嗯!的確有此必要!”

  ***

  一年一度的端午佳節又來臨了,岳城今年卻失去了往年的熱鬧,因為官方突然宣布取消今年之庭湖龍舟比賽!

  不過,今卯末,卻見一條豪華的畫舫緩緩地行向萬花會總舵,此時柴欣怡面蓋紫紗,正和典兒在前山巡視著。

  畫舫一靠岸,立即跳下來一批人,只見帶頭的是一名年約四旬,身材瘦削,相貌清秀的中年人,只見他迅速行至柴欣怡面前,拱手一禮,問道:“敢間這位是不是柴姑娘柴欣怡頷首道:“不錯,家父今年作壽,得蒙貴團來此演出,感激不盡。”

  中年人客氣地道:“柴姑娘言重了,敝團承蒙敬親王抬愛,今能來此演出,內心甚感榮幸,尚祈不吝賜教!”

  典兒暗中打量那批團員,以及擔任打雜的工作人員,最令他注意的是那兩位擔任搬運器材的中年漢子。

  只見二人一面來回搬運道具箱,一面暗中偷瞧著柴欣怡。

  典兒一留上意,立即發現了蛛絲馬跡。

  那二人分明擁有一身不俗的武功,雖竭力偽裝,仍被典兒瞧了出來,再由那圓渾的部,走路之些微異狀,典兒忖測這二人必定是女人喬扮!

  他立即心生警惕,向柴欣怡告退之后,故意背道而馳,繞了一大圈之后,易成一名中年管事模樣,帶著小芙及小蓉,送來了飲料及水果。

  支退了小芙及小蓉之后,典兒有一搭沒一搭地邊瞧著他們搭布景,邊運集功力凝聽那二位中年人之交談。

  只見他們二人一面協助搭布景,一面低聲道:“媛姐!方才那位紫衣少女就是你那怡兒,瞧清楚了吧!”

  “玲姐!上天保佑,我那怡兒仍然安好無恙!”

  典兒只覺‮子身‬一顫,幾乎暈倒!

  一位武生身材的漢子立即問道:“杜管事,你怎么啦?”

  典兒笑道:“沒事!我突然想起竟忘了將今大會行程表取來,才會有此失態,是不是可以找位朋友隨我去取來?”

  那兩位中年人之中一位較高者,含笑道:“老丁,我隨管事的去拿吧!”

  典兒一看竟是失散多年的慈母要隨自己前往,強忍著心中的激動,含笑道:“這位朋友,請隨老夫來!”

  典兒一直將他直接帶到芙蓉殿。

  芙蓉殿主一見典哥哥帶著一個搬運工人模樣的中年人進來,正詢問之際,卻見典哥哥突然背對著那人化為原來面貌。

  她方在詫異之際,卻見典哥哥一轉過‮子身‬,立即朝那中年人跪下,泣聲道:“娘!想死典兒啦!”

  芙蓉殿主心中雖是十分駭異,仍跟著跪了下去!

  只聽那人顫聲呼道:“你…你真的是典兒?”

  典兒點點頭,淚水直,說不出話來!

  那中年人卸去面套,赫然現出一副美好的面孔,只見她雙目圓睜,雙手直摸著典兒面頰,雙頻顫…好半晌,只聽她叫聲:“典兒!”

  這對歷經‮磨折‬的‮子母‬終于重逢了!

  兩人跪在地上抱頭痛哭著!

  芙蓉亦陪著直掉淚。

  不久,只聽一陣輕盈步履聲,在小芙及小蓉暗中通知下,柳紹香、狄碧瑤等十一人相繼奔了回來。

  一見此種感人場面,紛紛朝徐若玲跪下,陪著掉眼淚。

  好半晌,典兒首先擦去淚水,啞聲道:“娘!她們都是您老人家的兒媳婦。”

  徐若玲圓睜著那對哭得通紅的美目,道:“真的呀?快!快起來!”

  眾女齊聲喚道:“謝謝娘!”

  典兒一一介紹之后,笑道:“娘!不止她們十二位,方才你靠岸時所見的那三位也包括在內。一共十五位,夠熱鬧的!”

  徐若玲破涕為笑道:“典兒!你大貪心了吧!想不到你竟先和怡兒認識了,這可省下了娘及陳阿姨一番心事!”

  典兒頑皮地道:“娘!并不是典兒太貪心,是你這些賢媳婦說咱們吳家世代單傳,想要為咱們吳家多添些壯丁呀!”

  眾女羞得低垂著頭!徐若玲喃喃地道:“一人生兩個,三五一十五,一二得二,天呀!三十個!太好啦!”

  典兒陪著吃吃傻著。

  眾女暗瞪了他一眼,羞得不敢開口。

  徐若玲笑道:“典兒!我與你陳阿姨為了見怡兒一面,及伺機刺殺柴桂松,在你陳阿姨安排下,易容混來此地,想不到被你一眼即看穿!”

  典兒笑道:“對了!娘!要不要去請陳阿姨來?”

  徐若玲‮頭搖‬道:“別急!柴桂松的爪牙在這一陣子相繼死去,娘一猜即知是你的杰作,卻想不到你會如此有辦法,一下子挖掘住萬花會,柴桂松這回死定了!”

  典兒將明之計劃說了一遍,同時提出了自己打算在酒中下毒,卻又擔心柴桂松賜酒、自己反而先中毒之事。

  徐若玲笑道:“太巧啦!娘身上有你陳阿姨的這面古玉佩!對了!怡兒身上也有一面,明天,只要將這兩面玉佩湊于清水中,喝下清水即可解百毒。”

  典兒忙取過玉佩及那瓶藥,調了一杯清水及一杯酒,他正要親身試驗,芙蓉殿主笑道:“娘!典哥哥,明之事很重要,必須典哥哥主持大計…”

  她喚過小芙笑道:“小芙,你試試看!”

  小芙取過清水喝了一口,又飲下了那杯酒!芙蓉殿主一見她安然無事,笑道:“小芙,你的運氣不好,我本來想讓你好好地睡一、兩天,這下子不行啦!下去干活吧!”

  小芙含笑朝眾人一禮后,收拾妥杯子迅速退了出去。

  典兒笑道:“太好啦!柴桂松!明便是你的忌辰!”

  ***

  對典兒及柴欣怡來說,這個端午即是一個最值得紀念,最‮奮興‬的日子,因為他們又找回了失去多年的天倫之樂。

  可惜,由于突然來了兩百余名叫花子,必須立即去安頓一下,徐若玲及陳淑嬡便又回到劇團,俟機配合典兒等人之行動。

  柴欣怡及典兒晤見那百余名叫花子,與為首的五結分舵主一番交談之后,獲知幫主及六位長老將于黃昏時分抵此。

  除此以外,有關丐幫之事,一問三不知!典兒將群丐安頓妥,囑其勿隨處走動后,便以“傳音人密”

  對柴欣怡道:“怡妹!丐幫必有大變,詹天榮那瓶藥還在吧!”

  柴欣怡頷首,拍拍側,道:“放心!我會相機行事的!”

  西未時分,鑼鼓喧天,團員已開始“扮仙”了!

  典兒將那十余名功力全失、道受制的老者安頓在臺旁兩張圓桌,與柴欣怡等人那兩桌緊鄰而至。

  丐幫之人沿著典兒桌旁分坐十余張,神色一片木然!

  萬花會徒眾及護花使者,則不斷地喝采!京里來的劇團,實在有幾下子,無論是文行武打,皆是干凈利落,有板有眼,典兒看得頻頻點頭。

  陡聽一陣厲嘯自湖面傳來,芙蓉殿主神色一凜,對柴欣怡道:“會主!令主已經來了!”

  柴欣怡朝典兒一頷首,立起身,率領眾女朝碼頭行去。

  典兒和柴欣怡并立在前,柳紹香、狄碧瑤等人并排在后,企首盼望。

  只見絲弦齊響,豪華畫舫緩緩靠岸,船板一搭,陸陸續續地自畫舫上面走下了一大批人。

  典兒一見,心兒不由狂跳!只見六位一式金衣,黃中蒙面瘦削蒙面人沉穩走了下來,在他們身后面是七位丐幫六結長老。

  哈義平神色悲憤地朝典兒瞄了一眼。

  柴欣怡等人將他們人臺前‮央中‬之大圓桌,柴欣怡、狄碧瑤、柳紹香三女陪著他們各自就座。

  只見十二名如花似玉的少女,迅速地自畫舫上將兩個大木箱,三十六壇密封狀元紅,抬上了三丈余高的看臺。

  典兒在旁直打量那六位金衣蒙面人及哈義平等七位長老,只見他們神色陰沉,雙目低垂,根本無法察知誰是柴桂松!

  那十二位少女分立在六位蒙面人之后,雙目直瞧四周!

  芙蓉殿主一見自己那堂妹亦出現在十二位少女之中,心中暗喜,悄悄取出口紅在藥瓶上寫了一個“酒”字!

  只聽柴欣怡恭聲道:“令主,要不要對下人說幾句話?”

  六位蒙面人齊一頷首,‮子身‬輕飄飄地往臺上飛去!典兒立起‮子身‬朗喝一聲:“好功夫!”

  現場眾人跟著站起‮子身‬,熱烈鼓掌,頻頻叫好!

  芙蓉殿主趁隙向那堂妹眨了一下眼,右手一揮,那瓶藥迅速地飛進她的手中,同時一道白影了回來。

  芙蓉殿主打開一瞧,紙上寫著“戒指”二字,她毀去紙張后,凝思一想,立即想起柴欣怡曾提過柴桂松左手中指戴有一枚“古玉戒指”

  對了!只要暗中注意一下,必可查出六人之中,誰是真正的“月令主”柴桂松,可惜,那六人已經上臺了!

  她悄悄以“傳音人密”告訴典哥哥及柴欣怡等人!

  柴欣怡沉聲道:“各位姐姐,咱們上臺去吧!”

  在眾人歡呼聲中,柴欣怡十五人飄上了高臺,只見柴欣怡雙手高舉,現場立即一片靜肅,劇團也暫停表演!

  只聽柴欣怡那清晰悠揚的聲音道:“丐幫的各位貴賓,本會的各位兄弟姐妹們,咱們先以熱烈的掌聲的壽星!”

  場中立即響起一片熱烈的掌聲及歡呼聲!湖邊焰火在夜中展現著各種美麗的圖樣。

  典兒耳畔卻傳來清晰的聲音道:“吳兄,不幸被你料中,柴桂松偽冒敝幫幫主,家師及窮酸已被他制住,目前下落不明!”

  典兒心神一震,忙以“傳音入密”問道:“那你們今來此做什么?”

  “柴桂松以‘碧玉打狗’強我們來此,今之會恐怕兇多吉少!”

  “別氣餒!注意左手中指戴有‘戒指’之人,他才是真正的柴桂松,對了!等一下記得酒別喝!”

  “那藥放不進去呀!”

  “放心!咦!聽他們在說些什么?”

  只見右首和一位蒙面人自椅子上立起‮子身‬,朗聲道:“多謝各位的盛情!”說完,退回原座!

  第二位蒙面人以同樣的嗓音道:“本令主今犒賞三十六壇陳年狀元紅!”

  第三位蒙面人道:“每人犒賞黃金一百兩!”

  第四位蒙面人道:“另外有兩件大禮,與各位分享!”

  第五、六蒙面人各自揚開一個木箱,手一拉,丐幫弟子不由得一陣嘩然,哈義平及典兒更是心神劇烈的一顫!

  只見那二人雙目圓睜,卻不言不語,全身如泥,顯然中了劇毒。

  柴欣怡悄悄取出那瓷瓶,打開瓶蓋,重側,只覺一股淡淡的辛辣味道沁入鼻中,立即嗅至那二人身側,叱道:“肅靜!”

  哈義平得到典兒暗示,仍是帶頭嘶喊著!

  柴欣怡表面上神色慌張,暗中卻以“千里傳音”對老叫花及老窮酸道:“前輩之毒已解,暫勿動聲,伺機除去右手中指戴有戒指之人!”

  只見金影一閃,一名蒙面人右手高舉一支“碧玉打狗”沉聲喝道:“丐幫弟子聽令,立即肅靜,重回座位!”

  柴欣怡由那微掀之右袖中,發現那人左手中指竟然戴有戒指,立即朝老叫花二人一眨眼,運集全身功力,朝那人劈了過去!

  風塵一丐及神州一儒一口鳥氣已經憋了好幾天了,此時一見良機難得,悶不吭聲地聚集全身功力,朝柴桂松背后劈了過去。

  柴桂松正在洋洋自得,發覺有異,避已是不及,身上結結實實挨了一掌,鮮血狂,掉向臺下!

  典兒運集“天禪指”凌空朝柴桂松雙耳之后點了過去。

  柴桂松慘嚎一聲,重摔在地,當場氣絕!

  另外五位蒙面人一見發生劇變,正出手之際,已被柴欣怡等十五人以“蜂王針”當場擊斃!

  丐幫長老迅速地監視住那十二位婢女,在芙蓉殿主的勸導之下,紛紛表明棄暗投明之心意。

  柴欣怡朗聲向萬花會幫眾宣布即起,解散萬花會,希望每個人領取遣散費后,安安分分過著平淡的生活。

  徐若玲及陳淑媛走到臺前,解下蒙面人面巾一瞧,果然正是人面獸心的柴桂松,不由得松了一口氣。

  典兒卻朝哈義平笑道:“老哥,總算天下太平了,對了!你對阿芬的印象如何?干脆咱們擇一起辦喜事,如何?”

  哈義平淺笑一聲,紅著臉不語!

  典兒朝神州一儒及風塵一丐揖身——禮,道:“二位前輩難得來此,就麻煩您們當證婚人,行不行?”

  風塵一丐朗聲笑道:“榮幸得很,老叫花原以為今夜非死不可了,想不到因禍得福,還可以痛痛快快地喝一場!”

  神州一儒朗聲笑道:“小心醉死啰!”

  風塵一丐哈哈長笑道:“飲啦!杯底不可飼金魚!”

  “大家一起來!干杯!”

  (全書完)

  ---------
( ← ) 上一章   霸王十五妻   下一章 ( 沒有了 )
小旋風豺狼虎咽天才贏家落劍吟妙絕天下虎過山岡江湖傻小子飛天貓霹靂先鋒凌峰射雕豬哥打通關鴨霸頭雙峰奇譚濁世魔童花仔王虎子驕娃棍王巴大亨雙龍抱群英爭雄逍遙神劍手王對王劍霜刀風
讀者小說網為您提供由松柏生最新創作的免費武俠小說《霸王十五妻》第十八章 你樂我樂大家樂及霸王十五妻最新章節第十八章 你樂我樂大家樂在線閱讀,《霸王十五妻(完結)》在線免費全文閱讀,更多好看類似霸王十五妻的免費武俠小說,請關注讀者小說網(www.mhhhpg.tw)
辽宁11选5玩法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