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旋風》第十八章空銀空人也空及《小旋風》最新章節在線閱讀
讀者小說網
讀者小說網 穿越小說 重生小說 歷史小說 軍事小說 官場小說 架空小說 玄幻小說 武俠小說 仙俠小說 都市小說 言情小說 校園小說 網游小說 競技小說
小說排行榜 推理小說 同人小說 經典名著 耽美小說 科幻小說 綜合其它 熱門小說 總裁小說 靈異小說 鄉村小說 短篇文學 重返洪荒 官道無疆 全本小說
九星天辰訣 我欲封天 小姨多春 完美世界 罪惡之城 官路紅顏 雄霸蠻荒 蒼穹龍騎 孽亂村醫 絕世武神 神武八荒 主宰之王 女人如煙 帝御山河 一世之尊
讀者小說網 > 武俠小說 > 小旋風  作者:松柏生 書號:49021  時間:2019/11/21  字數:14651 
上一章   第十八章 色空銀空人也空    下一章 ( 沒有了 )
  天亮了,立見六百余名各派弟子由山上掠來,白來乍見他們,立即喊道:“小心地面之毒沙,別過來!”

  說著,他左右開弓的托著兩個大箱掠去。

  他一掠出堡,那群人立即欣然行禮道:“參見堡主!”

  “免禮!這是百花幫的財物,偏勞你們先運返敝量!”

  “是。”

  眾人立即下外衣包著財物。

  白來來回掠行不久,便送出全部之財物。

  他噓口氣道:“拿得完吧?”

  “沒問題!”

  “偏勞各位,我先走啦。”

  “恭送堡主!”

  白來揮手致意,立即掠向山下。

  沒多久,他已掠近汗血馬,立見它昂首揚蹄欣然嘶叫著,白來上前撫拍馬首,立即解索上鞍。

  “走!”

  汗血馬立即疾馳而去。

  群已滅,白來愉快的遠眺群峰,心神不由大暢。

  晌午時分,他已近白家堡,他立即哈哈笑道:“我回來啦。”

  立聽尊龍呵呵笑聲。

  白來一下馬,—名壯漢立即牽走。

  只見尊龍掠落堡門前呵呵笑道:“來兒!你真是超人!你不但消滅百花幫,更發大財啦!”

  “全仗恩師及大家之調教。”

  鬼見愁呵呵笑道:“來兒,你之表現使咱們這群老古董覺得該退隱了,今后的江湖歸你指揮啦。”

  “不!我也要去丁家堡住一陣子!”

  “呵呵!。”

  洪奇川道:“來兒!你不會厚彼薄此吧?”

  “不敢!我一定會一一前往拜訪。”

  “這才差不多!呵呵!”

  眾人便欣然陪白來入廳。

  小丁諸女立即欣然入廳就座。

  白來便欣然敘述自己的輝煌戰果。

  眾人一聽黃湘活活被燒死,樂得眉飛眼笑!

  白來道:“搬運財物之人沒發生意外吧?”

  洪啟行含笑道:“平安無事!”

  洪奇川道:“來兒!可否商量一件事?”

  “爺爺太客氣了!請吩咐!”

  “各派負創甚重,尤其華山等十九幫派之精英皆陣亡,剩下之人皆需要財物協助復原。”

  白來急道:“我托他們帶回那些珍寶,便是要分給他們,如果不足,堡中之積蓄也可以支應。”

  育仁大師合什道:“堡主仁心可佩!”

  怡月神尼道:“堡主真令人敬佩!”

  “不敢當。”

  育仁大師道:“此劫可謂史無前例,黑白兩道至少死了三十五萬人,無辜之百姓更是死傷無數,唉!”

  尊龍道:“長痛不如短痛,今后至少可以安靜一百年。”

  “是的。”

  怡月神尼道:“代價太大啦!”

  洪奇川道:“來兒,大家公推你來執行武林紀律,如何?”

  “沒此必要吧!”

  “這只是形式而已。”

  尊龍道:“是呀!黑道主要人物皆已死凈,光憑你那白來二字,便可以震懾住他們啦。”

  鬼見愁笑道:“來兒!掛個名吧!”

  “好吧!”

  群豪不由大喜!

  尊龍呵呵笑道:“大家可以饒過來兒了吧?”

  眾人不由臉上一紅。

  尊龍呵呵笑道:“來兒!你一定餓得很吧?”

  “是呀。”

  “呵呵!先去沖個涼,再好好慶祝吧!”

  白來立即欣然離廳。

  小丁八女跟著白來入房,立即忙著替他寬衣,放水,不久,小真更是替白來背,洪倩倩則替他洗頭。

  白來不忍拒絕的任她們服務著。

  不久,他已穿上新衫返回榻前,小丁含笑道:“來哥!你真俊呀!但愿你今世不必再揮劍掄掌啦。”

  白來摟她道:“放心!即使有人敢做歹事,那也只是小角色,根本輪不到我出手,因為,殺焉用牛刀呢?”

  諸女不由一笑。

  小丁啐道:“休狂!當心爺爺他們進來揍你一頓!”

  “哈哈!你們沒有瞧見我把那些家伙宰得多慘,活著的人只要聽見白來二字,立即下跪叩頭求饒哩!”

  “你饒過他們了嗎?”

  “不可能!我杷他們的腦瓜子劈碎,他們既然在人間不要臉的做歹事,我就不會讓他們帶著好臉去間見老祖宗。”

  “格格!你相信有鬼嗎?”

  “有!我相信娘一直在默佑我!”

  諸女立即神色一怔。

  白來道:“黃湘的功力既高又含毒,她一掌便劈死九十人,我根本不是她的對手,可是,我卻讓她活活的自行燒死。”

  他立即敘述黃湘之死狀。

  他不知黃湘被唐鳴坑害,所以,他如此迷信。

  諸女卻聽得為之驚容。

  白來又道:“我單匹馬消滅五、六千人,而且有二千余人一直朝我灑毒沙,我就在夜空來回的飛掠及出擊。”

  “若非娘默佑,我豈能‮全安‬完成任務,所以,我真的感激所有的人包括你們在內,今后,我會好好補償你們。”

  倏見侍女走到門口道:“恭請堡主及各位夫人用膳!”

  白來便帶諸女步入餐廳。

  立見眾人站在桌旁報以英雄式的鼓掌。

  白來揮手致意,方始入座。

  育仁大師及各派掌門人一起身,便向白來行禮,再面對眾人,立見育仁大師莊容慈聲道:“老衲代表各派掌門人宣布一事!”

  眾人立即直坐。

  育仁大師道:“為維系訌湖紀律及安寧,自此刻起,白堡主擔任監察圣職,若有違紀者,白堡主可以就地正法!”

  “是。”

  育仁大師取出一條方形白巾,道:“堡主,此乃各位掌門人之血書,今后甚盼你多為江湖付出一些心力。”

  說著,他已捧出白巾。

  白來應句是,立即接下血書。

  育仁大師道:“蒙白堡主消滅百花幫,并且慨捐百花幫財物供各派重建,甚盼各位體認白堡主慈心,奮發向上!”

  “是!”“恭請白堡主賜金言。”

  白來起身道:“這份成果得來不易,如今之江湖處處傷痕,得待重建,不過,從另一個角度而言,正是各位匡俗導正之良機。”

  “在下誠摯希望各位多盡些心力,提供后代子孫有一個良好的生活環境,言盡于此!請用膳!”

  “是。”

  一場慶功宴立即熱烈舉行著。

  一個多時辰之后,白來一散席,便陪諸女到墳前祭拜。

  小丁道:“來哥!本幫弟子暫將爹之靈骨奉移武漢,近內理該可以和愛神那些銀票一起送來。”

  “太好啦!對了!愛神之秘笈呢?”

  “在我的房中。”

  白來松口氣道:“到河邊走走吧!”

  “好呀。”

  白來便率諸女行向河畔。

  小丁道:“來哥!恩師那些手下該成家了吧?”

  “這…理該如此!他們太辛勞,也該享受家庭的溫暖,不過,他們皆已逾四旬,恐怕不易找到合適對象哩!”

  “錯了!”

  “錯了?為什么?”

  “白堡主之手下,豈會沒人愛呢?”

  “哇!你莫非已有腹案啦?”

  “不錯!娘在前些時就和我談及此事,本幫總舵弟子之女兒或親友之中,有不少適合他們的哩!”

  “她們愿意嗎?”

  “一句話!我就等恩師點頭!”

  “好!我待會和恩師談談。”

  “格格!我一想起他們一起拜堂的盛況,我就樂哩!”

  “你如此有把握嗎?”

  “不錯!那位姑娘不愛鐵漢呢?”

  “好!我替他們先謝謝你啦。”

  “格格!包在我身上吧!”

  他們散步良久,終于瞧見那六百人欣然喊道:“參見堡主及各位夫人。”

  “哈哈!你們回來啦!辛苦!”

  “不敢當!”

  “快交給各位掌門人處理吧!”

  “是!”眾人拱拱手,立即掠去。

  小丁喜道:“來哥!你真得人心呀!”

  “大家有緣嘛。”

  “來哥,你對于如今之成就,有何感想?”

  “感恩及欣喜。”

  “來哥,你兩天沒有歇息,累不累?”

  “不累!我打打停停,常歇息哩。”

  “格格!你真是整慘那群人啦!”

  “不錯!他們真是又累又怕哩!”

  “活該!”

  白來哈哈一笑,便陪諸女去逛菜圃。

  白來蹲下去拔掉一些雜草道:“好久沒下田了,親切的!”

  “來哥,我以后也要陪你來拔拔草,澆澆水。”

  “免啦!你著大肚子,不方便啦!”

  小丁臉兒一紅,道:“娘吩咐我多運動哩。”

  “好!好!我會帶你們來拔草、澆水、摘菜、拾雞蛋、喂、掃糞,這下子,你們可滿意了吧?”

  “差不多啦!”

  白來又去逛過鴨園,方始返房。

  小丁道:“來哥,你到我房中來瞧瞧愛神的秘笈吧!”

  “好呀。”

  兩人一入房,小丁便由柜中取出一本小冊,立見封面寫著“愛神”二字,白來不由笑道:“哇!此人真有意思!”

  他便迅速的翻閱著。

  不久,他嗯了一聲,立即翻閱最后那三頁。

  小丁啐道:“我就知道你對這兒有興趣。”

  白來合上秘笈摟著她附耳問道:“你瞧過啦?”

  “嗯!羞死人了,那有人專門研究敦倫之道呢?”

  “你外行!夫婦之道,合夫配地,理該研究,尤其此種妙技,可增添情趣,你不妨多花些心思研究一下!”

  “不要!你早就練成了吧?”

  “有嗎?我今始閱此秘笈呀!”

  “少蓋了!人家又不是沒被你電過。”

  說著,她不由雙頰一紅。

  “電?什么意思。”

  “不跟你說啦!”說著,她便作勢掙開。

  白來吻著她的耳道:“說嘛!”

  “來哥!求求你別逗人家嘛。”

  “說嘛。”

  “你…明知故問啦!”

  “說清楚些吧。”

  “你在和人家那個時,就運功暗算人家,對不對?”

  “你怎會知道?”

  “人家酥軟麻酸的要命,真討厭。”

  “哈哈!口是心非!”

  “討厭!討厭!”

  白來心兒一,立即摟吻著她。

  她稍加推拒,立即熱吻著。

  良久之后,她呼呼的道:“饒…我吧!”

  “小丁,我方才瞧見有一招頗適合目前的你,來吧!”

  “我…我…”

  白來立即溫柔的替她寬衣。

  “來哥!不會有意外吧?”

  “安啦!我負責。”

  “娘不敢說你,她可不會饒我哩!”

  “安啦,不會有事啦。”

  說著,他已吻上她的右峰。

  她嬌哆一下,便‮奮興‬的摟著他。

  他來回‮逗挑‬不久,她已呼呼的上榻。

  白來寬衣之后,立即站在榻前抬起粉腿。

  她迫不及待的立即向前來。

  白來順水推舟,立即快樂的出帆。

  她已甚久未嘗妙趣,不由熱情如火。

  “小丁!小心啊。”

  “不管啦!反正有你負責!”

  “好厲害!以矛攻盾呀。”

  說著,他立即催動妙術。

  “啊!不!不要…這么快嘛。”

  白來便含笑收功道:“節制些!”

  她果真愉快的玩著。

  良久之后,她方始眉開眼笑的安靜下來,白來一摟她的酥背,便抱著地步向浴室不時動著。

  她樂得冒泡了。

  一入浴室,她不由喜道:“來哥!我愛你。”

  白來吻著她,便和她泡入浴池。

  兩人便溫存著。

  情話更是綿綿不絕!

  第二天上午,各派諸人行過禮,立即離去,白來、尊龍入廳之際,他立即道:“恩師,徒兒可否請教一件事?”

  “呵呵!干嘛如此客氣,說吧。”

  “小丁想作大媒。”

  “唔!該不會是要替吾找老伴吧?”

  “世上豈有女子堪匹配恩師呢?”

  “好小子!你真會捧人!說吧。”

  白來指向那群壯漢道:“丐幫有不少姑娘,美人難過英雄關哩。”

  “唔!呵呵!當真?”

  “只等恩師點頭!”

  “好!吾同意。”

  “哈哈!小丁!娘!行啦!”

  朱玉貞立即欣然掠入房中。

  不久,三十雙信鴿已經破空飛去。

  尊龍呵呵一笑,便和鬼見愁道:“親家,咱們又可暢飲啦!”

  “小弟耳尖,聽見啦!恭喜。”

  “呵呵!謝啦!這群孩子苦了大半生,也該輕松一下啦!”

  “是呀!他們忠心得令人疼憐哩。”

  “呵呵!是呀!吾去宣布喜訊。”

  說著,他已揚手道:“孩子們,過來一下!”

  說著,他先行掠向右側。

  壯漢們未曾聽過尊龍如此親切的稱呼,不由怔然掠去。

  他們一站妥,尊龍立即含笑道:“你們瞧見信鴿飛出去吧?”

  “是的。”

  “這三十雙信鴿是‘現代紅娘’,它們將去武漢通知一百一十五位丐幫姑娘來此地和你們相親。”

  相親?

  壯漢們各自一怔!

  “你們跟著吾吃了不少苦,了不少的血汗,吾如今已‮定安‬下來,你們也可以成家享享福啦!”

  “是。”

  “吾會吩咐總管辦妥此事,你們放輕松些吧!”

  “是。”

  尊龍呵呵一笑,立即返廳。

  壯漢們則神色各異的返房。

  半個時辰之后,總管帶著六十位‮女男‬搭車返堡,這些人正是城內之裁師父,立見他們各抱著布匹及工具跟入堡中。

  不久,一百一十五名壯漢已在餐廳套量禮服,天不怕地不怕的他們卻難為情的臉紅及全身不自在。

  不久,又有七十五部馬車送來房之寢具及其他物品,下人們及那六百位青年高手立即協助布置著。

  不久,商人又送來采燈啦!

  白來欣喜的和八女里里外外協助著。

  整個堡中,立即喜氣洋洋。

  入夜時分,白來陪諸人用膳之際,只見南宮強含笑起身道:“在座之弟兄們若有喜訊,擇在下月十五一起‮理辦‬。”

  不少青年們立即面泛喜

  膳后,便有二百三十七人分別向各大世家主人及洪啟行“告假”返鄉提親,洪啟行諸人皆欣然同意。

  他們迫不及待的整理行李,便立即跨騎離去。

  白來和諸女正在涼亭聊天,乍見他們離去,小丁不由喜道:“來哥,他們將會在此定居,你否?”

  “之至!”

  “你不怕被他們吃垮嗎?”

  “不會啦。”

  “宋哥,咱們目前雖然富裕,可是,為長遠之計,咱們該購地放租及購店經商,你意下如何?”

  “經商?咱們要下海呀!”

  “難聽死啦!咱們可以購店及雇人經營呀!”

  “好呀!不過,我外行哩。”

  “安啦!我會和妹子們好好商量一下,再和爹、娘及爺爺請教。”

  “好呀。”

  “我打算以白家堡作為店名,生意必然不錯。”

  “你把我當作搖錢樹啦!”

  “討厭!說些好聽的嘛!”

  “是!”“你同意嗎?”

  “欣然同意。”

  “此外,兩側空地之土壤皆很肥沃,可以多種植蔬菜,甚至瓜果呀。”

  “哇!我同意!咱們亦可以多放牧家畜呀!”

  “是呀!”

  她們立即欣然構思藍圖。

  她們一直聊到戌初,方始返房,白來一見小真跟入房,他立即向道:“小真,你一直役說話,你同意嗎?”

  “同意。”

  “小真,別太見外,我們皆是自己人。”

  “來哥,謝謝你!我該尊重七位姐姐!”

  “我何其幸運呀。”

  “來哥放心!大姐早已和大家商量購店之事,而且皆在四大世家及岳挑妥一‮家百‬店面,有自己人在旁照顧,一定會順利經營的。”

  “哇!一‮家百‬呀?好大的胃口!”

  “唯有如此才能維持堡務及其他開銷。”

  “你們真設想周全,謝謝。”

  “別客氣,這些店面將從事食衣住行生意,另有十家經營珍寶字畫,應該可以產生不少的盈利。”

  “對!人總要食衣住行嘛。”

  “此外,至少要購入兩百公頃良田放租。”

  “哇!大手筆。”

  “值得投資!以前因為百花幫作,良田不值錢,咱們可以趁低購入。”

  “對!對。”

  “來哥!我侍侯你吧!”

  白來摟著她道:“小真,你更美啦。”

  小真羞赦的道:“全沾來哥之光,姐姐們皆如此說哩。”

  白來溫柔的替她寬衣道:“我希望你們永遠快樂。”

  “會的!我有信心!”說著,她已送上香吻。

  綿之中,兩人已上榻快活。

  舒暢之中,兩人皆足的歇息著。

  十天之后,二百部馬車運來一百十五位“準新娘”及她們的家人,瞧她們各提兩個包袱,表明已經決定住下來啦。

  此外,丐幫長老裘天仁更捧著白宜信之骨缸下車,白來立即率諸女上前下跪及接過骨缸。

  不久,他們已將骨缸埋入小仙子墳旁,白來親自立碑之后,便和諸女一起在墳前焚化紙錢。

  良久之后,他們一返廳,便見每位壯漢各和一位姑娘并坐在一起,白來一見這一百一十五對新人,不由含笑道賀。

  他們起身答謝之后,方始入座。

  裘天仁捧著錦盤道:“稟堡主,艾老之珍寶計出售三百五十余萬兩銀子,購地及購田之后,尚余九十八余萬兩銀子,請查收。”

  說著,他又提著一個大包袱。

  白來含笑道:“辛苦啦!”

  他接過包袱及錦盒,便交給小丁。

  襲天仁道:“包袱中包括田店之地伏及租戶,店員們之名冊、帳冊,敝幫每月會送來盈余及租金!”

  “感激不盡!”

  “理該效勞。”

  洪奇川笑道:“不少商人一聽說咱們購店,亦紛紛投資,可見他們對咱們深具信心,真是一件喜事!”

  眾人便欣然點頭。

  不久,一百一十五位新娘于已入餐廳套量喜服。

  白來陪大家聊了一陣子,便帶那些姑娘及她們的親人在堡內外逛著,她們乍見堡后及兩側之菜圃、果園及畜園,不由贊佩著。

  晌午時分,白來和他們入廳用膳,便賓主盡暢飲著。

  膳后,白來便安排一百一十五對新人在廳中聊天,小丁八女更親切的在旁制造氣氛,沒多久,新人們已逐漸消除尷尬。

  一個多時辰之后,他們已經一對對的外出散步談心啦!

  白來松口氣道:“比我自己在辦喜事還好玩哩。”

  洪倩倩道:“湘女多情,丐幫女子更是大方,不需三天,她們便可以甚為融洽,來哥,你可以放心啦。”

  “對!她們似很欣喜哩!”

  “美人愛英雄呀!”

  “她們不會嫌棄年紀相差太多嗎?”

  “不會!女人只渴望有個‮全安‬的家,壯年之男人最體貼及負責啦!”

  “有理!我希望她們別有委屈之感。”

  “不會啦。”

  小丁笑道:“來哥,他們明年請你吃紅蛋時,你就會知道你白心啦。”

  “是!夫人英明!”

  “討厭!去拔拔草吧!”

  “遵命!”

  白來哈哈一笑,便帶諸女赴菜圃。

  這些菜圃早已由下人們及青年們自動劃分區域整理,根本罕有雜草,不過,他們仍然拔得起勁的哩!

  尤其四大金釵罕有機會下田,更是忙得樂不可支。

  她們一直玩到黃昏時分,方始返房沐浴。

  半個時辰之后,白來諸人已入廳陪眾人用膳,白來暗中注意不久,便發現壯漢們皆面泛喜,顯然大有進展哩!

  他便欣然用膳。

  接連七天,青年們先后結伴各帶著姑娘及女方親人返堡,白來愉快的招呼他們及派人替她們套量喜服。

  由于有三、四百對新人要成親,總管特地從外地請來二百名師傅協助趕制喜服,堡中更顯得熱鬧紛紛!

  黃昏時分,白來用過膳,便陪諸女在堡中散步,白來望著到處之紅采及宮燈道:“真令人愉快!真是喜氣洋洋呀。”

  小丁笑道:“是呀!育仁大師及天道長皆送來賀函哩!”

  “他們的消息太靈通了!我原本不想驚動他們呀!”

  “按理說各派目前皆忙于重建,不過,爺爺認為恩師的一百一十五名手下成親,乃是一件喜事,得好好慶祝一下!”

  “有理!恩師最愛熱鬧。”

  “是呀!瞧他如此和藹可親,真不敢相信他昔年之兇狠哩。”

  “小丁!我是過來人,我體會出拼斗時之狠勁,尤其面對數千人之時,你如果稍猶豫,倒下去的人必然是你!”

  “有理!不過,恩師是一直兇狠數年哩。”

  “他為了自保,他可謂草木皆兵哩!”

  “我一定受不了,那么漫長的緊張生涯。”

  “這正是恩師令人敬畏之處,我也受不了!”

  “不過,我認為你比恩師強!”

  “不會吧。”

  “恩師昔年并未遇上如此多的劇毒呀!”

  “我同意這點,不過,我有不少人協助,恩師卻是單獨面對世人哩。”

  “這…果真是恩師較強!”

  “強多啦。”

  小丁道:“來哥,可否商量一件事?”

  “說呀。”

  “咱姐妹所生之孩子,可否挑一人做恩師之孫呢?”

  “哇!好點子!同意!同意。”

  “為了表示尊重,我來擔任這工作吧!”說著,她不由芳頰飛霞。

  白來喜道:“不了!還是你設想周到!好!”白來便與諸女敘著。

  良久之后,白來便和諸女返房,立見小丁含笑跟入道:“來哥,我方才提及為恩師多生一子之事,你不會取笑我吧?”

  白來摟她入懷遭:“大姐風范,佩服!”

  “來哥!告訴你一件好消息,不過,不準你喊!”

  “哇!一定是天大的好消息。”說著,他立即自動捂口。

  小丁附耳道:“爺爺、爹及娘皆查過我的脈象,我懷了雙子。”

  白來雙目一瞪,全身連抖。

  他張口叫,卻立即止住。

  不過,他仍忍不住的全身連抖著。

  小丁一見他如此欣喜,立即移開他的手道:“小聲告訴我,你高興嗎?”

  白來低聲道句:“高興!”立即吻著她。

  ‮奮興‬之下,他一吻再吻,將她吻得幾乎透不過氣來。

  “來…來哥!”

  他喚句:“小丁!”便吻上她的粉頸。

  “唔…來…來哥…”

  他一直向下吻,雙手亦熟練的替她解除裝備,她嘴泛足笑容,嬌連連的任由他‮撫愛‬及忙碌著。

  不久,她已全身赤啦!

  他抱她上榻,立即輕撫她那隆起的‮腹小‬。

  “來…來哥!快上來。”

  白來如奉圣旨般立即寬衣。

  不久“小來”再入內觀光啦!

  “來哥!高興嗎?”

  “快樂昏啦。”

  “好來哥!”

  “好小丁。”

  兩人立即欣然共同經營妙境。

  良久之后,兩人方始盡興的摟吻及敘著。

  翌上午,白來春風面的率諸女沿著山徑下山。

  入城之后,城民們紛紛前來行禮問安,白來愉快的逛了一大圈,方始在晌午時分返房稍歇。

  不久,他們又倍眾人欣然用膳啦!

  高照,涼風徐徐,白家堡冠蓋云集,各派掌門人及華山等派新事門人帶著大部份之人前來致賀。

  三、四萬人當然讓白家堡熱鬧紛紛啦!

  各派掌門人趁著拜堂前之空檔聯袂向白來致謝及邀請白來往訪。

  白來欣然同意,便和他們聊著。

  午時—到,三、四百對新人在南宮強指揮之下,步入廣場。

  賀客們則含笑在堡外及兩側觀禮。

  白來這位主婚人端坐主桌,‮女男‬方之親人陪各派掌門及尊龍諸老坐在兩側,小丁諸女則含笑坐在白來兩側。

  一大串長龍般鞭炮立即沿堡外沿響了一圈。

  南宮強宏聲指揮之下,新人們行禮如儀。

  不久,他們已完成大典的步入房。

  南宮強道:“恭請尊龍賜金言!”

  眾人立即欣然鼓掌。

  尊龍呵呵一笑,立即站在上太師椅,只見他起右側管道:“二十五年前,人人怕吾,吾恨人人。”

  “這條腿一失,更令吾決心復出大開殺戒尋仇,可是,吾在成都遇上來兒,吾不但改變主意,更改變了后半生。”

  “吾在欣喜之余,勉各位幾句話,人非圣賢,孰能無錯?別太苛求別人,退一步,海闊天空,凡事多忍讓。”

  “今,吾一手調教又追隨吾三十余年之孩子們在各位的祝福下完成人生大事,吾欣慰之余,深致祝福及謝意。”

  “另外的小老弟們一直在危之中悍衛本堡,今天他們得以成親,火生情,固若金湯,吾誠摯祝福你們!”

  眾人立即報以熱烈掌聲。

  尊龍微微一笑,方始入座。

  南宮強道:“請白堡主賜金言。”

  白來一起身,便含笑起身道:“首先,我謝謝大家,尤其謝謝本城鄉親自幼把我拉拔大,謝謝你們。”

  說著,他已欠身拱手行禮。

  眾人立即熱烈鼓掌。

  白來又道:“我更謝謝恩師,各位長輩及各位嬌之栽培、器重、鼓勵及協助,我目前這一切全是大家所賜。”

  “今天的新郎倌都是和我一起出生的好兄弟,今天的新娘乃是不遜須眉又溫柔賢淑之江湖奇女子。”

  “這是最完美的搭擋,我何其榮幸替他們主婚,我除了由衷祝福他們之外,更在此宣布一件喜事。”

  “今后,他們將在此定居,有了他們,本城會更‮全安‬及熱鬧,讓我們一起來祝福他們吧。”

  說著,他立即鼓掌。

  眾人亦欣然鼓掌。

  新人們卸冠之后,亦在此時依序出來向大家致謝。

  熱烈的掌聲更不絕于耳啦!

  不久,他們一入座,眾人便欣然入座。

  鞭炮聲中,二千余人已端來佳肴。

  白宋候菜上三道之后,立即持酒出廳道:“今冠蓋云集,大家別浪費于敬酒之來回時刻,盡興吧!干杯!”

  白來欣然一飲而盡。

  立見一名壯漢起身道:“我是蒙人,又一直在練武,我不大會說話,不過,我今天代表弟兄們敬大家!”

  說著,他已端缸灌酒!

  其余之人起身道:“敬主人!堡主!大家!”

  說著,他們已各捧酒缸灌著。

  眾人為之喝采著。

  白來哈哈笑道:“夠意思!”

  當場便有三百余人各自捧起一缸酒。

  白來哈哈一笑,便率他們仰首灌酒!

  眾人立即掌聲連連!

  氣氛立即熱烈著。

  壯漢們依序亮缸之后,方始入座。

  白來喝光那缸酒,哈哈笑道:“大家各干一杯吧!”

  “好呀!”

  眾人立即欣然干杯。

  不久,一名俊逸青年起身道:“在下華山秦輝煌,銘謝堡主惠助各振重建,借花獻佛,敬堡主。”

  當場便有八千余人持杯起身。

  白來哈哈一笑道:“小事一件!干!”

  “干。”

  眾人欣然干杯,立即入座。

  不久,全體新人又舉杯向大家敬酒啦!

  按下去各派之人又向白來敬酒啦!

  白來愉快之至,杯到酒干,甚為阿沙力!

  良久之后,總管也率眾人向白來敬酒啦,白來哈哈一笑道:“這陣子,你們最辛苦,放心!你們明年有吃不完的紅蛋。”

  眾人不由哈哈一笑!

  眾人干杯之后,立即欣然返座。

  不久,大家的酒脾已開,立即互敬不已!

  一個多時辰之后,城民們已經先來告別,白來送他們出堡之后,立見壯漢們起來道:“恭請堡主過來喝幾杯。”

  白來哈哈一笑,立即入座。

  一名壯漢替白來捧了一缸酒道:“謝謝堡主安排這個場面。”

  “哈哈!小意思!我方才已經當眾宣布將在明年請大家吃紅蛋,你們得恩愛些。”

  壯漢們不由哈哈一笑!

  新娘們則羞郝一笑。

  白來捧缸喝了數口酒,道:“盡興!今天可別喝醉,一生只有一次拜堂哩!千萬別讓新娘子失望。”

  哄笑之中,壯漢們捧缸暢飲著。

  白來陪他們喝光一缸酒,道:“盡興!請。”

  他剛走兩步,四大世家那些新郎倌便起身道:“堡主!請!”

  “哈哈!你們存心要灌醉我吧。”

  “堡主海量!請!”

  立即有一名青年讓座及來一缸酒。

  “哈哈!這種狀元紅喝起來順口,聽說醉起來兇悍的,我希望大家盡興,千萬別在今天喝醉!”

  “是。”

  “各位新娘子,你們加入,一起來吧!”

  說著,白來已捧缸灌酒。

  新人們立即欣然干杯。

  “哇…哇!干呀!”

  “呵呵!有人和吾打賭,干。”

  “恩師押我不會醉嗎?”

  “當然。”

  白來望向鬼見愁道:“爺爺押我會醉嗎?”

  “你怎會猜吾呢?”

  “爺爺的紅鼻已泛光呀!”

  “呵呵!好小子!不錯!吾押你喝不了這缸酒。”

  “你們賭什么?”

  “天機不可!”

  白來哈哈一笑,一拍開泥封,立即張口酒。

  缸中酒立即如箭入白來之口,鬼見愁苦笑道:“吾甘拜下風。”

  說著,他居然起身唱道:“今朝有酒今朝醉,莫待金樽映烈!”

  尊龍鼓掌道:“好!”眾人亦欣然鼓掌著。

  鬼見愁呵呵一笑,立即也捧缸灌酒。

  尊龍亦欣然灌酒。

  白來光那缸酒,肚中之微,亦因為摧動功力煉化掉酒氣而霍然消失,他便繼續陪大家暢飲。

  黃昏時分,眾人方始愉快的散席。

  白來一入房,諸女立即端水遞巾侍侯著。

  小丁問道:“爺爺自己貪杯,卻拉你下水,我不會放過他。”

  “哈哈!沒事!難得有此機會,大家盡興吧。”

  諸女陪他聊了一陣子,便結伴去,白來怔了一下道:“倩妹!小真!你們不留下來陪我嗎?”

  洪倩倩羞赧的道:“我已有喜啦!”

  “天呀!好消息!小真,你也有喜了嗎?”

  “嗯。”“天呀!太完美啦!哈哈!”

  小丁含笑一點頭,小真七人立即離去。

  “小丁,你走吧!我方才是在逗你們啦!”

  “無妨!我又不是第一次,先去沐浴吧。”

  說著,她已樓入他的懷中。

  白來立即捧她步入浴室。

  “來哥,和你在一起,既放心又愉快!”

  “小丁和你在一起,最愉快!”

  “為什么?”

  “你直、風趣,又…”

  “又怎樣?”

  “熱情呀。”

  說著,他已吻住攖,小丁立即熱情的摟吻著。

  不久,二人之衣物已先后滑落地面,小丁嬌呼呼的坐上浴池邊沿,白來立即又摟吻著她。

  “哥…別逗了!求求你!”

  “遵命。”

  白來順勢一滑,便‮全安‬上壘!

  浴室中便彌漫著“青春進行曲”

  那三、四百對新人更是開始共譜響曲。

  整座白家堡立即籠罩著

  (完)
( ← ) 上一章   小旋風   下一章 ( 沒有了 )
豺狼虎咽天才贏家落劍吟妙絕天下虎過山岡江湖傻小子飛天貓霹靂先鋒凌峰射雕豬哥打通關鴨霸頭雙峰奇譚濁世魔童花仔王虎子驕娃棍王巴大亨雙龍抱群英爭雄逍遙神劍手王對王劍霜刀風馬踏邊關
讀者小說網為您提供由松柏生最新創作的免費武俠小說《小旋風》第十八章 色空銀空人也空及小旋風最新章節第十八章 色空銀空人也空在線閱讀,《小旋風(完結)》在線免費全文閱讀,更多好看類似小旋風的免費武俠小說,請關注讀者小說網(www.mhhhpg.tw)
辽宁11选5玩法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