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贏家》第十八章妾成云樂逍遙及《天才贏家》最新章節在線閱讀
讀者小說網
讀者小說網 穿越小說 重生小說 歷史小說 軍事小說 官場小說 架空小說 玄幻小說 武俠小說 仙俠小說 都市小說 言情小說 校園小說 網游小說 競技小說
小說排行榜 推理小說 同人小說 經典名著 耽美小說 科幻小說 綜合其它 熱門小說 總裁小說 靈異小說 鄉村小說 短篇文學 重返洪荒 官道無疆 全本小說
九星天辰訣 我欲封天 小姨多春 完美世界 罪惡之城 官路紅顏 雄霸蠻荒 蒼穹龍騎 孽亂村醫 絕世武神 神武八荒 主宰之王 女人如煙 帝御山河 一世之尊
讀者小說網 > 武俠小說 > 天才贏家  作者:松柏生 書號:49019  時間:2019/11/21  字數:10978 
上一章   第十八章 妻妾成云樂逍遙    下一章 ( 沒有了 )
  接連三天,范沖在白天皆陪公主拜訪皇族或暢游花園,入夜之后,他每夜皆將她擺平得飄飄仙。

  公主春風面。

  她連睡中也在笑。

  這天上午,范沖和公主跪別圣上諸人,便在皇族及文武百官恭送之下搭車離開內宮,魯仁二老則搭車隨后而行。

  出宮之后,赫見馬姬那部黃金馬車擺于三、四十部馬車之中,張統領更上前范沖二人行向黃金馬車。

  上車之后,張統領立即率眾啟程。

  二百名大內侍衛更是跨騎隨行。

  馬車剛前進三百里,便見城民列隊舉旗吶喊“恭送駙馬”范沖感動的站在車轅沿途揮手致意。

  好不容易離城,車隊便加速離去。

  范沖一入車,便向公主道:“這部車夠豪華!”

  “嗯!它全是純金造成哩!”

  “大內怎會有此部車呢?”

  “聽說是一位富戶所捐獻!”

  “你罕坐車吧?”

  “很少,即使搭車皆是短途而已!”

  “這是一趟數千里的長途哩!”

  “此車不顛,我該會沒事!”

  “放心,我會照顧你!”

  “謝謝!母后原本賞二位宮女隨行,我婉拒了!”

  “對!今后就在金陵定居,那我有侍女服侍你!”

  “謝謝!”

  “對了!父皇賜封金陵,怎么回事?”

  “此乃古例,金陵今后是咱們的,大小官員由我們派,田賦、店賦及各種賦收皆是是咱們的,它便是咱們的家!”

  “哇!聽說金陵每年的賦人不少哩!”

  “是的,金陵富庶,百業興旺,不亞于京城,目前,駙馬宜決定是否要留任各知縣及縣令!”

  “對呀!咱們如何任免官吏呢?”

  “若按古例,官員由咱們建議,大內調派,此舉既利大內管理,咱們也省事,駙馬不妨參考!”

  “好呀!咱們就如此辦吧!何需派如此多車呢?”

  “車上裝運我的衣物,父皇之賜匾及上次讓大內人員中毒之珍寶,如今,它們已由魯仁二老解毒矣!”

  “天呀!好豐碩的嫁妝呀!”

  公主不由微微一笑。

  范沖摟她靠躺在被褥道:“我談談妾及孩子們吧!”

  “好呀!”

  范沖欣然談著。

  第三天上午,大隊人馬一接近泰山派,便見掌門人率眾列隊跪,范沖急忙下車道:“請!別行此大禮!”

  “恭賀駙馬!”

  “謝謝圣上賜匾激勵,收下吧!”

  立見張統領率二名侍衛抬來一匾。

  泰山派掌門人親自接匾,再由下人。

  不久,范沖已率眾跟入泰山派。

  他們懸妥匾,立即欣然參觀著。

  不久,眾人欣然會餐,席間眾人暢飲著。

  膳后,他們便在泰山派歇息,范沖和泰山派掌門人聊一陣立聽對方暢談各店面的生意情形。

  他樂,范沖更樂。

  端午上午,范沖諸人一接近金陵北門十里,便見卓永父子及八位官吏率眾列隊恭,范沖一下車,眾人立即跪下。

  “兔禮,請起!”

  “遵命!”

  范沖一上前,立即道:“大人尚未赴京,履任嗎?”

  “微臣奉旨候駙馬裁示諸吏之去留。”

  “好!你們九人聽著,我留你們下來,不過,你們必須公正廉明的任官,如果自認辦不到,請便!”

  “遵命,微臣誓必公正廉明任事!”

  “很好!值此佳節,大家快返家團圓吧!”

  卓永含笑道:“數十萬城民久盼駙馬矣!”

  “哈哈!走吧!”

  范沖一上車,諸官便跟著上車。

  范沖站在車轅欣然揮手致意著。

  良久之后,他們方始接近襲家堡,立見峨媚派等十二家尚未接匾的幫派掌門人陪薛丁諸人站在前方。

  數萬人則列于后方及堡內。

  湘湘等一百余位女子則牽童或抱子站在前方。

  范沖便和公主欣然下車。

  “參見駙馬,公主!”

  范沖一見眾人要下跪,忙道:“免禮,別跪,別跪!”

  眾人立即含笑拱手行禮。

  范仲便拱手道:“大家別多禮,快準備過節呀!”

  說著,他帶公主上前見過薛丁及鳳使。

  個久,湘淵諸女親熱的上前行禮。

  白貓低聲道:“丹兒又給添丁啦!”

  范沖上前抱著雙嬰。

  良久之后薛丁道:“沖兒,各派掌門人不便讓你再長途跋涉,所以,他們自動前來接匾啦!”

  “謝謝大家,此乃圣上協助消滅三尊,今后要善待武林人物之心意,請大家今后多行俠仗義!”

  各派掌門人立即應是。

  范沖一吩咐,侍衛們便一起送來金匾。

  范沖一一接匾,再交給各派掌門人。

  眾人便報以熱烈的掌聲。

  不久,范沖便率眾人人內稍歇。

  公主之行禮及三、四十車珍寶便由眾人搬入堡中。

  范沖便陪眾人在大廳敘著。

  諸女則陪公主熟悉環境及指點她如何適應有喜的日子,因為,范沖沿途之‘播種’已經成功了。

  薛丁道:“沖兒,自從你娶公主,金陵又歸你之事傳出之后,迄今已有八萬余人移居金陵,此事宜解決!”

  “爹可有指示?”

  “金陵若太多人,并非好事,我和大家認為建議建設金陵四周各縣城,備健全各縣及疏散金陵之擁擠!”

  “有理!”

  “在今年初,吾已經雇工在東部那些工地搭建店面,上月初已經售給發三千戶商戶,多少疏解人!”

  “此外,那批工人正在北郊林區開避建屋舍,九月底完工之后,至少可以容納上萬人哩。”

  “太好啦!”

  “為了長遠計,宜召來九位官員吩咐他們規劃店面及房舍!”

  “好!我下午吩咐他們速辦此事!”

  “此外,天山及吉林參已經開始銷售,目前由原行投效此地及本堡的九千余人在各地處理中!”

  “很好呀!”

  “今后,金陵的賦收全部歸你,你就取之公,用之于民呀!以免辜負了圣上德澤!”

  “是!”“周老及魯老此次入大內為你解危,得厚謝人家!”

  魯仁忙道:“不必!”

  太華醫隱道:“吾只有一孫女芬兒,可否駙馬代為照顧?”

  哇!又是‘強迫中獎’,范沖不由一怔。

  白貓笑道:“有她這位歧黃高手在此,大家皆安矣!”

  韓百川道:“對,吾人樂睹此項良緣!”

  包天明道:“沖兒,周爺爺因為你入京辛勞,你就應允吧!”

  “是,謝謝周爺爺!”

  周全不由呵呵笑道:“很好!”眾人立即紛紛道喜著。

  不久,白貓立即找來周玉芬及公主諸女道:“擇不如撞,此時便是吉,一對新人叩拜尊長!”

  范沖便和周玉芬向薛丁夫婦及周全行禮。

  接著,他們又向長輩們行禮。

  立見薛丁取出一個紅包送入白貓的手中道:“夫人,這是你首次作媒,你今最美,祝你青春水駐!”

  白貓居然臉紅哩!

  白牡丹上前向周玉芬道:“芬妹,你!”

  “謝謝丹姐!”

  “快來見過姐姐們!”

  諸女便又返房說悄悄話。

  晌午時分,眾人會聚于廣場欣然享受端午節大餐及喝喜酒,場面既壯觀又隆重,人人皆笑口常開。

  只見金掌率二百八人來到范沖桌旁道:“堡主,教主,駙馬,祝你們愉快,事事順心,敬你!”

  “哈哈!干嘛一下子冒出三個稱呼?”

  “屬下一生未服過任何人,先父母更是斥罵屬下頑逆,可是,你令屬下心服口服,懇請你再收留吧!”

  “咦?你不在堡中啦?”

  “此地該是貴教重地,屬下處行移居支堡。”

  “哇!你和總管乃是我的左右手,快回來吧!”

  “是!敬您!”

  二人立即欣然干杯。

  范沖向金掌身后之人道:“你們也回來吧!”

  那批人立即欣然應是。

  范沖道:“我計劃在八大縣城各建一個支堡,平時由一批人駐在該地替我監督吏治及解決百姓的各種困難!”

  “目前已有九千余人在買賣參,俟他們忙過這一陣子,便可以分配至破八支堡,請你們多邀些同道去支援吧!”

  “是!”“原則上,每堡有五千人,對了,家眷不計在內,所以,副堡主和總管必須作完善的規劃及隨時替我監督!”

  “是!”“你們明便展形行動吧!”

  “是!”“總管今夜去請卓大人及各位縣令來此,我會吩咐了們好好的建設八大縣,備方便你們服務城民!”

  “是!”“好!大家暢飲吧!”

  “是!”范沖立即又展開一桌桌的敬酒。

  一個半時辰之后,范沖一返桌,立即請起鳳使及舉杯道:“各位,請陪我敬這位天下最偉大的娘!”

  鳳使的淚水立即溢出來了。

  鼓后及薛丁立即率先響應。

  眾人立即哄然敬酒。

  鳳使便邊拭淚邊干杯著。

  范沖喜道:“謝謝!大家繼績盡興吧!”

  不久,各派掌門人聯袂前來敬酒。

  張統領亦隨后率侍衛們前來敬酒。

  這一餐,一直喝到黃昏,方始散席。

  范沖便邀公主及張統領在大廳品茗。

  不出半個時辰,卓永率子及八位縣令人廳行禮。

  范沖含笑道:“坐!”

  “遵命!”

  “卓大人,聽說城近月來遷入不少外地人,是嗎?”

  “是的!截至昨天下午,已逾十萬人,他們目前皆在各家店面持勞務役賺錢,食宿留由東家負責,并無糾紛!”

  “很好,依此趨勢,本城會不會為患?”

  “會!微臣可否進言?”

  “!”

  “若責凡八大縣令完善建設備縣城,除了可以容納三百萬人之外,更可促使金陵全面繁榮!”

  “哈哈!正合我意,大人果真用心矣!”

  “理該鞠躬盡瘁,以報圣恩!”

  “金陵地廣又肥沃,加上是文化、經濟、政治及軍事重地,目前已經有便利的水、陸交通可供進下發展!”

  “以金陵的條件,八大縣城不必再懇田,宜將土地規劃為商業、觀光用途,同時作均勻完整的房舍規劃!”

  “很好,每縣城需多少經費?”

  “一至二千萬兩銀子,不過,一年內必可售店面回收本息!”

  “好!你和各縣令好好的研究一番,我出錢!”

  “是!”“規劃完成之后,你再赴京上任吧!”

  “是!”“卓川!”

  “微臣在!”

  “我保薦繼續留在此地擔任三年知府,屆時,你若表現優良,我績留你三年,否則,你請便吧!”

  “微臣一定我力以赴!”

  “很好!你們八位縣令好好的干,知府一出缺,我必由你們之中擇一接任,其余七人則薦圣上召你們入大內任職。”

  “遵命!”

  “自本月一起,除了皇祿之外,我各賞你們一倍的祿銀,期望你們清廉,負責任官,如何?”

  “遵命!”

  “統領有何指示?”

  張統領含笑道:“卓大人,爾等最了解駙馬的為人及作風,你們有此福份,宜全力以赴,備利己佑民!”

  “遵命!”

  “公主說幾句話!”

  “好!本朝未曾有封縣之事,各位有幸合作共同經營本城,其盼各位盡心盡力,千萬別辜負圣上及駙馬之重托!”

  “是!”范沖取出銀票,一一封入紅包內道:“繁縣各預領二千萬兩銀子,你們放手去經營,我會以成效重賞!”

  八位縣令立即上前領取紅包。

  范沖又勉勵一陣子,方始令他們離去。

  張統領含笑道:“金陵之繁榮必冠全國!”

  范沖喜道:“尚祈統領加指導!”

  “客氣矣!駙馬雖未任官,所宣布之措施最合圣上之意,而且甚為可行,金陵真的會亮光閃閃,凌冠全國矣!”

  “哈哈!托統領金口矣!”

  “哈哈!微臣在三年內一定會再蒞金陵,屆時,吾一定可以瞧金陵超越京城,微臣必可痛飲一番矣!”

  “哈哈!謝謝統領鼓勵,我一定不負所望!”

  他們又敘良久,范沖方始返房,立見湘湘含笑著。

  “哥!姐妹們思念甚巨,你這陣子得好好陪陪大家,尤其丹妹更不可疏漏!”

  “她怎么啦?”

  “她常在睡中呼喚你哩!她是一位直腸子之人,她們母女今天會那么善待芬妹,全因為她太思念你啦!”

  “我會好好待她!”

  “好戲尚在后呢,金陵之成就必使本教聲望更隆!”“是的!”

  “其實,哥可以將各地貧民,親住于八大縣城,再由他們代咱們經商或干活,此舉反而可以徹底協助他們哩!”

  “天呀!好點子,一舉數得也!”

  “是呀!哥明就吩咐大人他們‮理辦‬吧!”

  “好!好!”“哥,三月初爹娘帶我們及孩子們赴黑木崖祭拜血蓮教先進們之英魂,同時將牌位置于堡后院祠堂哩!”

  “據爹娘估計,以咱們目前的財力,再全力開發金陵,不出十年,大內之財力也比不過咱們,所以,大家得多行善哩!”

  “當然,錢財乃身外之物,宜作善途!”

  二人互視一笑。

  翌上午,范沖代卓永諸官優先讓各地貧民至金陵定居工作之便展開他的‘勞軍’行動。

  他首先宰遍包嬌等正室,接著,也便陪思君等一百余位‘妾’們瘋天瘋地,夜的暢玩著。

  他足足大展神威十天,諸女皆足矣!

  接著,他帶著卓永父子及金掌到各縣城巡視著。

  此時,各縣城各調集十萬名工人作全盤的開發工作,他們先開始平整寬敞的道路,再搭建房舍。

  此時,已有二十余貧民先行來協助做些零工,他們不但有吃有喝有住,而且每皆領工錢哩!

  一傳十,十傳百,不出一個月,便涌人一百六十余萬貧民,他們便受雇于先將營業的各種店面之中。

  此時業自各地的游客皆來瞧范駙馬及他如何治理金陵,所以,每家店面的生意皆應接不暇哩!

  中秋時節,各店面全部營業,二百七十余萬貧民皆在店中工作,每個人皆勤奮,熱忱十足的工作著。

  這天中午,每位貧民皆獲十兩賞銀子。

  此外,八大縣城的風景區更是全面興建著。

  時光飛逝,一晃過廠十八年,如今的金陵已經熱鬧百倍,范沖的財力更是足足的增加數百倍。

  因為,他當年所投資的所有店面在這些年之中,他的拔一半賣給商人,另一半則給貧民們一起經營。

  如今,那二、三百萬貧民皆已存不少家產哩!

  金陵果真繁榮令人咋舌啦!

  范駙馬三個字更是家喻戶曉啦!

  吉林參及天山參一直在每年為他賺人可觀的財力,可是,十八年來,各種物品皆漲價。唯獨參價一直不變。

  如今的范沖一共有五十二位兒子及二位女兒。

  他的妾們個個秀麗過人,歲月并沒有在她們的身上留下多少痕跡,尤其范沖更似絲毫不變。

  因為,他已經功力通玄,諸妾又勤于為他進補呀!

  他的嬌們經過他的長期灌溉及自己的進補保養,人人嬌若花,加上成,端莊,嫵媚,可謂風華絕代。

  她們早在十五年前便不再分娩,所以,年近四十歲的她們卻絲無一點福態,她們已成為天下人的焦點。

  如今的金陵,每天至少有五十萬人出入,它不但繁榮,而且井然有序,各縣衙根本沒有什么違法案件可辦哩!

  在這十八年之中,圣上命令文武百官來金陵學習,他們批批的攜來圣上賜給范沖的財物,范沖也托他們呈上財物。

  他們似在以物易物,其實,他們在彼此開心及了解,尤其公主接連三年皆生下一對兒子雙胞胎,更令圣上喜悅。

  這天黃昏時分,張統領又陪一批官員前業,唯一不同的是殿下帶著八位子及二個兒子出現。

  公主欣然喚道:“皇兄,皇嫂!”

  范沖欣然率眾行扎著。

  殿下還禮道:“久仰金陵之金碧輝煌及繁榮,今一見,頓思長留金陵,不知駙馬肯賜間茅屋否?”

  “本堡一直備一座莊院,其主人便是父皇或皇兄矣!”

  “哈哈!你果真是有心人,難怪會成功?”

  “托皇兄之福,人內再敘吧!請!”

  “請!”

  列立于兩則接之堡內人員不但好奇瞧著這位未來的皇上,他們更好奇的瞧著殿下的那兩人兒子!“

  因為,殿下有八位子,按理說他該是兒女成群,如今只帶來此二子,可見此二子的地位甚為尊崇。

  尤其他們俊逸英,更令人欣賞。

  風使卻望著那兩位青年討道:“這眼神頗似沖兒,這正是范家的特殊眼神呀!他們怎會不像殿下!”

  她放在心中,便陪眾人入內。

  眾人入座之后,范沖立即先作金陵建設之簡報。

  殿下正道:“父皇將于年底退位!”

  “啊!恭喜皇兄將登基啦!”

  “謝謝!吾此次特地學習,你得陪吾到處走走,吾打算在此留一至二個月,吾一定要使各城皆似金陵!”

  “皇兄壯志感天,蒼生有幸矣!”

  “當今四海承平,金陵之示范已經激勵文武百官及地方官,正是吾進一步建設吾朝之良機!”

  “正是!皇兄志業必然可成!”

  “你一定要號召天下支持吾之建設!”

  “遵旨!必要時,我會以財力在前鋪路!”

  “那倒不必,國庫充沛矣!談談心得吧!”

  “遵旨!宜先從安貧及創造財富著手!”

  他立即暢談建設金陵之經驗。

  諸女暢談百個案卷吩咐下人搬入大廳,再由范沖邊講邊供殿下翻閱,殿下亦專心的翻視及聽著。

  天黑之后,范沖和眾親人陪殿下一家人用膳,膳后,殿下召范沖那五十四位子女入廳,含笑詢問著。

  他的視線頻頻留在范沖的兩位女兒身上,她們既美又嫵媚,尤其,她們的開朗,大方及聰對答,更令他時時泛笑。

  一個多時辰之后,他們一家人住入堡內唯一‮立獨‬的豪華莊院,他和第三位子一入房,他立即道:“真美!”

  她立即含笑道:“附馬之女真是天人也!”

  “是的!吾要她們成為后的皇后!”

  她神色一變,一時接不下話。

  “你怎么啦?”

  “我…殿下讓她兩嫁給秋兒二人嗎?”

  “不錯,吾目前在考慮讓秋兒單獨娶她們,后,她們才可合力輔住秋兒,可是,似乎又對律兒不公平哩!”

  “請殿下三思,父皇似鐘意柳姑娘哩!”

  “不,她們遜太遠!”

  “這…此事不急吧?”

  “不,吾不能失去她們,吾定下名份!”

  “這…可否先和駙馬講一下?”

  “這…夫人先和公主談談吧!”

  “遵旨!”

  二人又敘了不久,便各自歇息。

  翌上午,范沖陪殿下人諸衙聽知府簡報,接著便是實地參觀,他們,直到天黑,方始返堡沐浴用膳。

  膳后,公主和范沖入書房,她立即含笑道:“辛苦啦!”

  “沒什么!皇兄果真有心要嘉惠天下哩!”

  “是的!他要報答父皇的提拔,當年,他是二皇子,按理說由大皇子接任殿下,可是,父皇欣賞皇兄的魄力及沖勁呀!”

  “皇嫂今和我聊了一個多時辰,她有心要協助皇兄,所以,她希望能夠找個時間私下和你請教一些事情!”

  “好呀!你安排吧!”

  “好!”“皇嫂表示,父皇明年退位之后,將會來金陵哩!”

  “好呀!咱們好好服侍他們吧!”

  “嗯!”范沖摟她道:“我能有今,你出力不少!”

  “別如此說,我沾光潤福太多,我真幸福!”

  “客氣矣!今夜留下吧!”

  “公主,恕我未曾陪你再返大內!”

  “我喜歡此地這和諧及繁榮,大內太拘謹了!”

  “想家否?”

  “有些,不過,父皇及母后明年將來此,我何須多心呢?”

  “對,愉快的面對現在吧!”

  她微笑一下,立即送上香吻。

  翌起,他在白天陪殿下到各縣去聽取簡報及實地訪察,殿下越被金陵的繁華震撼,他越決心要造福全國。

  所以,他勤快的學著記在冊中。

  一個多月之后,殿下一返堡,立即連連向嬌們贊美金陵及駙馬的超凡成就,諸婦亦含贊美殿下之辛勤。

  他們稍歇之后,立即用膳。

  膳后,殿下放松歇息,迅速睡。

  范沖卻陪諸敘不久,他方始返房。

  立見公主入內低聲道:“皇嫂可能會來請益哩!”

  “好,我候她吧!”

  公主立即帶上房門而去。

  沒多久,果見殿下之第三房嬌含笑入內,范沖立即含笑起身道:“皇嫂先喝杯參茗吧!”

  立見她道:“好”反手遞來一封信。

  赫見信上寫著:“絕密件,勿外!”

  她輕啜一口香茗,便娓娓道出安分貧經商之道。

  他對這套理論已經甚,而且他也實行成功,所以,他沉穩的說著,雙目卻迅速的閱讀那張紙的內容。

  “請勿驚慌,我乃馬姬也,我在楓莊孕育秋兒二人,因為,我必須為自己及殿下打算!”

  “殿下不知因為天生隱疾或遭人暗算,居然沒有生育能力,他若無后,便無法登基,所以,我作此決定!”

  “如今,我即將在明年成為東宮娘娘,秋兒二人后必有任何一人會登基,我有美好的遠景!”

  “可是,殿下讓秋兒娶令媛二女,我豈可讓倫之事發生,所以,懇請你一定要阻止這件事!”

  范沖瞧得心兒猛跳,根本不知自己在說什么?

  卻見她含笑道:“駙馬認為可以絕貧窮否?”

  范沖口氣道:“部分偏遠地區較難,不過,可以定期濟分助這批人,再耐心的改善他們的環境。”

  立見她遞出一張字條及另找話題道:“騎馬已將資料交給殿下吧!”

  范沖道句:“是的!”便望向字條。

  立見字條寫道。“你若同意拒絕孩子婚事,請點頭!”

  范沖立即連點三次頭。

  立見她含笑道:“我會向殿下索閱!”

  她徐徐行來、便又道:“有計劃帶她們及孩子們上京否?”

  “有,我們一定會去!”

  “竭誠以待,登基之可能在祭告祖之清明后,你們何不蒞臨觀禮,事后暢游大內及陪父皇們來此!”

  “好點子!”

  她將櫻貼上他的雙,便輕輕一吻。

  她迅速移開櫻道:“打擾!”

  “客氣矣!”

  她邊走邊放下雙手,不久,她已飄然而逝。

  他將信封,信紙及字條人口中,便含著參汁緩緩嚼著,他的腦海不由浮現他和馬姬狂之經過。

  良久之后,他噓口氣道:“哇!我的兒子后會當皇帝哩!可惜,我不能對任何人說,太可借了!”

  他越想越樂,立即步入白牡丹之房,因為,白牡丹的體頗似馬姬呀!

  他一入房,白牡丹求之不得的立即送來香吻。

  “丹妹,這些年業,我每周皆陪過你吧?”

  “嗯!你最疼我了,你真守信!”

  “袁親家之二位孫子人品如何?”

  “優秀的,相公莫百定此親事?”

  “不錯,你意下如何?”

  “很好呀!環兒及紡兒一定會答應。”

  “他們去年似乎相處得不錯哩!”

  “是,袁親家曾探過娘的意思,娘頗表贊同哩!”

  “你和茹妹談談,她若同意,咱們近就安排吧!”

  “好呀!”

  “你又發燙了,玩吧!”

  “相公,它為何一直燙又如此人呢?”

  “你為何一直如此人呢?”

  她啐句討厭,立即放玩樂著。

  他揮戈出征,房中立即隆隆連響著。

  天上的明月便羞赧的躲入云后啦!

  一全書完一
( ← ) 上一章   天才贏家   下一章 ( 沒有了 )
落劍吟妙絕天下虎過山岡江湖傻小子飛天貓霹靂先鋒凌峰射雕豬哥打通關鴨霸頭雙峰奇譚濁世魔童花仔王虎子驕娃棍王巴大亨雙龍抱群英爭雄逍遙神劍手王對王劍霜刀風馬踏邊關波霸碰拳頭跑馬郎
讀者小說網為您提供由松柏生最新創作的免費武俠小說《天才贏家》第十八章 妻妾成云樂逍遙及天才贏家最新章節第十八章 妻妾成云樂逍遙在線閱讀,《天才贏家(完結)》在線免費全文閱讀,更多好看類似天才贏家的免費武俠小說,請關注讀者小說網(www.mhhhpg.tw)
辽宁11选5玩法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