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劍吟》第十八章功成名就美人歸及《落劍吟》最新章節在線閱讀
讀者小說網
讀者小說網 穿越小說 重生小說 歷史小說 軍事小說 官場小說 架空小說 玄幻小說 武俠小說 仙俠小說 都市小說 言情小說 校園小說 網游小說 競技小說
小說排行榜 推理小說 同人小說 經典名著 耽美小說 科幻小說 綜合其它 熱門小說 總裁小說 靈異小說 鄉村小說 短篇文學 重返洪荒 官道無疆 全本小說
九星天辰訣 我欲封天 小姨多春 完美世界 罪惡之城 官路紅顏 雄霸蠻荒 蒼穹龍騎 孽亂村醫 絕世武神 神武八荒 主宰之王 女人如煙 帝御山河 一世之尊
讀者小說網 > 武俠小說 > 落劍吟  作者:松柏生 書號:49018  時間:2019/11/21  字數:16318 
上一章   第十八章 功成名就美人歸    下一章 ( 沒有了 )
  陽光普照,太和殿中熱鬧紛紛!

  太上皇、太后及皇上、皇后們賜宴,文武百官作陪,布順和十三名嬌及群童更是眾人視線的焦點。

  東海王諸人亦是眾人敬酒的對象。

  尤其在太上皇帶頭敬酒之后,場面更是熱烈!

  這一餐足足過了一個半時辰方始結束,布順送走東海王諸人之后,便和珠華公主步入房中。

  他溫柔的為她卸下珍飾之后,便更衣上榻。

  他立即輕撫體及情話綿綿著。

  “駙馬!咱們何時遷居?”

  “方便嗎?”

  “方便!”

  “明見過父皇再作決定吧!”

  “駙馬!我可否攜內侍出去?”

  “可以呀!”

  “皇兄將在明年初成親,你知道嗎?”

  “不知道!新娘是誰?”

  “右相之長女!”

  “配的!”

  “咱們該送何禮物?皇兄希望你作陪,他想沾沾你的福氣哩!”

  “好呀!屆時!你該分娩了吧?”

  “是的!大約在彌月之后!”

  “太好啦!你正好趕上!”

  “嗯!駙馬!可否請其他的姐妹們勿過度尊重我們。”

  “好!我會告訴她們!”

  “聽說你要在最近掃場所啦?”

  “是的!我要清除罪惡之源。”

  “小心些!朱提督在五年前也進行一次,結果險些遇刺哩!”

  “放心!我是罪惡的克星!”

  “駙馬神通廣大矣!”

  “得道多助!我一定可以完成此事。”

  兩人又敘一陣子,方始歇息。

  翌上午,布順先后向皇上及太上皇稟報之后,便在午前時分率五女及八位內侍住進提督府。

  裘明珠諸女立即前來協助安置著。

  當天中午,布順便和嬌們用膳。

  膳后,女人們便聚在一處談心,布順則去見東海王。

  立見東海王取出一份圖及名冊道:“我那些手下已經查出這些賭坊及私娼之幕后主使者,還多的哩!”

  布順立即仔細瞧著。

  不久,布順問道:“有把握一舉緝捕否?”

  “沒問題!不過,得派軍士協助,他們最好穿便服。”

  “行!”

  他們又商議不久,布順方始持資料返衙。

  立見周師爺前來道:“稟駙馬!已有八家賭坊及私娼館具狀洗面革心,名冊在此!”說著,他立即處上名冊。

  布順閱過之后,問道:“如何安置那些女子?”

  “他們皆已返鄉。”

  “她們不會到別處賣吧?”

  “理該不會!”

  “我已經找到一些資料,你瞧瞧!”

  說著,他已經拿圖及名冊。

  “高明!駙馬真高明!”

  “衙內之軍士不會走漏消息吧?”

  “他們不敢!”

  “好!你先挑八百人待命,屆時由他們穿便服跟江湖人物逮人。”

  “遵命!”

  “按朝律!這些人可判何刑?”

  “經營賭坊可判十年勞役,良為娼者,可以斬首。”

  “好!先斬首示警。”

  “卑職會錄口供!”

  “太好啦!衙內尚有何事?”

  “只有一些例行公事,卑職皆已附上前案,請駙馬參考。”

  布順立即認真翻閱桌上之文卷。

  足足過了一個多時辰,布順一處理完文卷,立見師爺道:“稟駙馬!每就只有這些例行公事。”

  “很好!你下去挑人選吧!”

  師爺立即行禮退去。

  布順便專心翻閱以前處理過之公文。  夜深人靜,四大世家主人和東海王的三百名手下在提督衙內各挑二到三名軍士,便向分配妥之方向前進。

  布順召集師爺及三百余名軍士,立即由師爺吩咐著。

  不到半個時辰,便有二批人押回三百余人,其中包括賭鬼、莊家、嫖客及女,師爺立即和軍士們一起錄口供。

  沒多久,便有二名老鴇招認良為娼,獨孤仁制住她的“麻”及“啞”便讓她跪在大街上。

  嫖客及賭客們迅速認罪,東海王及四大世家老主人立即將他們沿街制跪,衙內外一時人影穿掠不已!

  不久,又有三批人押回六百余人,師爺諸人已經有了處理第一批人之經驗,所以,他們熟練迅速的一一結案。

  嫖客及賭客一見街上跪了那么多的人,他們以為對方一定挨了重刑,所以,他們迅速的據實招拱。

  東海王諸人迅速制跪犯人,便由押犯人返回之手下送到街上跪妥。沒多久,街上已經跪了四排長龍。

  犯人一批批押回,他們面對此種狀況,嚇得一一認罪,因此,到了丑中時分,已經有五千余人跪在六條街上。

  師爺及四大世家主人和東海王的手下們立即趕繕罪狀,天一亮,布順便已經在金鑾寶殿報告掃黑及掃黃成果。

  皇上龍心大悅的道:“從重量刑,午時行刑!”

  “遵旨!”

  布順一返衙,立即派人在四處城門口張貼公告。

  這些公告一貼出去,不少人拍手稱快,不少人卻大駭,因為,一百二十名良為娼者皆要在午時問斬。

  八百一十名私娼寮“打手”亦同時問斬。

  一千八百名賭場主人及打手各判十年勞役。

  二千五百名賭客各判五年勞役。

  九百七十名嫖客各判三年勞役。

  女則安置就業或依志愿返鄉。

  群相走告之下,此訊立即震驚此城。

  午時未到,一向冷清的刑場四周已經客,除了死犯之外,其余之犯人已經整齊的跪在刑臺前十丈處。

  不久,九百三十名死犯已被押跪于刑臺前。

  東海王之三百名手下則持劍站在死犯旁。

  不久,布順搭車一到,他立即步向刑臺。

  他一上刑臺,立即揚起尚方寶劍道:“此乃皇上所賜尚方寶劍,本官憑它下令斬這群死犯。”

  “這群人不顧天良女為娼牟取厚利,為端正風氣及杜絕此事,本官下令行刑!斬!”

  三百支寶劍立即疾揮不已!

  九百三十顆首級立即落地。

  鮮血更是而出。

  其余犯人之中,至少有三分之一已經駭得

  布順喝道:“其余罪犯之罪狀及刑期已經公告,行刑!”

  軍士們一陣吆喝,立即押罪犯上車。

  不久,罪犯們已經在城北林中伐木。

  死犯之尸首則由家屬或官方運去埋妥。

  私娼寮及賭場則由官方雇工拆除。

  午后時分,五百名木工在師爺率領下來到北城外之臨山空曠處,不久,他們已經在現場忙碌著。

  黃昏時分,足以容納罪犯之帳篷已經搭妥。

  接著,柴米油鹽醬醋茶已經送到,一百名雇來之婦人立即迅速的為犯人們炊膳。

  天黑之后,罪犯們一被押回,立即分組用膳。

  膳后,他們被押到不遠處之河畔,便集體沐浴。

  倏見三十余人趁黑沿河畔奔去,軍士們立即吹笛叱喝道:“誰敢逃!誰便沒命!回來!快回來!”

  立即又有一百二十余人跑著逃去。

  倏見遠處石后掠出東海王那三百名手下,只見他們揮劍掠來,那群逃犯立即跪下叩頭求饒。

  那三百人立即將他們制倒及施以逆血搜魂手法。

  那群逃犯疼得死去活來的哀叫不已!

  良久之后,他們方始被解開道及拋入河中。

  其余罪犯嚇得乖透啦!

  半個多時辰之后,罪犯們已經呼呼大睡啦!

  不久,布順和師爺搭車前來,他瞧過犯人們之后,立即走到河旁道:“此河之水患就由他們來消除吧!”

  “駙馬英明!”

  “掘深河的深度及寬度可以同時進行嗎?”

  “可以!亦可同時筑堤!”

  “好!就逐進行,不過,得讓他們吃得豐盛些!此外,明起訂購蚊帳,此地有不少的野蚊哩!”

  “遵命!”

  “不必擔心錢,我支持到底!”

  “遵命!”

  二人邊走邊聊,不久,他們一接近東海王的手下,布順立即道:“辛苦啦!”

  “樂意效勞!”

  “對!你們既能使這批人改過向善,又能治河防洪,這是一件很有意義之事,你們一生會以此為傲!”

  “是的!”

  “大家已經排妥班了吧?”

  “是的!每班有二十人,每人二個時辰!”

  “辛苦啦!”

  “理該效勞!”

  “師爺!你多為他們留意合適的姑娘!”

  “遵命!”

  布順又瞧了一陣子,二人方始搭車返衙。

  立見東海王諸人在衙右莊中等候,布順立即入內。

  慕容風含笑道:“城民反應頗佳哩!”

  “太好啦!沒人被嚇壞吧?”

  “大家皆拍手稱快!”

  “太好啦!”

  “吾五人方才分別在城內外逛了一遍,賭客及嫖客已經絕遺跡。”

  “很好!”“八大胡同的生意也受了甚大的影響哩!”

  “隨他們去吧!”

  “順兒!你真的要挖河防洪嗎?”

  “不錯!”

  “四大世家會調六百人前來支援。”

  “感激不盡!”

  “此事很有意義,理該共襄盛舉!”

  “謝謝!”

  “你獨資完成此事嗎?”

  “是的!我尚有三、四千萬兩銀子呀!”

  “若有需要,大家會集資配合!”

  “謝謝!”

  他們又聊了一陣子,方始返房歇息。  除夕中午,李彩虹分娩二子,她因為過“萬年水”及收地靈氣,二嬰既白又可愛,眾人皆嘖嘖道奇。

  當天晚上,李彩玉亦分娩一子及一女。

  四嬰在年前一起報到,可謂喜上加喜。

  于是,他特準犯人們返家過年。

  初一黃昏時分,犯人們準時回來報到,布順便和他們共膳。

  膳后,布順道:“各位若繼續表現良好,我準你們各減刑一年。”

  犯人們不由大喜!

  翌起,他們更賣力的干活啦!

  元月十八中午,珠華公主順利分娩二子,在廳中等候之大內總管立即十萬火急的趕回大內報喜訊。

  太上皇、太后、皇上、二位皇后剛下轎,珠公主亦順利分娩二子。

  太上皇樂得呵呵笑道:“大喜!大喜呀!”

  布順便他們入廳就座。

  沒多久,四嬰被抱出來亮相啦!

  太上皇諸人來回抱了良久,方始由娘抱去哺

  太后便和二位皇后入內見公主。

  太上皇喜道:“駙馬真是喜氣洋洋呀!”

  “托福!”

  “呵呵!太好啦!”

  皇上道:“去瞧瞧犯人們吧!”

  “請!”

  布順便陪他們搭轎前去。

  不久,他們一到道場,便欣然下轎。

  布順帶他們上河堤,立即沿堤行去。

  犯人們早已獲報,紛紛賣力的工作著,太上皇點頭道:“很好!很好!賞十萬兩銀子供他們加萊吧!”

  皇上立即欣然點頭。

  布順喊道:“太上皇及皇上犒賞十萬兩銀子!”

  眾人立即喊叫道謝。

  太上皇回頭一瞧道:“筑五、六里河堤了吧?”

  “是的!今夏應可防洪。”

  “太好啦!太好啦!”

  皇上道:“聽說京城在這段期間添加上‮家百‬店面,是嗎?”

  “是的!治安一佳,游客必多,生意當然旺,據統計,每月至少增加九千余兩的稅賦收入哩!”

  “很好!駙馬真是萬能!”

  “不敢當!兒臣只希望國泰民安!”

  “說得好!朕必有重賞?”

  “兒臣已有私蓄!”

  “不!你已經獨力支撐這么久,該由大內來接手。”

  “遵旨!”

  “朕已經決定開放這片地供他們耕種作物及水果,他們刑期一,每人可以領得一塊地經營終生。”

  “父皇德政!”

  “忙歸忙,你別忘了皇兒下月底之大喜!”

  “不敢忘!一定到!”

  “很好。”

  三人又聊了一陣子,方始返衙。

  立見太后道:“哀家要住些時,這些孩子太可愛了!”

  太上皇呵呵笑道:“行!”

  不久,太上皇四人已經欣然返回大內。

  布順則先后入房陪二位公主。

  良久之后,他方始入林玉琴房中抱二位愛子。

  林玉琴含笑道:“哥!四老皆認為他們二人是練武之美材,他們合力培植他們,你是否同意呢?”

  “欣然同意!”

  “東海王之藥真靈,我已經復原了。”

  “看來,我今夜可以陪你啦!”

  她立即臉紅的點頭。

  布順吻上右頰道:“再添二子,便可以向鐵老代啦!”

  “我愿意多為你添子女。”

  “太好啦!太好啦!”

  不久,布順已入廳陪眾人用膳。

  膳后,布順立即宣布皇上賞銀及后賞地之事,眾人聽得欣然點頭,便愉快的聊著家常事。

  良久之后,布順一入林玉琴之房,便見二子已經不在,林玉琴更是披袍含笑投懷道:“珠妹及娥妹照顧霖兒二人。”

  “太好啦!對啦!她們快分娩了吧?”

  “還早哩!尚需四個月哩!”

  “傷腦筋!你得替我列一張表哩!”

  “嘻!那有如此糊涂之人。”

  “嬌如云,子女堂呀!”

  “嘻!不出三年,你必有一百位子女。”

  “哇!別嚇我!”

  “你自己算算嘛!”

  “不可能!除非你們胎胎皆是雙嬰。”

  “鐵定如此!”

  “為什么?”

  “你這么強呀!”

  “不!我衰弱啦!”

  “少來!我又不是聾子,那位妹子逃得出你的掌心呢?”

  布順微微一笑,立即摟吻她…

  翌起,三位官吏果真帶二十人來到河畔土地勘察地形,當天下多,工人們立即開始劃定地界。

  布順則正式召集八大胡同各家老鴇開會。

  布順道:“你們瞧瞧桌上的資料。”

  老鴇們瞧了不久,立即臉色蒼白。

  “哼!吾好不容易救出私娼,你們又拉她們下海,而且還不時發生命案,你們是不是要去河中搬石頭?”

  一百二十一名老鴇當場下跪求饒。

  布順喝道:“念在你們初犯,吾給你們一條生路,若有姑娘要走,你們不準留,若故意留人,判十年勞刑!”

  “遵…遵旨!”

  “為警告你們,每人罰五千兩銀子,明午前齊!”

  “遵命!”

  “下去吧!”

  老鴇們立即三步并作兩步的離去。

  布順忖道:“添了這六十余萬兩銀子,犯人們可以改善食宿啦!”

  立見師爺入內行禮道:“駙馬英明!”

  “心照不宣!你可以雇工搭建犯人之新居啦!”

  師爺立即行禮退去。不到一個時辰,五百名工人在空地忙著搭屋啦!

  此時,八百名軍士正在八大胡同核對姑娘們的‮份身‬及詢問他們是否被為娼?是否有意要離去?

  良為娼乃是砍頭罪,老鴇們嚇慌啦!

  她們不但立即到衙前繳款,而且立即請命求饒。

  布順道:“好!吾給你們一個機會,你們即然良為娼,吾不但不斬你們頭,而且也不判你們勞役,不過…”

  “駙馬吩咐!遵辦!”

  “師爺!讓她們先招供吧!”

  師爺立即正經八百的持狀上前啦!

  哇!統統有獎,每位鴇母皆招認自己曾經良為娼啦!

  布順忖道:“媽的!這群血鬼真可惡!”

  他立即盤算該擠出多少銀子啦!

  不到一個時辰,口供一錄妥,師爺立即上前附耳低聲道:“稟駙馬!她們愿意以銀子贖命?”

  “嗯!她們有否開價?”

  “五萬兩!”

  “好!叫他們立下自愿狀!”

  “高明!唯有如此,才不會落人口實!”

  師爺上前低語一陣子,老鴇們不但當場立下自愿狀,而且支出五萬兩銀票,然后在一旁等候。

  晌午時分,布順喝道:“你們已有前科,若再犯,斬!”

  “不敢!不敢!”

  “回去吧!”

  老鴇們松口氣的立即回去。

  立見十名軍士捧入八大胡同姑娘們之口供入內,布順立即道:“師爺,煩你歸類整理妥,并與老鴇們之口供及自愿狀存妥。”

  “遵命!”

  “各賞軍士二十兩銀子。”

  “遵命!”

  布順欣然入內,便見諸女春風來,林玉琴更是含笑道:“哥方才之表現真是可圈可點!”

  “這群人渣真可惡!我該斬她們!”

  “算啦!教訓即可!”

  “多了這六、七百萬兩銀了,我得好好建設京城啦!”

  “對!別讓她們認為你納入荷包啦!”

  布順便欣然和諸女陪太后用膳。

  膳后,布順陪東海王及四大世家四老在城內外觀察及研究如何建設,黃昏時分,他們方始返衙。

  立見林玉琴含笑道:“哥!快去看環妹,她分娩一子一女啦!”

  “哇!太好啦!她拖得太久了吧?”

  “中呀!娃兒真壯哩!”

  二人便陪獨孤仁入獨孤環房中。

  果見二位娘抱嬰坐在椅上,獨孤環躺在榻上和諸女們聊著,布順一上前,立即道:“環妹!辛苦啦!”

  “還好!終于生下來啦!”

  獨孤仁瞧過雙嬰,喜道:“真可愛!”

  “謝謝爺爺!”

  “呵呵!好好歇息,‮子身‬要緊!”

  “是!”布順便和諸女陪太后用膳。

  膳后,布順便陪諸女在院中散步,他望著諸女各著大小肚子,他一陣得意,不由自主的泛出笑容。

  諸女心中有數,不由又羞又喜。

  林玉琴道:“哥!尚有二十七間空屋吧?”

  “是呀!誰要來住呢?”

  “衙內添丁又添金,似乎擠了些!可否一人一屋?”

  “好呀!你們明就搬,她們尚在坐月子,先別動。”

  “好呀!”

  布順又聊了一陣子,方始和林玉琴返房。

  “哥!我方才所提之事,是妹子們之意思,你別誤會。”

  “我明白!反正空屋甚多,大家住得寬敞些吧!”

  “是呀!最近來了不少訪客,卻仍有這些空屋,此地真夠寬敞哩!”

  “是呀!妹!你更成!更美啦!”

  “少逗我,我今夜不便侍候你!”

  “別把我看成鬼啦!”

  “嘻!我想到一事,便覺得有意思哩!”

  “什么事?”

  “你敢格取締情,你自己卻有十三名嬌,城民如果批評你,你是不是會覺得不愉快呢?”

  “哈哈!早就有人如此批評過了。”

  “真的?誰告訴你呢?”

  “師爺!師爺是由軍士的口中獲悉此事,他吩咐軍士告訴那人二句話,那便是人各有命及娶異于玩婊!”

  “嘻!妙答!師爺真是位人才!”

  “的確!我倚重他甚多哩!”

  “哥!我瞧你任官既輕松又愉快哩!”

  “哈哈!全仗大家支持啦!四大世家及東海王近千名弟兄們早已經替我解決了各種問題啦!”

  “哥!別讓他們白辛苦!”

  “我知道!我曾賞他們物,可是,他們婉據啦!他們說為了理想而投入這項工作,我就沒輒啦!”

  “他們大多年青,而且尚未成家,可否撮合此地的姑娘呢?”

  “我托師爺安排過,此地姑娘皆中意他們,可是,他們不急于成親,而且有些人將返鄉成親呀!”

  “嗯!我來安排吧!”

  “太好啦!我打算好好美化京城哩!”

  “太好啦!有意義的!”

  兩人又聊了良久,方始歇息。

  翌起,三千余名工人受雇修京城內外的大小道路。

  接著,各地名勝古跡也粉刷修補及整理花木。

  此外,每戶民舍皆分配漆粉及材料供居民自行整飾。

  不到十天,京城已經煥然一新啦!

  游客們也一天天呈現倍數的增加著。

  二月中旬,各派掌門人率長老們聯袂來訪,布順和他們敘一陣子,立即陪他們赴河畔觀看犯人們掘河及筑堤。

  群豪不由瞧得敬佩不已。

  丐幫幫主道:“各派久仰駙馬掃黃、掃黑及整治京城之事,想不到也讓這批罪犯洗頭換面,真不簡單哩!”

  “可能有人批評我太嚴苛吧?”

  “不!治世宜用重典,恰似治沉疴用猛藥,大家佩服駙馬。”

  “這批犯人原本因為沉壞‮子身‬,經過這些時之勞役及正常起居,他們皆強健不少。”

  “的確!”

  “請各位瞧瞧堤外這些空地,這些木樁乃是劃分妥的田地,犯人們完成河堤之后,便要種植作物及果物。”

  “屆時,作物及果物可以維持他們的生活,他們的刑期一,便可以在自己種植之地種植到終生。”

  “德政!他們反而占便宜哩!”

  “這是皇上鼓勵百姓向善之德政,目前由我作惡人,我任憑別人在背后批評及咒罵,不過,他們后必會感謝我。”

  “佩服!佩服!”

  “不敢當!去年除夕,我讓他們回去過年,事后,他們準時回來,我打算在最近讓他們回去過清明節。”

  “佩服!”

  “總之,皇上正在注意我的這種治理方式,如果順利的話,今年底,各地官衙將會同時掃黃及掃黑,請各派支持。”

  “沒問題!目前之江湖雖然已無大惡人,仍有一些小混混在欺凌人,各派正打算舉行一次大掃黑行動哩!”

  “太好啦!屆時,我會請官方借重各派!”

  “樂于效勞!”

  眾人又聊了一陣子,便返衙用膳。

  膳后,少林掌門人道:“請駙馬收回‘月珠’!”

  “不!不妥!我一向言而有信,我希望貴派發揮煉藥之優良傳統配合‘月珠’多煉些藥濟助世人。”

  “是!”“其實,月珠有一對,琴妹!”

  不久,林玉琴已經含笑送入月珠。

  眾人為之恍然大悟不已!

  布順含笑道:“昔日,內人以此珠作謀略運用,我則利用另一珠練武,今后,我希望更多的人蒙月珠之惠。”

  眾人會意的立即點頭。

  丐幫幫主道:“各派共同決議重振武林盟,而且將盟址移來京城,懇請駙馬出任盟主,共為蒼生謀福利。”

  說著,各派掌門人立即起身拱手行禮。

  布順一見四大世家主人也行禮,他立即望向獨孤仁,獨孤仁含笑道:“官方和武林盟一結合,萬民必可蒙利。”

  “可是,我不懂,又擔心沒有心力及時間顧及盟務呀!”

  “無妨,洪幫主將出任副盟主,各派亦會派一名長老擔任護法,你只需決定重大事情,尋常盟務由副盟主負責。”

  “好!謝謝各位!”

  眾人立即欣然入座。

  洪幫主起身道:“盟主可否容各派協助筑堤,俾在河汛前完工。”

  “大家愿意嗎?”

  “由衷愿意!”

  “太好啦!”

  “盟址可否擇在大東街?該處系本幫周長老祖業,平租他人經商,他愿意折價售供本盟設址!”

  “太好啦!就聘周長老為本盟護法吧!”

  “是!購地資金由吾…”

  “且慢!各派已經集資,請盟主收回成命。”

  “吾該略盡心意呀!”

  “盟主該讓大家有行善之機會呀!”

  “哈哈!行!”

  “此外,為了維持盟務正常運作,本盟宜采自力更生方式,可否容各派在此地經營各種正當的生意?”

  “太好啦!我若非避嫌,早就經商啦!”

  眾人立即欣然點頭。

  獨孤仁道:“順兒!皇太子將在月底完婚,武林盟可否致賀?”

  “哇!好點子!太上皇及皇上一定很高興。”

  “該如何致賀呢?”

  “皇上只講究誠意,我吩咐師爺撰賀文,大家在上面簽名,大喜那,大家進去致賀吧!”

  “呵呵!各位意下如何?”

  “行!”

  眾人又聊了一陣子,便聯袂離去。

  不久,丐幫周長以“京城鄉親”‮份身‬代各派購置店面,他耗了三天的時間,終于完成任務。

  武林盟便和提督府隔二條街而立,武林盟四周之二百余家店面由各派經營,形成拱衙之態勢。

  武林盟和提督府更是大內之兩大支柱。

  在這三天之中,單于倩、慕容楓及南宮媛先后順利分娩,而且皆是各生二子,衙中立即又添六個壯丁。

  晌午時分,太上皇、皇上及二位皇后聯袂前來參加二位公主之子滿月喜宴,布順立即率各派掌門人恭

  皇上果真愉快的道:“各位協助彌,辛苦之至!”

  各派掌門人欣喜的還禮著。

  入廳之后,太上皇四人分別賞給四嬰重禮,二位公主容光煥發光四的欣然代子致謝著。

  眾人敘了一陣子,便欣然共膳。

  膳后,布順道:“稟父皇!各派為了協助捍衛大內,決定將武林盟移到京城,而且已請兒臣出任盟主。”

  “很好!很好!”“此外,各派將動員大批人員協助筑堤,俾在汛期前完工。”

  “很好!朕龍心甚悅!”

  “稟父皇!皇兄大喜之,各派掌門人有幸同沾喜氣否?”

  “!”

  各派掌門人立即先行致賀。

  皇上愉快的哈哈大笑道:“普天同慶!妙哉!”

  他們又聊了一陣,方始送太后返回大內。

  布順和二位公主逗愛子一陣子,方始歇息。  二月二十九中午,布順率各派掌門人及嬌愛子們浩浩湯湯的進入大內,沿途之官吏及軍士紛紛恭敬行禮。

  不久,他們先返回駙馬殿稍歇,再前往太和殿。

  太和殿原本已經夠豪華,如今再經過刻意的布置,那種氣勢連見多識廣的各派掌門人也吃不消啦!

  文武百官及皇族們對布順之恭敬更令他們佩服及吃驚。

  內侍們立即巴結的前來侍候諸女及群童。

  諸女一打賞,內侍不由皆大歡喜。

  布順安置妥各大門派掌門人,立即和文武百官及皇族們聊著。

  不久,禮部尚書前來道:“稟駙馬!吉時將到,請大家就位!”

  “各位!請就位!”

  說著,他便步入皇族行列。

  立見禮部尚書道:“稟駙馬!請陪侍太上皇及太后!請!”

  布順立即跟他離去。

  不久,他已會見盛服打扮之二老,他立即欣然陪他們同行。

  他們一入殿,便見一對新人已經跪在殿‮央中‬,皇上、二位皇后和相爺夫婦已就座,太上皇夫婦便欣然入座。

  太上皇朝右側空位一指,布順立即入座。

  不久,新人按照繁復、隆重的禮儀開始拜堂,足足過了半個時辰,他們方始在熱烈掌聲中入房。

  布順起身行禮,便邀各派掌門人入殿下跪。

  少林及武當掌門人拉開紅布,布順立即按字頌賀著。

  不久,布順代表獻禮,皇上欣然親自受禮道:“各位助朕‮定安‬地方,功不可沒,朕各賜金匾一幅及黃金六萬兩!”

  “叩謝萬歲!萬萬歲!”

  金匾及銀票便由內侍一一送入各派掌門人手中,再暫時送到一側,眾人則以熱烈掌聲祝賀著。

  不久,皇上親扶一塊金匾交給布順道:“賜武林盟千秋萬世!”

  “謝父皇!”

  眾人立即報以熱烈的掌聲。

  布順高舉金匾喝道:“風調雨順!國泰民安!太上皇、圣上萬萬歲!”

  眾人立即宏聲跟著吶喊著。

  太上皇及皇上不由呵呵哈哈連笑著。

  布順便將金匾交給內侍送至一旁。

  不久,眾人分別在大殿及廣場入座,新人一入座,太上皇及皇上分別發表談話之后,皇上便吩咐布順說幾句話。

  布順行禮道:“有朝以來,一直不和江湖人物來往,致江湖仇殺不斷,既禍國殃民,又造成各行各業的衰敗。”

  “今乃太子大喜之,微臣率十三名室及二十六名子女前來致賀,愿太子多子多孫,愿吾朝綿延千秋萬世!”

  說著,他立即行禮。_

  眾人立即報以熱烈的掌聲。

  皇上向少林掌門道:“大師!請!”

  “遵旨!貧僧自三歲入少林,迄今正好一甲子,在這一甲子之中,貧僧目睹官方一直努力為民謀福利。”

  “可是,一直到去年,駙馬奉皇上旨意徽召有志之士戮力消滅惡徒之后,天下氣象清明,黎明蒙澤獲福。”

  “如今,各行各業皆蒸蒸上,有志之江湖人士亦積極捍衛朝廷及正義公理,俾吾朝及黎民能一比一進步、興旺。”

  說著,他立即合什入座。

  現場當然又出現熱烈的掌聲。

  皇上哈哈笑道:“很好!”他一頷首,內侍們立即上菜。

  山珍海味便在六百名內侍來回走動中送上桌,布順向太子道:“皇兄!祝您心想事成,年年如今朝。”

  “謝謝!今后多仰仗您啦!”

  “理該效勞!”

  二人立即欣然干杯。

  布順便帶著二名內侍逐桌的敬酒啦!

  場面也更加的熱絡啦!

  不久,太上皇和太后親自逐桌敬酒,眾人大喜的致謝不已!

  接著皇上和二位皇后帶著新人破例的逐桌敬酒。

  眾人更歡喜啦!

  這一餐,足足進行一個半時辰,方始盡興而散,太上皇意尤未盡的和布順返宮之后,立即和布順品茗敘著。

  黃昏時分,布順始至駙馬殿帶走子及各派掌門人。  韶光飛逝,一晃又過三年,布順的十三位嬌連連增產報國,他果真已有一百零四位子女。

  諸女心情愉快,又有月珠及補品養身,人人嬌如花,每位孩子更似既壯又秀麗,不知羨煞幾百萬人。

  如今的京城多了三處勝地,它們便是提督府、武林盟及河旁那片農地、果園,每天至少有上千人前往報到哩!

  京城因為空前的繁榮,不但又增加不少的店面,武林盟所經營的每一家店面更是天天客人如

  如今的武林盟已有三百余萬兩銀子啦!

  這天上午,內侍請布順入大內,立見太上皇、太后及皇上、二位皇后皆在座,布順行禮之后,方始含笑入座。

  皇上含笑道:“那些犯人近況如何?”

  “太完美了!人人‮體身‬健壯,作物豐收,守規矩的!”

  “很好!后天即為父皇八十圣壽,明晨就釋放他們及賞地吧!”

  “遵旨!”

  “據各地官吏呈報之治安及年年增加之稅賦,足見天下已經太平,百姓亦安居樂業,難怪大內庫銀亦史無前例之充足。”

  “稟父皇!可否停賦三年,俾慶賀太上皇八十圣壽。”

  “哈哈!聰明!朕正要宣布此訊!”

  “叩謝圣恩!”

  “平身!平身!你將此訊告知犯人吧!”

  布順立即欣然行禮退去。

  他一返殿,立即召來師爺告知喜訊。

  師爺喜道:“可否派軍士通知犯人家屬明犯人呢?”

  “可以呀!”

  不久,他一到農地,便見到那群人正在收割高梁及大梨,布順一見他們井然有序的合作采收及裝袋,便含笑瞧著。

  立見一名南宮世家高手掠來道:“參見駙馬!”

  “免禮!辛苦你們啦!”

  “樂于效勞!”

  “今年似乎收成不錯哩!”

  “的確!今年約增收三成,售價也提高半成哩!”

  “很好!他們自動的哩!”

  “不錯!至少有三分之二已經視此地為家產般勤快。”

  “很好!他們尚不知后會獲地吧!”

  “不知道!”

  “很好!他們明晨可以獲釋!”

  “駙馬真仁慈!”

  “太上皇后天八十圣壽,圣上不但放他們,百姓也免賦三年。”

  “德政!天大的德政!”

  “的確!你們也可以輕松啦!”

  “在下愿留在此地效勞!”

  “!最好把家眷也接來!”

  “是!”“我今夜陪他們用膳,你先別放出喜訊,不過,你得吩咐他們把此地之一切暫告一個段落,以免引出麻煩。”

  “遵命!”

  “此外,我會派人送來酒及魚,吩咐下人們辛勞些!”

  “遵命!”

  布順噓口氣,立即欣然離去。

  他一返衙,立見師爺道:“稟駙馬!皆已通知犯人之家人。”

  “很好,多送些酒、、魚、豬,我們今夜陪他們用膳!”

  “遵命!”

  布順又閱過公文,立即入內。

  內院住著二位公主及她們的十二個兒子,布順一入院中,四位大孩子便已經奔來行禮道:“爹回來啦!”

  “嗯!功課做完了吧?”

  “是的!娘已經查過了!”

  “很好!乖!”

  立見二位公主含笑來道:“駙馬回來啦?”

  “是的!后天是太上皇的八十圣壽,咱們準時前去賀壽吧!”

  “是!”布順入房瞧過四位六個月大嬰兒之后,方始離去。

  他逛了一遍,便遂一通知嬌們祝壽之事。

  晌午時分,小們一起前來用膳,布順習慣性的逐一瞧過他她,然后再和她們愉快的用膳。

  膳后,他宣布皇上德政之后,方始和林玉琴返房歇息。

  這是林玉琴的特權,諸女也未曾埋怨過,因為,林玉琴施功使她們可以縱情享受魚水之而不必擔心會再有喜哩!

  何況,林玉琴樣樣高明哩!

  當天黃昏時分,布順和師爺一抵達,赫見犯人們整齊的列隊而立,布順一下車,犯人們立即整齊的下跪。

  “叩謝駙馬再造之恩!”

  “請起!請起!”

  眾人叩過頭,方始起來。

  布順含笑道:“誰先知道喜訊的?”

  一名中年人舉手道:“稟駙馬!內人先來報喜!”

  “不錯!你們的優秀表現使皇上決定提前開釋,此外,你們所耕種之地今后歸你們使用,不過,不許傳子。”

  眾人立即又下跪叩謝。

  “請起!”

  眾人一起來,那人立即道:“稟駙馬!本人乃是本城富戶,不慎受入賭,不但輸錢而且輸虧了‮子身‬。

  如今,小的‮子身‬已健,財產也保住,所以,小的自愿放棄此地,同時愿意捐出十萬兩銀子,謝謝駙馬再造大恩!”

  “很好!我收地,不過,我不收銀子,你可以捐助貧民。”

  “遵命!”

  “原則上,各位明早便可以離去,愿意耕種之人可以向師爺領地狀,剩下的之田地,我自然會作安排!”

  “遵命!”

  師爺道:“不愿意領地的人先入座,愿意領地的人來領地狀,你們只要在地狀簽名,那塊地便是你們的啦!”

  “遵命!”

  人群立即分向兩處,布順和放棄領地之人先行入座,便和他們敘及他們努力向上及常來陪他聊聊。

  沒多久,三分之二地狀已被領走,眾人立即欣然入席。

  布順道:“大家盡興,若有人藉酒鬧事,我罰他喝四年酒。”

  眾人不由哄然大笑。

  不久,布順來回的一桌桌敬酒,場面也熱烈著。

  深夜時分,眾人在歡呼“駙馬萬歲”聲中散席。

  布順搭上車,喃喃自語道:“我不虛此生啦!”

  馬車平穩馳去,此書也愉快的完結矣!

  (全書完)
( ← ) 上一章   落劍吟   下一章 ( 沒有了 )
妙絕天下虎過山岡江湖傻小子飛天貓霹靂先鋒凌峰射雕豬哥打通關鴨霸頭雙峰奇譚濁世魔童花仔王虎子驕娃棍王巴大亨雙龍抱群英爭雄逍遙神劍手王對王劍霜刀風馬踏邊關波霸碰拳頭跑馬郎君臨天下
讀者小說網為您提供由松柏生最新創作的免費武俠小說《落劍吟》第十八章 功成名就美人歸及落劍吟最新章節第十八章 功成名就美人歸在線閱讀,《落劍吟(完結)》在線免費全文閱讀,更多好看類似落劍吟的免費武俠小說,請關注讀者小說網(www.mhhhpg.tw)
辽宁11选5玩法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