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絕天下》第十八回紅粉知己為情殉及《妙絕天下》最新章節在線閱讀
讀者小說網
讀者小說網 穿越小說 重生小說 歷史小說 軍事小說 官場小說 架空小說 玄幻小說 武俠小說 仙俠小說 都市小說 言情小說 校園小說 網游小說 競技小說
小說排行榜 推理小說 同人小說 經典名著 耽美小說 科幻小說 綜合其它 熱門小說 總裁小說 靈異小說 鄉村小說 短篇文學 重返洪荒 官道無疆 全本小說
九星天辰訣 我欲封天 小姨多春 完美世界 罪惡之城 官路紅顏 雄霸蠻荒 蒼穹龍騎 孽亂村醫 絕世武神 神武八荒 主宰之王 女人如煙 帝御山河 一世之尊
讀者小說網 > 武俠小說 > 妙絕天下  作者:松柏生 書號:49017  時間:2019/11/21  字數:15879 
上一章   第十八回 紅粉知己為情殉    下一章 ( 沒有了 )
  何弼哈哈一笑,持杯不動,卻將拇指按在酒杯的內壁,暗暗運起“無極心法”將酒自指中入體內。

  群豪明明看見酒箭一直人杯中,可是不知消失到何處去,好奇之余,相繼停箸瞧著何弼的酒杯。

  不久酒箭倏然消失,洪嘯天打開壺蓋,朝下一晃,叫道:“光啦!”

  何弼也將杯底朝十名大師一照,道:“多謝各位!”

  說完,他又走向下一桌。

  群豪哄然喝采不已。

  何弼這一招,立即引起群豪的興趣,接下去的每一桌皆要求何弼表演這一套讓他們見識一番。

  何弼哈哈一笑,欣然應允。

  叫好之聲源源不絕!

  終于,敬完二十五桌了!

  何弼仍然是目清神朗,俊逸人!

  二人回座之后,只聽洪嘯天苦笑道:“老花子真是自找罪受,小兄弟沒有醉,我卻已差不多了!”

  何弼哈哈一笑,道:“多謝幫主大力幫忙,咱們喝一杯!”

  “呵呵!不行,至少要一壺。”

  “好!一壺就一壺,小二,再斟一壺酒來。”

  兩壺酒剛斟妥,只見兩人張口一,半壺即已光,何弼笑道:“幫主,你先用點菜,咱們等一下再好好的喝幾杯。”

  說完,他走到盧梭的身邊。

  只見一名小二抱著那壇酒,正忙著往盧梭身前的那三個大碗中倒,盧梭則忙碌地往口中倒。

  “哈哈!細仔,你可真用功哩!”

  盧梭松了一口長氣,叫道:“喔!這是什么酒?怎么喝下去以后,全身會‮辣火‬辣的呢?”

  何弼一見壇已快見底,立即笑道:“細仔,這種酒名叫‘花雕’,就是叫人要盡快把銀子花掉啦!”

  “喔!那一定很貴吧?”

  “哈哈,不怎么貴啦!這壇酒大約可以買一百只烤,一百只烤鴨,一千個豬耳朵,一千個包子,還有一百斤鹵味。”

  盧梭睜大鼠目,叫道:“哇!這么貴呀!”

  “哈哈,別慌,反正不要咱付銀子,盡量喝!”

  “嗯!有理,不過,‘歹勢’的哩!”

  “哈哈,奇聞,大金剛會覺得不好意思啦!”

  “咳!咳!大仔,你真的要喝一壇呀?”

  “是呀!反正是不要錢的還不喝白不喝!”說完,過一壇酒,走到駱大的身邊,坐了下來。

  只見他拍開泥封,將手掌按在壇口,一面催動真力酒,一面斟起一杯酒,道:“伯父,咱們喝一杯。”

  駱大心中雖然甚為痛恨何弼壞了他的大事,使他淪落到這個地步,可是眼前他豈能不保持風度。”

  只見他舉起杯子,朗聲道:“干!”

  他立即一飲而盡。

  何弼道過謝,又朝曹小蓮道:“伯母,咱們喝一杯。”

  曹小蓮也大方地舉杯一飲而盡。

  何弼道過謝之后,取出董坤的那本小冊子,遞給曹小蓮,正道:“伯母,待會兒請你好好地瞧瞧這本小冊子!”

  駱晶晶立即附在她的耳邊低語數句。

  曹小蓮神色一變,立即將那本小冊子揣入懷中,只見她舉起酒杯,道:“何少俠,我敬你!”

  說完,她徑自一飲而盡。

  何弼含笑飲完之后,駱大亦舉起酒杯,朝他一示意,一飲而盡。

  何弼哈哈一笑,一飲而盡。

  蕭瑩瑩關心地挾過一塊,道:“弼哥,吃點東西吧!”

  何弼微微一笑,默默地嚼著。

  突聽盧梭“唔”了一聲,叫道:“大仔,我喝完了,你呢?”

  何弼‮頭搖‬道:“哇!你真的喝光啦?我還一直在敬酒哩。”

  盧梭單掌抓起那個空酒壇,將壇口朝下,晃晃數下,叫道:“大仔!我沒有吹牛吧!呃!你快點喝呀!”

  何弼笑道:“細仔,你幫我喝一些,如何?”

  盧梭又打了一個酒呃,搖‮頭搖‬,道:“不行啦!我想‮覺睡‬啦!”

  何弼手掌一抬,道:“把空壇子拿去擺好,‮覺睡‬吧!”

  盧梭伸掌接住他擲來的酒壇,只覺輕飄飄的,急忙湊眼一瞧,只聽他叫道:“咦?怎么沒有酒啦?”

  何弼捂嘴暗笑不已。

  盧梭抱著那個壇子左瞧右看,東摸摸西挖挖,口中喃喃叫道:“奇怪,沒有破呀,酒跑到哪兒去了。”

  說完,他放下酒壇,走到何弼身邊地面上直瞧著。

  “大仔,地面上也干干地呀!怪啦!”

  何弼一見他的神情,再也忍俊不住,只聽他哈哈笑道:“別找啦!都已經跑到我的手中啦!”

  盧梭念聲:“怎么可能呢?”于是拉起何的右掌左翻右轉地瞧著,甚至連指間也絲毫不放過。

  “哈哈,你聞聞看,一定有酒味的!”

  盧梭好奇地湊鼻一聞,陡見他“哎唷!”叫了一聲,立即捂著鼻子暴退,廳中立即洋溢著一股酒香。

  不,還有淡淡的藥味哩。

  何弼過一個空壇,接下一滴滴出來的酒。

  群豪不由一凜。

  蕭景義心中一動,站起身,朗聲道:“哪位朋友受了內傷或是毒傷的,不妨取一些藥酒去喝喝看!”

  洪嘯天呵呵笑道:“老花子最近太過于勞累,一直無法療愈前些時的內傷,我來試試看。”

  說著,他拿起酒杯走了過來。

  何弼忙叫道:“幫主,家師是在開玩笑的啦,我已經兩三天沒有洗澡啦,喝下去會拉肚子的。”

  洪嘯天是老江湖了,早已由酒中的藥味聞出何弼必曾服過靈藥,因此,哈哈笑道:“老花子已經好幾年沒有洗澡了哩!”

  他說著,將酒杯遞了過去。

  “滴滴答答”聲中,迅即接一杯。

  老花子當場一飲而盡之后,迅速回到原位盤坐調息。

  接著又有十余位各派受傷高手飲過何弼滴出來的藥酒,然后盤坐在原位開始調息起來。

  盧梭睜大眼睛問道:“師父,那種酒真的有用嗎?”

  “呵呵!你如果想要馬上睡著,去喝一杯吧!”

  “師父,還有沒有菜?”

  “呵呵!沒有啦!”

  “好!我試試看。”

  盧梭以為酒中一定有大仔的汗,皺著眉頭喝下去之后,喜道:“咦?沒有臭汗味道哩!呃!”

  只見他右手手一松,‮子身‬往后倒去。

  蕭景義右手接住那下墜的杯子,左掌扶著他的后背,含笑對小二悅道:“小兄弟,麻煩你們二人抬他入房休息。”

  說完,他掏出一塊碎銀,入小二的手中。

  “謝謝老爺子,謝謝老爺子!”

  “呵呵!小心點,他有二百多斤哩。”

  兩名店小二伸手一抬“喔”了一聲,‮勁使‬抬他向后走去。

  突聽洪嘯天“呵呵”一笑,躍下椅子,道:“果然是靈藥,小兄弟多滴一點,家中那群小叫花等著喝哩。”

  何弼怔道:“幫主,真的有效嗎?”

  “呵呵,老花子一向不打誑語。”

  女飛龍聽得暗笑道:“他方才明明故意編故事說父皇的好話,卻還說不打誑語,真是…

  …”她不由搖了‮頭搖‬。

  所幸,此時又有兩名高手調息醒轉,他們的感激之言語,立即吸引了別人注意力,老花子不由暗暗松了一口氣。

  蕭景義含笑道:“各位朋友,老朽在十五年前自一群山猿之中發現了弼兒及梭兒,由于他們資質不錯,便興起栽培之念。”

  “老朽自古籍之中抄錄百余種藥材,以白干浸泡一年之后,每日子午二時,令他們下去浸泡,足足浸泡十年哩,呵呵!”

  何弼卻問道:“師父,盧梭方才為何喝下一杯酒立即醉倒呢?”

  “呵呵!一來,他匆匆忙忙地喝光那杯酒,二來,藥味自生感應,他只要好好睡過一宵,受用無窮哩!”

  “喔!原來如此!”

  說話之中,已經滴了一壇酒。

  何弼一收功力,蓋賢果真以一塊干布及繩子封壇哩。

  群豪不由敬贊加。

  這一餐足足鬧了兩個多時辰。

  何弼走進客房,立即沖進浴室好好沖洗一番。

  他一想起順利的改變了駱晶晶以及方才替昆侖派揚威的情形,心中一樂,情不自地哼著歌兒。

  半晌之后,突聽三下敲門聲:“少爺,小婢替你送衣衫來啦!”何弼一聽是女飛龍的聲音,不由一怔。

  “呀”一聲,房門一開,果見女飛龍羞答答地走了進來。

  “平妹,你還沒有休息呀?”

  女飛龍“嗯”了一聲,放下何弼的衣衫之后,挽起衣袖,取過巾,就開始替何弼背。

  “平妹,別了衣衫!”

  “弼哥,讓人家學習一下嘛。”

  她說著,開始替他起背。

  何弼自出生至今,何嘗被人過背,只覺一陣異樣的快傳遍全身,‮身下‬立時發生了變化。

  半晌之后,女飛龍就替何弼擦干‮子身‬,拿起衣衫就替他穿上,卻被何弼輕輕地一摟。

  她忙低聲道:“弼哥,你要干嘛?”

  何弼攔抱起她,掠到榻旁之后,低聲道:“平妹,你真美!”

  說著,放下她的‮子身‬,開始要替她寬衣解帶。

  女飛龍羞答答地避開‮子身‬,揮熄桌上的燭火。

  黑暗之中,只聽一陣悉窣的衣之聲音。

  何弼側躺在榻上,雙目凝視著她的寬衣動作,只覺十分的優美人,全身的血氣立即沸騰起來。

  女飛龍羞答答地走近榻旁,何弼輕輕地一牽她的右手,她立即緩緩地倒入他的懷中,兩人立即緊緊地摟抱著。

  何弼情地‮摸撫‬著她的人的體。

  她柔順地任他‮撫愛‬。

  何弼接著開始吻著她的全身。

  她一邊顫抖一邊低聲呼喚:“弼哥…”不已。

  女飛龍被這種異樣的快得連連顫抖,氣息也更加急促,情不自地開始‮動扭‬起來。

  女飛龍吐氣如蘭地道:“弼哥,兩位姐姐對我真好,此次幸經她們的幫忙才令左相自動退休哩。”

  “喔!說來聽聽。”

  “弼哥,自你走了之后,我一面加強注意預防發生意外,一面派人暗中監視左相的一舉一動。”

  “哪知‘天堂門’的高手散布各處,大內高手先后傷亡了十余人,我在惶恐之下,只好出去向姥姥求救了。”

  “我去之時,剛好遇見師父及瑩姐在向姥姥解釋,姥姥原本還想出出氣,可是經過兩位姐姐及我的請求,二人立即重歸言好。”

  “我們五人經過商量之后,我將玉佩交給紅妹以便她隨時進入大內找我,從此以后,她們四人開始暗中除去‘天堂門’的高手。”

  “弼哥,由于你大開殺戒,先后毀去不少的‘天堂門’高手,使得她們決定提早采取行動。”

  “師父及姥姥不愧為老江湖,在他們的指揮之下,雖然傷亡了十余名大內高手,卻粉碎了天堂門的行動。”

  “師父,師娘及瑩妹留下聯絡辦法之后,立即追蹤駱姑娘及其手下。”

  “紅妹協助我處理善后,隔早朝之時,左相自動請退,父皇體恤其多年來的苦勞,便準其全身而退。”

  “當我們與師父三人會合不久,突見兩位少婦現身,據瑩姐介紹,她們二人是她以前的二師姐及三師姐。”

  “據二位少婦指點,我們獲悉天堂門決定動用官方的力量,采用‘里應外合’的方式毀掉丐幫…”

  “平妹,那位總督大人怎會聽從他們的指揮呢?”

  “他乃是左相提拔之人,當時他并不知道左相已經垮臺,對方又有左相的令牌,他當然全力支援了。”

  “經過商議之后,我們三人隨著那兩位少婦離去,并暗中除去三位‘天堂門’的高手,喬扮成他們的‮份身‬。”

  “喔!怪不得你們能夠在要緊的關頭拯救洪幫主消弭那場浩劫,二夫人及三夫人實在功勞不小。”

  “是呀!若非她們的幫忙,不但丐幫會被毀掉,就是弼哥你們可能也會遇上不少的麻煩及危險哩。”

  何弼一想起“天堂門”那種詭異的陣法,猶有余悸地點頭道:“是呀!那種陣法實在令人傷透腦筋哩。”

  “不錯,自你和駱姑娘離去之后,少林寺的‘羅漢陣’大發神威,群豪也全力反攻,終于消滅了那些敵人。”

  “平妹,看駱伯父及伯母的神情,似乎仍對師父有歧見哩。”

  “是呀!師父及師娘不但留下他們的性命,還苦口婆心地解釋老半天,可是,她們仍然不肯相信哩。”

  “嗯!我已經把那本小冊子交給駱伯母了,我相信晶妹會全力幫忙的,如果不行的話,明天我再去找她們。”

  女飛龍緊緊地摟著他,足地道:“弼哥,感謝你帶給我如此的快樂,我…我一定要為你生一個‘好寶寶’!”

  說著,她嬌顏再度酡紅。

  何弼訝異地道:“平妹,你…你說什么?”

  “弼哥,人家算過日子了,今夜的聚,可能會結下胚胎,明年…明年可能…可能就…人家說不出來啦!”

  何弼驚喜地道:“真的嗎?”

  “嗯!反正父皇及母后已經默許了,人家希望能夠早一點替你…”說至此,她羞得一頭靠在何弼的肩上說不出來了。

  何弼欣喜得說不出話了。

  翌卯初時分,睡中的何弼突聽蕭瑩瑩傳音道:“弼哥,請起來,晶姐及駱伯母在找你哩。”

  何弼光著‮子身‬掠到門旁,打開了房門。

  蕭瑩瑩嬌顏一紅,啐道:“難看死了,快到爺爺的房里來。”

  說完,她疾掠而去。

  何弼一吐舌頭,轉頭一瞧女飛龍已紅著臉開始穿衣,他急忙掠入浴室迅速地穿上三女替他添制的新衣。

  何弼二人一踏人蕭景義的房中,立見蕭景義夫婦及蕭家姐妹正陪著曹小蓮及駱晶晶在低聲細語。

  他朝眾人打過招呼之后,立聽曹小蓮低聲道:“弼兒,感謝你帶著先父的那本小冊子,同時打開了多年來的誤會。”

  何弼一聽到她的稱呼,不由一怔。

  蕭景義呵呵笑道:“傻小子,你又多了一房媳婦啦!”

  何弼慌忙跪伏在地,道:“多謝娘的成全。”

  曹小蓮柔聲道:“弼兒,起來吧!”

  “是!”曹小蓮柔聲道:“為了昔年的誤會,我下嫁給野心的駱大,同時全力協助他發展‘天堂門’。”

  “昨夜回房之后,駱大一見我看完那本小冊子以后的神情,居然下手制住了我,而且搶去了那本小冊子。”

  “他在獲悉我改變心意之后,憤而毀掉我,所幸晶兒機警一直在鄰房注意,因此,及時制住了他。”

  “我在晶兒替我解開道之后,立即點了駱大的死,因為,我不想讓他有機會去請出‘魔童’來興風作。”

  蕭景義聞言,神色大變;急問道:“魔童還在人世?”

  “不錯,他目前在閉關,以他目前的一身功力及全身不畏刀掌力,若讓他出來,必又會造成一場武林浩劫。”

  駱晶晶接道:“魔童一向心狠手辣,又妄想獨霸武林,若非為了煉化體內的真力,他早已出來興風作了。”

  何弼沉聲道:“這種壞蛋,必須趁早除去。”

  曹小蓮忙阻止道:“弼兒,別沖動,‘魔童’的功力實在太恐怖了,此事必需從長計議。”

  蕭景義沉聲道:“魔童的武功再高也不會比‘玉美人’高,其可怕之處乃是不知其‘罩門’在何處?”

  駱晶晶頷首道:“不錯,我自幼即在他的身邊,據我的估計,弼哥的功力可以對付他,不過,他的住處機關重重,危機四伏哩。”

  何弼沉聲道:“咱們找上門去,由我叫陣,他出來,咱們把他困住,使用‘車輪戰’,活活地把他累死!”

  眾人沉思半晌,倒覺此法可行。

  何弼朝曹小蓮問道:“娘,你可知道年玉及崔姬萍(指二夫人及三夫人)目前在何處?”

  曹小蓮‮頭搖‬道:“不知道,弼兒,你認識她們嗎?”

  何弼暗暗佩服她們二人的掩飾功夫,因此笑道:“我在洛駱六爺的府上曾經見過她們二人…”

  曹小蓮深深地瞧了他一眼,語意雙關地道:“她們兩人的本質并不壞,有機會的話,不妨拉她們一把。”

  何弼心中有數,硬著頭皮應了一聲:“是!”關林,在洛城南往闕山的途中,為去龍門必經之路,渡洛河南端十五里即至,為關圣埋首處,故稱關林。

  根據歷史記載:公元二一九年,關云長守江陵,兵敗,西走麥城,被吳將呂蒙計擒,不屈而死。

  東吳孫權恐懼蜀國報仇,乃送關羽首級于曹獻功,意圖嫁罪。

  曹將計就計,用沉香雕身,以王侯之體,厚葬云長于此。

  這天晌午時分,蕭景義夫婦、曹小蓮、何弼、盧梭及駱晶晶四女,一行九個人來到關林之前。

  面對莊嚴肅穆的關林,眾人默默地一整衣衫,瞄了門前那對‮大巨‬石白獅一眼,跨入大門木柵入內。

  瞧了赤兔馬遺像之后,過拱橋抵達大殿。

  大殿供奉的是文裝神像,二殿供奉武裝神像,后殿有三座形像不同的神像,眾人一一合掌膜拜。

  三殿之后即為陵墓,墓門高豎石坊,左右各有八角亭,中有石碑,上書:“忠義神武靈佑仁勇顯威關帝大圣陵”

  墓門橫額書:“鐘靈處”

  另有楹聯云:“神游上苑乘仙鶴,骨在中天隱睡龍”前后古柏參天,隱隱泛出一股莊嚴肅穆的氣氛。

  連一向“大嘴巴”的盧梭也不敢問東問西了。

  突聽蕭景義沉聲道:“弼兒,你還記得我以前所提過的有關于‘關岳二圣相比對聯’吧?”

  何弼恭應一聲:“記得!”立即朗聲道:先武穆之神,大宋千古,大漢千古。

  后文宣而圣,山東一人,山西一人。

  眾人聽得肅然起敬。

  蕭景義正道:“弼兒,咱們習武之人,除了振興門戶之外,最要緊的就是濟弱扶貧,行俠仗義。”

  “你福緣深厚,不但有了一身傲世的武功,更有四位武功高強的伴侶相助,只要你不驕不躁,必定可以重振昆侖派聲威。”

  “咱們江湖人士一向為朝廷所不齒,難得你能獲得皇上的賞識,這對于今后改變江湖人物的形象甚有助益,你必須妥加珍惜。”

  何弼恭聲道:“是的!”

  蕭景義神色一緩,道:“時候不早啦,咱們走吧!”

  駱晶晶一頷首,率領眾人自陵寢后面疾馳而去。

  半個時辰之后,眾人穿出一道密林,駱晶晶倏然止身,指著遠處的一棟紅檐建筑物,低聲道:“魔童武功甚高,咱們多加小心。”

  眾人會意地頷首。

  眾人悄行盞茶時間之后,立即來到一棟紅檐平房前,只見四周一片寂靜,別說不見人影,甚至連飛禽走獸也匿跡。

  死一般的寂靜。

  駱晶晶朝何弼一打手勢,兩人手牽著手緩緩步入大門。

  只見他們二人忽左忽右,忽前倏后挪移著,既似在嬉玩,又似在跳舞,不過,他們的神色都充著緊張。

  曹小蓮一見他們二人通過那塊表面上奇花異木,幽香宜人卻暗藏機關暗器的院子之后,不由暗暗松了一口氣。

  何弼跟著駱晶晶踏入大廳之后,悄悄地往廳內一瞧,只見除了當中一張木桌及四張木凳以外,四周空無一物。

  墻壁之上甚至連一張字畫也沒有。

  駱晶晶悄悄地盤坐在地凝神傾聽。

  半晌之后,突聽她傳音道:“弼哥,你聽聽看地下秘室內有沒有人?”

  何弼會意地凝神傾聽。

  忽聞客廳‮央中‬的地底下傳出一聲微弱的呼吸聲,那呼吸聲似斷似續,分明是隨時有斷氣之可能。

  “晶妹,地下有一人受傷甚重。”

  駱晶晶神色一凜,附在地上凝聽半晌之后,傳音道:“弼哥,咱們直接掠上椅子!”說著,站起‮子身‬掠了過去。

  只見她身輕若燕地站在椅子上,同時,朝對面的那張椅子指了一指。

  何弼會意地一掠,輕若飄絮的站在椅子上面。

  “何弼,把桌子往上提。”

  在何弼二人輕提之下,桌子剛被提起尺余,右側丈余地面上突然出現一個丈余面積的斜

  駱晶晶單掌立,朝口一掠。

  何弼略一提氣,緊緊地跟了過去。

  兩人剛站定‮子身‬,突然不約而同地發出一聲驚呼。只見三夫人神色灰敗,赤身體地躺在地上,由左那個黑色的掌印,可見她的傷勢有如何的嚴重。

  室中榻上,有兩具森森白骨緊緊地摟在一起,瞧他們手、足分張的情景,生前必是經過一番烈的掙扎。

  駱晶晶迅速地蹲在三夫人的身邊開始替她把脈。

  何弼深怕室中另有機關,站在原地緊盯著三夫人,暗忖道:“怪啦!她怎么會跑到此地來呢?”

  只聽駱晶晶焦急地道:“弼哥,她的內腑已經移位,又失血過多,看樣子,很難有救愈的希望哩!”

  何弼急道:“晶妹,你先去接師父進來,師父有辦法的。”

  說完,他右手一招,過榻前的衣衫,揮蓋于三夫人的身上。

  駱晶晶頷首道:“弼哥,不知是誰暗中下的手,室中的機關已被卡住,你可以放心地走動啦,我馬上下來。”

  說完,他疾掠而去。

  何弼蹲在三夫人的身邊,頻頻低聲喚道:“三夫人,三夫人…”

  心中暗暗后悔以前為何不跟師父學些岐黃之術。

  所幸,過了不久,蕭景義隨著駱晶晶進入此室,只見他略一替她把脈之后,果然神色大變道:“好霸道的掌力。”

  只見他自懷中取出一個白色瓷瓶,倒出三粒花生米大的綠色藥丸,道:“晶兒,把這三粒藥丸渡入她的口中。”

  說著,他揭去蓋在三夫人身上的衣衫,雙掌如飛在她的身上揮拍著,半晌之后,即已見到他的額上已經見汗。

  這是一件費力又艱巨的救人工作呀!

  藥丸一入腹不久,立聽三夫人呻一聲。

  何弼神色一喜,近前喚道:“三夫人,我是何弼呀,三夫人,你快點醒醒呀,三夫人,你睜開眼睛呀!”

  好半晌,只見三夫人費力地睜開那對無神的眼睛,氣若游絲地道:“何…何…公…子…你…你在哪…哪里?”

  何弼一把握著她的右掌,道:“三夫人,我在這里。”

  三夫人偏頭一瞧見何弼,那對無神的眼睛倏地一亮,聲音也較為有力地道:“公子…真的是你…我在作夢嗎?”

  何弼聲音一咽,道:“三夫人,這是真的,是誰傷了你呢?”

  三夫人無力地道:“魔…魔童!”

  說著,她全身直咳不已。

  蕭景義沉聲道:“弼兒,抱著她,手掌抵在她的“命門”勁力徐吐,時間不多啦!

  快點發問吧!”

  說完,他朝駱晶晶一示意,兩人默然離去。

  何弼摟住三夫人,右掌輕按在她的后背,勁力徐吐,柔聲道:“三夫人,振作一點,我有話要和你說哩!”

  “何…公…子…吻…吻我…”

  何弼聞言,心中靈光一閃,立即想起和公主,駱晶晶在一起的情景,立即‮子身‬斜坐以左掌扯去了自己的下

  只見他吻上了她那冰冷的櫻,‮子身‬輕輕地貼了上去。

  “急驚風遇上慢郎中”他的“話兒”卻因他的心情緊張,一時“罷工”整軟綿綿有氣無力的,令他心急如焚。

  越急越不爭氣。

  那說不硬就是不硬。

  何弼不得已之下,開口叫道:“晶妹!”

  立即自廳中傳來駱晶晶脆聲應道:“弼哥,我在此地。”

  “晶妹,快來一下!”

  駱晶晶應聲:“好!”掠下秘室,一見何弼那怪異的動作,不由一驚。

  何弼叫道:“!”重又吻上三夫人,左掌卻朝自己的‮身下‬指了一下,駱晶晶會意地立即掠了過去。

  只見她跪伏在何弼的際,張開檀口,將歪在一邊的頭含在口中,纖指輕輕地捏著那兩個“蛋黃”

  何弼受此挑,只覺熱血一沖,那“話兒”立即站了起來,他的心中一喜,輕輕地一掙,打算要入三夫人的中。

  駱晶晶吐出“頭”脆聲道:“弼哥,她此時氣若游絲,你再一,她非馬上斷氣不可,還是另謀他法吧!”

  說完,她檀口一張,開始舐著。

  何弼暗罵一聲:“糊涂蛋!”俊顏不由一紅。

  三夫人心愿得償,無力地一偏頭。

  何弼會意地移開嘴,勁力自掌心徐吐,柔聲道:“三夫人,你堅強點,我設法解救你的性命。”

  三夫人凄然‮頭搖‬道:“沒用的,我的傷勢…太…

  太重啦!”

  何弼堅定地道:“不!你要有信心,你一定可以活下去的,相信我!”

  三夫人雙目再度一亮,癡癡地瞧著何弼。

  駱晶晶口手并用,使用、舐、咬、、捏、刷、彈等各種花招全力以赴。

  盞茶時間之后,果見何弼開始打哆嗦了。

  駱晶晶松口道:“行啦!進去,別動。”

  何弼依言輕輕地將長進三夫人的內之后,一動也不敢動。

  駱晶晶柔聲道:“弼哥,吻著她,準備運功。”

  說著,雙手連揮,撕去何弼背部的衣衫,伸出蓮舌,從上往下開始舐著何的后脊骨。

  何弼只覺脊尾一酸及一顫,全身汗紛紛直立。

  他‮子身‬一人三夫人的中。

  “無極心法”隨著施展出來。

  他只覺那股真氣似進入北極冰山雪地之中,前途茫茫,寸步難行,他急忙又自右掌推出了一股真氣。

  三夫人只覺渾身疼痛,但是她心知何公子正冒著生命的危險在拯救自己,她緊緊捏著雙掌,強自忍耐著。

  駱晶晶緊張萬分地在一旁瞧著。

  不知過了多久,突聽一聲:“晶姐,弼哥在做什么?”

  駱晶晶抬頭一瞧;只見女飛龍及蕭家姐妹已經自口循階走了下來,立即含笑道:“姐姐,弼哥正在運功替她療傷…”

  三女走到近前,瞧了一眼之后,只聽女飛龍低聲問道:“晶姐,此地究竟發生了什么事情啦?”

  駱晶晶帶著三女走到榻前,指著躺在下面那具骨骼短小的骷髏,道:“姐姐,此乃‘魔童’的遣骨,他是天生的侏儒。”

  “至于上面這具骷髏,據我的猜測很可能是二師姐,至于她們二人為何會變成這個模樣,我就不知道了。”

  四人仔細地查過那兩具骷髏的骨骼并無折斷的現象,不由一致認為她們二人必是中毒而亡的。

  四人一見榻上的墊被被蝕爛數處,不由暗暗昨舌不已。

  就在此時,突聽三夫人發出一聲嘆息,接著又聽到何弼柔聲道:“三夫人,你自己運功試試看。”

  四女一見何弼光著‮身下‬,羞得急忙轉過‮子身‬。

  何弼救了三夫人一命,心中一喜,立即笑道:“晶姐,你把我的衣衫撕破了,看你怎么辦?”

  駱晶晶羞得嬌顏酡紅,低聲道:“那時是為了要使你‘那個’,你也不能全怪我呀!”

  何弼穿妥下之后,笑道:“哈哈,晶姐,我是鬧著玩的,其實這樣反而涼快一點哩。”

  說完,將‮子身‬一轉。

  女飛龍三人一見到那些碎布條,不由捂嘴暗笑。

  倏聽何弼歡呼道:“三夫人,你可以站起來啦?”

  他說著,就上前幫她穿衣。

  蕭瑩瑩脆喝一聲:“由我來吧!”立即上前幫她穿妥衣衫。

  三夫人輕聲道過謝意之后,朝何弼盈盈一跪,道:“何公子,感謝你救了我的一命,我真不知要如何報答你?”

  何弼雖然不知究竟發生了什么事,但是一見“魔童”

  已經斃命,心知必與三夫人有關,立即暗暗下了決定。

  只見他上前攙起她,正問道:“姐姐,你肯嫁給我嗎?”

  三夫人只覺一陣暈眩,呻道:“何公子,你別開玩笑。”

  何弼輕輕地摟著她的纖,柔聲道:“姐姐,你看我似在開玩笑嗎?”說完,雙目緊緊地瞧著她。

  三夫人崔姬萍垂下頭,道:“公子,我不夠資格。”

  何弼倏然以手抬起她的下巴,雙湊上去緊緊地吻著。

  崔姬萍‮子身‬一顫,雙手朝前一推。

  何弼鐵臂一圈,緊緊地吻著她。

  駱晶晶四人相視一眼,心意相通地點了點頭。

  崔姬萍重傷方愈,氣息尚差,被吻了半晌,立即氣不已,急忙將頭一搖,雙手輕輕地一推。

  何弼松開口,以熾熱的目光瞧著她,柔聲道:“姐姐,答應我吧!”

  駱晶晶四人走了過來,一致地喚聲:“姐姐!”立即輕輕按在她的手掌上,令她感動得淚水直著。

  何弼接過蕭紅遞來的汗巾,輕輕地擦去她的淚水,柔聲道:“姐姐,你難道忍心辜負我們五人的心意嗎?”

  崔姬萍咽聲道:“公子,你別我,我…”

  駱晶晶柔聲道:“三師姐,你莫非有什么難言之隱。”

  崔姬萍輕輕地掙開‮子身‬,走到榻前,盈盈一跪,凄然喚聲:“二師姐,你死得好慘喔!”

  立即放聲痛哭。

  何弼五人只覺鼻頭一酸,淚水也掉了出來。

  半晌之后,何弼在駱晶晶的示意之下,上前輕柔地扶起崔姬萍,柔聲道:“姐姐,人死不能復生,你別再傷心了,以免傷了‮體身‬。”

  說著,他輕柔地替她擦去淚涕。

  崔姬萍經過那場痛哭,心里比較舒服些,立即道:“公子,各位姑娘,你們且聽我把事情的經過說一遍…”

  陡聽:“大仔,上來吃烤豬羅!”

  何弼笑道:“太好啦!咱們上去吧!”

  說完,他就扶崔姬萍。

  崔姬萍‮子身‬一縮,道:“公子,我可以自己走!”

  駱晶晶脆聲道:“弼哥,咱們走吧!”

  說完,她拉著何弼的手,疾掠上去。

  駱晶晶一掠到口,立即見到娘及師父,師娘和盧梭正在院中津津有味的吃著豬,心知娘已經關閉機關。

  她歡呼一聲:“弼哥,各位姐姐,機關已被關閉了,咱們放心地走吧!”說完,松開手,讓何弼在前行走。

  蕭景義含笑瞧著她們,當他的目光落在崔姬萍身上之時,突然一震,喃喃自語道:“怎么可能呢?”

  崔姬萍蓮步疾邁,到了三人的面前,盈盈跪下,道:“晚輩崔姬萍見過二位前輩,見過師娘。”

  說著,她畢恭畢敬地叩了三個響頭。

  曹小蓮上前扶起她,柔聲道:“萍兒,起來,先吃點烤吧!”

  盧梭呵呵一笑,削下一塊豬,遞了過去,叫道:“捧個場,趁熱吃!”

  崔姬萍道過謝,接了過去。

  盧梭揮刀似飛,迅即各送給何弼五人一塊

  何弼嚼了數下,笑道:“細仔,你這手烤的功夫實在有兩下子,我看你干脆去開一家烤店吧!”

  “不行啦!我自己都不夠吃啦!哪能再賣給別人呢?”

  眾人不由失聲一笑!

  歡笑之中,時間過得甚快,不知不覺之中,夜幕已經低垂,天空之中,月兒如鉤,繁星點點。

  陡聽崔姬萍長嘆一聲,道:“昨夜此時二師姐和我來到大門外,二師姐剛發出一長三短嘯聲,立見‘魔童’出現在門口。”

  “我們二人急忙上前拜見,同時表達是奉了師父及師娘之命令來此陪他的,他哈哈一笑,立即帶我們進入秘室。”

  “魔童生,立即要我們獻身,我們二人在半推半就的情況下,依照師姐事先的安排,由我先陪他。”

  “魔童果然功力高明,半個時辰之后,我即已不支,所幸二師姐及時支援,我才有息的機會。”

  “二師姐雖然武功比我高明,可是不到一個時辰之后,她立即身了,不過,她卻反常地以四肢緊著他。”

  “我正在訝異之際,陡聽魔童吼聲:“人’立即一掌朝我劈來,事出突然,我立即被震昏過去…”

  何弼問道:“他們怎會變成骷髏呢?”

  崔姬萍神色一黯道:“那是二師姐‘以身喂虎’的結果。”

  駱晶晶問道:“以身喂虎?魔童生多疑,你們怎么得手的?”

  “二師姐在離開關林不久,自懷中取出兩個臘丸,打開之后,立見丸內裝著一粒白色及灰色藥丸。”

  “二師姐將盛有白色藥丸的臘丸遞給我,我立即照二師姐事先吩咐的方式將那粒白色藥丸入我的‮身下‬。”

  “二師姐也妥那粒灰色藥丸之后,正叮嚀我一定要先接近魔童,當時我如果知道會有那個結果,我…”

  說著,她已泣不成聲。

  眾人之中,除了深諳醫道的蕭景義大約知道那兩粒藥丸的效用之外,可以說別人茫然不知,因此,皆黯然地瞧著崔姬萍。

  蕭景義突然問道:“姑娘,你剛入那粒藥丸之時,是不是沒有覺得異樣,可是身之時,卻覺得有些涼涼的?”

  崔姬萍止住哭泣,沉思片刻之后,頷首道:“不錯,那藥丸入即化,在我身之時,好似有一點涼涼的感覺。”

  蕭景義頷首道:“那就對了,老朽雖然不知那兩粒藥丸之名稱及成分,可是已經知道它們的作用了。”

  “那兩粒藥丸如果分別沾上兩個男人的‮子身‬,根本不會有什么事?可是沾在魔童的身上,就會引起反應了!”

  “這個道理就好似民間傳的‘食物相克’,譽如吃了鰻魚之后,若再吃柿子,會發生中毒。”

  何弼笑道:“你姐姐是從哪兒來這種藥丸的呀?”

  崔姬萍‮頭搖‬道:“二師姐一向行事神秘,我根本不知道!”

  曹小蓮嘆道:“萍兒,你們實在是有心人,若非你們的冒險成功,恐怕不容易除去這個老魔哩!”

  崔姬萍道:“師娘,實不相瞞,我們會背叛‘天堂門’,完全是為了何公子,因為,他使我們認清了‘天堂門’的真面目!”

  曹小蓮頷首道:“追究底而言,此次浩劫,全賴弼兒一人消弭,實在應該在武林大會上,好好地表揚一番!”

  女飛龍羞澀地道:“我們四人已結為異姓姐妹!咱們返京之后,朝廷將賜封弼哥為‘安國大俠’…”

  眾人不由‮奮興‬的鼓掌并向何弼道賀。

  何弼卻‮頭搖‬叫道:“我不能接受這個封號!”

  眾人不由一怔!

  女飛龍略感失望地道:“弼哥,這并不是父皇一人的意思,大內高手們皆異口同聲地支持哩!”

  何弼搖‮頭搖‬,道:“平妹,你先別難過,你別認為我故意在推辭,我實在自認不夠資格接受這個封號!”

  “大仔!免客氣啦!如果有誰敢反對,我去找他理論!”

  “細仔,你認為我真的那么罩得住嗎?”

  “不錯!安國大俠!只要有你在,國家一定會平安,對不對?”

  何弼故意叫道:“不對!”

  “咦!為什么不對呢?”

  何弼朝崔姬萍一指,叫道:“細仔,我叫她安心地做你的‘嫂仔’,她卻不答應,你說該怎么辦?”

  盧梭怔了一下,立即站起‮子身‬,走到崔姬萍的面前,倏然跪下,一邊叩頭一邊叫道:“嫂仔,拜托你安心的做我的‘嫂仔’,好不好?”

  崔姬萍羞得急忙閃了開去!

  哪知盧梭又迅速跪拜下去,叫道:“嫂仔,我大仔做人不錯!雖然喜歡開玩笑,從來不會害人的!”

  他一見崔姬萍又閃了開去,立即又追過去,邊叩頭邊叫道:“嫂仔,你如果不相信的話,可以去問另外四個嫂仔呀!”

  “我…我…你先起來再說!”

  “不行!你如果不答應,我就不起來,我跟定你了!”

  “你…唉…我配不上何公子啦!”

  “怎么會呢?你們兩個人的個子差不多,一定配得上啦!如果換了我,就真的配不上啦!

  拜托啦!嫂仔,你點個頭啦!”

  蕭景義突然正道:“萍兒,以你昨夜的表現,已經充分分發揮大智、大仁、大勇的內在美了,我們都以你為榮!”

  崔姬萍又喜又羞,不由垂下了頭。

  盧梭悄悄瞄了一眼,立即爬起身,走到何弼的身邊,—低聲道:“噓!大仔!她已答應啦!你快過去呀!”

  何弼佯作不知地問道:“我過去干嘛?”

  “呵呵!抱她!咬她呀!”說著,做了一個擁吻的姿勢。

  何弼瞧得又羞又氣,倏地抱住他,將嘴湊過去,叫道:“是不是這樣子?”

  盧梭嚇得雙手一推,喊聲:“救命啊!”立即跑得不見人影!

  眾人不由哈哈大笑!

  《全書完》
( ← ) 上一章   妙絕天下   下一章 ( 沒有了 )
虎過山岡江湖傻小子飛天貓霹靂先鋒凌峰射雕豬哥打通關鴨霸頭雙峰奇譚濁世魔童花仔王虎子驕娃棍王巴大亨雙龍抱群英爭雄逍遙神劍手王對王劍霜刀風馬踏邊關波霸碰拳頭跑馬郎君臨天下雙絕奇俠
讀者小說網為您提供由松柏生最新創作的免費武俠小說《妙絕天下》第十八回 紅粉知己為情殉及妙絕天下最新章節第十八回 紅粉知己為情殉在線閱讀,《妙絕天下(完結)》在線免費全文閱讀,更多好看類似妙絕天下的免費武俠小說,請關注讀者小說網(www.mhhhpg.tw)
辽宁11选5玩法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