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過山岡》第十八章果真風流不下流及《虎過山岡》最新章節在線閱讀
讀者小說網
讀者小說網 穿越小說 重生小說 歷史小說 軍事小說 官場小說 架空小說 玄幻小說 武俠小說 仙俠小說 都市小說 言情小說 校園小說 網游小說 競技小說
小說排行榜 推理小說 同人小說 經典名著 耽美小說 科幻小說 綜合其它 熱門小說 總裁小說 靈異小說 鄉村小說 短篇文學 重返洪荒 官道無疆 全本小說
九星天辰訣 我欲封天 小姨多春 完美世界 罪惡之城 官路紅顏 雄霸蠻荒 蒼穹龍騎 孽亂村醫 絕世武神 神武八荒 主宰之王 女人如煙 帝御山河 一世之尊
讀者小說網 > 武俠小說 > 虎過山岡  作者:松柏生 書號:49016  時間:2019/11/21  字數:12980 
上一章   第十八章 果真風流不下流    下一章 ( 沒有了 )
  沿途的各大門派,更是他們拜訪之重點。

  各派妥善運用四海幫那批財力迄今,皆已發了小財,他們在感激之余,當然熱情的招待封條夫婦。

  經此一來,十二天的行程延為一個半月哩!

  他們一近京城,趙提督皆已和不少官吏出啦!

  雙方欣然行禮后,便順利入京城。

  當他們抵達宮門時,立見大批官吏及皇族皆列隊恭,八公主及九公主之成韻味不知羨煞多少人哩!

  好不容易抵達內殿,他們便去見皇上。

  立見兩位皇后及湘妃皆陪坐在側,他們便恭敬行禮。

  皇上一見二位公主不但有喜,而且更加成,她們臉上的笑意及意氣風發,使皇上暗暗欣慰啦!

  太子立即贊揚封條之政績。

  皇上含笑道:“朕明白,朕由百姓之遷居及商人改赴武昌借貸,朕便明白駙馬之號召力啦!”

  封條忙道:“但愿兒臣未危及大內。”

  皇上含笑道:“放心,朝庫內之金銀堆積多年,如今正可往外通,來年再創一次大豐收吧!”

  “父皇英明!”

  “哈哈!駙馬打前鋒,太子主政,朕坐享共成矣!”

  “兒臣理該效勞。”

  太子含笑道:“兒臣明另奏心得吧!”

  “準!先歇息吧!”

  “遵旨!”

  他們便行禮離去。

  不久,湘妃陪封條夫婦開始贈送禮品啦!

  這些禮品先由二位公主開妥名冊,再由封柳夫婦一批批的采購,每件禮品上皆已經寫明受禮人員。

  他們忙到夕陽時分,各皇族及官吏皆收到禮品啦!

  皇上的禮品竟是一幅由三位孩童所寫的詩哩!

  皇上瞧得龍心大悅啦!

  二位皇后各獲一對海南深海珍珠項鏈,她們欣然佩戴啦!

  整個皇宮樂淘淘啦!

  入夜后,太子宴請他們啦!

  七位年青人屏退宮女,暢然自行取用山珍海味啦!

  膳后,二位公主欣然返殿各陪母后啦!

  她們滔滔不絕的敘述,湘妃二女欣然的笑啦!

  封條卻摟著古云彩又吻又摸著。

  古云彩能在大內皇宮行樂,不由亢奮萬分。

  不久,二人暢玩各種花招啦!

  良久之后,二人方始盡興的溫存著。

  不久,他們泡入白石浴池內享受溫泉啦!

  翌起,他們便暢游大內及輪接受眾人之招待。

  半個月后,他們暢游京城名勝及品嘗特產啦!

  又過了半月,他們正有辭意,皇上卻旨諭太子成親,于是,他們欣然留下來準備見識世紀大婚禮。

  皇上一聲令下,眾人便總動員啦!

  不到十天,皇宮已經金碧輝煌啦!

  歡樂時光迅即又消逝十天,這天下午,趙提督親自押車送來三尊一尺高純金人,他們正是福祿壽三吉星也!

  趙提督吩咐軍士抬它們入宮殿后,便呈上一封信。

  封條先賜賞軍士,再拆閱該信。

  立見封柳吩咐封條以此“三星拱照”做賀禮。

  趙提督略加寒暄,便匆匆離去。

  因為,太了成親,趙提督須負責一切‮全安‬事宜呀!

  封條便和嬌們欣賞著。

  翌上午,他們貢獻三尊金人,皇上不由龍心大悅欣賞著。

  翌一大早,皇宮樂曲連飄,太子及兩位未來的皇后按宮禮逐一的進行大禮,封條夫婦則與皇族們全程觀禮。

  足足過了一個半時辰,方始禮成。

  眾人稍歇,方始入席。

  皇上立即欣然申感。

  皇族及官吏代表依序申賀著。

  不久,太子起身行禮道:“有請封駙馬!”

  封條暗怔的含笑起身啦!

  太子倏然當眾下跪向封條叩頭啦!

  封條駭得急忙趴跪叩頭啦!

  太子道:“請起!”

  封條一起身,太子便起身道:“若無封駙馬盡心盡力的冒險忍辱,本宮絕無今之情景!”

  封條忙道:“理該效勞!”

  太子又道:“封駙馬治理武昌后,不但使武昌加倍繁榮,更帶動全國欣欣向榮,本宮豈可或忘此功績!”

  眾人報以熱烈的掌聲啦!

  封條便向四周欠身致意。

  太子含笑道句請坐,方始入座。

  皇上接道:“封駙馬對本朝之貢獻,有目共睹,武昌之成就,乃是眾聊效法之目標,眾卿宜全力以赴。”

  “遵旨!”

  皇上一揮手,佳肴立即呈上。

  封條終于嘗到山珍海味中之山珍海味啦!

  可惜,沒多久,一批批人前來敬酒,他無暇細品佳肴啦!

  半個多時辰后,皇上召封條到身旁便低聲道:“朕特赦,各衙內之犯人后若再行惡,駙馬能制否?”

  封條低聲道:“能!各派會監視他們!”

  “好!銀莊調度正常否?”

  “謝謝父皇關心,每皆有不少的存金。”

  “很好!朕永遠支持駙馬!”

  “謝謝父皇!”

  “汝等明離宮?”

  “是的!二位公主距臨盆近矣!”

  “好!汝等明離宮吧!朕盼她們之喜訊!”

  “遵旨!”

  封條便含笑返座。

  良久之后,眾人方始散席。

  封條一返客殿,立見湘妃前來,他們立即出

  湘妃一入內,立即送出一個信封道:“收下吧!”

  “謝謝母后!”

  “二位公主即將臨盆,煩駙馬多費心。”

  “遵旨!”

  “皇上方才和駙馬…”

  封條道:“皇上特赦,卻又擔心罪犯再作案。”

  湘妃點頭道:“時局乍穩,確須有此顧慮。”

  “兒臣會請各派監視罪犯。”

  “上策!善用各派及官方力量吧!”

  “遵旨!”

  “汝等明離宮吧?”

  “是的!皇上已賜準!”

  “沿途小心些!”

  “遵旨!”

  湘妃欣然離去啦!

  不久,東宮皇后含笑前來。

  她亦贈封條一個信封及敘著。

  良久之后,她方始欣然離去。

  封條當著五之面拆開二信,立見信中各有一張三百萬兩黃金銀票,他們不由一陣子欣喜。

  不久,他們赴各殿辭行啦!

  翌上午,他們正啟程,太子已經含笑前來,他遞出一個信封道:“本宮恐難在近年內出宮,駙馬可得常返宮。”

  “遵旨!我們期盼喝彌月酒哩!”

  “哈哈!一言為定!”

  “一言為定!”

  “一路順風!”

  “謝謝皇兄!”

  封條向眾人拱手致意,方始上車。

  十二車禮品便跟著他們離宮啦!

  他們雖無人隨行護送,卻有更多的旅客搭車隨行,此外,尚有各地官衙及門派之送哩!

  第十二天上午,他們已順利返府,立見封柳夫婦各抱一孫及牽一孫的率眾相,他們便欣然下車接過孩子。

  下人立即車入內及搬運禮品。

  封條返廳一入座,便含笑道:“吉星拱照頗獲皇上之賞識哩!”

  封柳含笑道:“它們出自十二位名師之夜趕工哩!”

  “謝謝爹,太子賜金五百萬兩,皇后及湘妃各贈金三百萬兩,請爹收下吧!”說著,他已遞出三個信封。

  封柳‮頭搖‬道:“交給鈴兒吧!吾二人將暢游天下矣!”

  封條便將認封交給曹韻鈴。

  雪紅含笑道:“借貸數額減,利錢卻增,因此,吾二人此次出游,將會伺機濟助各地的急困人員。”

  封條點頭道:“太好啦!”

  古云煙道:“西湖那座莊院,煩爹娘代為出售吧!”

  雪紅含笑道:“好!吾二人會妥善處理!”

  封柳道:“霍天諸人所經營之店面皆生意不錯,撥空去瞧瞧吧!”

  “是!”“順便瞧瞧各學塾。”

  “是!”封柳夫婦便含笑離去。

  封條夫婦便入內整理行李及禮品。

  口口口口口口翌一早,封柳夫婦已含笑搭車離府,封柳和曹韻鈴一入銀莊,便受到眾伯行禮

  正在存錢的百姓們更是爭相行禮請安!

  封條含笑揮手致意及詢問他們的近況。

  每人皆充感激及愉,令封條欣然鼓勵著。

  不久,封條單獨出去逛街啦!

  他瞧各地店面,卻被沿途旅客及百姓熱情包圍著,不過,他仍然沿途揮手致意,直到午時方始返府。

  他陪五用過膳,便返房運功。

  半個時辰后,他便離府掠向北方。

  不久,他已坐入霍天兄弟的茶行品茗啦!

  他一聽眾人皆生意不錯,立即欣然致喜。

  沒多久,霍天陪他到處打轉啦!

  封條一直為眾人打氣到黃昏時分,方始返堡。

  翌起,他仍支身赴各地巡視,沿途之學塾更是重點,他便以七的時間,完成這份工作。

  第八上午,曹金城陪武當、少林及華山派掌門人前來拜訪,封條便欣然他們入廳就座哩!

  曹金城道:“可有獲赦人員來此求職?”

  封條‮頭搖‬道:“沒有,各派遇上此事乎?’’“沒有,不過,各派所經營之店面正擴大規模,各派為協助他們,有意雇用他們,汝認為可行否?”

  “太好啦!霍天諸人亦有意雇用他們哩!”

  “很好!各派為完成此工作,需向銀莊借貸哩!”

  “沒問題!一律免付利錢。”

  三位掌門人忙‮頭搖‬拒絕。

  曹金城含笑道:“打個對折吧!”

  “行!”

  三位掌門人欣然致謝啦!

  封條召入一名青年,便吩咐著。

  不久,曹韻鈴已含笑入廳行禮啦!

  她先送出銀票,再請三位掌門人立妥借據。

  曹金城含笑道:“其余各派逐會來辦此事,沒問題吧?”

  “沒問題!”

  “太好啦!”

  ‘他們又敘良久,方始用膳。

  膳后,三派掌門人申謝離去啦!

  曹金城亦前往丐幫吩咐著。

  不到五天,各地已經公告各派及封駙馬雇用獲赦人員之事,百姓們更加的欽佩封駙馬啦!

  不到一個月,便有二萬余人在霍天等八干余人之店內工作,另有五千余人則獲城內商人們所雇用。

  丐幫一下子雇用六干人,因為,他們又購買大批馬車及船支呀!

  只要肯操勞力的犯人全部獲得安置啦!

  皇上滿意之至啦!

  這天午后,九公主一口氣生下一對兒子,他們又白又壯,不但封條樂,府內之下人們也欣喜不已。

  黃昏時分,湘妃已收到信函啦!

  她欣喜的啟奏皇上啦!

  皇上哈哈笑道:“賜金六十萬兩!”

  “謝謝皇上!”

  她又欣然向太子及二位皇后報喜啦!

  不久,她又替二位外孫取到三份紅包啦!

  當天晚上,整個皇宮便知道此項喜訊啦!

  又過了九天,八公主也分娩一子啦!

  皇上笑哈哈的賜金三十萬兩啦!

  東宮皇后一出面,紅包便如涌到啦!·封條光靠此三子便收入近五百萬兩黃金哩!

  人心便是如此的現實,此時的封條不但是天下最‮熱火‬的人物,其武功、財力和聲望,皆已經是天下第一啦!

  少林各派曾正式組盟及推舉封條為盟主,封條卻把他們否決掉,因為,封條不愿讓皇上有所懷疑呀!

  為了促進交通便利,封條透過華中地區各衙雇用貧民修補官道及拓寬上千條道路,此舉嘉惠五十余萬人啦!

  丐幫車行更是最大之受惠者,因華中正是他們的生意圈呀!

  不出二個月,原本四通八達的武昌交通更迅捷啦!

  南北貨每天源源不絕的透過武昌轉運啦!

  游客更是直線上升著。

  武昌城內外之大小店面皆大發利市啦!

  封條已被譽為財神爺啦!

  只要跟著封條走,絕對錯不了!

  由于丐幫總舵行于三峽的貨船及客船增,其他船行自知無法競爭,他們便抱著“航一天,賺三天”心理航行舊船。

  三峽之積砂增,那些老舊船支經常擱淺或發生船難,封條獲訊后,便決定徹底改善此種現象。

  他透過丐幫轉告那些船行汰換全新的船支,封條的銀莊愿意以五年無息分期還款方式全數借貸。

  此外,他透過沿三峽各衙雇工程師傅率貧民們清江中之積砂,此工程長達半年,他又嘉惠二十余萬人啦!

  所有的船行欣然拆焚舊船及買新船啦!

  由官方攏占的三十家造船行的所有船支一售而空啦!

  他們趕工另造三百條大船啦!

  大批貧民因而受雇協助造船啦!

  封條似火車頭船帶動各行業的繁榮啦!

  向他借錢之所有人員皆開始賺錢,他們每月按時繳利錢,封條的銀莊每天—開門,便是金銀滾滾而來啦!

  封條連番努力花錢,利錢反而賺得更多哩!

  封條正在為錢多傷腦筋之際,保守型的各地商人目睹別人大賺特賺,他們忍不住的立即見賢思齊啦!

  他們紛涌來向封條借錢啦!

  不出十天,密室的存金便已被借光啦!

  大內的紅包也派上用場啦!

  百姓的存錢亦借貸而光啦!

  霍天等八干余人及丐幫的錢立即送入銀莊馳援。

  封條再度向官方銀莊借黃金五千萬兩啦!

  如此一來,終于足各地商人的需求。

  這天晚上,封條正在運功,九公主已含笑步入,他含笑收功,便摟她坐于榻沿道:“汝更嫵媚,知道否?”

  “身心皆愉快呀!”

  “我瞧汝為銀莊忙得不亦樂乎,別太累!”

  “最近較忙些,今后便清閑啦!”

  “我頗想陪汝等返宮,奈因爹娘不在,唉!”

  “來方長呀!”

  “只好留待喝皇兄的彌月酒啦!”

  “是呀!,二位皇嫂該有喜訊啦!”

  “汝想再有喜否?”

  她臉紅的道:“我想再添一女。”

  “好呀!我也渴盼有一女哩!”

  二人便熱吻及‮撫愛‬著。

  不久,二人已經成為原始人啦!

  兩人一上榻,便默契十足的躺妥。

  小條亦順勢泛舟而入啦!

  他輕道:“你更成人啦!”

  “哥亦更神勇啦!”

  二人便暢玩啦!

  良久之后,二人方始盡興的收兵,封條道:“八公主似乎特別疼愛孩子,她頗有孩子的緣,是不是?”

  “是的!她較純真,她也較知足!”

  “我也有此感覺,我因而不知如何接近她哩尸“哥可以陪她逗逗孩子,那也是—種樂趣呀!”

  “有理,我是一位幸運的人,大小事情皆有人協助我哩!”

  “哥乃將才,不必為瑣事心呀!”

  “謝謝!我每次見汝那么忙,我頗過意不去哩!”

  九公主含笑道:“我甘愿為哥做任何事,我自知天生勞碌命,我若一天不做事,便渾身不對勁哩!”

  “謝謝你!”

  他立即吻上她。

  她足的笑啦!

  口口口口口口封柳夫婦終于返府啦!

  封條率小們雙親入府后,封柳立即含笑道:“各地百姓皆夜贊揚汝,吾真的不虛此生啦!哈哈!”

  雪紅含笑道:“各地百姓的生活改善不少!”-封條又道:“吾濟貧之金銀只支出一半,便是明證。”

  封條含笑道:“本城貧民已皆在銀莊存銀矣!”

  雪紅喜道:“咱們可以松口氣啦!”

  立見古云煙及古云彩之長子喚句:“爺爺!!”便行向封柳夫婦,樂得他們笑哈哈的抱起二童。

  不久,他們另抱古家姐妹所生之子啦!

  接著,他們另抱著二位公主所生之三子。

  雪紅含笑道:“添丁又進財,上天太厚賜我們啦!”

  封柳含笑道:“善有善報,可由我們的身上驗證!”

  “是呀!”

  雪紅望著五位媳婦大小不一的腹部,便含笑道:“煙兒,盼汝姐妹為府內添一千金,萬綠叢中一點紅呀!”

  二女臉紅的笑啦!

  封柳問道:“吾在外發現前些時有大批商人來此借錢,沒問題吧?”

  封條含笑道:“有二位女將坐陣,豈會有問題呢?”

  九公主及曹韻鈴羞喜的笑啦!

  九公主道:“銀莊曾向官方調借五千萬兩黃金,如今已還清,目前銀莊約存金五千萬兩存銀八百萬兩。”

  封柳含笑道:“利錢果真可觀!”

  曹韻鈴道:“每天約收入利錢四十一萬兩黃金。”

  雪紅問道:“需支出多少存銀之利錢?”

  “五萬兩白銀。”

  “很好!吾人已立于不敗之地啦!”

  封柳遞給古云煙一個信封道:“那座莊院售銀八萬兩。”

  “謝謝爹!”

  “吾因貴州地脊民貧,因而在貴州一帶投資五百萬兩黃金,雇貧民在二十處探采各種礦產。”

  雪紅接道:“只要任一處采到礦,便可回本,萬一落空,也可以協助那些貧民,后續推動吧!”

  封條點頭道:“好點子,干脆全面采礦吧!”

  封柳‮頭搖‬道:“別急,不宜使貧民驟富,以免害了他們。”

  “有理!”

  封柳問道:“汝等該返大內了吧?”

  “是的!”

  封柳含笑道:“吾二人明瞧過銀莊后,汝等可以隨時啟行!”

  “謝謝爹!”

  他們又敘不久,曹金城夫婦已經聯袂來訪啦!

  他們敘近午,便在府內用膳。

  膳后,封柳夫婦便與曹金城夫婦赴銀莊,九公主諸女則欣然返房整理行李及檢視早巳備妥的禮品。

  翌上午,封條率五位嬌及三位娘欣然離府,另有一百車禮品則浩浩的跟隨著。

  霍天率二十名高手自告奮勇的前來護送,因為,他們打算到北方瞧瞧其他品牌的茶葉呀!

  沿途之中,除了各派及官衙送外,商人及貧戶們亦爭相前來請安,封條諸人皆含笑接待著。

  行行復行行,他們一入京,趙提叔便前來接及申賀,不久,他們一起入宮會見眾人啦!

  聞訊而來的皇族及官員們列隊恭啦!

  封條欣然和他們握手及簡敘著。

  良久之后,太子已率二在殿前接啦!

  雙方互道恭喜,便去見皇上。

  皇上乍見三位外孫如此靈秀,便欣然抱一嬰啦!

  東宮皇后及湘妃亦欣然各抱一嬰啦!

  良久之后,皇上含笑道:“武昌復賦否?”

  “啊!兒臣忘了此事哩!”

  “哈哈!朕也忘啦!”

  “父皇莫非存心多讓商人多賺些銀子?”

  “哈哈!朕欣聞子民改善生活,便忘了此事啦!”

  “父皇仁澤萬民矣!”

  “朕比不上駙馬之修貧道路,清三峽及助船家換船矣!”

  “不敢當!取之于民,該還之于民呀!”

  “說得好!令尊在貴州探礦乎?”

  “正是!家父以此名義助貧民,不計成敗矣!”

  “汝等放心,朕在七年前便核閱過貴州巡撫之奏摺,貴州地下蘊藏大批煤、鐵、銀,汝等盡量挖吧!”-“謝謝父皇!”

  “為方便汝等行事,朕再賜貴州予汝吧!”

  “叩謝父皇!”

  “平身!朕知汝會善待子民,朕才做此決定。”

  “兒臣不會讓父皇失望!”

  “很好!汝等先歇息吧!”

  “遵旨!”

  不久,他們已住入八公主殿內啦!

  他們略歇,便開始分贈禮品啦!

  皇宮又熱鬧紛紛啦!

  口口口口口口封條夫婦入宮三天后,太子之二位嬌,便先后在白天及晚上分娩一子,太子樂得笑不攏嘴啦!

  國有長孫,皇上更樂啦!

  圣旨一頒,全國續免賦一年啦!

  各地商人樂得快抓狂啦!

  他們全力經營生意啦!

  丐幫各地分舵之車行又擴大規模啦!

  獲釋之犯人在各行業工作迄今,每人不但已有積蓄,而且已經獲得他人之認同,他們更敬業啦!

  封條仍是最大的贏家,每月的上千萬兩黃金利錢收入,已經使封條敢放手的探礦啦!

  由于貴州地廣人稀,封條便鼓勵華中地區眾貧民遷居貴州各地,而且擔任采礦的工作啦!

  由于工資優厚,不出一個月,便有四十余萬戶的貧民住入貴州各地,并且迅即的開工啦!

  封柳為推動此事,便邀三千名高手前往貴州各地經商及監督工作,那三千人便欣然出售產業。

  不到半個月,他們各攜一倍余的利潤欣然遷居貴州各地,并且雇當地青年‮女男‬照顧生意。

  此外,封柳函邀點蒼、昆侖、青城、峨嵋及崆峒俗家弟子參與此姓工作,各派皆欣然各派出五百人。

  此二千五百人便在各探礦處指揮及照顧工人。

  此外,封柳斥資開辟道路啦!

  不到三個月,他又投資二千余萬兩黃金啦!

  廣大的貴州地區整個動起來啦!

  封條獲訊后,在喝過彌月酒后,便率小南下。

  十月后,他們一返府,封條便陪封柳夫婦前往貴州。

  封條背父飛掠之下,翌天亮,便已接近貴,立見三百余部長板馬車正運烏黑的煤礦離城。

  他們欣然的前往巡撫府啦!

  不久,巡撫周永平已他們入府啦!

  封條尚未詢問,周巡撫已經呈上一冊道:“稟駙馬,目前已成功的在三十處采礦,三處采鐵,二處采銀。”

  封條便欣然將冊交給封柳。

  封柳略瞥一眼,便問道:“銷售順利否?”

  周巡撫含笑道:“供不并求,商人排隊等貨哩!”

  “道路皆已辟妥吧?”

  “主干道已辟妥,支干道已完成七成。”

  “快的哩!”

  “目前動員三十萬人夜趕工。”

  “須注意‮全安‬及充分供應飲食。”

  “是!”“銀莊運作順利吧?”

  “三處銀莊皆順利!”

  “很好!該籌建學塾及增加衙中人手矣!”

  “是!”封柳取出一冊道:“此資料供汝參考吧!”

  “是!”封條遞出一張銀票道:“此二十萬兩金票除賞汝一萬兩外,十九兩萬兩黃金準汝隨時賜賞功勞人員。”

  “是!謝謝駙馬!”

  封條正道:“皇上趁此改善貴州子民的生活,委屈汝多任三年,三年后,吾必會保薦汝入大內任高官。”

  “稟駙馬,未屬出身貴州,渴盼今多年,愿終身留此職。”

  “很好!吾自有打算,全力以赴吧!”

  “是!”封柳父子便赴城內小食堂用膳。

  他們由店家及客人之交談,不但聽見贊美,而且也聽見人人努力‮刺沖‬,他們欣慰的互視一笑啦!

  膳后,他們便赴各地出巡啦!

  平坦的道路及來往的車隊使他們暗喜著。

  增的店面及廳客人更使他們放心啦!

  他們不打擾的在各處瞧著,一個月之后,他們方始進入貴城內之銀莊閱帳冊啦!

  封柳一見百姓存銀已逾二百萬兩,不由放心啦!

  他一見出售鐵、銀煤之收入逐增,而且已經累積逾一千萬兩黃金,他們預知成功啦!

  他們再度巡視后,便會見各派及原先堡中之人,他們由對方的口中獲悉采礦情形比預期樂觀啦!

  又過了一個半月,他們方始再入貴銀莊。

  立見百姓存銀已逾八百萬兩,采礦收入卻已經突破五千萬兩黃金,他們便欣然的賜賞啦!

  他們開始巡視各地學塾及沿途賜賞著。

  又過于一個月,他們方始離去。

  封條背父飛掠一個晚上,便在翌上午返府,他們一返廳,立見雪紅含笑道:“大有斬獲吧?’,封柳含笑道:“比預期順利二倍以上!”

  “太好啦!對啦!鈴兒在二個月前分娩一對子女,二位公主又各分娩一子,煙兒姐妹各分娩一女,咱們已有三位孫女啦!”

  “哈哈!太好啦!大喜也!”

  “由于利錢收入過鉅及百姓持續存銀,我已在上月底將四千萬兩黃金運入大內金庫中啦!”

  “很好!貴州三處銀莊已累積九干余萬兩黃金,宜再運入大內。”

  封條點頭道:“是!”封柳道:“原則上,金一入大內,便不再運出。”

  “孩兒明白,父皇更會明白。”

  封柳含笑道:“借貸之商人再過一段時,便會歸還,百姓卻會持續存銀,明年底起,吾人反須支付利錢。”

  雪紅笑道:“無妨!這些本金足以支付一百年以上,何況,尚有貴州之采礦收入,咱們不必太擔心啦!”

  封柳‮頭搖‬道:“不宜殺取卵,吾預計再采礦十年,屆時將封閉各礦場,留存給后代吧!”

  、雪紅點頭道:“對!多積些德吧!”

  封柳含笑道:“條兒,去瞧瞧她們吧!”

  封條便含笑離去。

  雪紅道:“有何吩咐?”

  封柳低聲道:“煙兒姐妹不宜再分娩矣!”

  雪紅啐道:“男人家休管此檔事!”

  封柳喜道:“汝已…”

  雪紅啐道:“對啦!她們已絕育啦!”

  “哇!好妹子,你真行!”

  “討厭!人家已有孫子女,汝該改變稱呼啦!”

  “遵命!夫人!”

  “格格!品茗吧!”

  二人便欣然品茗。

  不久,雪紅道:“丐幫押對寶,他們賺翻啦!”

  “不錯!車行及船行替他們撈不少金銀哩!”

  雪紅道:“他們已在三峽沿岸各城置產五千余萬兩黃金。”

  “哇!他們如此富有啦?”

  “是呀!夜有五萬余人在干活呀!”

  “丐幫該易名為金幫啦!”

  “是呀!各派也發財了哩!”

  “當然!”

  “你認為此榮景能延續多久?”

  “至少二十年,屆時若無大天災及人禍,可續十年。”

  “然后呢?”

  “月有圓,有漲退,世事難料也!”

  “如何保住這片基業呢?”

  “簡單!妥善調教孫子女!”

  “有理!各地學塾任重道遠矣!”

  “正是!此乃十年樹木,百年樹人之意也尸“你怎會懂如此多呢?”

  “閱萬卷書行萬里路呀!”

  “有理!汝所閱之書,可有歪書?”

  “當然有!沒歪那有正,沒正那有歪呢?”

  “歪理!”

  他哈哈一笑,倏地上前攔抱起她。

  “討厭!休讓下人見矣!”

  “風不下!哈哈!”

  封柳哈哈一笑,便掠向房中。

  他一入房,便見她已經解開襟扣,波霸雙已經半,他立即含笑道:“夫人比吾更急矣!”

  “討厭!汝已多久沒碰人家啦?”

  “吾因公外出,祈夫人海涵!”

  “誰知道汝有否摘野花?”

  “條兒在旁,吾豈會打野食?”

  “他盯不住你啦!”

  “哈哈!夫人驗過便知!”

  他便欣然放下她。

  兩人立即展開寬衣比賽啦!

  不久,雪紅玉體橫陳的瞄著他的間道:“表面上,它無偷吃的現象,不過,里子內卻難說矣!”

  封柳哈哈一笑,便上榻樓她。

  他一揮戈,便揚長而入。

  她受用的低唔一聲,便眉開眼笑啦!

  他邊頂邊問道:“如何?”

  “連轟百來下吧!”

  “行!”

  他大開殺戒啦!

  她春風面的合啦!

  房內炮聲隆隆啦!

  良久之后,她翻身上馬暢玩啦!

  他撫道:“還記得風大娘否?”

  “記得呀!汝瞧見她啦?”

  “是的!她仍舊業,衰老矣!”

  “報應!別提她啦!”

  “行!”

  兩人便暢玩各種花招。

  良久之后,二人方始足的收兵,只聽她道:“我迄今仍然佩服我自己昔年妖姬硬上弓的決定!”

  “哈哈!虧汝說得出口。”

  “討厭!”

  二人便在榻上戲玩著。

  《全書完》
( ← ) 上一章   虎過山岡   下一章 ( 沒有了 )
江湖傻小子飛天貓霹靂先鋒凌峰射雕豬哥打通關鴨霸頭雙峰奇譚濁世魔童花仔王虎子驕娃棍王巴大亨雙龍抱群英爭雄逍遙神劍手王對王劍霜刀風馬踏邊關波霸碰拳頭跑馬郎君臨天下雙絕奇俠紅唇族之賭
讀者小說網為您提供由松柏生最新創作的免費武俠小說《虎過山岡》第十八章 果真風流不下流及虎過山岡最新章節第十八章 果真風流不下流在線閱讀,《虎過山岡(完結)》在線免費全文閱讀,更多好看類似虎過山岡的免費武俠小說,請關注讀者小說網(www.mhhhpg.tw)
辽宁11选5玩法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