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傻小子》第十八章神蛛咬死大棵呆及《江湖傻小子》最新章節在線閱讀
讀者小說網
讀者小說網 穿越小說 重生小說 歷史小說 軍事小說 官場小說 架空小說 玄幻小說 武俠小說 仙俠小說 都市小說 言情小說 校園小說 網游小說 競技小說
小說排行榜 推理小說 同人小說 經典名著 耽美小說 科幻小說 綜合其它 熱門小說 總裁小說 靈異小說 鄉村小說 短篇文學 重返洪荒 官道無疆 全本小說
九星天辰訣 我欲封天 小姨多春 完美世界 罪惡之城 官路紅顏 雄霸蠻荒 蒼穹龍騎 孽亂村醫 絕世武神 神武八荒 主宰之王 女人如煙 帝御山河 一世之尊
讀者小說網 > 武俠小說 > 江湖傻小子  作者:松柏生 書號:49015  時間:2019/11/21  字數:15749 
上一章   第十八章 神蛛咬死大棵呆    下一章 ( 沒有了 )
  萬世帝君疼得滾“汞”經之處,立即皮開現,那殷紅細一碰到地面或桌椅,更令他疼痛不已!

  侯亮沉著臉,瞪著他那付慘狀。

  柯石卻瞧得直冒寒氣:“媽的!想不到這玩意兒如此的厲害!”

  侯亮似乎恨意未消,只聽他聲道:“姓金的!丐幫死去的弟兄們要和你算一算總帳啦!”

  說完,匕首在萬世帝君的雙臂及背后各挑開一個血,各自倒入了一滴“汞”

  萬世帝君心知越滾越疼,只有以顫抖來忍受這份非人力所能忍受的痛楚。

  他的一身功夫已被侯亮破去,自頸部以下的表皮已經全部去,那殷紅的不住的顫抖著!

  可見,他正在遭受多大的痛楚。

  可惜,他啞被制,否則,一定可以聽到他的哀號的!

  侯亮斟了一杯酒,飲干之后,笑問道:“小石,你沒有見過如此精彩的表演吧,你要不要問什么口供?”

  柯石搖‮頭搖‬苦笑道:“算啦!只要讓老魔有開口的機會,他非咬舌自盡不可,還是送他歸吧!”

  “送他歸?好呀!不過,必須先送他一道菜,免得他做個餓死鬼!媽的!究竟是‘鹽水鴨’還是‘螞蟻上樹’呢?”

  “花子哥哥,這多麻煩!還要下廚做菜!干脆一指點死他算啦!”

  侯亮心知他尚悟不出自己的話意,當下笑道:“哈哈!不麻煩,你在此等一下,我去去就來!”

  說著,含笑離去。

  萬世帝君卻知道那兩道菜的意思,只見他的眼中透出哀求的神情,希望柯石能夠給他一個痛快!

  柯石苦笑道:“老魔!恕我無能為力,只怪你作惡多端,終遭惡報!”

  只見侯亮端著一個大碗,邊走邊笑道:“小石,就請他吃‘鹽水鴨’吧!”

  柯石瞧著碗中的清水惑然不知其意。

  侯亮將一部分清水倒在萬世帝君的腹部,立即看見他的全身肌一直顫抖、收縮,臉孔巳經扭曲了!

  侯亮邊在別處倒著清水邊笑道:“小石,這碗鹽水夠他受的啦!希望他能夠到最后一滴!”

  柯石至此恍悟“鹽水鴨”之意,不由神色一凜。

  侯亮聲笑道:“小石,可惜,一時抓不到螞蟻,否則,只要在他的身上涂些蜂,你就可以見識‘螞蟻上樹’啦!”

  柯石聽得‮子身‬一陣顫抖!

  大恐怖了!

  他只覺一陣反胃嘔。

  侯亮笑道:“小子,你可能一時無法適應這種血淋淋的場面,還是進去和秀秀她們聊聊吧!”

  柯石苦笑道:“花子哥哥差不多啦!”

  “不!我要他盡全身鮮血而亡,否則,無法對死于他手中之人代!”

  柯石嘆了一口氣,朝屋后離去。

  凝神一聽,只聽后院傳來一陣吱吱喳喳的談話聲,心知必是秀秀三人在談論自己,便朝后院行去。

  陡聽一聲歡呼:“石哥哥來了!”

  咦?怎么會是絳裳少女的聲音?

  柯石推門一看,只見除了秀秀三人之外,金玉嬌及她那師妹皆在場,五人清一的藍衫,不由令柯石一怔!

  秀秀笑道:“石弟弟,來,坐下吧!很奇怪吧!我們怎么清一的藍衫呢?這是仙妹的主意,她說這是‘夫裝’!”

  說完,羞澀的一笑。

  其她四女卻格格低笑不已。

  柯石面對五女,頗有難以招架之感,立即岔開話題問道:“你們怎么會湊在一起的?還有仙妹,請問你貴姓呀?”

  秀秀笑道:“瞧你多迷糊,已經跟人家‘那個’了,居然還不知道人家姓啥名啥?仙妹,不要告訴他!”

  蘇小仙笑嘻嘻的搖‮頭搖‬道:“秀姐,請恕我違命,石哥是為了救我,才和我‘那個’的,我不能不聽他的話!”

  說完,將自己的姓名說了一遍。

  柯石摟過她,香了一下她的右頰,笑道:“仙妹真乖!”

  蘇小仙羞紅著臉掙脫他的右臂,跑了開去。

  秀秀四人不由嘻嘻直笑。

  柯石卻一把摟過秀秀,笑道:“秀姐,看樣子你是‘司令官’啦!她們一定全聽你的,小別勝新婚,你說怎么辦?”

  秀秀佯作掙扎,奈何柯石緊緊摟住她,何況她也不想離開,突聽柯石之言,羞答答的道:“石弟弟,你方才不是受了傷?”

  柯石一脯,朗聲道:“我受傷?愛說笑!我這個樣子像受傷嗎?好!長幼有序,就由你開始吧!”

  說著,一把抱起秀秀走向榻去。

  秀秀剛驚呼一聲,檀口已被柯石封住了。

  兩人迅速的滾上榻去。

  麗麗及娟娟笑嘻嘻的為二人卸去布靴。

  柯石邊吻著秀秀,邊要為她寬衣。

  麗麗嬌笑道:“石弟弟,你忙你的,我幫你辦這件事吧!”

  說著,和娟娟開始為二人寬衣。

  柯石心知她們五人一定很了,才會表現得如此的自然,當下開始‮撫愛‬著秀秀。

  秀秀當著另外四人辦這種事,免不了會羞答答的,只見她鳳目緊閉,任由柯石去蠢動,不敢有所反應。

  柯石會意的道:“娟姐,麗姐,麻煩你們將那陣式傳授給嬌妹和仙妹,咱們六人是殲魔的主力哩!”

  麗麗笑道:“對呀!咱們既然要易容成‘太行六鬼’,總要有幾把刷子、嬌妹,我教你!娟姐,仙妹交給你啦!”

  四人立即捉對低聲交談起來。

  柯石低聲笑道:“秀姐,我這招‘聲東擊西’不錯吧!這下子你沒有顧忌,可以隨心所了吧!”

  說完,一‮身下‬,了進去。

  秀秀輕“唔”了一聲,蹙眉道:“石弟弟,你那‘話兒’太大啦!輕點!”

  柯石使出“霸王戲鳳”、“八淺二深,右往左返”開始活動著。

  秀秀逐漸的能夠適應了,亦開始合著。

  柯石柔聲道:“秀姐,此次殲魔,敵勢甚強,我想利用今夜各灌輸給你們五人一些功力…”

  秀秀急忙道:“石弟弟!你受得了嗎?”

  柯石笑道:“沒問題!你也知道我不但承受了海光大師的一身功力,更巧食‘千年參王’及獲得婆子的‘元’,礙不了事的!”

  “石弟弟,謝謝你!”

  “哈哈!強將手下無弱兵,強夫之下無弱!我恨不得你們皆是武林頂尖高手,可以省去我的牽掛!”

  說著,改用“力扛泰山”開始緊密攻擊。

  秀秀只覺的石弟弟每頂一下,自己的‮子身‬便輕一分、輕松、舒的感覺便多了一分,不由自主的哼出聲來。

  柯石笑道:“秀姐,忍著點,你今天可不能身哩!”

  秀秀紅著臉,低聲道:“可是,我…”

  柯石朝麗麗四人笑道:“你們誰上來接班?”

  麗麗朝金玉嬌笑道:“嬌妹,你自己再思考一下,若有不懂之處就問娟娟吧!”說著,已光了‮子身‬,爬上榻。

  柯石輕輕的摟過她,探手一摸她的‮身下‬,發現已是一片澤國,立即翻身上馬,一,直達底部。

  麗麗輕輕的呼了一口氣,竭力分開自己的‮身下‬。

  柯石仍以“霸王戲鳳”輕輕的著。

  他知道除了秀秀以外,其余四人皆是剛開過一次苞,偏偏他的“話兒”又逐漸“增長”著,所以,他小心翼翼的駕駛著。

  口中,更輕言細語的和她傾訴著別后相思之情。

  麗麗聽得芳心大受感動,加上心中那股愛意,迅即化為實際的行動,只見她不住的‮動聳‬‮子身‬合著。

  柯石輕吻她一下,再度使出“力扛泰山”長著…

  連轟不到一百下,麗麗便已緊張的叫娟娟快來接班了。

  柯石就用這套策略先后將秀秀、麗麗、娟娟及金玉嬌“擺平”乖乖的躺在榻前準備接受柯石的“注輸功”

  蘇小仙不愧是婆子的“關門弟子”不但花招多而且“耐戰”那“話兒”更是時松時緊,令柯石爽快不已!

  柯石豪興大發,不住的沖鋒著…

  終于,在一陣子顫抖之后,石門水庫開始“洪”了!

  蘇小仙施出“”字訣了一陣子之后,立即輕輕的一推柯石。

  柯石卻微微一笑,又多送了一點功力給她,因為他知道在五女之中,就以蘇小仙的功力比較弱。

  好似蜜蜂探花一般,柯石含笑一一送給五女一份功力之后,六人立即盤坐在地開始調息。

  ︽︽  ︽︽  ︽︽  ︽︽

  翌上午辰中時分。

  柯石協助侯亮將萬世帝君的尸體化為尸水,清理妥后,柯石笑道:“花子哥哥,這下子可以出了一點氣吧!”

  “哈哈!痛快!痛快!”

  “哼!你痛快!我可不痛快!‘大棵呆仔’殺害了花老哥,我還沒有找他算帳,豈有痛快之理。”

  侯亮指著廳中那五位姑娘低聲道:“小石,別胡扯!瞧秀秀五人神采飛揚的模樣,小別勝新婚的滋味不錯吧!”

  柯石俊顏一紅,含笑不語!

  二人重入廳中,柯石含笑道:“花子哥哥,各位美麗的姑娘,咱們就準備收拾‘大棵呆仔’吧!”

  侯亮詫道:“喔!金世偉會來京呀?”

  柯石笑道:“他們父子此次上京,最主要的目的就是要盜取秋若水的元,有關詳情請你詢問秀秀吧!”

  “目前,我必須回府去和秋若水研究一下如何攔阻‘大棵呆仔’,因為咱們之中只有她知道對方的內幕!”

  侯亮急忙道:“慢著!小石,你別忘了替花子哥哥以及丐幫弟兄們爭取一分盡心力的機會喔!”

  柯石笑道:“安啦!少不了你們的!不過.行動要隱密一點,別打草驚蛇!”

  “哈哈!老花子又不是‘菜鳥’豈會做這種糗事!走!快走!老花子也要開始忙了!”

  柯石朝五女凝視一眼,柔聲道:“我走啦!晚上再來瞧你們!”

  五女只覺鼻頭一酸,咽聲道:“多保重!”

  侯亮笑道:“好啦!好啦!別這樣子兒女情長的,令人家羨慕死了!”

  ︽︽  ︽︽  ︽︽  ︽︽

  柯石一踏入胡大將軍府大門,立見小竹及小梅歡呼道:“石…邱爺,你回來啦!可把人急死了!”

  小梅早巳一溜煙的跑進廳去報告了。

  柯石隨著小竹踏入大廳,卻見胡大將軍夫婦、秋若水、胡無垢早已含笑了上來,慌忙朝眾人一揖作禮。

  胡大將軍朗聲道:“賢婿,辛苦你了!坐下來休息一下!”

  柯石搖‮頭搖‬道:“爹,帆弟的情況怎樣了?”

  胡大將軍聞言,不由神色一沉。

  秋若水接道:“石兒,帆兒的接合情況還算順利,不過,卻被萬世帝君暗中下毒,遍試靈藥,皆無效!”

  柯石神色大駭,失聲叫道:“有這種事?讓我瞧瞧!”

  柯石走近榻前一瞧,只見胡義帆臉色泛黑,昏不醒,略一把脈,不由沉聲道:“好狠的老魔!”

  胡夫人關心的道:“有沒有救?”

  柯石望向秋若水問道:“阿姨,有沒有試過以氣毒?”

  秋若水‮頭搖‬道:“石兒,帆兒方動過手術,不宜用此法!”

  “這…這下子可麻煩了!”

  胡夫人見狀,不由低聲暗泣著。

  胡無垢柔聲道:“娘!你放心,哥吉人天相,一定可以絕處逢生的!”

  “絕處逢生”?柯石的目光不由瞧向胡義帆的‮身下‬,入眼之處,那紗布已被血跡滲成暗紅色,他不由大聲叫道:“有啦!”

  眾人不由齊皆注視著他。

  柯石取過桌上之茶杯,以指甲劃破自己的左腕,立即接了二杯的鮮血。

  秋若水會意的道:“垢兒,扶起帆兒,我來喂血!”

  胡無垢輕輕的扶著胡義帆,秋若水扳開他的牙關,口含鮮血,湊上雙渡入他的口中,再渡入他的腹中。

  一杯熱血方入腹,胡義帆已經呻出聲了。

  胡大將軍夫婦欣喜得熱淚盈眶,‮子身‬亦顫抖著。

  秋若水柔聲道:“帆兒,把藥喝了吧!”

  胡義帆不知是血,依言喝光了那杯血之后,睜開雙目無力的瞧了現場一眼,道:“爹!娘!你們為什么全在此地?”

  胡大將軍拭去眼角之淚水,咽聲道:“帆兒,你已昏半天多,所幸石兒以他自己的血救醒了你!”

  柯石早已止住血,只聽他說道:“帆弟,金老魔暗中下毒坑你,所幸我曾經食過‘千年參王’,方把你從鬼門關拉回來!”

  “石哥,謝謝你!”

  “哈哈!自己人還這么客氣干嘛!你的‮子身‬還虛得很,多休息一下吧!”接著朝眾人一揮手,立即重回廳中。

  胡大將軍夫婦恭恭敬敬的朝柯石道:“石兒!多虧你的相助,否則,胡家真的要絕后了!”

  柯石慌忙道:“爹!娘!你們別這樣子,我可承受不起呀!對了!衣義呢?”

  胡無垢凄然道:“死了!‮殺自‬而死的!”

  “怎么會呢?”

  胡無垢嘆道:“石哥,你們三人離去之后,我不忍他被制太久的道,便試探的解開了他的道。”

  那知,他立即拿起桌上那柄薄刃戮進他的口,臨死之前只說了一句:“請夫人放心!而已!”

  說著,胡夫人母女及秋若水不住掉下淚來。

  柯石心知衣義必是因為被萬世帝君迫瞧見了秋若水的體,為了保全她的名節,因此才會自盡!

  他不住嘆道:“爹!怪不得你能統帥百萬雄師,區區一個衛士竟能如此忠心,咱們應該厚葬他!”

  胡大將軍正容道:“爹今天上朝之時,已向圣上稟報衣義為捉拿刺客不幸殉職之事,圣上已追封他為二品帶刀侍衛,并厚恤其遺眷!”

  “帆兒將來成親生子之后,爹一定會遵照若水的諾言,擇一名孫子繼承衣家的香火,并將衣家之人接來府中住。”

  胡夫人嘆道:“唉!咱們胡家實在欠太多人的人情啦!真不知怎么報答?”

  秋若水正道:“大姐!只要你依照向神尼及大師所言之事項去做,絕對錯不了的!”

  “我不會忘記此事的—老爺及我不但終此一生廣為行善,帆兒亦會遵循的!”

  柯石正道:“爹!娘!善有善報,愿你們兩位老人家福壽綿延,長命百歲!”

  胡大將軍哈哈大笑道:“好!好!該慶賀一下,夫人,可以開飯了吧?我腹內的酒蟲已經在作怪了哩!”

  “垢兒,你去看一下她們準備好了沒有?記得吩咐備酒!”

  柯石急忙叫道:“慢點!我有個建議,是不是可以延到今晚再好好的喝幾杯,因為,我下午還有事待辦?”

  “喔!好!好!就拿一壇來吧!”

  ︽︽  ︽︽  ︽︽  ︽︽

  未初時分。

  白塔寺前出現了三個布衣漢子,他們正是經過易容的秋若水、胡無垢及柯石。

  知客僧將他們三人入之后,秋若水立即笑道:“煩請師父稟報住持說胡大將軍派人來向他請教一些事情!”

  知客僧肅然起敬的告退而去。

  柯石卻趁機仔細的打量四處之擺設,只聽他嘆道:“好個塵世凈土!”

  秋若水輕聲道:“石兒,等一下見到神尼及大師之時,可要莊重一點,萬一神尼投‘反對票’,你和垢兒之婚事可就麻煩了!”

  柯石咋舌道:“有這么嚴重呀!”

  胡無垢笑道:“阿姨,你別唬石哥了,你難道忘了師父在三年前送我的那首偈句嗎?師父早就了解石哥了!”

  秋若水佯作失望的道:“唉!真是‘女大不中留’呀!”

  “阿姨,人家是實話實說,你怎么怪起人家了呢?”

  倏聽天山神尼那慈祥蒼勁的聲音道:“垢兒!是誰在怪你啦?”

  聲音未歇,天山神尼及海因大師已含笑走了出來。

  胡無垢喚聲:“師父!”柯石喚聲:“大師!”之后,雙雙跪伏在地。

  二老笑呵呵的令二人起來之后,只聽天山神尼慈聲道:“你們是來商量如何攔截金世偉之事吧?”

  柯石暗駭:“好厲害!果真是未卜先知!”

  秋若水卻恭聲道:“是的!請神尼指點!”

  天山神尼倏然嘆道:“惡有惡報,時候將到!金世偉即將會發現萬世帝君斷絕失蹤之事,將會盡起精銳來犯!”

  “大將軍府有衛士守衛,又是京機重地,只要先捉拿‘老‮海上‬’之有關人員,必可安然無恙!”

  “白塔寺乃是他們必來之地,因為,他們要挾持夫人為人質,不過,有貧尼在此,諒他們來得歸不得!”

  “你們打算以‘太行六鬼’之‮份身‬敵,十分可行,不過,金世偉心計甚深,你們必須妥為因應突發之事端。”

  秋若水早已成竹在,她心知天山神尼雖有未卜先知之能,但若是她不說,則也勉強不得。

  因此,她請示道:“神尼,晚輩原本打算化妝成萬世帝君欺敵,既然金世偉已然起疑,恐會巧成拙,不知有否它法?”

  天山神尼淺笑道:“女施主好高明的問法,你不妨佯作被擒,屆時換少林的‘綠玉佛杖’!”

  海因大師駭然道:“神尼,敝寺的弟子會來此嗎?”

  天山神尼頷首道:“少林十八羅漢目前已在趕路,已在來此的途中了!”

  “神尼,那此次老衲就無法效力了!”

  “非也!此次尚須借重大師甚多!你不妨與垢兒及丐幫之人戰一部份來敵,俟十八羅漢現身時再隱入林內。”

  “神尼,可是那支綠玉佛杖…”

  “放心!目前它在貴派代掌門的手中,只要綠玉佛杖重入你手,大事已定矣!”說完,朝柯石笑道:“施主可還記得‘神蛛’?”

  柯石恭敬的道:“晚輩不敢忘記神蛛對晚輩之恩,可惜!它已失蹤了!”

  “非也!它終跟在金世偉的四周,可惜,金世偉前佩有一面古玉,剛好就制它,所以它只能潛伏不動!”

  柯石頷首道:“晚輩懂了,只要取走那面古玉,神蛛自可接近金世偉了!”

  “不錯!不過,金世偉的武功與你相去不遠,又身著金縷衣,你最近耗損不少功力,光憑武功可能取不了那面古玉!”

  眾人不由陷入苦思!

  半晌之后,秋若水突然問道:“神尼,晚輩是不是可以用萬世帝君的‮份身‬索取那面古玉療傷?”

  天山神尼宣聲佛號之后,含笑不語!

  秋若水心知自己的對策可行,含笑問道:“不知神尼有否其它指示?”

  天山神尼笑道:“沒有,事了之后,貧尼自會前往大將軍府叨擾一杯喜酒!”

  秋若水瞧著害羞的一對璧人,恭敬的道:“晚輩代表大將軍府的全體人員恭請神尼早光臨,晚輩告辭了!”

  ︽︽  ︽︽  ︽︽  ︽︽

  柯石帶著秋若水及胡無垢走向侯亮及秀秀諸人隱匿之處,相距尚有里余遠,即已被二名中年化子擋住去路。

  柯石站住‮子身‬,朗聲笑道:“二位大哥,在下是柯石,特來問候貴幫侯老幫主,煩你們代為轉報。”

  只見右方那名中年花子沉聲道:“閣下與老幫主是何關系?”

  “他喚我為‘小石’,我喚他為‘花子哥哥’…”

  中年花子喜道:“錯不了啦!柯師叔請隨我來!”

  說著轉身先行離去。

  柯石喃喃念道:“柯師叔,怎么回事?”

  秋若水輕聲道:“此人一定是侯老幫主之師侄,他已走遠了,咱們快跟下去吧!別讓人家久等啦!”

  一踏入大門,只見侯亮正率領十余名中年叫花子朝秀秀五人攻擊,不過,看樣子已屈于下風!

  柯石止住那名中年化子之通報,含笑看著。

  只見秀秀五人仗著陣式,面對著十余名手持打狗捧的丐幫高手之攻擊,不但已占于上風,更步步緊著!

  柯石低聲道:“阿姨!垢妹,咱們加上一腳,好不好?”

  秋若水瞧了胡無垢一眼,含笑點頭。

  柯石長嘯一聲,朗笑道:“花子哥哥,咱們助你們一臂之力,秀姐,你們五人留神點啦!”

  說著,三道人影已疾撲向陣中。

  侯亮笑道:“小石,快來幫忙,我就不信打不垮這個怪陣!”

  柯石存心一試陣式之威力,因此,一上陣立即以八成功力連連劈出二、三十道如山的掌勁!

  秋若水亦以八成功力緊緊進著!

  只有胡無垢心中另有打算,因此,只是象征的攻擊著。

  群丐心知陣式玄奧無比,因此,毫不客氣的攻著!

  秀秀五人陡覺壓力一緊,慌忙提高功力迅速攻擊及補位。

  金玉嬌及蘇小仙方才初學乍練,即將丐幫高手攻得居于下風,難免有些得意,此時被柯石一攬局,不由一陣慌亂。

  不過,陣式的確不凡,迅即穩定下來。

  柯石瞧得暗暗贊許,不過,為了應付金世偉及其手下,他不得不專挑那絲毫之空隙猛施突擊!

  尤其,對于金玉嬌及蘇小仙,他更是不客氣的攻擊著!

  陣式畢竟不凡,加上五女功力陡增不少,稍之后,立即又發揮威力。

  柯石長嘯一聲,提聚十成功力,專挑漏隙猛攻!

  秀秀亦長嘯一聲,喝道:“五湖四海!”

  四女應道:“任我遨游!”

  五人提聚全身功力,纖掌齊揮,只聽“轟!”的一聲巨響,柯石諸人紛紛被震出丈外,陣式稍分即合,圍住了柯石。

  柯石佯呼道:“救命呀!我投降啦!”

  秀秀忍住笑,喝道:“一龍五鳳!”

  柯石朗笑道:“天下無敵!花子哥哥,阿姨,你們小心啦!”

  秋若水含笑低聲道:“垢兒,全力地為!”

  侯亮亦吼道:“弟兄們!拼啦!”

  人影縱躍,掌勁似山!

  倏聽柯石喝道:“一元復始!”

  五女齊聲喝道:“五鳳朝陽!”

  只聽“轟…”聲連響,飛沙走石,聲勢嚇人!

  侯亮這方諸人被震飛出丈外,落地之后猶自息不已!

  柯石六人卻含笑峙立不動!

  只聽柯石低聲道:“秀姐!咱們成功啦!”

  秀秀含笑低聲問道:“石哥哥!那二人是誰呀!武高好駭人喔!”

  “哈哈!一個是秋阿姨,一個是天山神尼之徒,胡大將軍之女胡無垢姑娘,咱們恢復原貌吧!”

  秋若水一見柯石六人已經恢復原貌,朝胡無垢一使眼色,立即也恢復原貌。

  六個少女立即對視著。

  柯石未曾向秀秀五人提過自己與胡無垢之“親關系”因此,表面上笑嘻嘻的,心中卻緊張得要死!

  侯亮心里有數,朝群丐打個手式,立即率同他們走出門外。

  胡無垢蓮步輕邁,行至相距三尺遠處,止住步子,脆聲道:“胡無垢見過五位姐姐,你們安好!”說著,朝她們福了一福。

  秀秀五人乍見胡無指那高貴的氣質,人的豐采,不由立生敬愛之意,此時見狀,紛紛回禮道:“XXX見過胡姐姐!”

  胡無垢脆聲道:“五位姐姐的合擊之術,的確天下無敵!”

  秀秀亦脆聲道:“姐姐夸獎啦!這全靠石弟弟主陣之功,我們五人豈敢居功,倒是姐姐那‘蘭花拂手’妙無比哩!”

  胡無垢朝柯石道:“石哥,可否替我介紹一下?”

  柯石輕笑一聲,替雙方引見一番。

  胡無垢朝金玉嬌及蘇小仙一禮,歉然道:“嬌姐,仙姐,小妹代家兄為先前冒犯之事向你們致歉!”

  金玉嬌及蘇小仙一見胡無垢對柯石那份親熱勁兒,原本就有些妒意,此時一聽她竟是那只“狼”之妹,心中更覺不快!

  不過,仍然維持風度的表示事過境遷,不提也罷!

  胡無垢嬌顏一紅,倏然不語!

  秋若水一見情況不妙,立即上前笑道:“五位姑娘,金世偉可能于后天來京,據悉,他已猜知老魔必然發生了意外。”

  “屆時,他不但會盡出精銳,而且可能會動用少林寺的‘十八羅漢陣’,因此,咱們必須好好的策劃一下。”

  “方才試過你們的合擊之陣,使我信心大增,不過,為了萬全起見,咱們還是必須仔細的研究一番!”

  秀秀深明大義,神色一凜道:“這一戰乃是正之生死決斗,咱們的人手有限,只能同心協力一拼了,阿姨、胡姐姐,請入內商談吧!”

  入內坐定之后,秋若水朝金玉嬌及蘇小仙道:“二位師妹,我離開師門之時,你們尚未入門,因此,咱們一直沒有見過面。”

  “我奉師父之命聽憑萬世帝君的指揮,不但混入了胡大將軍府,更蓄意教壞胡義帆,以便掌握胡大將軍,掩護萬世帝君之稱霸武林的計劃。”

  “以先前江湖大勢瞧來,萬世帝君父子不出三個月必可稱霸武林,師姐及師父進而可控制金氏父子稱霸武林。”

  “可是,自古以來,不勝正,上‮安天‬排了石兒降世,他的遭遇以及成就,不用我再提了!”

  “不過,金世偉不但武功不遜于石兒,更身著金縷衣,不懼掌力及刀劍暗器,手下又是高手如云,咱們的處境甚為惡劣。”

  “何況,當今武林大多落入金世偉的控制,咱們除了丐幫的援手之外,毫無外援,我先把作戰計劃提出來吧!”

  接著,將天山神尼指示之策略說了出來。

  秀秀五人頷首不語。

  秋若水續道:“胡大將軍今天原本請我及垢兒邀你們入府,他和夫人要向你們致歉,目前時間寶貴,我想等到事了之后再來邀請你們吧!”

  秀秀心知秋若水已經瞧出金玉嬌及蘇小仙之不快,才有此語,立即笑道:“阿姨,你放心,事了之后,我們一定會登門拜訪的!”

  秋若水安慰的笑道:“石兒,你先留在此地研究陣式吧!我和垢兒先回去啦!帆兒的傷,今晚還要麻煩你!”

  秀秀忙道:“阿姨、胡姐姐,用過晚飯再走吧!”

  “謝啦!改天吧!我們走啦!”

  送走秋若水及胡無垢,六人重又就座,只聽秀秀柔聲問道:“石弟弟,那個胡義帆究竟是受了什么傷呀?”

  柯石正愁沒有話題,立即道:“當初我在一怒之下將他的整副子孫帶完全挖掉,打算讓他血光而死!”

  “后來改變主意,帶著他混入胡大將軍府中,昨天萬世帝君大展醫術,取下另外一名衛士之子孫帶裝在他的身上。”

  “想不到老魔卻暗中下毒,經我治療,目前雖已穩定,不過,今晚仍須再治療一次!若非胡義帆已有悔改之意,我才不理他哩!”

  蘇小仙倏然問道:“石哥,那只狼真的有悔改之心啦?”

  柯石為了大局,硬著頭皮說道:“當然啦!你想一想,我化成‘邱高’,雖然外表瞞得了人,可是府中之人、事及規定,我完全‘莫宰羊’呀!”

  “若非胡義帆經此重傷大澈大悟,我早就被秋阿姨發現了,以她的武功及心計,我還有命嗎?”

  蘇小仙喃喃的道:“那…我方才的態度太過份啦!”

  金玉嬌亦低下了頭。

  柯石索瞞到底,只聽他道:“我索實話實說啦!昨天能夠消滅萬世帝君及其手下,胡姑娘出了不少的力。”

  “可是,她因為胡義帆之事,不敢前來見你們,所以獨自離去,今乃是受胡大將軍命令才鼓起勇氣來此的,好啦!不提這些了!”

  秀秀卻問道:“石弟弟,我看胡姑娘已非處子之身,是不是和你在一起的?”

  柯石只覺內心一震,只得硬著頭皮道:“不錯!她是在發現秋阿姨的‮份身‬以及我和秋阿姨在一起,才犧牲自己的‮子身‬,求我放過她的家人!”

  “我要補充的是,當時,我是和胡大將軍拼酒過度,喝醉了!”

  秀秀五人不由聽得神色‮動聳‬,感動萬分!對于柯石是不是真的醉酒,到不去計較了!

  因為,以胡無垢那端莊高貴的氣質,若是被柯石‮暴強‬,絕對不會茍活在世的,場中立即一片沉默!

  柯石趁機回想方才自己之言是否有漏

  陡聽蘇小仙叫道:“石哥,你快點回去吧!替我向垢姐道歉!我!我實在大小心眼啦!我…嗚…嗚…”

  柯石松了一口氣,輕輕的摟過蘇小仙柔聲道:“仙妹,別難過,垢妹不會放在心里頭的!”

  秀秀亦柔聲道:“石弟弟,你先回去吧!大伙兒心情都很,有什么事情,明天再說吧!”

  柯石歉然道:“各位,真對不起!是我惹的錯!”

  蘇小仙嗚咽的道:“石哥,都是我的錯,若不是我在酒樓中制了你的道,絕對不會有這些事情發生!”

  秀秀揮揮手示意柯石離去。

  柯石無奈的轉過‮子身‬,黯然離去!

  ︽︽  ︽︽  ︽︽  ︽︽

  柯石一踏進胡大將軍府大廳,秋若水立即拉著他走向后院,同時問道:“石兒,那邊的情況怎么樣?”

  柯石苦笑一下,將事情的經過說了一遍!

  秋若水松口氣,道:“還好!總算沒事了,進去安慰垢兒吧!她獨自在房飲泣哩!記住,多哄些好聽的話!”

  柯石會意的頷頷首,逕自穿過花陣。

  朝小竹及小梅默默的打過招呼后,柯石敲一下門,柔聲喚道:“垢妹!”

  胡無垢慌忙擦去淚水,咽聲道:“石哥,門沒鎖,請進!”

  說著,強裝出笑容接他。

  柯石喚聲垢妹,一把抱住她,愛憐的道:“垢妹,是我不好,害你受委屈啦!”

  胡無垢強忍住淚水,道:“不!石哥!此事與你無關,我害你夾在中間難以為人,是我的錯!”

  柯石低下頭,愛憐的輕吻了她一下,道:“垢妹!仙妹要我代她向你道歉!”

  胡無垢訝異的道:“怎么可能呢?”

  柯石柔聲將事情的經過說了一遍,嘆道:“垢妹,原諒我的說謊!”

  胡無垢激動的摟住柯石,道:“喔!石哥!你如此的袒護我!叫我如何承受得起呢?石哥,我…”

  說著、說著,眼淚竟滴了下來!

  柯石柔聲道:“垢妹,沒事了吧?準備用膳吧!”

  “我…我的雙目是不是有點浮腫?”

  “嗯!梨花帶淚,倍增一分情!”

  “貧嘴!等等,讓我上點妝吧!”

  ︽︽  ︽︽  ︽︽  ︽︽

  黎明時分,京城六里外一座被燒去大半之密林內。

  “唉!”一聲,一只信鴿飛入林中。

  不久,只聽一個蒼勁的聲音道:“小石,‘點子’已經在三里遠處了!”倏見自林內出六道黑影。

  落地之后,前一后五的瞧著住京城的路上一動也不動!

  他們正是由柯石及秀秀五人易容而成的“太行六鬼”只見他們手持長劍,神色冷肅的立著!

  倏聽“的的的”的馬蹄聲!

  好快的馬!

  只見三道黑影自遠處來,前頭健騎上之人敢情已經發現了柯石六人,只見他手一揚,立聞一陣馬嘶!

  三匹健騎長嘶一聲,硬生生的停在柯石六人二丈余遠處!

  三個中年大漢迅捷躍下馬,掠過‮子身‬,喝道:“參見六位護法!”

  柯石冷峻的道:“免禮!少君來啦?”

  “是的!”

  一陣蹄聲,車輪聲傳來,不久,一輛華麗的雙騎馬車停了下來,四周計有八騎護衛著!

  柯石六人長跪在地,朗聲道:“參見少君!”

  車簾后傳來冷峻的聲音道:“免禮!”

  “謝少君!”

  “有沒有帝王的消息?”

  柯石恭聲道:“稟少君,帝王就在此林中消失!”

  “哼!你們還活著干嘛!”

  柯石六人忙跪伏在地,只聽柯石道:“少君饒命!事發之時,屬下奉帝王之命捉拿臭要飯的及其手下!”

  “捉到了沒有?”

  “沒有!盡斃其手下,卻被一名神秘客救走了臭要飯的!”

  “哼!你們辦的好事!拿下!”

  “是!”十一道人影似隼鷹般疾撲向跪伏在地之柯石六人。

  寒光倏閃,立聞六聲慘叫,立有六人中劍倒地!

  其余五人長劍出鞘,迅即展開斗!

  車簾一掀,兩道人影疾撲向斗場!

  秀秀一瞧急呼:“雪山雙魅,小心毒掌!”

  柯石朗笑一聲,喝道:“單匹馬!”

  五女立即應道:“縱橫天下!”

  陣式一動,立聞那五名大漢之慘叫聲!

  雪山雙魅怒喝一聲:“叛徒找死!”四道冰冷的狂飆已罩向秀秀及娟娟!

  陣式一轉,那四道狂飆立即消失于無形,同時圍住了雪山雙魅。

  蹄聲暴響,立即沖來了十八匹健騎!馬上壯漢各持長疾沖向斗場。

  柯石喝道:“浩瀚長江!”

  五女立即散開‮子身‬,同時喝道:“怒斬狂濤!”

  馬匹的嘶聲,人的慘叫聲相繼傳出!

  遠處一批批的黑衣大漢源源不絕的沖了過來,柯石六人掌劍齊使,依著方位在敵軍之中迅疾沖殺。

  胡無垢、海因大師、侯亮及二十余名丐幫高手分別戰來敵。

  海因大師連喧佛號,少林百步神拳及彈指神功連連施展,剎那間即已毀了八人得金世偉躍出了馬車。

  胡無垢寶劍在手,佛門降魔劍法及蘭花拂手齊施,亦已毀去五人。

  金世偉厲嘯一聲,逕撲向丐幫高手中。

  只見他出手似電,掌力勁疾,立即劈翻了三名丐幫高手。

  侯亮、海因大師及胡無垢慌忙撲了過去,展開圍剿…

  柯石六人戰三十余名黑衣大漢,雖有雪山雙魅之牽制,依然占了上風,不過一時也難以取勝。

  海因大師三人聯手戰金世偉,由于對手有寶衫護身不懼掌力及刀劍,一時也勝不了金世偉!

  金世偉怒嘯連連,招盡出,得三人全力以赴!

  半個時辰之后,柯石六人已經解決了二十余人,僅剩雪山雙魅及六名大漢在苦撐著,六人立即加緊攻擊。

  陡聞一聲雄渾的佛號:“阿彌陀佛”自遠處傳來,柯石心知要糟,長嘯一聲,離開陣式直撲向金世偉。

  海光大師則趁機疾入林中。

  果見十八名中年和尚在一名手持綠玉佛杖和尚之引導下,疾撲向現場。

  金世偉厲吼一聲:“殺!”那十八名和尚略一猶豫,立即圍住了秀秀五人及雪山雙魅。

  陡聽林內一聲暴喝:“住手!”

  只見兩名中年叫花挾著萬世帝君疾向現場。

  金世偉喚聲:“爹!”就撲過去。

  柯石劈出一道掌力擋住他,喝道:“站住!”

  金世偉硬生生的剎住‮子身‬,獰聲道:“說出條件吧!”

  柯石淡淡的道:“綠玉佛杖!”

  “這…”金世偉正在考慮之際,秋若水急道:“偉兒!快!玉佩…”

  金世偉神色一凜,喝道:“拿杖來!”

  那中年和尚慌忙跑了過來。

  金世偉接過綠玉拂杖,振腕擲向空中,喝道:“放人!”

  秋若水踉蹌的奔向金世偉,口中直道:“偉兒!玉佩…”說著,摔倒在地,邊掙扎,爬起,邊道:“玉…玉佩!”

  金世偉順手扯下玉佩,擲了過去,同時疾劈向柯石。

  秋若水接住玉佩之后,彈起‮子身‬疾入林中。

  金世偉心知中計,怒吼一聲:“大膽!”正追殺之際,倏見馬車上出一道綠光,柯石急忙一掌劈向金世偉。

  “轟”的一聲,金世偉‮子身‬尚未落地,慘叫一聲后,摔在地上。

  柯石化為原狀,朗笑道:“大棵呆仔,還記得和你打架的那個又黑又小的人吧?”

  金世偉怒吼一聲:“你…”之后,倏然氣絕!只見神蛛伏在他的后頭正在血。

  海光大師接住空中之綠玉佛杖掠了過來,宣聲佛號:“多虧這只神蛛!”

  柯石一見雪山雙魅諸人被秀秀五人及羅漢陣夾攻相繼伏誅之后,松口氣道:“好險!總算天下太平了!”

  海因大師朝柯石一揖之后,恭聲道:“小施主,多謝你挽救了少林之浩劫…”

  侯亮笑道:“大師,別急!先把這支綠玉佛杖交給十八羅漢護送回去,先去客串男方主婚人之后再走!”

  “老衲…”

  “小石藝出少林,你是合法的男方主婚人,走!走!”說著,拉著他朝京城馳去。

  柯石及秀秀諸人相視一笑,亦踏步行去。

  ——全書完——
( ← ) 上一章   江湖傻小子   下一章 ( 沒有了 )
飛天貓霹靂先鋒凌峰射雕豬哥打通關鴨霸頭雙峰奇譚濁世魔童花仔王虎子驕娃棍王巴大亨雙龍抱群英爭雄逍遙神劍手王對王劍霜刀風馬踏邊關波霸碰拳頭跑馬郎君臨天下雙絕奇俠紅唇族之賭蝶衣變
讀者小說網為您提供由松柏生最新創作的免費武俠小說《江湖傻小子》第十八章 神蛛咬死大棵呆及江湖傻小子最新章節第十八章 神蛛咬死大棵呆在線閱讀,《江湖傻小子(完結)》在線免費全文閱讀,更多好看類似江湖傻小子的免費武俠小說,請關注讀者小說網(www.mhhhpg.tw)
辽宁11选5玩法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