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天貓》第十八章烈女最怕夫磨及《飛天貓》最新章節在線閱讀
讀者小說網
讀者小說網 穿越小說 重生小說 歷史小說 軍事小說 官場小說 架空小說 玄幻小說 武俠小說 仙俠小說 都市小說 言情小說 校園小說 網游小說 競技小說
小說排行榜 推理小說 同人小說 經典名著 耽美小說 科幻小說 綜合其它 熱門小說 總裁小說 靈異小說 鄉村小說 短篇文學 重返洪荒 官道無疆 全本小說
九星天辰訣 我欲封天 小姨多春 完美世界 罪惡之城 官路紅顏 雄霸蠻荒 蒼穹龍騎 孽亂村醫 絕世武神 神武八荒 主宰之王 女人如煙 帝御山河 一世之尊
讀者小說網 > 武俠小說 > 飛天貓  作者:松柏生 書號:49014  時間:2019/11/20  字數:15365 
上一章   第十八章 烈女最怕纏夫磨    下一章 ( 沒有了 )
  李楚紅和霍水二人,驚愕中忍不住伏在樓頭窺望,正要看個究竟,忽然聽見法擅上重重一響。

  “啪!”黃衣道人大喝一聲:“太上老君,急急如律敕令!”

  聲音洪亮。

  像響個巨雷似的。

  李楚紅和霍水二人,嚇了一大跳!

  她倆從頭到尾也只聽懂了這幾句字而已!

  只見那蕞衣道人,把黃表向香燭上面一送,登時燃燒起來。

  香燭之中,立即沖起一道白煙來。

  煙霧直沖云霄。

  她倆不抬頭看去,法壇對面,大廳背后,隱隱約約,現出一團黑影。

  那團黑影“噓噓”有聲,令人骨聳然!

  李楚紅低聲說:“大概是捉妖吧!”

  “捉妖?”

  霍水話聲未了,法壇上的黃衣道人,大喝:“好妖孽,還不下來,要等什么時候?”

  說著,把手中的云拂,虛空一指。

  “轟——”

  大廳的屋頂后,一聲大震,有如晴天霹靂,嚇得壇下宅眷‮女男‬,紛紛掩耳。

  “吱!”

  緊跟著,半空中傳來慘叫,由屋頂滾落一團龐大的黑影來。

  “吧!”的一聲。

  摔在庭院中,把庭前的磚石,撞裂了一大片。

  壇下的‮女男‬,叮得紛紛躲入廳中。

  黃衣道人軒眉叫道:“各位施主請看,妖怪已被貧道伏誅了!”

  四個拿劍道人,一齊上前,仗劍執瓶,用劍鎮住妖物。

  各人定睛一看,原來是一只‮大碩‬無比的鳥

  “,是王八!一

  殼足有圓桌大小,臥倒在血泊中,頭和四爪,作紫黑色,伸出殼外,頭已劈成兩半,血灑了一地,形狀并沒有特別。

  不過,烏的兩只后腳,綁著一雙女子的鏽花鞋罷了。

  幾個‮女男‬下人,十分詫異,互相頭接耳。

  “嘻嘻,這個,大概不是雄的,難道我們‮姐小‬的,是個母不成?”

  “哇!這只不就是同戀的老祖宗啰!”

  “嘻嘻…”黃衣道人故作沒聽見,把云拂指著地上的大說:“你們仔細瞧瞧,這還是一只,在東海里修陳,已經有一千七百年道行,作祟害人。本道人上表天庭,得到道祖慈悲,遣來雷將三十六員,佈下天羅地網,才把此妖殛斃。”

  他頓了頓,掃了下眾人,又道:“各位施主請看,這重三百斤多,可是能呼風喚雨,幻化人形,除了此妖之外,還有同伴!”

  眾‮女男‬一聽,立即抬頭四看,個個神情顯得目定口呆。

  黃衣道人繼續道:“妖物雖除,妖氣未凈,貧道還要持符念咒,退雷將,施神水,滌妖氣!”

  說罷,四個道士又再登壇。

  那只死放在庭中,像是示眾。

  本宅‮女男‬七嘴八舌的議論:“咱們‮姐小‬的,聽說是一個緣投帥哥吔,原來竟是變的,驚死人啦!”

  “是啊,別的賣講(不說),單是這樣大,已經是世間少有了!”

  “咱們過去瞧瞧啥款(怎樣)?”

  “青菜(隨便)!”

  說歸說,可是沒有一個敢過去!

  樓頂上的李楚紅和霍水二人,卻看得一清二楚,逃不過她倆的眼睛。

  當時,黑影一閃,立即雷鳴落,內中必有蹊蹺,定是一種障眼法!

  雖然如此,但她倆并沒有馬上揭穿,她們想看看究竟如何?

  “鏘!”這時候,涂口上的鐘鈸,又響了起來。

  眾道士仍在持法念咒。

  煙香裊裊而起。

  霍水伏在瓦簷上,忍不住前進二尺,半蹲‮子身‬,想要看個清楚。

  不料,大廳頂上,剛才跌落地方,又現出一團黑見,筆直的站著,彷佛是個人形。

  李楚紅、霍水兩人,展目看去。

  夜沉沉。

  練武的人,眼力不比尋常,她倆已看出了這團黑影人形。

  頭大如斗,身軀肥腫,半身出,探頭探腦,面對正南,似乎在窺看李楚紅、霍水二人藏身之處。

  她倆十分詫異!

  霍水說:“這是什么東西?我去看看!”

  話聲中,‮子身‬一伏,手拿長劍,直竄過去!

  李楚紅想要阻止,已經來不及了。

  “毀了,這下禍水,又要闖禍了。”

  霍水凌空一掠,已經跳到大廳的房頂后,再定睛看時,那大頭怪,突然不見了!

  霍水好奇心一起,不管三七二十一,非看它個究竟不可!

  她遂爬到大廳上去。

  忽聽法壇上那黃衣道人,厲聲喝道:“斗膽妖魔,還敢猖獗!”

  手中云拂向這邊一指,霍水吃了一驚!

  “臭道士在指我?不對!”

  她急忙回頭看時,果然黃衣道士不是指她!

  而是指她身后一條黑影。

  那條黑影,距離霍水已不到一丈,頭大如斗二張手如箕,向著霍水,像要作勢撲來。

  不錯!

  就是剛才那只大頭怪!

  “我的媽呀!老公,快來救我呀!”

  霍水盯得哇哇大叫,急忙揚手打出金剛鏢暗器。

  金剛鏢才出手,黃衣道人把云拂一揮,已經飛出一條白線,破空來。

  霍水只顧用針去打怪物,怪物雙爪一揚,便縮了回去。

  “叮!”

  金剛鏢被怪物掃落。

  就在這時,那條白線已經飛到。

  霍水正慶幸救兵及時來到。

  誰知,她高興得大早了。

  那條白線不殺怪物,卻直霍水而來。

  “,怎會這樣?”

  霍水出其不意,猛覺背后一陣刺痛,似被尖的兵刃扎了一下。

  “哎喲!”

  又是一道白線飛來!

  霍水當堂站立不住“骨碌”一下子滾落庭中去了。

  “啊——”

  庭中‮女男‬尖聲喊叫。

  “叫啊!”霍水一面罵著,一個“鯉魚打梃”跳起身來。

  法壇上那黃衣道人,又大喝:“大膽妖物,還不受縛!”

  喝叫聲中,云拂向外一甩,幾個道士見了,連揮法訣。

  霍水剛剛竄起來,又“撲”一聲跌倒。

  李楚紅伏在附近民房上,火光反之下,卻看不大清楚,也猜出幾分來。

  “媽的,臭雜,什么東西嗎?”

  她然大,身形一動,跳了下來,幾個起落,竄到庭中來。

  “臭妖道,使障眼法來害人,不伯天打雷劈,天誅地滅,絕子絕孫!”

  李楚紅一面叫罵,一面飛撲向法壇。

  本宅‮女男‬眷紛紛驚叫:“不好,又來了一個妖呀!”

  李楚紅人末竄到,暗器先發。

  “嗤!”的一聲。

  金剛鏢直打黃衣道人。

  金剛鏢是她們十八女金剛,共同使用的暗器,由純鋼打造,表面再漆上金色的一種飛鏢。

  李楚紅也不管金剛鏢,有沒有打中黃衣道人,便縱身過來。

  然后,俯身抓住霍水,往肋下一抱,雙足用力,往東墻縱去!

  此時,黃衣道人身形一閃,拂塵又是一指,叫道:“孽畜,還想逃走!”

  “不栓(溜)才怪!”李楚紅叫說。

  “逃得掉貧道的手掌嗎?”黃衣道人大喝。“降魔杵!”

  聞喝,一旁的護法道人,立即把降魔杵一揚,答道:“來了!”

  旋即,云拂和降魔杵,同時發出兩支暗器。

  李楚紅一個踉蹌,肩頭上熱剌刺的,挨了一下,當堂“噗通”跌倒!

  霍水也滾落地上。

  法壇上八九個道士,一窩蜂跑下來,叫道:“快把妖怪捉住。”

  一時間,叉是降魔杵,斬妖劍,綁鬼索,打仙鞭,把她們兩個團團圍住。

  李楚紅、霍水二人,負痛之下,互望一眼,一副莫可奈何,又有些焦急。

  霍水急得快哭出來了。

  “阿紅,怎么辦?這一局好像是戲外戲,不在老公的計劃中吔!”

  李楚紅懊惱道:“老公的計謀,這下準被咱倆毀了。”

  “賣屎(不行),咱們拚吧!”

  “對,拚,不然那有面子見老公。”

  于是,兩人在驟痛之下,猛然縱起身來,揮動長劍拚斗起來。

  但是人單勢孤,這些道士個個本領高強,手腳靈活、動作俐落。

  綁鬼索飛出來,先把兩人套住,一拉便倒,打落乒刀,就要上綁。

  李楚紅霍水用盡氣力掙扎,遍地滾。

  這些道士捉拿妖,綁繩手法十分老練。

  點肋。

  扭臂膊。

  抓‮腿大‬。

  很快的把兩人捆上,紮粽子一樣,她倆人竟然被捕了!

  這杜小蟲要是知道的話,準跌破他眼鏡好幾副的。

  李楚紅和霍水,又驚又怒,抗聲大罵:“媽的,我們不是妖,我們明明是人,你們目啁(眼睛)被大便糊到了是不是?”

  道士卻不理會,拿了狗血,蒜汁等,朝她倆頭上潑去。

  頓時,李楚紅和霍水二人,被澆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

  兩人著氣大叫:“我們不是妖怪,我老公飛天貓會找你們報仇的,還不快點放開我們。”

  可是,那些道士當她倆的話,是在放

  宅中人只有害怕,站得遠遠的。

  一個紅鼻子的道士,舉降魔杵,在她倆頭頂上敲了幾下。

  “你兩個妖,真會叫,煩死人了。”

  這一打,把兩人打得腦袋發昏。

  接著,又從他腳下,取出兩樣東西來,俯身一托兩人下頷。

  “干什么?”

  紅鼻子道士冷笑一聲,并不回答。

  兩人在惘中一看,原來是兩只發臭的襪子。

  “我的媽呀,好臭喲!”

  “嘿嘿,這可是貧道是下華,便宜你們兩個妖了。”

  說著,不管四七二十八,給她們每人一只,硬在嘴里?

  李楚紅和霍水二人,險些被臭暈過去。

  “哈哈——”黃衣道人縱聲大笑,道:“好孽畜,在本道人面前,還敢搗鬼,可知道本道人法力無邊嗎?”

  說著,提起硃筆,寫了神符兩道,向身邊道士一揮手,兩個道士走了過來。

  黃衣道人低聲向他倆說了兩句話。

  兩道士接過神符,匆匆下壇,將神符貼在李楚紅和霍水額頭上。

  李楚紅和霍水二人,又是好氣,又是好笑。

  此時,黃衣道人向眾人說:“這兩個是蛇,神通廣大,防他化形遁走,用祖神的神符、鎮住她們太陽官,她們就算有通天本領,也逃不掉了!”

  宅中那些‮女男‬家卷,驚魂甫定,紛紛走過來看。

  見兩個妖人,身都是黑狗血,被捆在地上二動也不動,這才放下心來。

  有個年老管冢點頭說。

  “老漢今天五十多歲,還算第一次開眼界,老劉你看,這兩個蛇比起剛才的,還要利害吔,有了這些法物,還沒有現出原形哩!”

  “是啊,是啊!”幾個‮女男‬仆人紛紛點頭。

  黃衣道人端坐在法臺上,向各人朗聲道。

  “無量壽怫,這兩個怪物,乃是的同,就是蛇妖。

  現在,雖然被貧這施法擒住,但這兩怪與又不同…”

  “哦?怎么不同?”

  “這兩個蛇妖比,還多出五百年道行。”

  “哇,那不就有二千多年的道行!”

  “不錯,所以雖在法物鎮之下,仍未現出原形,還可呼風作怪,吐霧人,我們千萬別讓他暗施神通,化形逃走了!”

  此言一出,眾人又心驚膽顫起來。

  黃衣道人又吩咐護壇道士,分出一半人來,道:“這兩只蛇妖有七十三變神遍,比孫悟空多了一變,你們千萬要小心,快持貧道的法牒,將兩妖押回觀中。”

  “是!”“貧道回觀后,發動三昧真火,以七七四十九天工夫,出兩妖內丹,她們便會現出原形了。”

  眾人聽了,臉上都現出了笑容。

  黃衣道人又說:“等他們現出原形后,貧道再運用飛劍,把他們的魂魄誅滅,替本宅永除妖氣,闔家平安!”

  說完,又在法臺上作起法來,高聲誦咒。

  良久,才提起硃筆,寫好法牒一紙,交給道士,又將法水,頒賜眾人。

  “你們每人喝一口,使可以永祛妖毒,強‮體身‬健,活過一百歲,歲歲平安,無病無痛,百子百孫,一團和氣。”

  本宅‮女男‬聽了,佩服得五體投地,個個爭相喝著那法水。

  李楚紅和霍水二人,不能動,也不能言,心中卻大罵:“全是一群無知的蠢蛋,被騙是活該!”

  只聽黃衣道人大喝一聲:“把兩妖帶回去!”

  “誰敢帶著皇上要的人!”

  人隨聲現,樓頂連連縱下一票人馬,為首的是黃泉和關照良二人。

  本宅內眷見狀,驚得大叫:“啊!來了這么多的妖!”

  黃衣道人也是一怔!

  黃泉喝道:“無知的死老百姓、我們不是妖,我們是九門提督的人。”

  黃衣這人一聽是九門提督的人,臉色驟變!

  “你們隨便說說,叫貧道怎么相信你們是九門提督的人?”

  黃泉由懷中取出一面牌子,道:“這就是九門提督的識別證。”

  黃衣道人見了那瑰牌,再看看黃泉身后三十幾個著捕快衣服的人,這才沒話說。

  關照良道:“這兩個不是妖,他們是皇上要捉拿的大盜,我們要把人帶走。”

  聞言,黃衣道人險些氣結。

  他沒有想到半路會殺出個程咬金來。

  而且又是皇上要的欽犯。

  這下只好自認倒雩啦!

  李楚紅和霍水二人,卻暗暗自喜。

  “嘻嘻,這下有救了!”

  “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呢!”

  黃泉和關照良,帶著李楚紅、霍水二人,又回到了曹小二家中。

  屋內燈火亮著,臬椅傾倒,菜餚地,傢俱凌亂不堪。

  曹小二卻已經不知去向,

  “曹小二,曹小二…”

  黃泉一連喊了幾聲,曹小二才由竹淋下面,鉆了出來。

  “見兩個盜賊被捉,這才吁了一口大氣。

  他上前仔細打量李楚紅、霍水兩人,然后“嘖嘖”‮頭搖‬說:“乖乖,真慘!你們兩個到底是人?還是鬼?怎地全身又是血,又有蒜頭味!”

  李楚紅這時在嘴里臭襪子,已經拿掉了。

  “唉!麻婆子的里腳布,說來又長又臭呀,改天有空再說給你聽吧!”

  “那就別說了!”

  此時,關照良嘴說:“喂,曹小二,你也和我們到京城去作證人。”

  “沒問題。”

  曹小二點頭答應,一面披上外衣,一面又問:“大爺,如果這兩個盜賊,真是皇上老子要捉的御犯,咱有賞金嗎?”

  “當然有賞。”

  “賞金多少銀子?”

  “少說也有一百兩。”

  “哇,真的?”

  “知府大人和提督軍,不會騙你的,走吧!”

  “這下跩了,又可以泡妞啦!”

  曹小二天喜地的,連屋中打破的東西,也顧不得收拾。

  眾捕快見他神氣活現的德,不由暗暗偷笑。

  一行人押著李楚紅、霍水,走出鎮外。

  “唿!”

  突然號角響起,接著黑影里走出許多人來。

  這些人都是神箭營埋伏的官兵。

  關照良問他們:“剛才那個揹包袱的賊人,有沒有把他捉住?”

  弓箭手回答:“稟告兩位大人,賊人像一陣風似的逃走了,我們沒追上。”

  關照良罵道:“我罩你娘的,跑的有風那樣快嗎?”

  “差不多了!”

  “朝那里逃去?”

  “他沿著河邊跑,我們向他了幾十支箭,轟了兩排火,還是沒有把他轟著。”

  “罩他娘的熊,這么神。”

  “后來,那賊人‘噗通’一聲,跳進河里了,等我們追上時,已經看不見他人了,也沒看見他浮上來,不知道他泅水逃了,還是淹死了!不過,前面的弟兄還在搜呢?”

  這時,天色已大亮。

  北河鎮的地保鎮長,聽說九門提督派人到本地來捉大盜,慌忙趕了過來。

  一方面想看個究竟,一方面看有投有便宜可撿。

  那些差役捕快,卻狐假虎威的說:“你們這里窩藏大盜,事先不知情,事后又不報,你們是不是吃飯的?”

  “是是是!”“我們兄弟現在到來,把飛賊捉住了,你們想要來分功嗎?還不滾你媽的蛋!”

  那些地保一聽九門提督來捉賊,早已叮得,恐伯來人捉不到賊,發起橫來,給他們加上一個知情不報的罪名。

  那就倒了八輩子的霉。

  所以,被捕快一喝滾蛋,卻像是皇恩大赦一樣,唯唯諾諾退了下去。

  這一次,官兵捉強盜,官府方面上共傷了五個捕快,捉住兩個大盜。

  可算是大豐收。

  黃泉和關照良二人,好不威風,走起來卻有風哩!

  他們一路上前呼后擁,把李楚紅和霍水五花大綁,押回北京城里。

  人馬才進正門,九門提督衙門已經接到快報。

  所以,他們大隊人馬一入正門,便有兩架囚車,在城外等侯。

  一見他們抵達,便把兩個大盜裝入囚車里面,吆喝著直入城去。

  這個時候,整個北京城也轟動了。

  被關在囚車里李楚紅和霍水,不但不怕,反而還互相扮鬼臉。

  哇

  難道她倆不怕殺頭?

  一般人聽說官府捉住兩個飛賊大盜,還是皇上要拿的欽犯,紛紛搶著來看。

  人洶涌。

  萬頭鉆動。

  人人都想擠上前去,一睹飛賊的廬山真面目。

  李楚紅和霍水面不改,有說有笑,一副蠻不在乎的神氣。

  眾人對她倆品頭論足。

  她倆也不甘寂寞,看著洶涌的人,‮奮興‬叫道:“哇,比阿媽呷麻油,還要老熱(熱鬧)!”

  霍水突然問道:“阿紅,昨晚你說的那個謎語‘仙人掌小便’,到底要猜什么?”

  “嘻嘻,刺鳥嘛!”李楚紅笑著說。

  霍水喃哺的道:“刺鳥?仙人掌有刺,小便要用小鳥,格格,果然是刺鳥。”

  一旁押車的捕快,聽到她倆還有閑情有說有笑,不納悶不已!

  難道世上還真有不怕死的人?

  沒有。

  除非他是死人!

  官差們見人越來越多,擠得水不通,便老實不客氣,撣動馬鞭來。

  “吧吧吧!”

  一陣打。

  打得這些看熱鬧的人,叫苦連天,紛紛后退,讓出一條路來。

  囚車才能夠通行,直駛到九門提督府。

  焦光一聽大盜捉來,不大喜!

  他在那老女人房上,章重的一吻,喜道:“幸運的查某,你果然帶給我好運,回頭我定好妊補賞你,別穿上衣服,等我回來。”

  那女人是老牛吃草。

  當然會等啰!

  她笑瞇瞇地送走焦光。

  焦光吩咐捕快道:“先把兩個大盜關進大牢,等侯明三司會審!”

  什么叫三司會審呢?

  原來前清時候。凡是告御狀的,或是皇上敕令捉拿的敘犯,就是三堂連署,三司會審。

  所謂三司,就是刑司尚書、御史臺、順天府尹,三個主管刑事官員,連同會審,就是三司會審。

  總之,不是重大案情,決不致驚動三個主管刑事官員!

  九門提督吩咐把兩個大盜收監之后,三司衙差役,紛紛向順天府請求。

  “大人,盜寶的飛賊已捉到了,小的被監押在牢里的老婆小孩,請大人特降鴻恩,釋放了吧!”

  順天府尹尤鳥,只得答應了。

  “好,吩咐下去,把各捕快差役老少眷屬一干人,一律保釋放。

  這個命令一下,聲雷動。

  “大人夠意思!”

  “大老爺皇恩浩!”

  “大老爺不是人,是神仙下凡來。”

  一時之間,把尤鳥捧上了天。

  其實,九門提督派人夜捕大盜這一幕,完全是由杜小蟲和金十八串演而成的一套滑稽戲。

  報案投官的線人曹小二,就是連蓉包扮的。

  李楚紅、霍水被黃衣道人,潑狗血擒住,那是純屬意外。

  在杜小蟲的計劃中,李楚紅、霍水二人,應該被九門提督的人擒住。

  不然后面的戲,就唱不下去。

  好佳在,最后還是又落到九門提督手上。

  所以,杜小蟲這部好戲,還要繼續導下去。

  是晚。

  順天府里大忙特忙。

  大堂上,重新佈置公案,準備明天三司會審。

  差役等人,一直忙到二更天后,才準備妥當,休息‮覺睡‬。

  “叩!叩!叩!”

  三更天了。

  靜悄悄的大堂上,突然由屋頂上,飛縱下兩個黑衣人來。

  這兩人身材苗條,前凸后翹,行動敏捷,只一彎,便鉆入左右兩張公案下面。

  公案十分大一張,長一丈二,縱寬四尺有余,四面用呢絨始圍遮蓋。

  如果,一個人躲在桌子下面,還真不容易發現!

  怪不得那兩個黑衣人,會往那里躲。

  “天快亮了吧?”其中一人問。

  另一人笞道。“快了!”

  不久——

  東方現出了魚肚子白。

  天色也漸漸放亮。

  大堂上,又熱鬧忙碌起來。

  堂下石級站了紅纓帽的差役,和著藍號衣的官兵。

  個個提提刀。

  弓上弦劍出鞘。

  威風凜凜!

  吊里吊氣!

  殺氮騰騰!

  內外戒備,如臨大敵!

  “轟!轟!轟!”晌午一過,順天府衙門外,號炮三晌。

  躲在公案下的黑衣人,輕聲道:“來了!”

  誰來了?

  是三司大員。

  “嗯,好戲就要開鑼啦!”另一人似乎顯得特別‮奮興‬!

  不錯!

  三司大員正坐著八人抬的官轎,仗陣浩大,鳴鑼喝道而來。

  官轎才拾進轅門,堂下喊了一聲:“老爺來了!”

  三司大員同時下轎。

  第一頂轎,是刑部主事郝尚書。

  第二頂轎,是御史包陰天。

  第三頂轎,才是順天府尹尤鳥。

  三位官司,翎頂輝煌,全副朝服袍掛,威風八面的走進來。

  那款神氣,絕不遜于包青天。

  衙役又喊:“大人升座!”

  三位官司互相拱了拱手,郝尚書官階最高,坐了正中公案,包御史坐了左側,尤知府坐右側。

  三位官司升座之后,堂下又喊了一聲:“大人升冠加座,把欽犯押進來!”

  這時,轅門外看熱鬧的人,真是人山人海,比昨天押解大盜進城時,還要多出好幾倍。

  這些人,真不知從那里涌來的。

  “鐺鐺鐺!”

  就在人最洶涌,達到涕點的時候,忽然遠處博來一片銅鑼聲。

  有人喊道:“欽犯來了,快快讓路!”

  人叢中推出兩輛囚車來,正是李楚紅和霍水。

  但見她倆身鐐銬、手銬、腳煉、項銬,還有身上捆的鐵煉。

  車前車后,貼了捕快官兵,大呼喝道:“讓開,讓開!”

  李楚紅對霍水笑道:“拷,恭皇上老子大概也役有這么大的仗陣,這下咱們可開了洋葷了,很夠癮吧!”

  霍水笑著說:“格格,我連作夢都會笑醒哩!”

  囚車一直來到轅門面前,在捕快官兵擁押下,打開囚車。

  “小心,重要關頭,別叫人劫了去!”

  立即,十幾個孔武有力的捕快,把李楚紅、霍水兩個挾著,提了出來。

  眾星拱月似的,擁入衙內。

  堂下兵勇多的數不清,刀如林,看見飛賊解來,喝了一聲:“威武!”

  然后,有人喊道:“票告大人,飛賊已經押到!”

  郝御史一聽,立即向左右說:“快把飛賊提上堂來,讓我看看這兩個盜賊,什么長相?是不是三頭六臂,還是多了對翅膀!”

  “遵命!”

  左右轟諾一聲,吩咐提堂。

  盞茶工夫不到,身鐐銬的李楚紅、霍水,已經提到堂前。

  可是,她們兩個都是直的,不下跪。

  “啪!”郝御史把驚堂木一拍,厲聲喝道:“好個大膽的狗強盜,見了三司大官,還不下跪,平為非作惡,可想而知,來人啊,把他倆推倒下地,先打一百殺威!”

  “遵命!”

  十幾個差役應諾一聲,立即過來。

  他們一推再推,想把兩人按翻在地。

  怎料,李楚紅和霍水二人,一動也不動。有如大樹盤似的。

  李楚紅笑道:“哎呀,別浪費力氣啦,咱們腳底早被快乾膠黏住了,推不動的?”

  十幾個差役不信,使盡吃氣力,仍然不能推動她倆一下。

  李楚紅又笑說:“我沒有講白賊(說謊)吧!”

  尤鳥見了,覺得太不像樣了,喝道:“拿夾來,看她們跪是不跪!”

  聞言,李楚紅和霍水,不由暗驚!

  哇

  這市夾下去還了得,細皮的手指,不都要受傷。

  霍水可是最寶貝她的纖纖十指呢!

  “大人,有事好商量,千萬別用夾!”

  尤烏冷笑道:“怕痛了是不是?那還不快跪下。”

  霍水說:“我不是怕痛,我是怕傷了我漂亮的手指,它們細皮,是我全身最感的地方,也是我老公最喜歡的,你們若傷了它,我老公會心疼的。”

  眾人聽了,全都被她的話搞糊涂了。

  尤鳥一拍驚堂木,喝道:“公堂之上,少胡言語。”

  霍水說:“我才沒有哈拉呢(說話)!”

  尤烏見越扯越離譜,忙道:“夾侍候!”

  “哺!”

  就在這時,猛聽大堂上,傳來一聲大響。

  霍水笑道:“哈哈,尤大人,是你在放是不是?哎唷,好臭吔!”

  尤烏臉紅脖子,辯說:“我才沒有放,大堂之上,就算有,也不能隨便放,我怎會放呢!”

  一時之間,大堂之上,眾人窈竊私語,顯得有些紛

  李楚紅和霍水二人,卻趁這個機會,豐猛地一搖,手腳一掙一扎。

  旋即——

  身手鐐腳銬,爆炸似的,爆了開來,

  緊跟著,李楚紅、霍水二人,嬌喝一聲,左拳右腳,把近身幾個差役,打倒在地。

  “嗄——”

  堂下兵勇哄的一聲,紛紛提刀拿,包圍上去!

  三司大官高聲叫道:“不要放走飛賊,誰捉住重重有賞…”

  怎料,叫聲末了,左右兩張公案臺底,臺圍一掀,竄出兩條人影。

  “賞?賞你個白云!”

  說著,把手一揚,兩團白色東西,擲向公案上面。

  “枰!枰!”

  那團爆了開來。

  白霧漫。

  三司大官驚叫一聲,連人帶椅仰翻在地!

  “快閃!”

  李楚紅、霍水呼叫一聲,身形一幌,飛鳥掠空似的,拔上大堂簷頂。

  那兩個黑衣人,卻高叫:“臭韃子聽著,我們是飛天貓的牽手十八女金剛,大內三寶是我們偷的,與人無干,要是你們再抓人,就要你們狗命,走!”

  一拍手掌,也飛上屋簷去了。

  兩個飛賊,兩個同,總共是四個人,在萬目睽睽下,從容溜走。

  堂捕快中,也有不少身懷武功的人,本來可以追趕,卻放棄了。

  原來,三司大官嚇暈在地,不知是生是死,那還顧得追賊?

  眾人紛紛上前扶救,只見三位大官,個個著眼睛,不住的叫。

  “哎呀呀,甲夭壽…”

  原來,拋在公案上的,不是什么物件,是兩個石灰包。

  石灰用硝彈包看,一拋在公案上,便爆炸開來,石灰則四處飛濺。

  把尤烏三位大官的雙眼住。

  場面驚險萬分。

  等到差役捕快,把三人扶起身,抹凈了面上的石灰后,飛賊已經乘機溜了。

  溜得沒了一些蹤影!

  半晌——

  包陰天等驚魂甫定,見飛賊已經逃得無影無綜,兩副鐐銬整整齊齊的放在地上,不知笑還是哭?

  但可以想像的,他們三個心中一定是又羞又惱。

  尤鳥忽然想起一件事來,叱喝:“你們這些沒有用的奴才,朝廷的米蟲,怎的目啁金金,看著飛賊逃走?那個報案線人曹小二在那里?快提他上來!”

  “是!”左右正要到堂外去。

  忽然轅門外,一片洶涌,十幾個差役氣急敗壞的,由外跑了進來。

  “噗通,噗通!”跪下稟道:“報告大人,剛才堂上飛賊逃走之時,那個線人曹小二,突然捉狂,拳打腳踢,把身邊幾個弟兄打得七零八落。”

  “罵你們是米蟲,一點也沒罵錯。”

  “是,大人說的好,說的呱呱叫,咱們都是朝廷的米蟲。”

  尤鳥氣道:“不是咱們,是你們!”

  差役驚恐說:“是,是你們。不,不,是咱們,不是大人你們!”

  “真是米蟲,氣死人啦!”尤烏道:“繼續說下去!”

  差役便說:“咱們被打得落花水,他就踩著各人頭殼(腦袋),跳上轅門對面一家豆腐屋頂,臨走時還說了幾句話…”

  “什么話?”

  “不能說!”

  “又沒有偷人,干嘛不能說?”

  “大人,是您要小的說的,可不能怪罪小的。”

  “說——”

  “曹小二說:我不就你老母,你都莫宰羊我是你老子。”

  聞言,尤烏氣得吹鬍子瞪眼,叱喝:“大膽!”

  差役叮得直打抖索,說:“是曹小二說的。”

  尤烏了口氣,才又道:“他要逃走時,你們都不管嗎?”

  “有管,神箭營的兵勇了三四排箭,可是都不管用,所以才來特報告大人,請您定奪!”

  郝尚書聽見連線民也逃了,氣得吹鬍瞪眼,一拍公案,叫道:“反了反了!原來這線民也是飛賊假扮的,報官投案,卻是一幕扯貓尾的把戲,存心來戲耍本官,真是無法無天。趕快通知九門提督,關上城門,挨家挨戶,給本官全力搜索!”

  一聲令下,那些衙役捕快,那敢怠慢,紛紛出動!

  三位大官之中,還是尤鳥比較細心,他一方面吩咐順天府所有差役,全數出動。

  一方面卻另外派出一隊人馬,到北河沿鎮上,拘捕地保鎮長,看看曹小二那一間屋,是不是窩贓藏賊的地方。

  將近午時。

  首先回來的是到北河沿去的差役,向尤鳥報告。

  “地保鎮長已拘來了。”

  可是,那間屋子的屋主不是曹小二,而是個又聾又老的老頭子。”

  尤烏問:“曹小二這人呢?”

  “曹小二不但不認識,就是整個北河沿鎮上,也完全沒有這個人。”

  “那盜賊又怎會霸佔老頭子的屋呢?”

  “這又聾又老的老頭,是屬下們在土牢里救出來的,大概是被飛賊打昏關在土牢!”

  “唉,又是件無頭案!”

  尤烏喃哺的嘆說。

  北京城又戒嚴了好些日子。

  可是,杜小蟲十八女金剛,以及金十八等人,早已經離開京城,踏上通往牛肚村的路上了。

  官道上!

  有兩條人影一前一后在追逐。

  “哇,金十八等等,我還有話要說呢!”

  前面的金十八并沒有停下腳步,一面繼續走著,一面叫道:“你還會有什么話說?”

  杜小蟲追上前去,說:“就是昨個晚上,我跟你說過的事嘛!”

  “什么事?我已經忘了。”

  “哇,就是那句話嘛!”

  “那句話?”

  “哇,我想泡你這句話。”

  “哦?”“你考慮了一個晚上,到底考慮好了沒有?”

  “考慮好了…”

  “哇,答應了!”

  “你那些牽手(老婆)不會呷醋?”

  “啊哈,絕對不會,你看看她們,個個和藹可親,溫柔慈祥,笑顏綻開,相親相愛,羨煞死人啦!”

  這個金十八似乎有些同感。

  “啥款(怎樣)?還有問題嗎?”

  金十八沉了下,才說:“我有個別人莫宰羊的秘密。”

  “廢話。”杜小蟲道:“別人知道了就不叫秘密,到底是什么秘密?”

  “我是個大食婆,很會吃的。”

  “小事一件,我冢米缸是特大特大號的,撐死你絕沒問題。”

  金十八嬌羞道:“我說的不是吃飯的吃,是‘’方面…”

  杜小蟲一楞,才會意過來,說:“這個你安一百二十一個心,我這一‘’是取之不盡,用之不竭,搞到你死,說有多就有多,這下可答應了吧!”

  “誰知道是真是假,又沒有物證、人證,光說無憑。”

  “物證就在這里。”

  說著,杜小蟲把子一出個‘老二’,笑道:“夠大條吧,你看還能轉彎呢!”

  金十八哇哇大叫:“啊——我不要看物證,快收起來吧!”

  杜小蟲笑道:“可以答應了吧?”

  “哼!大條是大條,就怕中看不中吃…”

  “啥郎講的(誰說的)?”

  突然傳來一片女人聲響。

  接著,半空中飄落一群人。

  是女人!

  這夥女人,不是別人,正是李楚紅等十六人。

  她們每人手上,都拿著一塊大張布條,上面都寫有字。

  “我們都是人證,請看!”

  金十八定睛一看,她們手上拿著的布條,上面寫著:“

  童叟無欺

  金不倒

  包君滿意”

  金十八終于笑了!

  杜小蟲一見這字條,哇哇大叫:“哇,童叟無欺,太夸張了吧!”

  —全書完——
( ← ) 上一章   飛天貓   下一章 ( 沒有了 )
霹靂先鋒凌峰射雕豬哥打通關鴨霸頭雙峰奇譚濁世魔童花仔王虎子驕娃棍王巴大亨雙龍抱群英爭雄逍遙神劍手王對王劍霜刀風馬踏邊關波霸碰拳頭跑馬郎君臨天下雙絕奇俠紅唇族之賭蝶衣變風月情仇
讀者小說網為您提供由松柏生最新創作的免費武俠小說《飛天貓》第十八章 烈女最怕纏夫磨及飛天貓最新章節第十八章 烈女最怕纏夫磨在線閱讀,《飛天貓(完結)》在線免費全文閱讀,更多好看類似飛天貓的免費武俠小說,請關注讀者小說網(www.mhhhpg.tw)
辽宁11选5玩法技巧